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李露露的噩梦

李露露今年是28岁,是一家品牌化妆品的柜檯销售小姐,她的长相其实一般,不过因为职业的关系,所以啊,很精通打扮,每天都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加上她身材不错,1米7的个子,100斤的体重,留着头飘逸的长髮,画着素妆,已经比较冷的秋天,穿着短裙丝袜高跟鞋,走在路上,很吸引人。她毕业之后,就跟着男友来到这座城市打拼,拼了几年,男友离她而去,她不愿就这么回去,硬是靠自己养活了自己。她是个比较喜欢清静的人,所以,一个人在某个小区租了间单室间,虽然房租比起与別人合租要贵了一些,可是,毕竟自己一个人很自由。

最近,她在晚上休息的时候,总是会做梦,梦见自己与男友激烈的做爱,她想,可能自己太孤单了吧。于是,她更加卖力的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希望,能早点引来自己的如意郎君。

週六一大早,李露露又火急火燎的上班去了,她最近起床,总觉得有些轻微的头疼,看来又是夜里做梦太激烈,把被子蹬掉了,受凉了,导致她经常上班迟到,今天又是这样。

李露露: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今天公司聚餐之后,一定要买些药!

李露露自言自语的说。

在楼道里,她又遇见了对门的老张。李露露知道,老张很喜欢她,只是,她自己对老张完全沒有兴趣,一个小小的保安,长的难看,收入低,而且也年近50了,听说他老婆和他离了婚,如果真的找了他,自己还有什么面子呢?可是,一个单身女人,也有很多不方便的时候,总会需要一个男人在身边,比如,电灯泡坏掉的时候,水龙头坏掉的时候……

在李露露心中,老张仅仅是个免费的劳动力。

老张:上班又要迟到拉?

老张又是露着个难看的笑容问她。

李露露:是呀!(怎么每次都遇见他)

李露露心里想着,嘴上却带着礼貌性的微笑。粉粉的嘴唇让人看着就想亲一口。

老张:呵呵,好,你慢走。

李露露:哎!好!(再见)

李露露松了口气,因为,不知道是不是每天上班前都能看见老张,最近啊几天,她晚上做梦,梦里的男主角居然不再是自己昔日的男友,而变成了老张,在梦里,老张张着那张难看的嘴,把一条臭烘烘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嘴里,这让她很噁心,可是,她想醒却醒不过来,只能迷迷煳煳的在梦里,和老张疯狂的做爱,简直就是噩梦。

老张望着李露露下楼啊,长长的头髮盘在头上,用一个很精巧的银色发卡別住,两个亮晶晶的白金耳环,随着她的走动,而来回晃动,雪白的颈子下,是一件红色的连衣裙,在膝盖上15厘米处,是一条半透的黑丝袜,1米7的个子,显得她的双腿十分修长,而膝盖下15厘米的样子,是一双黑色的长筒靴。听着她的高跟鞋在楼道里咯噔咯噔的响,难看的脸上,露出了更难看的微笑……

老张:早点回来,我的宝贝。

老张回到家里,把门窗关好,打开电脑里的一个视频。

视频里,李露露正是穿着刚才出门时穿的那一套衣服,只是,头髮沒有盘在头上,而是被扎成了一个辫子,她额头上,流着细细的汗珠,闭着双眼,软软的坐在一个人的怀里,一双粗壮的手,不停的在她的胸口抚摸,搓揉。她的裙子,被翻上去,扣在腰间,黑丝袜的裆部,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能隐约看见,李露露正坐在一个腿上长满毛的男人身上,一根巨大的黑色肉棒,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肉棒下的两个红的发黑的球,随着肉棒的进出在不停的摆动,男人腾出右手,伸进李露露嘴里,肆意的玩弄着李露露的舌头,牙齿……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开始喘气,他放开李露露,迅速掰开李露露的嘴,将巨大的肉棒塞进去,抱着李露露的头腰部不停的扭动,李露露痛苦的皱着眉头,男人每一下都将肉棒完全塞进李露露的嘴里,视频里,能够清楚的听见李露露喉咙里的呕吐声,每次,当肉棒离开李露露的嘴,也能清楚的看见它上面的口水,越来越多,沒几下,男人轻轻的叫了几下,之后停止了动作,男人休息了一会,他把李露露的脸,对准镜头,李露露紧闭着双眼,唿吸平稳,微微张开的小嘴,一缕微白的液体顺着嘴角,滴在了黑色的丝袜上。男人最后,也把自己的脸贴近镜头,原来,这个男人啊,就是老张……

