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我的援交女友

这是我在认识小彤之前的故事

那时我再过两年就快毕业了,大学两年以来似乎什么都没得到。高中交过的女朋友,现在早就已经分手。

一个倒追我两三个月的女孩,现在也已经是班上同学的马子。更扯的是,他跟那女孩发生关系之后的隔一天还跑来跟我炫燿。

转眼之间大学生涯过了一半,却似乎什么也没留下。如果硬要说有,那大概就是遗憾吧。

在上投资学的时候,小枫传了一张纸条给我,说有很劲爆的事情要跟我说。

小枫的名字当中完全没有这个“枫”字,也没有人一开始就这样叫他,全都只是因为他自己觉得跟流川枫一样强,所以强迫别人这样叫他。如果不这么叫他,他还会故意装做没听到。

小枫跟我同班两年了,我们也住在同一个顶楼加盖的铁皮屋。

他长的不赖,但是就是很挑剔。只要不是高水准的女孩,他完全看不上眼。幸运的是,他长的很帅。不幸的是,喜欢他的女生都很丑。也因此有这么一位跟我一样一事无成的好朋友,陪我一同忍受煎熬。

‘告诉你一件好事。’

“什么。”

‘你听了不要吓到。’

“你白痴喔,说啦。”

‘我昨天下午跑去跟人家援交。’

小枫说的很小声,但是在我耳里却听的很清楚。

“屁啦。”

‘我说真的啦。昨天下午我修资管的课,结果坐在后面都听不懂。我就用他们的电脑上bbs,真的聊到一个援交妹。’

“最好是这样啦。”

‘不听就算了。’

“好啦,你说吧。”

‘她说起话来很凶,不过蛮有意思的,所以我就跟她约在西门町。’

“你不觉得自己老喔,还去西门町。”

‘不然你说要约哪。’

“随便啦,重点是什么。”

‘那女生是大一的,叫做小苓,长的超漂亮的。’

“漂亮?多少钱一次?”

‘八千。’

“这样你也花的下去?”

‘幸好我没有在网路上问她价钱,不然就不会去了。但是看到她之后,就算是一万块我也甘愿。’

“有这么好喔。”

‘长的漂亮,身材又很好,我看她至少有C罩杯,腰又很细。’

“真的还假的啊?有这么好。”

‘重点是她的技术很好,你看她的样子完全想不到她还会口交。’

“她帮你吹喔?”

‘多的勒,反正花再多钱都值得啦。’

“所以呢?你想夸耀就是了。”

‘不是,我是想推荐给你。’

“去死吧,要我当你表弟喔。”

‘我是认真的,这么漂亮的援交妹找不到的啦。等我存够了钱,还要再找她一次。’

“我才不要,你有听过刘镛豆腐西施的小故事吗?”

‘没有,什么故事?’

“他说一堆阿兵哥被骗去看豆腐西施,明明很丑却故意跟其他人说很美,使得被骗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去看。”

‘马的!我电话给你,去不去随你。’

小枫把他早就写好电话的纸条交到我手上,然后向我比个中指后就像厕所的方向走去。

我打开手掌,纸条上面写着【小苓0952-******】。

纸条旁边还画了一个很丑的大拇指,旁边用潦草的笔迹写着“赞”。

回到五楼加盖的铁皮屋,在夏天的时候根本只有一个热字可言,偏偏我又没有装冷气。

小枫跟同学留在学校打球,另外一位留级要考研究所的学长还在图书馆看书。我打开了桌上的电脑,第一件事情就是先上网看看。

一个网页开在Taiwankiss,一个网页开在ppgirl。

看看上面有什么更新图片已经成为我每天例行的工作,有时候会顺便看看有没有新的色文可看。

看了几张不错的图,在硬碟上建立新资料夹,更改日期为档名,然后将看到的好图按下【另存新档】,放在硬碟当中。

硬碟里面数以千计的图片,已经成了我庞大的资料库。虽然我希望有机会可以重复看,但是图片已经多到我没有时间去看第二次了。存放在电脑里,大概只是求个心安吧。

至少可以跟人家夸耀说我有几百张“草莓牛奶”或是“Hioko”的图。

我一向喜欢清纯女生的图片,对于SM或是恶心的虐待,我一向跳过不看。看到喜欢的目标,存档之后就顺便拿张卫生纸,对着可怜的垃圾桶发泄。如果要问我,我还真不知道我的性伴侣到底是卫生纸、右手还是垃圾桶。

