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教室里的折磨

下午一点,和几个朋友一起吃完午餐之后,我独自走向文学大楼,去上那枯燥的通识课程。都怪自己之前太不用功,连通识课程也被当掉,只好一个人重选了这堂无趣但是比较好过的文学概论。幸好小宣也同样修了这堂课,让我还不至于一个人在这无聊的课堂中孤军奋战
  进了教室,还沒见到小宣的踪影,不过在最后一排发现一个熟面孔。我走到某位正在把玩手机的女生身旁,向她打了声招唿︰「嗨!小如,我可以坐你旁边吗?」小如是小宣的死党。她是个很有特色的女孩子,152公分的娇小身材配上大大的玲珑双眼,再加上那天真活泼的个性,让她无论是外观或是内在都比实际年龄来的年轻,浑身散发出一种妹妹的气质,是我喜欢的类型。
  小如抬起头来发现是我,脸上绽放出开朗的笑容︰「啊,小翔你来啦!」「小宣还沒来吗?」我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
  「还沒呀!害我一个人在这边都快无聊死了。」小如嘟着嘴抱怨,看起来相当可爱︰「刚刚打她手机也沒接,到底是跑到哪里去了?」「她去找男朋友了。」我回答,心里想着︰小宣沒接手机?是把手机放在家里忘了带吗……?
  「可恶,真是见色忘友的女人!」小如说。
  「疑,你换新手机啦?」
  「对啊,前天才买的,可爱吧?」小如得意地展示手上的粉红色手机。
  我们就这样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到上课钟响。钟响之后过沒几分钟,小宣终于出现了。令人意外的是,她还带着阿毅一起来上课。
  见两人走了过来,小如皱眉对小宣抱怨︰「怎么这么慢!打你手机也不接。」小宣给了她一个微笑︰「对、对不起啦,我沒、沒听到嘛……」阿毅轻松地向我打招唿︰「嗨,翔哥!原来你也有修这堂课啊?」「你又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怎么也跑来啦?」我问道。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一个人在宿舍也沒事幹,这堂课人又这么少,我就来充充场面吧!」阿毅说完,带着小宣在我前面的座位坐下。
  正如他所说,教室里的确沒几个学生,因为这堂课的教授几乎不点名,会来上课的除了真正用功的之外,就只剩像我这样沒事只好来上课打发时间的人了。
  这时教授也进了教室,用缺乏起伏的音调开始讲起他那无趣的课程。
  教授催眠功力非凡,讲课不到二十分钟已经让班上一半的学生打起瞌睡。小如和我一样不是用功的学生,见小宣和男友在一起沒法和她聊天,悻悻然地趴在桌上睡着了。我虽然沒睡着,心神也早已飘到九霄云外,拿着笔在课本上随意涂鸦。
  我的视缐在教室里到处飘荡,偶然间落到坐在斜前方的小宣身上。她端坐着似乎正专心听课。我暗地佩服,不过心中却有股不对劲的感觉……是什么呢?
  我再度仔细地打量小宣,她身上的白色长袖T恤、灰色格纹迷你裙和修长双腿上的米色长靴,都和早上出门时的穿着相同,沒什么特別之处……等等,修长双腿?她原本腿上穿着的那双丝袜呢?
  原来我感觉到不对劲的原因在这里。小宣出门时穿着丝袜,现在丝袜却不见了!是小宣吃饭时不小心弄髒所以脱掉了,还是……两人早上已经做过爱,而丝袜在那时候被阿毅粗暴地撕破了?
  上次窥见他们两人在房间里做爱的记忆,瞬间涌出填满整个脑袋。当时阿毅用来幹小宣的姿势,这次是不是也用上了呢?小宣销魂的的淫声浪语,今天是否也充斥于阿毅的房间?
  回忆着那刺激的经验,胯下的肉棒忍不住硬了起来,幸好穿的是牛仔裤,外观上不至于太明显;我赶紧拿外套遮住,以免隔壁的小如醒来刚好看见。
  这时坐在前方的阿毅慢慢挪动身子靠向小宣,将他的左手放在小宣白皙的大腿上来回抚摸。这小子,竟然在课堂上吃起自己女友的豆腐!
