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我的第一次给了嫂子

第一次见嫂子已经是在我哥的婚礼上,后来才知道嫂子是他的高中同学,在乡里的初中教初二的语文,因为两人之间满熟悉,再加上学历比较接近,谈了一段时间自然就走到了一起。那时我才上小学四年级,第一次见嫂子穿婚纱,感觉就像见到了天使。身高约168公分的嫂子举手投足,如诗如画,一频一笑,犹如天使,老天爷实在太眷顾她了,除了给她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又赋与她魔鬼般的身材,大约有36的胸围,纤腰可能只有22寸,配上浑圆微翘约37寸的圆润的美臀,随便那个角度看她,都是完美。那时我13岁,正是情窦初开,对异性懵懵懂懂,感觉嫂子比电视里的女人还要漂亮

  随后的几天里,感觉满脑子都是嫂子的影子,她那完美的乳房,纤细的腰肢,硕大的美臀总是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小弟弟在不知不觉中就撑起了帐篷,可惜哥和嫂子都在乡里,离家都很远,平时也就假期会回家。当然这也是我感觉最幸福的时候,不是因为可以玩了,而是因为可以看到嫂子。

  上初中之后可以经常见到嫂子了,感觉很幸福,中间几个月没见到嫂子,后来才知道嫂子生了一个女儿,大伯家只有我哥一个儿子,在农村最重要的是有儿子传宗接代,因为不是儿子所以和家里闹的很不开心。我刚上初中,同时又有很多其他村镇的同龄人在一起,玩得很开心。但在初一下学期快完的时候,得了一场大病,裆部肿的很严重,看了好几个医生没见效,当时感觉好痛苦学习成绩也慢慢跟不上了,家里人离得远,又不可能经常在学校照顾我,所以就让我先暂住在嫂子隔壁,有事的话有个照应。老爸不知从哪个邻居那里知道了一个土方子,于是跑了好远的路才给我抓了几服药,说实在的虽然很土,但效果很好,在期末之前终于治好了病,当然期末的成绩一沓糊涂。还有一点就是小鸡鸡变成了大鸡鸡,大概有13cm长,当时感觉玩的时候很不方便,因为这个病,当时也无心学习,只能靠同学拿来的几本小说打发时间,有一次突然翻到一本黄色小说,当时就好奇的要死,男女原来可以作如此多的事情,又描述的很刺激,当时就想到如果能和嫂子一起,那该有多好。发现原来女生都喜欢大的,心里就又沾沾自喜。

  因为成绩差老爸就托嫂子给我补习功课,我最高兴的就是能和嫂子经常在一起,当然还有一些和嫂子更进一步的想法,因为和家里人闹的很不开心,哥夹在中间也很头疼,所以就经常住在乡里,偶尔回一次教师宿舍。我就感觉机会来了,心里很兴奋一个周末,我去嫂子家补课,因为平时经常去也没有敲门,在客厅没有看见嫂子就到侧室去找,结果推门进去一看,哇!原来嫂子正在换衣服:上身只穿着胸罩,正在换内裤,刚脱到脚踝上,匀称而又修长的玉腿让我的心砰砰直跳,大腿根都依晰可见,丽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少妇风韵的妩媚;丰盈雪白的胸部上一副黑色半透明着蕾丝的奶罩遮在胸前,两颗酥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穴口部份修剪的整整齐齐,呈现一个倒三角,中间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我都看得呆了。

  “小天┅┅”嫂子娇羞的瞪了我一眼,慌慌张张的往上提内裤。这声惊醒了我,我感到肯定失态了。脸一下就红了,而嫂嫂的脸也更红了。

  “啊┅┅”这时嫂子因为急急忙忙的提内裤,没有注意身体的平衡,就往后摔去。我一个箭步冲过去,在她摔到前由侧边抱住她,一只手揽着玉背而且正握在她玉峰之上,另一只手紧紧抱着她的肥臀,趁此机会,当然捏了几下。嫂子又羞又气,想挣开我,扭动的纤细腰肢使她俏嫩富有弹性的美臀不停的在我已经胀鼓鼓的阳具上磨擦,弄得我本已经抬头的小弟弟更加的粗硬。

