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我和妹妹的错爱

有一个秘密憋在我心里好久了,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现在把它写出来,给大家分享

我的名字叫张伟,记得那是高中三年级的时候吧,我操了我的堂妹,后来大学时又操了我的表姐。在初一的时候我就学会了手淫,那时候在睡觉前看跟同学接一些情色小说,看完就撸一管,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睡去。

初二的时候和同班小丽初尝禁果,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疯狂的做爱,小录像厅(有那个情侣包间),放学后的教室里,没人的小树林里,都留下我们的爱液。过了半年多,看着女友平平的胸,再也燃不起昔日的激情。

第一次产生乱伦的想法是在跟小丽分手后两个月,因为没有了性伴侣,我又开始了看黄色小说手淫的日子,小虎借给我一本小说,书里的主人公操了他的亲生妹妹,而且还结了婚,虽然知道是意淫的,但是还是不可抑制的想起了我的堂妹。

晶晶,她比我小一岁,但是那时他的身材已经是凹凸有致了,可能是遗传因素,奶子特别大,第一次,我幻想着我的堂妹,射了出来,那次之后,我对他的占有欲与日俱长。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我正看着岛国爱情动作片撸管子,妹妹突然叫我去游泳,想着妹妹泳装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喷薄而出。

我赶忙洗澡,然后下楼打车到了XX游泳馆,妹妹一边擦汗,一边东张西望。

见了我,不满意的走过来,说:“你不是说马上来吗,现在过了快一个小时了,您老才到,想热死我啊,快走吧,进去啦。”说着就先进了游泳馆,看着妹妹圆圆的屁股,我刚射过一次的鸡巴又有复苏的迹象。

进了游泳馆,我三下五除二换上了泳装,看着镜子中结实的身体,英俊的脸庞,自恋了一番,在女部门口等妹妹,等了有五分钟吧,妹妹带着浅浅的笑容走了出来,貌似是泳装买小了,她大大的胸脯被衬托的更大了,仿佛间还能看见小巧的乳头,妹妹有些黑,但是五官很精致,妹妹看见我两块胸肌,脸一红,说:“我们下水吧。”

看着妹妹胸前的两团随着他一蹦一蹦的,我差点出丑,赶忙跳进了水里,下了水才发现妹妹竟然向浅水区走去,我奇怪的问道:“干吗?下来啊。”

妹妹有些害羞:“好久不游了,先去那边适应一下。”

我听了妹妹的话,心中窃喜,正愁怎么占你便宜呢,机会来了 .急忙说到:“不用啊,在这把,来,哥哥接着你,害怕哥哥看着你淹死啊,小笨蛋。”

妹妹听了我的话,慢慢的蹲下,把脚放了下来。但还是有些犹豫的样子,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使劲一拉,伴随着妹妹的尖叫,她进了水里,我一把抱着了她说:“小笨蛋,下个水都不敢,还游泳。”

妹妹惊魂未定的垂着我的背说:“讨厌死了,吓死人家了。”

看着妹妹娇俏的撒娇,胸前背两团棉花顶着,再加上长时间以来的饥渴,我的大鸡吧瞬间暴怒,一下子站了起来顶在了妹妹的大屁股上。

妹妹被我鸡巴一顶,啊的叫了出来,看着周围人奇怪的眼神,妹妹偷偷在我耳边说:“哥哥,你好坏哦,我可是你的亲妹妹。”

听着妹妹软软的声音,我的大鸡吧又涨了几分,可能是为了掩饰我的尴尬吧,“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胸倒是不小啊。”这样一句话蹦出我的嘴。

妹妹一愣,笑着说道:“你的也不小啊。”边说还看了看我的下面,妹妹的开放是我没想到的。

我心一横,把妹妹翻了个身,双手攀上了我期待已久的双峰并紧紧一握,第一感觉就是无法掌握的女人,好大好有弹性。还恶作剧的捏捏她小巧的乳头,然后不等妹妹反应过来,悄悄在她耳边说,来哥哥教你游泳啊。

后来在泳池里,我借着教她游泳的借口把她的大奶子摸了个痛快。不知是因为受伦理的束缚还是怎么的,那天我并没有碰她的下面,不过从她娇喘连连的样子已经猜到,他下面一定泛滥成灾。