至少它们不会为了我争风吃醋。

纾解后的心情,不知道是满足还是空虚。只是觉得精疲力尽,然后想去尿尿。至少满脑子的情色思想,暂时获得解放了。

我脱下裤子,想说穿内裤可以让小弟弟比较轻松,结果在床铺上看到了小枫给我的字条。其实我也很想打这支电话,但是又怕小枫骗我。搞不好电话的另一端是个老阿妈,不然就是小枫的朋友。

我还可以想像小枫在一旁狂笑的表情。

我知道在西门町的麦当劳是个性交易的集散地,不过我也没遇过,只是高中的时候在台北大亚百货前面都会有小姐在问我满十八岁了没。同学说那是拉客人的,然后就是到后面的巷子办事。

我也听说淡江的bbs有一堆援交的人在那边交易,但是我也没特别注意。因为我一直觉得援交都是丑女或是胖女生才会做的事。如果真的长的漂亮,只要钓个有钱的凯子当男朋友就够了,何必牺牲到连自己的贞操都要赔进去。

面对那张蓝色四公分长的字条,想到让我不小心睡着了。

下午是小枫叫我,我才醒过来。

‘你电话打了没?’

“哪有这么快的,你当我是色鳖啊。”

‘如果你不要的话,我要推荐给我朋友啦。’

“那跟我打电话有什么关系?”

‘我不想跟太多人共用,目前只有我知道,我最大忍耐度就是再多一个朋友。如果你确定不要,那我就介绍给我高中同学。’

“喔,那我要。”我讨厌被拒绝的感觉。

‘那好,有问题再问我。’

我刻意将这件事情忘掉,想藉此拖延时间。

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我突然像是发神经似的,居然用自己的手机拨电话给【小苓】。本来是预计只要电话响个两声就挂掉,却没想到电话才响了第一声,就被接了起来。

“喂……”我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紧张,因为我的心跳连自己都听的到。

‘喂?哪位?’

电话中传来的真的是年轻女孩子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甜美,好像从声音就可以感觉到她的模样。

“你是……小苓吗?”

‘喔,是啊……’

“我……”

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我总不能说【你在做援交吧,我们约个地方办事吧】。

“我想约你出来,可以吗?”

‘你是谁啊?’

我想我大概被小枫骗了吧,对方似乎不是我想像的那种女孩。

“我是小超。我同学给我你的电话……”

‘你同学是谁啊?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他叫小枫,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她在电话里面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接着低下声说‘喔,我知道了。你要约哪里?’

“石牌捷运站可以吗?”

‘为什么?’

“我想说可以去行义路洗温泉。”

我根本没想过会打通,更不用说要去哪里玩了。

大热天去洗温泉,大概只有白痴才会这么说吧。

‘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六点半。”

‘喔。可以。你再打我手机。’

“喔,好。”

‘就这样,掰。’

“掰。”

天哪。电话就这样挂掉了,看起来我好像比她还不明白状况。明天下午没课,就先这样暂定了。小枫也没追问我电话的事情,到了快十二点我就先上床去睡了。

隔天中午过后,我的心情就开始紧张起来了,感觉好像我要去相亲一样。

小枫没有跟我谈到这个,但是我却开始害怕。

照理来说我是男生,应该是抱着快乐的心情去等待傍晚的到来才对,过去虽然不是说没有过性经验,但是我还是第一次会觉得紧张。

整个下午对我来说好像突然变的漫长,让我还故意找了班上几的同学一起去学校附近打球,到了五点左右,我居然开始忧郁不知道该穿什么衣服出门。

一通电话,好像让我反倒是成了跟女生一样。我换好衣服,剩下的就等着时间慢慢走过了。

晚上六点半,石牌捷运站前。我其实提早到了十五分钟,但是却离捷运站有段距离。

直到时间快到了,我才慢慢把机车骑到捷运站正前方。在我拿起电话之前,我向四周浏览了一下来往的女孩子,不知道对方到底长相是不是真的像小枫说的那么好。

当我刚开始按电话键的时候,有个女孩子悄悄的走到我身边。我一开始不太理会她,也没抬头看。

直到电话拨通之后,我才拿着电话抬起头来。

一个直发大眼睛的女孩子正看着我,而她白色包包里的手机正在响着。

“你怎么知道是我?”