  “小天,还不放开我!”嫂子气恼的叫着,满面羞红的心想:咪咪都让小叔摸了,还是我的学生,羞死人了当时因第一次和家里以外的女人亲密接触,并且加上老师的余威,虽然很想一直抱着嫂子,但还是慢慢的把嫂子放到了旁边的沙发上嫂子赶紧把旁边换下的衣服拉过来盖着肥臀和那美丽的桃园,红着脸说:“小天,你先出去,我换完衣服再帮你补课。/窝窝^小说^小说网/”说完嫂嫂的脸更红了,像水蜜桃一样。我只好退回了客厅,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我开始后悔为什么不坚持下来多抱一会,想起刚刚看到露出大半的酥胸,还有那俏嫩富有弹性的美臀,我的心又开始跳了起来。嫂子换完衣服出来给我布置了一些题目就回到了她的卧房。我的心一下犯上了愁,我的心里已有了一种见不到心爱就急的那种感觉,做题时满脑子都是嫂子的身影,后来另外一个教师来串门,题目做的一沓糊涂,就灰溜溜的回去了中间好几次去找嫂子补课,可惜一直找不到机会,心里暗暗着急,如果等到开学那就更加没机会了。终于有一天机会还是悄悄地来了。

  那天是嫂子和哥的结婚纪念日,因为嫂子第一胎是女儿的缘故,所以和大伯伯母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哥因为乡里工作的事情要到另外的一个村子驻守一周,现在只有嫂子在家里,晚上我又和往常一样去嫂子家吃饭,结果刚一到客厅就发现嫂子醉醺醺的伏在桌子上,地上还有一个碎杯子。嫂子拿起手中的杯子把酒喝完,又开始往杯子里倒,我赶紧走过去把酒瓶夺了过来,“给我小天,我还要喝┅┅,来陪我一起喝┅┅”

  “嫂子,不要喝了,我扶你进房休息”我边说边扶着嫂子走进卧室,我坐在床边,嫂子一边哭一边拉着我的手,“小天你说,为什么?不就是生的不是儿子吗!那种事又不是说想生儿子就能生的,为什么这样对我┅┅”说完又在我怀里哭了起来,我看着嫂子美丽的脸庞略带泪痕,因为喝了酒显得更加诱人,性感的红唇微微翘起,嫂子玉体靠在我怀里,双峰挺立的曲线隆起两处山丘,透过纤细的腰肢往下延伸到女人的秘处,那里微微隆起,但柔纱的裙子自那里开始往中间陷下衬托出大腿匀称的轮廓。

  心里不停地有个声音在喊“吻她,上她”,另一边又不断响起“他是你嫂子,那样做禽兽不如”,我正想慢慢的将嫂子放到床上,可能是因为口干的原因,嫂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看着嫂子那诱惑的动作,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将自己的嘴唇一点点地凑到她的脸上,离的她越近,就发觉嫂子俏脸羞红,一双眼睛也紧紧地闭着,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那种欲说还休的娇柔表情弄的心里边都开始痒痒的。望着她的媚态,让我身体里的火苗开始腾的一下流遍全身。我的嘴唇开始吻上了她性感的红唇,就好象是吻在一块柔软的花蜜上一样,有些凉,有些抖,更有些甜丝丝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叔嫂的关系,嫂子还有些抵抗的心理,毕竟,我是她的小叔,我们之间的这种有些乱伦的情形还叫她一时难以接受。她有些欲拒还迎地紧闭着两片香唇,任凭我的舌头在她唇上舔来舔去,她就是不肯张开嘴让我品尝她的美味的香舌。我开始转移阵地,一边趁嫂子不注意从她的衣衫边襟下伸了进去,抚摸到了那结实平滑的小腹。一边转而把湿滑的唇开始顺着嫂子那细嫩的脸颊向上亲吻着,不时的,还用舌头在她的香腮上舔弄几下。这种办法果然见效,很快的,嫂子地呼吸开始越来越急促,连身体的抖动也开始愈发的剧烈起来。

