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老婆和她哥

听到大舅哥要来的消息,我便故意撤掉了客房的床,不为别的,只为了这样一来,他就有机会和我们夫妻睡一张床了,那么我渴望老婆和她哥哥乱伦的愿望就有可能实现了。开始并没有和老婆沟通,但我猜想她心里也多少起了疑心。晚上,我们三人少喝了一些酒,等到就寝的时候,我装作恍然大悟状,说道:“忘记了,忘记了,客房的床被单位小李借去用了,大哥,要不你就和我们在一张床上将就一宿吧。

“不用了,我还是睡沙发吧。”

“那怎么可以呢?要不我睡沙发吧。”两人谦让起来,老婆也说她要睡沙发,最后三人谦让的结果是,谁也不睡沙发。

“反正都是一家人,要不咱们三个在一床挤一宿吧?”老婆最后说道。大舅哥不好再推辞,于是取来被子,三人并头睡,我故意借口睡不惯中间,让老婆在中间睡,这样,她就挨着她哥哥了,躺下后,很长时间谁也没有睡,静静的,我趁来回翻身的机会抱住老婆,用手抚摸她的乳房,老婆的气息有点粗,她哥不知是真睡假睡,起了鼾声,于是我和老婆脱光了衣服,我用手开始摸老婆的屄,老婆听到她哥似乎睡着了,胆子大了点,娇喘声带了点娇声呻吟,一边用小手握住我的鸡巴来回撸动,我手指探入阴户,感觉老婆湿了一大片,心想机会差不多了,就借口说累得很,翻身欲睡,老婆已经动情,但有哥哥在旁不好意思向我求欢,见我收手,也只好作罢,但一只小手却抓住我的鸡巴不肯放手,我知道老婆现在身子一定痒得很,小屄一定倍感空虚,渴望鸡巴的插入,偏偏不能给她,我心道:“老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对不住了,我也是为了让大哥他能有机会占有你这做妹妹的身子啊。”想到这,我故意推开老婆的手,小声说:“老婆,你往那边点嘛,好挤啊。”边小声说,边把她往她哥哥那边推,老婆这时欲火中烧,但还发作不得,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心里一定别提多痒痒了,我这个老婆是很骚的,这点我是了解的,我想今天这样的条件下,如果她哥要肏她,她一定不会拒绝的。想到这,我在她耳边小声说:“老婆,你想要鸡巴了吧?”“嗯……”

“那让大哥肏肏你吧?”平时我和老婆经常玩角色扮演游戏,也曾经我扮作大舅哥肏她,而她高声叫着她哥的名字达到高潮,(想起那时候,我一边肏老婆的屄一边问:“谁肏你呢?老婆。”“是哥哥啊,是哥哥肏妹妹的屄呢。”“哥哥是谁呀?”“哥哥是孟刚啊”“那哥哥孟刚肏妹妹谁的屄呀?”“啊……哥哥孟刚肏妹妹孟玲的屄呢,肏的妹妹爽死了,啊,哥哥啊,孟刚的大鸡巴肏妹妹孟玲的小屄好美啊,好爽啊……和哥哥乱伦的感觉好爽啊,老公!”我们经常这样假装老婆和她哥哥乱伦性交的场景,每次都觉得老婆特别的浪,水特别多,特别容易高潮,事后又羞涩不已,我想时间久了,作为一个女人肯定是有了和她哥哥乱伦的渴望的)这时听我这么说,害羞的声音都颤抖了,“你要死啊,真的要我做啊?”

“真的,老婆,把我们的梦想变成真的吧,求你了,去吧。”

“恩……我不嘛,老公,这可真是乱伦啊。你让我……做呀?”