从游泳馆出来,可能是因为刚刚的暧昧,也可能是因为刚才的激情,妹妹的脸红红的,她狠狠地等了我一眼:说:“臭流氓,这周六我生日,你一定要早点到哦。”

可能是激情过后有点尴尬,我甚至有点害怕在见到她,支支吾吾的刚要找些什么借口推辞,妹妹已经抢先说道:“不准找借口,我已经跟我同学们都说了,你要是让我掉面子,我就把今天的事儿告诉大娘。”

我顿时无语,看着妹妹得意的神情,我狠狠咬了下牙,说:“嗯,知道了、”

周六转眼间就来了,我还在被窝里蒙头大睡,叮铃铃,电话响了,我迷迷糊糊的拿起电话:“喂?哪位?”

那边传来了妹妹清爽的声音:“臭色狼,你还睡啊,我给你一个小时打扮加路程,来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就这样,挂了,拜拜。”

听着电话那边的盲音,我苦笑了一下,爬了起来去洗刷了下,打车来到了妹妹家 .

叮咚!“谁啊?”

“我!”

看着开门的妹妹我眼前一亮,今天妹妹穿了一件白色T 恤,脖子上黄色的胸罩带让人忍不住想拉一下,下面超短裙家黑色丝袜显示了主人美腿的修长。

“喂喂。大色狼,你还要在门口看多久啊。”

妹妹嘲笑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但是嘴上却不能服输,“切,谁看你了,把自己当成大美人啦?我才不稀罕。只是还没睡醒。”

那天妹妹叫了很多同学,多数都是女的,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唱卡拉OK,喝了好多酒,一直到很晚才散去。

妹妹醉眼朦胧的靠在我的肩上,“臭流氓,你不送我回去让我自己走啊?碰见色狼怎么办啊?”

我也喝了好多,但是头脑还很清醒:“谁让你自己回去,我送你回去啊。可是叔叔会不会说我啊?”记得临走前叔叔还嘱咐我不能让妹妹喝酒的。

“不会的,他和我妈晚上不在家。”

我搂着喝的很多的妹妹打了车,回到了他家,把她扔在床上,我长长出了口气:“笨蛋,不能喝还喝那么多,累死我了。你躺着,我去给你倒杯水昂。”

倒水回来,看见妹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黑色的小内裤,穿着丝袜的美腿,起伏的大奶子,无一不冲击着我的神经,吸引着我的视线。

我摇了摇妹妹,“起来喝水了。”

妹妹睁开眼睛,突然抱住了我,说:“你知道吗?臭流氓,我从小就喜欢你,我一直想找一个像你一样的男朋友,可是他们跟我在一起都是为了操我,没有一个真的对我好。没有一个像你这样,想什么就说什么就做什么,他们装的正经的样子,其实就是为了跟我上床。你亲亲我好不好?”

本来我已经处在可崩溃的边缘,听了妹妹的话,我一把搂住了妹妹的腰,把她按在了床上,亲着他的嘴,亲着她的脖子,说,我也喜欢你,我每次都是想着你手淫的,说着,我的手已经拉开了她脖子上的带子,接着我从下面伸进了她的T 恤,覆上了她圆润挺翘的大奶子。

第一次零距离接触他的大奶子,感觉入手一片柔软,柔软中又不失弹性,两粒乳头俏皮的挺立,我退下他的T 恤,让他的两颗大奶子暴露在了空气之中,虽然我已经摸过了,但是第一次见到我还是很吃惊,因为它不仅大,而且还集中,没有一点下垂的迹象,一道深深地乳沟刺激着我的神经,我迫不及待的把小巧的乳头含在嘴里,舌尖在乳晕周围打转。

“啊……不要这样……嗯……使劲吸,”妹妹一边呻吟一边象蛇一样扭动。

我一边亲着妹妹的乳头,一边把手伸向了她的短裙,终于,我的手覆上了她的肉丘,入手一片泥泞,滑滑的,湿湿的,热热的,我情不自禁把手伸到了鼻子前,一种骚骚的但很能激发男人性欲的味道就进入我的鼻中。

我最后一丝理性也被冲散,我把妹妹的短裙推到了腰上,伸手去拉他的小内裤,妹妹也配合的抬起屁股,终于妹妹私处最后的一丝阻挡也被摘下,卷卷的阴毛稀稀松松的,我扒开妹妹的双腿,她的小穴暴露在我的眼前,两片粉色的小阴唇害羞的包围着粉色的性器,我看的热血沸腾。忍不住亲了下去、“啊……不要,啊……脏啊,啊……不要那样吸,啊……我还没有洗,会有味道的。啊……”