  嫂子的反应也更加的鼓励了我,我的舔吻也开始逐渐的向上移动,最后,我一直将嘴唇移动到嫂子那有些迷蒙的眼睛上,然后开始在眼睛上试探地亲了几下,发觉她似乎是对这种从未接受过的爱抚感觉到一种异样的刺激。她的身体好象一下子就突然地僵直了一样,我开始逐渐加大吮吸嫂子眼睛的力度,一边吮吸,一边还用手轻轻地滑过小腹,开始揉捏那丰满的肥臀,并不时的从腿缝里摩擦她的阴唇。

  “嫂子,哥哥真是暴殄天物啊”我径直凑到有些意乱情迷的嫂子耳畔,“自从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好喜欢你,喜欢你穿起婚纱的样子”一听到哥哥这两个字,嫂子眼中闪过一丝幽怨,开始主动搂住我的脖子,主动朝我吻来,好爽!我们的舌头不停地追逐,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唾液,我一只手还在嫂子肥美结实的翘臀上揉弄,只摸得嫂子娇艳喘喘,那美臀在我手中左右上下地摆动着,却仍然摆脱不了我的五爪,结实的臀肉在我的抓揉下简直快要被挤出汁液来。一只手开始攀上嫂子那丰满的胸部,感受着那股硬硬的小石子在手中越来越大,玉乳也是变得膨胀挺立,虽然有胸罩隔离,我还是可以享受到这样一种美味,真是好大好软啊!突然被抚摸的嫂子浑身一颤,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口中一声娇呼“啊┅┅”,接着身子就瘫在我的怀里,手中感觉一道喷泉滑过,原来嫂子这么敏感,在我的夹攻下已经高潮了!

  于是把嫂子放到床上,赶紧出去把门锁上,我脱光自己的衣服后,又解开了嫂子衬衫的扣子,趁机脱下她身上的白色衬衫,轻轻丢在身侧的床上,再伸手解开她腰间纤细的丝带,褪去浅白色的裙子,青春健美的身姿一览无遗,曲线玲珑,晶莹玉润的肌肤,在灯光下,闪耀着珍珠般圆润的光泽,闪着丝绸般亮光的银色,36罩杯的胸罩被汗水紧紧吸附在双乳上,使两团肉球间的乳沟更为深邃地显现出来,而且在V型贴胸罩边还装饰着漂亮的缕丝花边。这件煽情的内衣是嫂子为了庆祝今天意义非凡的日子而特意选购的。乳头紧贴在胸罩里面,透过纤薄的面料,乳房的轮廓清晰可见。合着呼吸,柔软的酥胸更是上下晃个不停,摇出一片粉色波涛,最后骄傲的挺立在她的胸口,向我展示着它硕大的坚挺。我伏下身子轻舔着嫂嫂的脖子,先解下她的奶罩,再脱下三角裤,嫂子已然一丝不挂,一对雪白饱满、柔软娇挺的乳峰惊慌失措地脱围而出……只见那一片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上,两只含羞带露、娇软可人的乳峰顶端,雪白娇嫩,白得连一些静脉都从肌肤下透了出来,带着惊人的弹性轻轻跳动着,峰顶的乳晕很大,颜色却很淡,如同二十出头的少女一样,呈现出诱惑的浅粉红色,两粒红樱桃却小小的,浅浅地凸出表面,象两粒小小的红宝石般点缀在浑园的乳晕中央。