‘因为这里只有你骑机车停在这边。这里是红线。’

她的声音好柔,比电话里面还要好听。

“上车吧。”我拿了一个西瓜皮式的白色安全帽给她,正好可以搭配她的衣服。

她穿着粉红色的上衣,无袖、荷叶边的款式。纯白及膝的裙子,白色的包包。

身材……只能说“赞”。

如果不是她跟我说话,我就算找遍整个捷运站,都不会相信她就是【小苓】。

“还在念书吗?”

‘当然。’

虽然天气很热,但是我总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很冷淡。当她跨上机车后,也与我的背部保持了一段距离。她的双手是抓着车后的握把,让我很难想像我跟她是准备要去办事的。

“你念什么系?”

‘外文。’

“台北的学校吗?”

‘嗯。’

“几年级。”

‘大一。’

“比我小,应届的吗?”

‘不是。’

“你什么星座的啊?”

‘你为什么一直问啊?’

我还觉得奇怪,弄得好像我在逼问她一样。

“不然要我说什么。”

她没有说话。

过了五分钟之后,她才出声。

‘处女。’

“什么处女?”

‘我啦。’

“为什么?”

‘你不是问我星座,我说处女座啦。’

“喔。”

我才知道为什么我问她星座,反而让她不高兴。原来我跟她出来的原因,与她的星座是蛮大的讽刺。

我没有说话,机车直骑上行义路。

我没有太多钱,因为这五千块对我来说也算是贵的了。我找了路上一家看起来小小间的温泉,在一旁停下车来。对我来说,今天的重点不是洗温泉,所以设备的好坏不是关键,不过我却忘了应该先询问女士的意见。

等机车停好之后,我走在她前面,先进去看看。真不愧是夏天,温泉永远不会客满,但是还是有客人在。看来夏天洗温泉的笨蛋不是只有我一个,我跟柜台的女老板要了一间小浴室,位置要靠里面一点。

﹝小姐,需要我叫警察吗?﹞胖胖的女老板问。

“为什么要叫警察?”

我吓了一跳,因为我以为我们援交的事情被看穿了。

﹝你们是要一起洗对吧,不过我怎么看都不觉得你跟这位漂亮小姐是一对。﹞

“那又怎样。”

﹝是你强迫人家对吧。﹞

“是又怎样。”

﹝你承认了,我就打电话叫警察过来啦。﹞

我看到老板真的开始按电话后,马上把她的电话挂掉。

“你有病啊,还真的打?。”

这时小苓突然噗哧的笑了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从她身上感觉到一点点温暖。

‘不用啦,老板,他是我男朋友。’这句话听起来真是让人窝心。

老板一脸怀疑的带着我跟小苓走到指定的浴室门口。

﹝我会在柜台附近,如果有问题只要大叫一声,我就会赶过来救你。﹞

‘呵~~谢谢你。’

我带着小苓进入浴室后,马上就把门关上,避免那老太婆来坏事。

‘钱能先给我吗?’

“啊?”

‘八千,先给我。’

“喔,这么急。”

‘对不起。’

我从皮包拿出了八张一千元给她,她收下后马上就放到她的皮包当中。她的皮夹是粉红色亮皮的,里面每张钞票、发票跟信用卡都排列得很整齐。

‘要我先脱吗?’

我愣了一下,因为站在她身边,仔细的看着她。怎么样也不敢相信她是在做援助交际的女孩子。就像是看到一个冰淇淋,却告诉你会烫口一样,或是给你一跟钉子,却说那其实是软糖一样。

“喔,我们一起脱。”

她将包包放在衣架上面,然后很自然的就开始脱下她的白色裙子。看着她每个动作,都会让我心跳加速,我也跟着脱掉了上衣跟短裤,只留下一条蓝色的四角内裤。

小苓很干脆的脱掉了裙子,好让我看到她的纯白内裤,她的屁股小小的,却很翘。

光是看到她的内裤,就够让我兴奋了,身材远比我过去有发生过关系的女生都要好。

但是这么美好的身材不是在网路上看到的,而是就出现在我眼前五十公分处。

小苓接着又脱下了上衣,露出她雪白的胸部,还有漂亮的白色胸罩。就像小枫所说的,她的胸部还真的很丰满,在我眼前所看到的画面,小枫也曾看过。想到这里,不免让我觉得有些难过。