我的舌头一会儿舔着她的小阴蒂,一会儿分开她嫩嫩的阴唇,吸允着她的阴道,妹妹在我的挑逗下,不一会儿就双腿一蹦:“啊……我不行了,好舒服啊,你好会亲,啊……”的达到了高潮。

这时候我的大鸡吧也已经涨得发疼,我解开皮带,退下上衣和内裤,趴在了妹妹身前,把紫红的龟头放在了妹妹的嘴边,“帮我亲亲它。”

妹妹迷迷糊糊间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男性味道,睁开双眼看到我的肉棒后啊的叫了一声,又赶忙闭上了眼睛,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我……我不会啊。”

“没事儿的,就像吃冰棍一样。”我鼓励道。

妹妹闻言,慢慢把我的肉棒含了进去,然后一愣,不动了,我说:“你把它吸进来吐出去这样来回动就好了,但是不要让牙齿碰到我哦,”

妹妹生涩的动了起来,这样的口交毫无快感可言,但是禁忌的快感和占有感让我的肉棒更加的狰狞。过了两分钟,我终于忍受不住,吧妹妹的双腿架在我的肩上,并顺手把枕头塞到了她的屁股下,妹妹的丝袜上淡淡的汗味更加激起了我的兽欲。

我把大鸡吧放在了她的阴道口缓缓摩擦,吧唧……吧唧的水声彰显了妹妹的渴望,但是我还是试探性的问问:“可以吗?”“嗯,”妹妹没有睁开眼睛,缓缓的说了一声。

得到妹妹的许可,我迫不及待的把鸡巴往前一顶,突然间,我感觉到一层薄薄的膜阻挡了我鸡巴的脚步。啊?妹妹还是处女?听她说话什么的不太像啊。可是事实告诉我,这句身子的主人却是还未经人事。伦理的束缚,内心的谴责告诉我不能这么做,这样进去了,就是乱伦,而且,妹妹还是个处女,我不能。想到这,我慢慢的把鸡巴抽了出来。

可能是想像中的疼痛等了许久还没有来到吧,妹妹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看着她发呆我的,奇怪的问了一句:“臭流氓。你怎么停下了?”

“对……对不起,妹妹,哥哥刚才有些冲动,我们是兄妹,不可以的,而且你还是处,你应该把它交给你的未来的老公的。”

“你知道我是你妹妹你还对我上下其手?你不想操我你为什么这样?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想了也不敢做!你滚。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

“可是我们是兄妹啊,我也喜欢你,可是我们毕竟不可能啊?”我诺诺的解释。

听到我的话,妹妹突然抱住了我,“哥哥,我喜欢你,其实我没有喝多,但是我想把自己交给你,那天你顶着我,我特别开心,我就是怕你不敢,才假装喝多,虽然我们是兄妹,不能在一起,但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儿,就是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自己最爱的人。哥哥,你让我做一回幸福人好吗?我不想把第一次留给我的老公,因为我最爱的是你。占有我把,我们不说,没人会知道的 。”

听着妹妹的话,我很矛盾。眼前的尤物让我的身体无比渴望,但是,思想却告诉我,这么做事不对的。

这时候,妹妹低下头,含住了我还没有完全软下的鸡巴,下面传来的快感刺激着我的神经,看着妹妹的大屁股,看着她专注的表情,丝袜下的美腿,我鸡巴再一次硬到了极限。这时,我的心里已有了一个决定:占有她。

我再一次把妹妹的腿抗在肩上,正要进入,妹妹突然说,哥,让我在上面吧。

我想抱着你,我心情复杂的躺下,妹妹趴在我的身上,紧紧地搂着我,说:“哥,进来吧”。

我托着妹妹的屁股,放在我的鸡巴上,然后扭动自己的腰,等我的鸡巴找到了一个湿湿的,有吸力的小口的时候,我轻轻说道:“慢慢坐下来吧。”

妹妹闻言,慢慢的做了下来,我再一次顶到了那层膜,“真的可以吗?你不会后悔吧,使劲坐下来!”话音落下,我感觉鸡巴一疼,进入了一个无比潮湿,无比紧凑的地方,龟头处,还有一个小蛋蛋摩擦着。瞬间的快感让我差点射了出来。