  小宣转头微瞪他一眼,小声地说︰「不要这样啦,会被人看见……」「不会啦,大家都在睡觉,沒人会发现的。」阿毅说着,手掌持续在小宣的腿上游移。
  小宣抬头望向我这边,我赶紧趴下假装睡着。小宣平常对阿毅本就百依百顺,现在见我们都在睡觉沒有被发现的风险,也就乖乖地任他轻薄。阿毅见小宣未加抵抗,又变本加厉地将手慢慢朝小宣双腿之间的私密部位移去。
  「嗯……」小宣低下头双眼微闭,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吟。
  从我的角度看不到阿毅手指的动作,不过我猜想他一定正在用手指揉搓着小宣柔嫩的阴蒂吧!我保持趴睡的姿势,微微抬头窥看自己的青梅竹马被男友恣意玩弄私处,心里兴奋不已。
  被阿毅灵巧的左手不断挑逗,小宣无法继续专心上课,只能努力紧闭双唇,不让自己发出舒服的呻吟;原本抄着笔记的手也早就放下了笔,紧紧抓着桌上的课本,身体不时微微震颤。
  过沒多久,小宣似乎无法继续承受快感的侵袭,哀求身旁的男友︰「毅,不要再摸了,我快受不了了……」阿毅沒停下左手的动作,却说︰「可是我早上才让你洩了两次,你应该还沒满足吧?」这番话让我惊讶不已。这是真的吗?虽然之前已经见识过小宣在床上骚浪的模样,不过还是很难想像她被阿毅幹了一个早上,洩身两次还沒有得到满足……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个可爱女孩,竟然变成一个如此淫荡的女人?
  「不行啦,我等下……一定会忍不住……嗯……叫出声来,大家都会听见啦……」小宣见阿毅沒有打算停止,自己抓住阿毅的手不让他继续爱抚,但是却沒有否认她还沒满足这件事。
  「那我们到沒有人的地方继续吧。」
  刚好教授背对着我们在写黑板,阿毅拉着小宣半推半就地把她带离坐位,两人偷偷摸摸地走出教室。在小宣起身的那瞬间,我彷彿看见一道晶莹的液体从她大腿垂流而下。
  淫水会这么容易流到腿上,难道小宣沒有穿内裤!?我害怕被小宣发现而趴着不敢回头,心里却忍不住想要马上跟出去。
  两人离开约半分钟后,我看了看仍在写黑板的教授与旁边熟睡的小如,蹑手蹑脚地逃出教室。
  走廊上不见两人的身影,我暗叫不妙,但是转念一想,这时间学校里沒人经过的地方并不会太多,加上阿毅是外校生,并不熟悉我们学校,想要做爱不被人发现,大概也只会去厕所吧!我马上对这栋大楼的厕所展开地毯式搜寻,最后果然在顶楼最偏僻的一间男厕发现了目标。
  这间厕所的大门紧闭,门把上挂了个「清扫中」的牌子。我轻声靠近,只听见门后传来「滋滋……」像是在吸吮东西的声音,以及男人轻微的喘息声。任谁都听得出来,这肯定是小宣在帮阿毅口交!我的耳朵几乎了贴到门上。
  「嗯……喔……」阿毅发出满足的呻吟声,说:「璇,等下让我射在脸上好不好?」「嗯……不耍…嗯嗯……会……嗯…沾到头髮……」小宣不顾嘴里还含着肉棒,急忙发出声音反对。这声音平时听来滑稽,此时却显得如此淫秽。
  阿毅见状也沒有强迫,又让她吸了一阵子,才说︰「好了,去趴在墙上,换我来让你舒服。」我听见小宣站起来的声音。几秒钟后,随着「啪」的一道勐烈撞击声,小宣也发出舒服的呻吟。
  「啊……喔……」虽然小宣已经努力压抑,但是我仍然可以隔着门清楚听见她每一次被插入所叫出的声音。
  「璇,爽不爽啊?」阿毅一边抽插一边问着。
  「爽,好爽……喔……喔……」
  「在学校做爱刺不刺激?」阿毅又问。
  小宣沒有直接回答,却说︰「你……坏死了……」「为什么?」
  「你……早上……喔……把我的裤袜撕破……还不让我穿……内裤到学校……现在又……啊……把我带到……学校厕所幹……」小宣果然沒有穿内裤!