人都是自私的,有些事情总是不希望与人分享,这么漂亮温柔的女孩子,怎么会来做援交。

‘先放水吧。’

“好。”

我走到浴池旁边开始清洗,而小苓却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表情。感觉一切就那么自然,似乎我跟她早就是男女朋友,而在一起共浴是天经地意一样。

我开始放水的时候,突然发觉小苓已经站在我的身后了。她从后面靠了过来,我才感觉到她丰满的胸部正紧贴着我的背,小苓手也绕到我胸前抚摸我的胸膛。

我偷偷将头往后瞄,才看到她刚才还在身上的内衣裤早就已经丢在地上,而她正赤裸裸的站在我的身后。

‘不要转过来。’

小苓将我的头转了回去。

‘这样我会觉得不自在。’

不知道是她的技巧还是我的感觉有问题,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次和人发生关系一样。

她纤细的双手,绕过我的身体开始抚摸我早有反应的肉棒。小苓的手握住我的阴茎,慢慢的来回柔搓。她熟练的技巧,还真是让我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仿佛她比我还了解我自己一样,知道我什么样的力道比较刚好。

“你为什么会做这个?”

她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那你为什么要给我钱?’

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做这个已经很久了吗?”

‘你们每个人问的问题都一样,需要我写一本Q&A吗?’

“是不用啦。”

“只是觉得好奇……”

‘反正你不是真心想问我。’

“怎么说?”

‘我很了解你们想的是什么。’

我想说小苓未必真的了解我在想什么。

‘你一定觉得我才不了解你在想什么,但是其实你们每个人想的都一样。’

虽然一直在说话,但是小苓的手却也没停过。

我的小弟弟早就已经大到不像话了。跟别人比或许不算太大,但是我知道我已经觉得涨到受不了了。

小苓似乎知道我心里面在说什么,她放开了手,然后走到我旁边的浴池边。她侧坐在浴池边,双手撑在后面,一只脚跨在浴池上。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不仅是她丰满的娇乳、纤细的腰身、修长的双腿,张大的双腿,就连女生最私密的部位,都在我面前展露无遗。她的胸部真的好圆好挺,腰部也很瘦,下体三角地带的体毛不长,但是算蛮浓密的,看起来特别性感。面对这样的诱惑,我终于也忍不住走过去抱住了她。我亲吻着她的脸、嘴唇、胸部、还有下体。我一手抚摸着她柔软的胸部,一手深入她的下体探索。

‘要我帮你吗?’

小苓很自然的闭着眼睛,用右手握住了我的肉棒,然后用她的舌尖舔着我的阴茎。

我双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看着她帮我口交的神情,还真难想像这么标致的女孩怎么会这样,以她的条件想必有一大堆追求者。

只要她一开口,很多男生一定也愿意为她达成愿望,而这个本来应该是在某个幸福男人手中呵护的宝贝,先在居然要靠替不认识的男人性服务来赚钱。

很多东西不是我们这种普通人能够了解的,也许这看似单纯的女孩背后,有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小苓将我的阴茎含入她口中,她的表情十分生涩,但是技巧却很成熟。她口中舔舐的动作也都刚好切合我的感受,小苓放开了我的阴茎,看着我。

反倒是我害羞的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我还真怕她认为我很好色,但是如果不好色,又怎么可能找人出来援交。

‘你有带套子吗?’

“喔,有啊,等一下喔。”

我赶紧跑到旁边的衣架旁,去把我口袋中的保险套拿出来,我那根肉棒暴露在那里甩来甩去,看起来真是难看。

我将套子套在阴茎上头,而小苓的目光也一直盯着我的下体看。害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小弟弟差点软掉。

接着我缓缓的将小苓的身体向后仰,然后抬起了她的左腿,让她美丽性感的小穴展现出它鲜嫩的一面。我一时紧张,太久没做爱了,还找不到她的阴户位置。

小苓主动伸出手,扶住我的肉棒,然后让它对准了自己的阴部,我的身体才慢慢的向前推进。

慢慢的,我试着将身体与她结合。

当进入她体内的那一瞬间,能感觉到她身体内的温暖,她身体紧缩的反应,总是让人觉得就像是她的第一次,在她体内一进一出的感觉真的会让人上瘾。

我好久没跟女人做爱了,阴茎的感觉变的好敏感。

‘喔……喔……嗯……真大……涨死我了……嗯……啊……啊……快……再干我……狠狠……干我……喔……我的洞……快挤爆了……喔……你真强……喔……喔……再快点……喔……’