“嗯,别动,好疼?”妹妹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我慢慢的抱着妹妹,用鸡巴轻轻的挑逗着小肉球,“嗯。哥哥爱惜你。哥哥不动昂。好了告诉我。”

过了一分钟,妹妹的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阴道也一阵阵收缩。“好像不太疼了,你动动试试”闻言,我缓缓的抽插起来,感受着下体的一阵阵快感,我跟妹妹说:“你做起来,我想揉揉你的大奶子。”

我双手抓住了妹妹的小奶头,轻轻的搓动,慢慢的,感觉下面越来越水,“啊……哥哥,你好会搞,我的奶被你揉的好爽,啊……用力点,好舒服。”声音也越来越大。

抽插了十分钟妹妹的阴道一阵有规律的收缩:“啊。哥哥,我要不行了,你快点动,啊……使劲操我!啊……”

听着妹妹淫荡的话语,我感觉也快来了,我说:“这样子不好使劲儿,你反过来,我从背后操你。”

妹妹趴在床上崛起了她的小屁股,我从后面缓缓的差了进去,一进去,就抓着妹妹的大奶子,使劲的抽插。啪啪的声音,我浓重的喘息声,妹妹的娇吟交汇出一曲淫荡的歌曲。

“啊,大鸡巴哥哥,你操到人家肚子里啦,啊……好舒服,不要停啊。啊……用力操我!”

“操死你个小骚逼,你竟然是处,好紧啊。处女就这么淫荡,将来还了得?爽死我了。”我一边操着妹妹,一边用淫语来刺激妹妹。

“啊……不行了,来了,来了……”

“啊,小骚逼。我要射了”在妹妹达到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我也喷薄而出,因为第一次不会怀孕,所以我毫无保留的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妹妹的淫穴。

看着白色的精液和血混合物流出妹妹的阴道,我又是兴奋又有点愧疚,后来我经常和妹妹出去做爱,有时候一晚上做7.8 次,一直到妹妹结婚,结婚后,我们偶尔会回味当年的错爱!

Ps:第一次发帖,文笔不好多多包涵,后续还有我和姐姐的故事,尽请期待!

【完】

有一个秘密憋在我心里好久了,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现在把它写出来,给大家分享。

我的名字叫张伟,记得那是高中三年级的时候吧,我操了我的堂妹,后来大学时又操了我的表姐。在初一的时候我就学会了手淫,那时候在睡觉前看跟同学接一些情色小说,看完就撸一管,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睡去。

初二的时候和同班小丽初尝禁果,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疯狂的做爱,小录像厅(有那个情侣包间),放学后的教室里,没人的小树林里,都留下我们的爱液。过了半年多,看着女友平平的胸,再也燃不起昔日的激情。

第一次产生乱伦的想法是在跟小丽分手后两个月,因为没有了性伴侣,我又开始了看黄色小说手淫的日子,小虎借给我一本小说,书里的主人公操了他的亲生妹妹,而且还结了婚,虽然知道是意淫的,但是还是不可抑制的想起了我的堂妹。

晶晶,她比我小一岁,但是那时他的身材已经是凹凸有致了,可能是遗传因素,奶子特别大,第一次,我幻想着我的堂妹,射了出来,那次之后,我对他的占有欲与日俱长。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我正看着岛国爱情动作片撸管子,妹妹突然叫我去游泳,想着妹妹泳装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喷薄而出。

我赶忙洗澡,然后下楼打车到了XX游泳馆,妹妹一边擦汗,一边东张西望。

见了我,不满意的走过来,说:“你不是说马上来吗,现在过了快一个小时了,您老才到,想热死我啊,快走吧,进去啦。”说着就先进了游泳馆,看着妹妹圆圆的屁股,我刚射过一次的鸡巴又有复苏的迹象。

进了游泳馆,我三下五除二换上了泳装,看着镜子中结实的身体,英俊的脸庞,自恋了一番,在女部门口等妹妹,等了有五分钟吧,妹妹带着浅浅的笑容走了出来,貌似是泳装买小了,她大大的胸脯被衬托的更大了,仿佛间还能看见小巧的乳头,妹妹有些黑,但是五官很精致,妹妹看见我两块胸肌,脸一红,说:“我们下水吧。”