  嫂嫂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嫂嫂已用一只手遮住了乳房,一只手遮住阴部。但这时的嫂嫂如我所想,再也没有说一句不愿意的话,这是嫂嫂的默许。我拉开嫂嫂遮羞的双手,把它们一字排开。在暗暗的灯光下禁不住的,我开始把嘴唇逐渐的先向嫂子的下面移动,从她的嘴唇到玉颈,再到她那雪白无暇的酥胸上,一路下来,嫂子的上半身被我的唾液黏出来一道长长的口水线,这种口水线在柔和的灯光的辉映下,显现出一种邪欲的五彩颜色,也让嫂子那那雪白的肌肤更显得艳丽动人。嫂子那细滑的肌肤让我激昂的情欲迸发的越来越猛烈。我几乎是忘情地吻着舔着,灵活的舌头舔遍了她从脸到脚的每一寸嫩滑的肌肤,在我的双唇吻上嫂子的阴唇时,嫂子开始变的愈发的紧张起来。不但身体颤抖变的更加激烈,而且还从她性感的小红唇之中,不时流泄出低哑而娇媚的哼声:“嗯……唔……嗯……”

  随着我舌头的插入,嫂子的身体也开始随着舌头的深度而逐渐的僵直起来,最后当我的舌头自下而上的滑入嫂子的阴道口,刚探进去,就听见嫂子那情不自禁呻吟:“啊……”随着她的呻吟,她的阴道又一次开始紧密的抽搐了一下,紧窄的扩张肌重新地闭合上了,夹的我的舌头好象被橡皮筋勒住了一样,都已经开始鼓胀的发疼了。不过我并没有马上的将舌头收回来,而是继续努力的又来回伸进伸出的弄了好多次,在我这种弃而不舍的挑逗下,嫂子开始逐渐的放松了阴部的肌肉,她浑身战抖着哆嗦个不止,嫂嫂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喘息声:“啊!┅┅小天┅┅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泄了┅┅”

  大量的淫水不断地向外面溢出来,很快的就把我整个嘴里都流满了。我贪婪的吞咽着这些粘稠的爱液,几乎连舌头的味觉都没有了一样。只是被动的“咕噜,咕噜”的往嗓子里咽下这些难得汁液……嫂子心中的羞意让她做出了一个女人本能的反应,娇媚的俏脸上一片红晕,眼神躲闪之际,轻轻地瞟看着我已经如怒龙举顶一样的高高耸起。“嫂子,你真美,我真恨不得把你吃到肚子里去!”看着娇媚可人的嫂子那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万种风情,我眼睛都快要看直了,嘴中也不由地喃喃地说道。

  “小天,嫂子受不了┅快来┅┅喔┅”

  嫂子妩媚的脸上显得一丝幽怨还有一丝春情,媚眼半开半闭,并且迫不及待的抬起屁股,我急忙的起身,膝头强横的分开那修长的大腿。肿得比平时大了一半的蘑菇头,像最强力的攻城棒一样猛撞在急速挺起的城门上。

  疾冲的肉棒在被蜜浆糊得一塌糊涂的肉洞旁边擦身而过,“噢……不……”嫂子从喉咙深处哼出失望和焦急的批判。肉臀抽离了我的掌握,再次高高的抬起,竟然在极度渴望和空虚中攀上了欲求不满的高潮。火熊的爱液激喷而出,洒在正因不得其门而入而焦躁不堪的攻城棒上,烫得我几乎失守。

  我咬紧牙关重整旗鼓,肉棒准确的抵在急颤的肉缝中间。一点一点地挤压了进去,感觉到嫂子阴道中的肉壁紧紧地向外挤压着似乎阻挡着自己阳具的进入。“啊……”不约而同的,我和嫂子都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不过我估计嫂子那是因为舒服而发出的一声呻吟。而我,却是因为龟头上的疼痛而发出来的叫喊。她那白嫩的大腿已经开始下意识地勾住了我的腰上,使迷人的阴道能完全地紧贴着我的下体,也可以让我的阴茎可以最大限度的深插到里面。那种龟头完全可以进入到阴道深处的快感令我都快要发疯了。我感觉到她肉洞里的火热温暖。我开始缓慢地抽动起来,我知道今天要肯定要疯狂一场,所以首先要保存体力,一开始不要过于猛烈。