“机会难得啊,老婆。”小声说完,我小心地掀开大舅哥的被子,把老婆光溜溜的胴体推进去。老婆一看已经如此,无法再拒绝,况且欲火正炙,只好假装睡迷了,钻进她哥哥的被窝,嘴里小声喃喃著梦呓:“嗯老公,抱我嘛!”呢喃著,翻身冲着她哥,玉臂和玉腿都半搭了上去。呵呵,反正是半梦半醒,人对自己的行为也不太清醒,即使抱错了人,也有借口,她哥也没法怪她,我暗赞老婆此举聪明。就算被拒绝也留了退路,不至于令自己颜面扫地。

 

我翻身下地,嘴里嘟囔著:“这酒喝的,上趟厕所。”起身下地出门,却不去厕所,只是在门外监视著,我刚一出来,就见老婆已经和他哥搂在一起了,他哥假装翻身,嘴里假装梦呓著什么,却有意无意地把个妹妹的身子抱住了,我一看,心里一宽,看来她哥根本就没有睡,只是在装睡,摸到了妹妹如花似玉的身子,也是按耐不住春心了!老婆这时只是不睁眼,嘴里呢喃著:“老公……”便和他哥抱在一起亲暱起来,兄妹俩又是亲嘴又是抚摸,他哥倒也聪明,嘴里也是梦呓著大舅嫂的名字:“啊,丽梅……”(仿佛都是在梦中,那么所作所为就属于身不由己了嘛!)这倒也是兄妹互相遮羞的方法。

老婆的手伸进了她哥的裤衩,一把握住了她哥的鸡巴,那大鸡巴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奢棱露脑,又粗又大了,她哥则俯身抱住妹妹的细腰,嘴巴含住那迷人的乳头吸吮,吧唧吧唧有声,大手在妹妹光溜溜,软绵绵的屁股上来回的摸!老婆翻身便骑了上去,一下脱了他哥哥的裤衩,湿淋淋的火热阴门将勃起大鸡巴龟头顶入,屁股一沈,整根大鸡巴全部插入阴道,然后两人快速地翻滚著肏了起来!

看了一会,我想我也该回床上去了,一来可以近距离感受他们兄妹乱伦的刺激,二来门外也有点冷,于是我故意向远走开几步,大声咳嗽了几声,假装刚刚如厕回返,推门进屋,只见两人已经分开,她哥脸朝墙假睡,老婆脸朝向另一侧,我装作若无其事地上了床,手伸到老婆的胯下摸了摸,老婆瞪了我一眼,去推我的手,我冲她暧昧地一笑,便扭头装睡,一边用屁股往那边拱她,示意她可以继续搞,过了一会,我便打起了“呼噜”。

然后我假装翻身,脸冲着他俩,半瞇着眼睛边打呼噜边暗中偷窥看他们怎样做爱。

过了一会,看看我可能是睡熟了,两人又凑合到了一起,这回大舅哥侧身搬住了老婆的屁股,小心地把鸡巴从后面插进她妹妹的肉洞,我知道这样插要求鸡巴必须是很长的才可以,否则容易脱漏,可是只见他耸动屁股连连抽送,并没有脱出的想像,心想他的鸡巴倒是很长啊!他肏的很小心,尽量不发出肉体撞击的啪啪声。老婆面冲着我,知道我没睡,却不方便看我,但被她哥肏的舒服了,呻吟声却大起来,他哥哥看不到我,我就用手去摸老婆的奶子,老婆看着我眼神示意不要我那样,怕被她哥发现了,我摸了几下,冲她笑笑,便收了手,继续观战,又有一会之后,她哥看我不醒,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把老婆压在下面,采用男上女下体位抽送起来,这时我听到他嘴里已经不叫丽梅,而是兴奋地叫着妹妹的名字:“玲儿啊,妹妹,啊……”