看着妹妹胸前的两团随着他一蹦一蹦的,我差点出丑,赶忙跳进了水里,下了水才发现妹妹竟然向浅水区走去,我奇怪的问道:“干吗?下来啊。”

妹妹有些害羞:“好久不游了,先去那边适应一下。”

我听了妹妹的话,心中窃喜,正愁怎么占你便宜呢,机会来了 .急忙说到:“不用啊,在这把,来,哥哥接着你,害怕哥哥看着你淹死啊,小笨蛋。”

妹妹听了我的话,慢慢的蹲下,把脚放了下来。但还是有些犹豫的样子,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使劲一拉,伴随着妹妹的尖叫,她进了水里,我一把抱着了她说:“小笨蛋,下个水都不敢,还游泳。”

妹妹惊魂未定的垂着我的背说:“讨厌死了,吓死人家了。”

看着妹妹娇俏的撒娇,胸前背两团棉花顶着,再加上长时间以来的饥渴,我的大鸡吧瞬间暴怒,一下子站了起来顶在了妹妹的大屁股上。

妹妹被我鸡巴一顶,啊的叫了出来,看着周围人奇怪的眼神,妹妹偷偷在我耳边说:“哥哥,你好坏哦,我可是你的亲妹妹。”

听着妹妹软软的声音,我的大鸡吧又涨了几分,可能是为了掩饰我的尴尬吧,“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胸倒是不小啊。”这样一句话蹦出我的嘴。

妹妹一愣,笑着说道:“你的也不小啊。”边说还看了看我的下面,妹妹的开放是我没想到的。

我心一横,把妹妹翻了个身,双手攀上了我期待已久的双峰并紧紧一握,第一感觉就是无法掌握的女人,好大好有弹性。还恶作剧的捏捏她小巧的乳头,然后不等妹妹反应过来,悄悄在她耳边说,来哥哥教你游泳啊。

后来在泳池里,我借着教她游泳的借口把她的大奶子摸了个痛快。不知是因为受伦理的束缚还是怎么的,那天我并没有碰她的下面,不过从她娇喘连连的样子已经猜到,他下面一定泛滥成灾。

从游泳馆出来,可能是因为刚刚的暧昧,也可能是因为刚才的激情,妹妹的脸红红的,她狠狠地等了我一眼:说:“臭流氓,这周六我生日,你一定要早点到哦。”

可能是激情过后有点尴尬,我甚至有点害怕在见到她,支支吾吾的刚要找些什么借口推辞,妹妹已经抢先说道:“不准找借口,我已经跟我同学们都说了,你要是让我掉面子,我就把今天的事儿告诉大娘。”

我顿时无语,看着妹妹得意的神情,我狠狠咬了下牙,说:“嗯,知道了、”

周六转眼间就来了,我还在被窝里蒙头大睡,叮铃铃,电话响了,我迷迷糊糊的拿起电话:“喂?哪位?”

那边传来了妹妹清爽的声音:“臭色狼,你还睡啊,我给你一个小时打扮加路程,来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就这样,挂了,拜拜。”

听着电话那边的盲音,我苦笑了一下,爬了起来去洗刷了下,打车来到了妹妹家 .

叮咚!“谁啊?”

“我!”

看着开门的妹妹我眼前一亮,今天妹妹穿了一件白色T 恤,脖子上黄色的胸罩带让人忍不住想拉一下,下面超短裙家黑色丝袜显示了主人美腿的修长。

“喂喂。大色狼,你还要在门口看多久啊。”

妹妹嘲笑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但是嘴上却不能服输,“切,谁看你了,把自己当成大美人啦?我才不稀罕。只是还没睡醒。”

那天妹妹叫了很多同学,多数都是女的,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唱卡拉OK,喝了好多酒,一直到很晚才散去。

妹妹醉眼朦胧的靠在我的肩上,“臭流氓,你不送我回去让我自己走啊?碰见色狼怎么办啊?”