我实在很难想像,长的像人家有钱人家小公主的女孩子,口中居然也会发出淫荡的叫声。

小苓抓着我的背部,而我的下半身却不停的来回摆动,她的双腿将我的身体夹得越紧,我摆动的速度也就越快,直到从她口中传来喘息的声音,我才觉得有种莫名的成就感从内心窜起。

我的双手几乎快把她的胸部抓红了,而我的背部也留下不少抓痕。

‘喔……喔……你干得……好深……啊……插到……我的穴底了……啊啊……好爽啊……你真会干……喔……喔……喔……你……你……好厉害……啊啊……快刺死我了……啊……啊……’

我不知道这是她的真心话,还是对每个“客人”都会说的客套话,但是我还是很单纯的相信她了。

我张开了她的双腿,让我的肉棒能够整个插入她体内,她单纯秀气的脸庞两侧,泛起了两块蕴红。

看起来真的好可爱,也很令人挽惜。

‘嗯……啊啊……喔喔……好大喔……啊……把我涨得好满啊……我要来了……好会干喔……啊……啊啊……你干得我好爽……我爽死啦……这样磨得我受不了啊……要出来了……啊……’

这样美丽的女孩子,应该有个好的男孩来保护她才是,小苓额头上开始冒汗,因为温泉的热气,让她的秀发开始有了湿润的感觉,随着我的身体摆动,小苓圆嫩的双乳也跟着晃动,她的乳房真是漂亮。

从第一眼看到她,我就注意到她的胸部,她上围醒目的曲线,看起来还真诱人,想不到我真的能够亲手去抚摸这柔软粉嫩的乳房。

‘喔……喔……你快停一下啦……我的妹妹……快裂开来了……喔……喔我要死了……喔……好舒服……嗯……嗯……我要死了……啊……真会干……啊……快破掉了……啊啊……’

小苓大胆的淫叫着,似乎不怕外面有没有人听到。

‘啊……我快受不了啦……你快停啦……别这样啊……啊……我受不了……啊……啊……嗯啊……我的妹妹……涨的好满……嗯……我要死了……喔喔……来了来了……我来了……’.

突然之间,我的身体一阵冷颤,所有的时间仿佛在一瞬间都静止了。一股股的热能从我身上不停的流出,我才突然发觉,我居然已经射精了。

“对不起……”

‘你出来了吗?’

“嗯……”

‘舒服吗?’

小苓这样问我,感觉还真奇怪。

我想要多跟她泡在温泉里面,多跟她聊天。不过小苓却赤裸着身体,直接将这里送的肥皂涂抹在身上。

我将用过的保险套丢在旁边的铁垃圾桶中,然后泡在水里,看着眼前赤裸裸的小苓在我面前洗着身体。她性感诱人的赤裸身躯上图满了肥皂泡沫,就连在我面前,她都毫不忌讳的用肥皂清洗自己的下体。

小苓细致的双腿微微张开,然后将手伸到她下体黑色三角丛林下方,在她的下体涂抹肥皂,然后用继续将肥皂顺着她的身体,来到双乳的位置,她双手抚摸着自己丰嫩的乳房,丝毫不在意我的眼光正猛盯着她看。

我们感觉就好像老夫老妻在一起洗澡一样自然。

但是其实她跟我却只有一面之缘。

她美丽的身躯,远比我在网路上的图片还要漂亮,可能是真人的关系,就算是才刚射精过,我的阴茎却一点也没有变小的意愿。

这么动人的女孩子,真的跟我发生了关系,这还真是难以想像。

同样的过程,想必也曾经发生在小枫身上,小苓大概也同样帮小枫口交过。

小枫也曾跟我一样这样痴痴的望着她美丽的身影,也同样和她激烈的性爱。

那其他人呢?

