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沈迷于国外的声色,怒射青春

大致交代下背景吧,曾经是留学生的我,早已在澳大利亚悉尼拿到了绿卡,

生活无压力却也空虚。

    国外的生活你们也懂得,无非就是漤交,约炮,并且因为嫖娼是合法的,经

常会伙同几个哥们儿去大院儿找,手里有点馀钱就去找援交学生妹。

    今天给大伙讲的,就是前天去一家常去大院操逼的事儿。

    夜黑风高,酒足饭饱,我和几个哥们小酌三巡,眼神交流之后,心有灵犀的

去『樱花宫』松松骨。

    来到熟悉的红色小灯门口,敲开大门,面相猥琐的客服经理马叔给我们开了

门,一看是我们三个老熟客,嘿嘿一笑道:「嗨呀,我还以为你们去其他店不照

顾我生意了呢,那么久都不来,最近新来了几个日本妹,货色好的很,还想着你

们谁帮着试一试钟呢?」

    说罢,一脸淫笑的把我们请进小包间,大手一挥把大门关上了。

    所谓试钟,就是新来的小姐不是很熟悉流程,需要来一两个嫖娼老客来亲身

指导,但因为上下级的关系,经理却都避免和自己家的小姐发生关系,以免以后

在排班调度上有猫腻,那么这个时候一些常来的老顾客就是最好的选择了。第一,

熟悉流程,能给小姐及时回馈服务的问题,第二,因为和经理熟悉,能让小姐抗

拒心小,第三嘛,嘿嘿,就是脸皮厚,调起情来,服务更流畅。

    当然啦,去试钟,给顾客都是打五到八折的。

    闲话不多说,我们三人在一个淫靡的暗红的小房间的沙发坐定,等待着小姐

们前来报到,墙上挂着的电视播着着无码的AV,桌上放着一堆薄荷糖和一个烟

灰缸,我们三人却无心关注,浪声浪气的议论着来的小姐。

    不到片刻,小姐们就一个个按着顺序来到我们房间打招唿,今天果然运气好,

小姐的品相不错,韩国,日本,泰国,上海,马来的,还有两个本地洋妞。

    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着一个个顶着大奶子,穿着小底裤高跟鞋的各色

小妞播报着名字和国籍,感觉比操他还他妈过瘾。

    最后我的两个朋友一人找了一个日本妹,而我却因为前段时间找了太多的日

本妞,今天专门挑了个高挑奶大的泰国妹,那小眼神甜的,我一眼就相中了。

    选好妞之后,马叔就马上叫妹子们去准备了,不到一会,我的泰妹Judy

就拿着毛巾和一筐操逼用品进屋拉我的手,牵着我上到二楼的一个小房间。

    房间里有一张大床和一个浴室,Judy放好框子和毛巾,起身对我妩媚一

笑。

    看的出她今天是淫荡OL打扮,前胸的衣襟里面衬衫的扣子都是敞开的,雪

白深深的乳沟下,露出一抹胸罩的红色蕾丝花边,刚盖过屁股的短短的窄裙下,

两条修长的美腿裹着黑色的丝袜,同样红色的高跟鞋,整个人竟显得知性而内媚,

披肩的长髮卷了几个大大的弯垂在肩头,更显几分妩媚柔美。

    看的我鸡巴一身火热,用英语说道:「should we begin?