老张得意的望着自己的作品,边看边打飞机,完事后,再打开一个文件夹,里面有着更多的视频,大约有几百部,而最近的大约40部视频的女主角,都是李露露。

老张:你以为我要娶你?错了,我只不过想让你再住段时间罢了。后天就是你来月经的时候,今天晚上,我就可以再次射进你体内了。真是很期待。

老张上床睡觉了,他必须保持体力,留着晚上大战。

忙碌了一天之后,公司组织了聚餐,因为李露露的销售业绩特別好,所以,很多人轮番的对她敬酒,不胜酒力的她,很快就摇摇晃晃,聚餐之后,公司又组织大家唱卡拉OK,李露露已经醉的东倒西歪,领导便让两个女同事开车送她回家,两个女同事正玩在兴头上,十分不情愿,她们扶着李露露来到车前,正巧遇见公司里两个的男同事,这两个男同事是负责开拓市场的,平常也与大家很亲密啊,当他们听说了领导的安排,就自告奋勇送李露露回家。

两个女同事开心的说:欠你们个人情。(是我们欠你们人情)

两个男同事,一个叫小王,另一个,大家都喊他欧哥。

小王把李露露扶上车,放在车后座位:露露,把包拿开吧,你家住哪啊?

李露露迷迷煳煳的回答:不要嘛!

李露露把包紧紧抱在怀里,用包,挡着裙下。

李露露:我家在XXXXXX小区,X单元,X室。你们要快一点,我答应我家人12点前就回家,不然我家人会出来找我的。

李露露很早就听说过欧哥,知道他是个大色魔,经常在外面玩女人,所以,她编了个漂亮的谎言,让他们盡快送自己回家。

小王:现在还……

小王刚想说现在还早,才9点多一点,就被欧哥发的香烟砸中头。

欧哥:恩,现在不早了,快11点了,我们马上就送你回去。

欧哥:小王,我们出去抽根烟,就送她回去吧,有女孩在我们车上,我们不好抽烟。

欧哥说着下了车。来到了路的一边。

小王也跟着下来。

小王:欧哥,为什么跟她说现在快11点了?

欧哥:你小子,大脑不够用,这机会多难的。

小王:什么机会?

欧哥:跟我装傻?我早就知道你想上她了,刚才你抱她的时候,手都黏在她屁股上了,上了车之后,你叫她把包拿开不就为了看看她大腿嘛,就这么点出息啊。

小王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欧哥,你真有一套。不过她还有意识,不能强来啊。

欧哥从怀里拿出个小药丸,之后,到车子的后备箱拿了瓶矿泉水,把药丸放进去,摇了摇。

欧哥:等下让她喝了,就可以慢慢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小王:这是?

欧哥:別问,拿给她。

小王接过水,和欧哥进到车里。欧哥发动车子,开起来,并且故意把车开的很颠簸。李露露的胃很不舒服,几次想吐。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小王趁机把水递给李露露:喝点吧,我们很快就到了。

李露露实在觉得不舒服,而且,她以为快12点了,欧哥他们应该不会做什么了,于是,打开瓶盖,喝了很多水。

李露露:我好难受啊,还有多久到啊。

欧哥头也沒回:快了,再过两个路口。

其实,车子才开了不到5分钟。

在一个红灯口,欧哥对身边的小王说:你到后面玩去吧。

小王:啊?可以拉?

欧哥:恩。

小王:欧哥,要玩也是你先玩啊!我绝对听你的!

小王已经对欧哥五体投地。

欧哥:她我已经玩了三年多了,早腻了,今天心情好,给你玩吧。

欧哥淡淡的回答。

小王:高人啊!那弟弟谢谢你了,你以后就是我大哥!

欧哥撇撇嘴:高人?哈哈,玩去吧,快绿灯了。

欧哥显然对高人这个称唿很满意。

小王迅速的打开车门,从副驾驶位置下来,之后来到后座。

小王轻轻的推了推李露露:露露,到了。露露。

李露露毫无反应。

欧哥发动车子:跟你说沒事,玩吧。別那么耸。

小王看了看欧哥:好嘞!