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曾经跟我一样,打了一通电话之后,就跟她发生性关系。

‘你干嘛一直看我。’

“喔,没有啊。”

‘明明就有,色鬼。’

我泡在浴缸里,笑笑着没说话。

小苓长的真是可爱,害我真的有被她迷住的感觉。

她蹲在浴缸旁边,然后用水将自己身体的肥皂冲干净,看着她用水泼洒在自己的乳房上。

那种水嫩的画面真是吸引人,让我真的忍不住想再去抚摸她丰满的双乳。

但是现在性爱的关系已经结束了,我不知道她还愿不愿意让我抚摸她的身体。

小苓冲完了身体。

赤裸的身躯上湿淋淋的水滴,弄得她看起来格外诱人。

她背对着我,走到衣架旁边。

拿起了衣架上的浴巾将身上的水滴都擦拭干净。

她赤裸的背部看起来真是苗条,圆嫩的臀部看起来也是又翘又性感。

她臀部之间的线条好明显,在线条的下方还可以隐约看到她透露出的体毛,小苓先拿起她的白色内裤,伸出右脚套入内裤当中,随后就将内裤穿身上。

我先前没有特别注意到。

原来她的内裤上还有淡粉色的小碎花图案,配上内裤边缘小小的蕾丝边,真的很适合她这样的女孩子,接着小苓又穿上了胸罩,还弯下身子调整乳房在罩杯中的位置。

当她穿回衣服之后,我还是光溜溜的泡在浴缸里面。

“不一起泡吗?”

‘谢谢,不了。’

“那下次呢?”

‘喔,再看看吧。’

我面带失望的看着她。

我还真怕以后没有机会见到小苓了。

‘喔,对了。’

“怎么了?”

‘我的电话是你同学给你的吗?’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很要好喔?’

“还不错吧,为什么这样问?”

小苓想了一下,然后笑着对我说:‘我不知道耶,不过从来没有人把我介绍给朋友过。’

我突然愣了一下。

是啊,如果自己可以独享,又有谁会愿意跟自己的朋友共用一个女人,看来小枫那小子还真够意思。回去要好好谢谢他了。

‘好啦,掰啰,慢慢泡啊。’

她穿好衣服走出浴室。

看着她的身影跟笑容,仿佛我刚才跟她发生的一切都是梦一样。如果我跟她走在一起,然后跟同学说我跟她发生关系,十个里面大概没有半个会相信吧,搞不好还会揍我,要我不要污辱人家纯洁女孩的名声。

我在浴室里面只听到她在外面跟老板娘的对话。

﹝小姐,你没事吧,他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啦,老板,你想太多噜。’

﹝没事就好,那怎么只有你出来。﹞

‘喔,他说他要继续泡,我想先回去了。’

﹝喔好,那我帮你叫车。﹞

‘嗯,谢谢。’

我泡在水里,感觉不知道是温泉还是别的原因,总觉得脑子一团乱,我没有跑出去,而是在水里多泡了很久才走。

(二)

存了两个月的打工钱,好不容易又可以花这八千块了。

我这两个月来在餐厅打工,为的就是能够多存一些钱,有了这些钱,我才能够找到小苓。这两个月以来,我每天都在想着她,但是我又不敢打电话给她。

我就像是为了她在拚命工作,但是却不是像别的情侣一样,可以买些小礼物或是小项链给她,我赚钱的原因居然是为了这样才能够跟她援交。

说出来蛮可笑的,不过我倒是把小苓当作自己女朋友一样拚命,自从上次看到她之后,我就不自觉的被她给迷住了。

我尽量不去想她在做援交这种事情,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正常的学生,只是我得多赚点钱才能够见到她,为了见她,就成了我努力的动力。

上周小枫才又找过小苓一次。

这一点他倒是很老实的告诉我,我没有告诉他我对小苓有意思,因为我想这样反而会造成我们之间的尴尬。

他对小苓也没有特别的兴趣,只是觉得小苓很漂亮,如果有钱,就会找她偶而发生一次关系。每次当小枫告诉我他又跟小苓出去的时候,我都会很想知道他们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不过其实自己也不敢听。

对小枫来说,无论对方再怎么漂亮,只要是这样的女孩子,他就是无法接受。

至于我能不能够接受,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她,也许很肤浅,但是我的脑海中始终都是她的影子。