老婆也兴奋地叫开了:“哥哥,啊,啊,啊”只是声音都是不出声的,只有在身边才听得到。兄妹肏了几百下后,在他哥哥一阵粗喘声中,屁股连连耸动了几下,显然是射了精,射进他妹妹的子宫里,老婆不知何时准备的手绢,高潮之后鸡巴抽出,老婆以手绢擦拭了她哥的鸡巴和自己阴道流出的精液,她哥倒是怜惜地抱着自己的妹妹安抚了好一会,又是亲又是抚摸的,令我也感到十分欣慰,哥哥十分疼爱妹妹的,老婆在他哥的怀里有些发呆,“哥,”说了句哥,也不知道下面要说什么,就依偎在他怀里不动,这样过了会,老婆下床去卫生间清洗,他哥也跟着出去了,我急忙跟过去看见卫生间的灯亮了,浴霸已经打开热风,老婆在洗下体,他哥哥手里拿着蓬头在伺候老婆冲洗,一会又换了老婆拿蓬头给他哥冲洗鸡巴。两人小声在交谈著什么?一会,老婆露出笑容,似乎他哥逗她开心了,她用手去推他哥一把,他哥乘机又把她揽进怀里亲暱,老婆便依偎进他哥的怀里,手攥着他的鸡巴轻轻地把玩着,,他哥低头吻住老婆,两人亲了一会,看看身上干的差不多了,就相携著走出来,我急忙回屋上床钻进被子,不一会,两人上床各自躺好,这回大家都真正的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早上起床,大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是老婆在我和她哥的面前有些面红耳赤羞答答的感觉,简单吃过了早餐,他哥哥就告辞了。送走了大舅哥,我看老婆的脸红红的,眼眶有些湿湿的进了卧室就躺在床上了,我跟着进去,在身边躺下,温柔地把她抱住,老婆转过身来,眼睛红红地看着我,我在她的嘴唇上亲吻著,小声问:“怎么了?亲爱的?”老婆说道:“老公,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

“说什么傻话呀?”

“我昨晚那样了,你还会爱我吗?老公?”

“哪样了呀?老婆”我故意装傻,看老婆怎么反应。果然老婆给我一拳,骂道:“昨晚上的事啊,你是猪啊?装什么傻呀你?人家……人家都和哥哥乱伦了啦……”

“哦,原来是这个呀,我当时什么事情呢?这有什么的呀?你放心,老婆,这件事一开始就是咱们俩都商量好的嘛,我怎么会怪你呢?相反,你为了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老公感激还感激不过来呢?我要是因此看不起你,那我成什么人了?不成了过河拆桥、说话不算了吗?你说是不是?”

老婆听我这么说,破涕为笑:“就是嘛,都是你,害的人家做出这种事情来,你最坏了。”

听到女人这么说的时候,就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在怪男人,而是在撒娇了。

“那你说说,昨晚上的事情是不是特别刺激?”

“哼,反正都怪你,把人家往别人怀里推。”

“那你说刺激不刺激呀?再说大哥也不是外人嘛,这回终于幻想成真,你也不感谢我呀?呵呵”

“感谢你个鬼呀,你这死色鬼,你倒是满意了,人家可是背上了乱伦的罪名呢。”

“那你怎么不说也享受到别人没享受过的极乐了呢?不过说真的,你哥的鸡巴怎么样啊?是不是很粗很长啊?跟老公比怎么样啊?”

老婆听了,笑骂道:“你这个猪,原来你跟踪我们呀,我可告诉你人家还没调整过来心态呢,你就知道问这个,没人告诉你!”

我抱过老婆亲了个嘴,笑道:“还调整什么呀?老公支持还不够啊?这最关键的人都调整好了就行了呗,还有啥调整的呀,嘻嘻。”老婆禁不住我的开导和软磨硬泡,终于悄悄告诉我说他哥的大牛子可粗可长了,肏得她深入子宫,别提多刺激了,我又问她在卫生间和她哥说了什么,还说笑了,老婆笑道:“你还自作聪明呢?其实哥早就看出来你昨晚想让我们兄妹俩乱伦,故意安排咱仨睡一起,给我们创造机会,还说你这人好、大公无私,以后要好好报答你呢!”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报答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

“嘻嘻,看你那王八样吧,大哥可说了,想学你,也制造机会给你和大嫂撮合到一起呢,那样的话以后大家就谁也不欠谁不说,还可以增加许多生活的欢乐呢!不过,既然我老公这么不要报答,那这事我看就算了……”

“别别别,嘻嘻,大哥真是这么说的吗?我倒觉得好意应该领,不领也不好……”

“嘻嘻,看你那色样,怎么,想大嫂了呀?咦?你这家伙不会是为了搞大嫂才在昨晚把我和大哥往一起整的吧?”

“那怎么可能呢?我哪知道你们哥俩说什么呀?”

“那倒也是啊,不过你可不许自己搞大嫂,要搞也得经过我和哥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