小王把李露露的胸前的包拿开,放在一边,李露露併拢着双腿,由于车子比较小,所以李露露的膝盖正对着小王,小王颤抖着右手,在李露露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上,抚摸了一下。

光滑的大腿与高档丝袜的组合的感觉,透过小王的右手,直往小王的大脑上送,小王更是颤抖着将右手伸进李露露的裙里,隔着李露露的丝袜与内裤,用手指戳着李露露的阴部。小王左手把李露露搂在怀里,张着嘴和她舌吻,李露露的嘴里有股淡淡的女人香和浓烈的酒味,这刺激到了小王,使得他右手的力度加大啊,几乎戳穿了李露露裆部的丝袜。

欧哥把车停在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小王,你慢慢玩,我先出去办点事。

小王很不捨得的把舌头从李露露嘴里缩回来,李露露的口水沾满了他的嘴唇啊:好!哥你去忙!谢谢你了哦!哥!

欧哥笑了笑,走了。

欧哥一走,小王更加沒了顾虑,他掀开李露露的裙子,抓住她的丝袜和内裤啊,一把将它们脱到李露露的靴子那里,跟着就让李露露平躺在座位上,小王把头伸进李露露的两腿之间,不断的亲吻着李露露的阴道,在他看来,这是最美好的东西。李露露的双腿,夹着小王的头,双脚像被自己的丝袜和内裤绑住一样,无力的放在小王的背上。

小王:这B太黑了,看来她是个十足的骚货,每天打扮这么淫荡,像个妓女一样,刚才还装清高,现在你装啊!

小王拿起李露露刚才喝的矿泉水,用瓶口,往李露露的阴道里塞,沒有费多大力气,就把瓶口塞进去了。

小王:都湿成这样了,好!老子来解放你!

小王利索的脱下裤子,他的肉棒,早就已经挺立在那里,小王左手把李露露的双脚抬起,右手端着自己的肉棒,在李露露的阴道口上摩擦几下,就勐的一进啊,一桿到底。

李露露的阴道里早已经湿润,小王的肉棒很顺畅的在里面进进出出。

小王:比我想像中还要松!操死你!你这个骚货!

小王骂骂咧咧的使劲抽插,后来干脆把李露露一只脚的靴子和袜子一起脱掉啊,然后,他分开李露露的双腿,很顺畅的压在她的身上,屁股不停的扭动。

小王再次把嘴凑到李露露的嘴边,和她继续激烈的舌吻。

小巷子里停的车子,开始轻微的震动……

过了大约1个半小时,欧哥回来了。他轻轻拍了拍车后座为的窗户,往里一看……

李露露的红色连衣裙被扔在副驾驶位置上,还有她的粉色胸罩和白色衬衣,她的左脚上,还挂着整条黑丝袜,和粉色的内裤。而她正背对车子前挡风玻璃,坐在小王身上,小王满头大汗,还再奋战着。

欧哥打开驾驶座车门:怎么,射了几炮?

小王抱着李露露:射了两次了,马上第三次了,哥!

欧哥:小伙子体力不错嘛!快点,完事我们走了。

小王:啊?这么快?

欧哥:都11点5分了,还快?

小王一听:我都幹了她快两小时了?太爽了!

欧哥:恩。

小王最后冲刺了几下,这下沒忍住,射在李露露的阴道里了。

小王:哎呀!不好了!我射里面了!

欧哥很淡定的发动车子:沒事,她很快就月经了,沒事。

小王对欧哥的佩服……

欧哥:帮她穿吧。

小王手忙脚乱的,先把自己的衣裤穿好,然后帮李露露穿,很快,也帮她做了復位。可是,小王似乎还是意犹未盡,他掏出再也不能起立的肉棒:今天还沒玩她嘴呢……

欧哥:那你就玩啊。我开慢点就是。

小王:好嘞!

小王让李露露的头,枕着自己的大腿,将软掉的肉棒,塞进李露露的嘴里,一股別样的感觉。

小王:这骚货,B还沒嘴紧。

小王挪动着李露露的头,让李露露帮自己口交。

欧哥:这不能怪她,她不仅仅是被我们玩,玩她的人多呢。

小王:啊?她这么骚!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