我也喝了好多,但是头脑还很清醒:“谁让你自己回去,我送你回去啊。可是叔叔会不会说我啊?”记得临走前叔叔还嘱咐我不能让妹妹喝酒的。

“不会的,他和我妈晚上不在家。”

我搂着喝的很多的妹妹打了车,回到了他家,把她扔在床上,我长长出了口气:“笨蛋,不能喝还喝那么多,累死我了。你躺着,我去给你倒杯水昂。”

倒水回来,看见妹妹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黑色的小内裤,穿着丝袜的美腿,起伏的大奶子,无一不冲击着我的神经,吸引着我的视线。

我摇了摇妹妹,“起来喝水了。”

妹妹睁开眼睛,突然抱住了我,说:“你知道吗?臭流氓,我从小就喜欢你,我一直想找一个像你一样的男朋友,可是他们跟我在一起都是为了操我,没有一个真的对我好。没有一个像你这样,想什么就说什么就做什么,他们装的正经的样子,其实就是为了跟我上床。你亲亲我好不好?”

本来我已经处在可崩溃的边缘,听了妹妹的话,我一把搂住了妹妹的腰,把她按在了床上,亲着他的嘴,亲着她的脖子,说,我也喜欢你,我每次都是想着你手淫的,说着,我的手已经拉开了她脖子上的带子,接着我从下面伸进了她的T 恤,覆上了她圆润挺翘的大奶子。

第一次零距离接触他的大奶子,感觉入手一片柔软,柔软中又不失弹性,两粒乳头俏皮的挺立,我退下他的T 恤,让他的两颗大奶子暴露在了空气之中,虽然我已经摸过了,但是第一次见到我还是很吃惊,因为它不仅大,而且还集中,没有一点下垂的迹象,一道深深地乳沟刺激着我的神经,我迫不及待的把小巧的乳头含在嘴里,舌尖在乳晕周围打转。

“啊……不要这样……嗯……使劲吸,”妹妹一边呻吟一边象蛇一样扭动。

我一边亲着妹妹的乳头,一边把手伸向了她的短裙,终于,我的手覆上了她的肉丘,入手一片泥泞,滑滑的,湿湿的,热热的,我情不自禁把手伸到了鼻子前,一种骚骚的但很能激发男人性欲的味道就进入我的鼻中。

我最后一丝理性也被冲散,我把妹妹的短裙推到了腰上,伸手去拉他的小内裤,妹妹也配合的抬起屁股,终于妹妹私处最后的一丝阻挡也被摘下,卷卷的阴毛稀稀松松的,我扒开妹妹的双腿,她的小穴暴露在我的眼前,两片粉色的小阴唇害羞的包围着粉色的性器,我看的热血沸腾。忍不住亲了下去、“啊……不要,啊……脏啊,啊……不要那样吸,啊……我还没有洗,会有味道的。啊……”

我的舌头一会儿舔着她的小阴蒂,一会儿分开她嫩嫩的阴唇,吸允着她的阴道,妹妹在我的挑逗下,不一会儿就双腿一蹦:“啊……我不行了,好舒服啊,你好会亲,啊……”的达到了高潮。

这时候我的大鸡吧也已经涨得发疼,我解开皮带,退下上衣和内裤,趴在了妹妹身前,把紫红的龟头放在了妹妹的嘴边,“帮我亲亲它。”

妹妹迷迷糊糊间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男性味道,睁开双眼看到我的肉棒后啊的叫了一声,又赶忙闭上了眼睛,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我……我不会啊。”

“没事儿的,就像吃冰棍一样。”我鼓励道。

妹妹闻言,慢慢把我的肉棒含了进去,然后一愣,不动了,我说:“你把它吸进来吐出去这样来回动就好了,但是不要让牙齿碰到我哦,”

妹妹生涩的动了起来,这样的口交毫无快感可言,但是禁忌的快感和占有感让我的肉棒更加的狰狞。过了两分钟,我终于忍受不住,吧妹妹的双腿架在我的肩上,并顺手把枕头塞到了她的屁股下,妹妹的丝袜上淡淡的汗味更加激起了我的兽欲。

我把大鸡吧放在了她的阴道口缓缓摩擦,吧唧……吧唧的水声彰显了妹妹的渴望,但是我还是试探性的问问:“可以吗?”“嗯,”妹妹没有睁开眼睛,缓缓的说了一声。

得到妹妹的许可,我迫不及待的把鸡巴往前一顶,突然间,我感觉到一层薄薄的膜阻挡了我鸡巴的脚步。啊?妹妹还是处女?听她说话什么的不太像啊。可是事实告诉我,这句身子的主人却是还未经人事。伦理的束缚,内心的谴责告诉我不能这么做,这样进去了,就是乱伦,而且,妹妹还是个处女,我不能。想到这,我慢慢的把鸡巴抽了出来。

可能是想像中的疼痛等了许久还没有来到吧,妹妹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看着她发呆我的,奇怪的问了一句:“臭流氓。你怎么停下了?”