  嫂子在我沉稳缓慢的抽动中,闭着双眸,享受着我的爱怜。火热的阳具在湿润温暖的阴道里的感觉真的很棒啊!涨满酥麻的感觉!第一次体味到这种滋味。渐渐地,嫂子的肉洞里分泌出来的液体多了起来,“滋滋……滋滋……”的声音响起,这种声音听起来太淫荡了,嫂子睁开眼睛望了望我,她知道是自己的淫液涌流的关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她双眼还是望着我,充满着无尽的媚意。感到下身一片火热,彷佛全身的血液都一齐从龟头前端开始回流到整根肉棒,我禁不住低下头,对准嫂子的小嘴,把已经有些干裂的嘴唇又一次盖了上去。

  不过好象嫂子已经要比我更加动情了。还没等我做下一个动作呢,她的舌头就已经熟练地滑了进来,和我的舌头开始剧烈的搅拌在一起。随着我坚硬的阴茎不断的进出着阴道。那火热的龟头也来回地撞击着嫂子那软嫩的阴道内壁。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和摩擦,让她的脸庞开始染上了一层酡红一样的颜色,和我身体接触的地方也开始溢出一层湿淋淋的汗滴。那已经和我分开的小舌头已经吐在口外,随着粉红色的小舌头的颤抖,她的娇吟也一声比一声消魂,原本如秋波荡漾一样的双眸也开始半睁半阖着,迷离的眼神就好象水波一样几乎让我完全的沉迷其中。

  随着我一下下的深插,在我们之间的下体出不断地传来一声声的“啪啪”的拍肉声。先是因为我下体撞击在嫂子大阴唇上发出的声响,紧跟着,因为惯性的原因,我的睾丸开始又一次的击打在嫂子的菊花蕾周围发出的“啪”的声响。这种拍肉的声音虽然不快,但每一次都很响亮,很清脆。我每一次的抽干都能让嫂子忘情的呻吟着:“啊……啊……哦……”

  随着我连续的插干,嫂子完全的已经进入佳境了,她几乎是放开顾虑一样大幅度地扭动着身体。随着我抽插的前后而有意识的配合我的节奏。她的呻吟声已经是有些流露出类似哭泣一样的欢愉了。随着体内不断的被我坚硬的阴茎贯穿着,我感觉她的阴道内壁已经开始迅速膨胀了,原本还张开的内壁摺肉已经有渐渐闭合的趋势。我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重。一下又一下的继续毫不停顿,我们像两只失去理智的野兽一样,疯狂的在狭窄的双人床上起伏。我强烈地渴望要把自己完全埋葬在这最神圣的方寸之地,下身愈捣便愈大力,把嫂子纤柔的娇躯轰得一下一下的跳动。她紧紧的抓着床头的栏杆,长长的秀发在剧烈的舞动中乱成了一团。

  我感到浸在美穴中的肉棒在膨胀,快要射了!于是开始加快速度猛烈的轰炸,每一下都重重的捣在幼嫩的花芯上。嫂子虽然给我轰得七荤八素的,口里早已扯着白旗投降,但那紧守花芯的小嘴却仍然坚守着阵地在负隅顽抗,继续大口大口的含吮着敏感的大龙头。

  噢……来了,来了……嫂子尖声嘶叫着,蜜洞剧烈的收缩,把强闯的访客锁得紧紧的,整条隧道也猛烈的抖动起来。花芯在龙头上猛力的紧噬,火烫的蜜浆包裹着赤裸裸的肉棱。我再也压抑不住爆发的冲动了,狂吼着再次在嫂子的子宫内奉献出满腔的热情。这次喷射连珠炮似的一连喷了好几股,我甚至感觉到嫂子的子宫内注满了我的种子后那种强烈的压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