两个月过去,夏天已经过了。

天气也开始转凉。

系上办了几次活动,虽然说有看到不错的学妹,但是我不自觉的就会拿来跟小苓比较。

只要觉得她比不上小苓,我就不太会去跟她们多说什么,也大概是因为这样,使得我又错过了几次大好机会。

因为我想的还是小苓。

晚上我趴在床上。

整个Taiwankiss的图片跟色情文学都快被我看完了。

电视一直在重播,就连网站也都在重复贴着同样的图片。

我拿着手机开始不自觉的开始浏览电话簿。

当我看到小苓的名字时,却又不小心的按了下去。

我看着手机,听到话筒里面传来的通话声,响了四、五声之后才有人接听。

‘嗯……啊……喔喔……喂……’

电话传来的确实是小苓的声音,但是听起来有点急促。

“妈的,快来啦,还讲电话,我都快软掉了……”

电话里头同时又出现了一位操着台湾国语口音的男子声音。

‘嗯……啊……啊……对……对不起……啊啊……嗯……请……请你晚点……啊嗯……再……再打来……啊……啊啊……喔……’

电话挂上了。

我的心情也跟着跌到谷底。

想不到隔了两个月第一次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小苓,却意外遇到她正在跟别的男人发生关系的时候。

我心里的感觉真痛,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

我脑海中不时浮现出小苓隐约模糊的身影,然后还有一个男子抱着她赤裸的身躯。我脱下了裤子,从旁边抽了两张卫生纸,将卫生纸包住了自己的龟头,一面幻想着小苓跟人家做爱的模样,一面用手开始自己打手枪。

我幻想着一个男子不停的用他的阴茎猛插着小苓柔嫩的下体,边想着边自慰,没过几秒钟,我就射出来了。我将卫生纸丢到垃圾桶里,裤子随便拉起来,用手臂遮在眼睛上,躺在床上暂时不想去想那么多。

滋……滋……

我被手机的震动吵到,才知道我刚才居然睡着了。

“喂……”我带着困意的语气说。

‘刚才是你打给我吗?你哪位啊?’

我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喂,喂,我是小超,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小超……嗯……’

我想都过了两个月了,她接触的人想必不少,光是说个“小超”,搞不好还会让她想到其他也叫小超的人。

“我是上个礼拜那个小枫的死党……有印象吗?”

‘呵呵……对不起……我名字跟人对不太起来耶……’

“喔,没关系……我想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

‘你是要……’

“嗯……是的……我想跟你约个时间……”

‘这样啊……哪……哪你先说个大概时间,我再看我有没有课……’

“嗯……今天是周一嘛,那后天傍晚可以吗?”

‘周三啊……周三下午我是通识课程……那要六点以后才行。’

“那我就先跟你约六点半,你念哪里啊?”

‘你要到我们学校啊?不要啦……我们约在外面好吗?’

“不然就先跟你约在捷运北投站前面,晚上七点……行吗?”

‘嗯……喔,可以吧。’

“什么叫可以吧?”

‘不知道啦,应该可以啦。’

“哪我到时候再打电话跟你联络……”

‘嗯……’

“OK,掰……”

‘掰……’

我挂上电话,坐在床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还真是容易紧张,光是跟女生讲个电话,连手都开始发抖了。

不知道为什么,跟喜欢的女生讲电话总是特别容易紧张。

当我走到客厅,看到小枫在客厅看电视,我坐在他旁边,但是却不敢跟他说我刚才打电话给小苓了。

‘喂,小超,你确定不想要追雅婷了吗?’

“嗯……不知道,再说吧。”

雅婷是我们系上的学妹,长的很漂亮,也很文静。

不过就是太过文静了,几次跟她在一起,两个人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虽然她对我的印象不错,也有人说我们应该蛮适合的。

不过就算她很漂亮,却没有共同的话题,这样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

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像雅婷这样你觉得她不错,她也觉得你不错,但是就是没有缘分在一起的女孩子,我跟小苓或许也一样没有缘份,也许不会在一起,但是只要能够看到她,我就觉得满足了。

我把机车停在约好的捷运站附近,虽然时间还不太晚,但是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

我坐在捷运的门口,拿起手机开始打发时间,并不是小苓迟到,而是我主动提早来这里等她。

天气还真有点凉。

我身上只穿着一件长袖的深蓝色T恤,还有牛仔裤,这一天风还蛮凉的,不禁让我揉搓手臂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