“对……对不起,妹妹,哥哥刚才有些冲动,我们是兄妹,不可以的,而且你还是处,你应该把它交给你的未来的老公的。”

“你知道我是你妹妹你还对我上下其手?你不想操我你为什么这样?想不到你也是这样的人,想了也不敢做!你滚。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

“可是我们是兄妹啊,我也喜欢你,可是我们毕竟不可能啊?”我诺诺的解释。

听到我的话,妹妹突然抱住了我,“哥哥,我喜欢你,其实我没有喝多,但是我想把自己交给你,那天你顶着我,我特别开心,我就是怕你不敢,才假装喝多,虽然我们是兄妹,不能在一起,但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事儿,就是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自己最爱的人。哥哥,你让我做一回幸福人好吗?我不想把第一次留给我的老公,因为我最爱的是你。占有我把,我们不说,没人会知道的 。”

听着妹妹的话,我很矛盾。眼前的尤物让我的身体无比渴望,但是,思想却告诉我,这么做事不对的。

这时候,妹妹低下头,含住了我还没有完全软下的鸡巴,下面传来的快感刺激着我的神经,看着妹妹的大屁股,看着她专注的表情,丝袜下的美腿,我鸡巴再一次硬到了极限。这时,我的心里已有了一个决定:占有她。

我再一次把妹妹的腿抗在肩上,正要进入,妹妹突然说,哥,让我在上面吧。

我想抱着你,我心情复杂的躺下,妹妹趴在我的身上,紧紧地搂着我,说:“哥,进来吧”。

我托着妹妹的屁股,放在我的鸡巴上,然后扭动自己的腰,等我的鸡巴找到了一个湿湿的,有吸力的小口的时候,我轻轻说道:“慢慢坐下来吧。”

妹妹闻言,慢慢的做了下来,我再一次顶到了那层膜,“真的可以吗?你不会后悔吧,使劲坐下来!”话音落下,我感觉鸡巴一疼,进入了一个无比潮湿,无比紧凑的地方,龟头处,还有一个小蛋蛋摩擦着。瞬间的快感让我差点射了出来。

“嗯,别动,好疼?”妹妹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我慢慢的抱着妹妹,用鸡巴轻轻的挑逗着小肉球,“嗯。哥哥爱惜你。哥哥不动昂。好了告诉我。”

过了一分钟,妹妹的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阴道也一阵阵收缩。“好像不太疼了,你动动试试”闻言,我缓缓的抽插起来,感受着下体的一阵阵快感,我跟妹妹说:“你做起来,我想揉揉你的大奶子。”

我双手抓住了妹妹的小奶头,轻轻的搓动,慢慢的,感觉下面越来越水,“啊……哥哥,你好会搞,我的奶被你揉的好爽,啊……用力点,好舒服。”声音也越来越大。

抽插了十分钟妹妹的阴道一阵有规律的收缩:“啊。哥哥,我要不行了,你快点动,啊……使劲操我!啊……”

听着妹妹淫荡的话语,我感觉也快来了,我说:“这样子不好使劲儿,你反过来,我从背后操你。”

妹妹趴在床上崛起了她的小屁股,我从后面缓缓的差了进去,一进去,就抓着妹妹的大奶子,使劲的抽插。啪啪的声音,我浓重的喘息声,妹妹的娇吟交汇出一曲淫荡的歌曲。

“啊,大鸡巴哥哥,你操到人家肚子里啦,啊……好舒服,不要停啊。啊……用力操我!”

“操死你个小骚逼,你竟然是处,好紧啊。处女就这么淫荡,将来还了得?爽死我了。”我一边操着妹妹,一边用淫语来刺激妹妹。

“啊……不行了,来了,来了……”

“啊,小骚逼。我要射了”在妹妹达到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我也喷薄而出,因为第一次不会怀孕,所以我毫无保留的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了妹妹的淫穴。

看着白色的精液和血混合物流出妹妹的阴道,我又是兴奋又有点愧疚,后来我经常和妹妹出去做爱,有时候一晚上做7.8 次,一直到妹妹结婚,结婚后,我们偶尔会回味当年的错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