  「说到这个……」阿毅说:「刚刚我们在来这边的途中,有个男的擦身而过之后一直回头盯着你的屁股看。」「啊……讨厌……」
  「他该不会发现你流到大腿的淫水了吧?」
  「都是你啦……这样人家……喔……以后怎么有脸来上课……」小宣害羞地娇嗔。
  「你嘴巴这样说,下面倒是愈来愈紧。其实你很喜欢我在外面幹你吧?」阿毅说完一巴掌往小宣的屁股拍下,门后传来一声清脆的拍击声。
  「啊!哎唷……不要欺负人家啦……」小宣发出一声轻微的尖叫,忍不住向阿毅抱怨。
  隔着门板倾听小宣的淫声浪语,令人兴奋至极,但无法看见她娇媚的姿态,只能靠脑袋想像,加上身处公共场所无法发洩,实在让我内心有如被蚂蚁噬咬般地难受。
  此时一个念头忽然降临于我脑中,有如天启︰从这里看不到,不代表从別处也看不到啊!我想起附近还有一栋刚好比它高出的一层的化学大楼,而且位置似乎就在这间厕所的正对面!我赶紧离开厕所门口,向化学大楼急奔而去。
  当我爬到化学大楼顶层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我一边擦着汗,一边寻找可以看见那间厕所的位置。感谢老天!最后我找到了另外一间男厕,从里面的窗户可以清楚看见对面楼下的情形!
  透过厕所窗户,我看见小宣站在一排小便斗前,双手扶墙翘着屁股;阿毅站在小宣身后,将她的短裙翻到腰际,不断地让两人的下体撞击在一起。
  虽然距离有点远,不过我仍然勉强可以看见他黝黑的肉棒在小宣体内进出。这影像和我脑中想像的情景完全叠合在一起,我兴奋地拉开裤子拉鍊,掏出肉棒打起手枪。
  也许是被幹太久幹到无力,突然间小宣双腿一软,身体失去平衡往前倒去,阿毅见状急忙扶住小宣,弯腰在她耳边说了一些话。只见小宣点了点头,阿毅就将她抱起,让她背靠墙壁坐到洗脸台上,然后分开她的双腿,面对面继续幹她。
  过了不知多久的时间,小宣原本靠在墙上的背慢慢挺起,抓住阿毅肩膀的双手也愈抓愈用力,似乎要达到高潮。
  果不其然,几十秒钟后,在阿毅一次全力突刺之下,小宣仰着头全身一僵,之后再度瘫软下来,张大嘴巴剧烈喘息。本以为高潮过后阿毅会让她休息一下,沒想到这时他竟然又开始抽插,而且还比之前幹得更卖力!
  和刚刚不同,这边听不见他们发出的声音,但是两人交合的身影不断刺激着我。我看着小宣被幹到双腿发抖、摇头求饶的样子,心中的兴奋到达顶点,忍不住将白浊的精液激洩而出,射在厕所的墙壁上。
  此时我的内心再度被一股罪恶感所侵袭,但我隐约发现这股罪恶感和早上相比,似乎减弱了一些……虽然射精过后性慾已获得发洩,但出于人类喜好偷窥的天性,我仍然隔着窗户看阿毅如何折磨高潮过后的小宣。
  过沒多久,阿毅也到了极限,屁股用力向前一挺,把精液全数灌进小宣体内。这小子难道每次做爱都射在里面?这样小宣迟早会被他幹到怀孕吧!我不禁在心中暗暗为她担心。
  既然他们已经完事,那我也沒有必要继续留在这边。我正要离开窗檯,临走前却看见阿毅抬头望着这里!
  该死!我又被他看见了吗!?我匆忙逃离厕所,甚至忘了拿卫生纸清理墙壁上的精液。
  阿毅该不会早就知道从那个位置可以看见他们做爱的情景了吧?这小子喜欢暴露女友,他的确有可能故意选择一个会被偷窥的地点……而且说不定他也早就料到我会跟去偷看!
  如果这是真的,那他屡次故意把小宣淫荡的样子暴露在我面前,是单纯在炫耀呢……还是说,他其实是在引诱我去姦淫他的女友?我摇摇头,赶紧将这荒谬的念头抛出脑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