(我们开始么)。」

    泰妹痴痴地看着我,用蹩脚的英语回我,「OK! if you show

er first.(你要先洗澡)」

    那我还等什么,用最快的时间扒光自己,进了浴室胡乱沖了沖,就裹着浴巾

出来。

    泰妹这时候自己也早已脱得光熘熘,两个起码D的奶子挺而大。竟然慢慢走

向我把头靠在我的怀里,吹起了气,小手向下抓住了我的鸡巴,开始抚摸。

    我哪里受得了,鸡巴早就充血难耐,心想这妞真鸡巴会撩。一把搂住她圆磙

磙光熘熘的屁股,伸手去扣她的逼,三摸两扣,就湿的一塌煳涂。

    我一把把她抱到床边,扔在床上,半跪到Judy的头侧,把阴茎凑到她的

嘴边。小妞心领神会,侧过头,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我的阴囊,竟然连套都沒戴,

小嘴就温柔的张开含住怒涨的阴茎。

    那感觉,爽的要爆炸,柔软的嘴唇次次碰到了我的的阴毛根,沾满内分泌粘

液的龟头每次碰到她的的喉咙,感觉到每次被她全根吞入的时候,龟头都一点点

的插进了judy的喉咙,那种紧软刺激的感觉,差点就在她嘴里射了。

    我连忙拔出鸡巴,上面还一点一点的沾着她的晶莹的唾液,再也忍不住了,

拿起放在一边的套子,手忙脚乱的带上,一把把她反过来,在她早已经湿漉漉的

阴部一滑,直接就插了进去,Judy发出一声满意舒服的呻吟,屁股用力的向

上翘起,彻底跪起来屁股撅的高高的,高跟鞋的脚跟都离了地。

    「啪啪啪啪啪啪啪……」

    鸡巴每一下都深深的插进去,撞击到Judy的屁股。

    「啊……嗯……!@##¥#¥……」

    叫床声由小到大。淫水慢慢的流出来了,被鸡巴摩擦发出唧唧的声音,Ju

dy也开始不断扭动起屁股,迎合我的撞击。

    一浪一浪的舒服感觉不断袭来,我一只手抓住一只在空中摇摆的大奶,一只

手辅助她的大屁股保持平衡,下体沒有一丝停歇的大力抽插。

    就这么幹了差不多十分钟,终于有点累了,拔出鸡巴,把一脸潮红的Jud

y翻了过来,用力压了上去,扶正坚挺如铁的肉棒,再次捅进早已一片泥泞的肉

穴。

    也许是快感太强烈,也许是Judy那莫名妩媚的亲和感,一向出门嫖妓不

亲妞的我,破天荒的在操幹的时候和Judy的舌头搅在了一起,强烈的快感让

她疯狂的吮吸我的舌头。

    我也好像着魔了一样,有一种百无禁忌的感觉,恶趣味的专门分泌了很多唾

液往她嘴里送,Judy竟然全部用力的吮吸吞掉了。

    这表现强烈刺激了我的神经,起身抄起两条丰腴的腿,把她的脚踝架到自己

肩上,然后开始了一轮勐烈的冲刺。肉棒被夹在一个狭窄的腔壁和两片肉唇间,

两个垂着的硕大的阴囊不停的晃动敲打着Judy阴部,和小屁眼中间的敏感地

带。

    激烈的撞击声,和我俩的呻吟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在一波又一波的冲刺之后,我一阵颤抖,大力抽射了,而judy也早已和

软泥一般,和我一起瘫软在床上。

    本来一个小时的钟,是可以幹两炮的,但是因为这一炮一幹就是半个多小时,

我俩都精疲力盡,剩下的时间只是抱在一起闲聊了。

    和我想的一样,泰妹也是个学生妹,今年才满22岁,从泰国来这读语言学

英文,还有个妹妹和她一起来的,为了给妹妹更好的生活,打了两份工,一份在

泰餐店,一份就是背着妹妹一週三天来这边和別人操逼挣钱。

    看着她为生活出来打工,甚至操逼赚钱,竟有点感叹当年的学生生活。

    可能感觉这次特別好,可能同情她的经歷,也可能两人有什么化学反应吧,

见惯了出来卖的学生妹的我,也在最后多给了一百澳元的小费。

    在她穿衣服的生活,我偷偷照了几张她穿衣服的照片,房间光缐很暗,看不

清楚脸,但是贵在真实。

    出来之后发现两个朋友已经等在那里很久了,三人一脸淫笑的出门抽了支烟,

互通战果,心满意足的回家,不知为啥,我并沒有给朋友推荐Judy,下次竟

然还想找她,不想朋友操她,可能自己的一些私心作祟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