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淫乐局长爱乱来.

秦守仁是南国A市的警察局长。他从一名警察、支队长、大队长、分局长坐到市局一把手,一路官运亨通,在这个位子上已经坐了十多年,才四十八岁,年富力强,在本市他已是风云人物,关系纵横,手眼通天,是跺一脚八方乱颤的人物,但是在老百姓口中他的口碑却不太好,不但不好,简直坏透了,人们背后叫他的名字秦守仁——-禽兽人。他的外号三宝局长更是如雷贯耳,众人皆知。三宝,就是伟哥、避孕套和塑料布,是他天天随身携带的东西。

平日休息天这位局长最喜欢深入基层,到各公园和其他娱乐场所散步,看见中意的女人扯到林中铺上塑料布就奸,所作所为令人发指,可是他在本市树大根深,党羽众多,寻常好人家的闺女就算是被普通坏人强奸也是能瞒就瞒,生怕坏了名声,对这位大人物更是不敢举发,告他不倒,后患无穷。

现在,秦局刚刚从省里开表彰会回来,把奖励他的先进奖杯、奖状往桌子上一扔,惬意地呷了口秘书刚刚送来的香茗,看着自己女秘书嫣然一笑,退了出去,他忽然想起前天刚刚分来的两名女警察,其中一个在警校时就参加过健美大赛,长得俊俏极了,柳眉杏眼,皮肤娇嫩,一笑俩酒窝儿,穿上警服英姿飒爽,虽然警服都比较宽大,但是系着手枪皮带仍可以看出她挺拔饱满的酥胸,柔软纤细的蛮腰和丰盈婀娜的臀部。

秦局长这些年什么女人都玩过,女医生、女大学生、女邮递员、寡妇、、、、、、、,就是没玩过女军人和女警察,女军人是他一向还没什么机会,而女警察,主要是干警察的姿色出众的太少,他秦守仁虽好色可是宁缺勿滥,从不迁就的,就那他的秘书来说,总是向他搔道弄姿的,故作风情,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看见她鼻子上的暗疮他就恶心,要不是她当初找工作送了自己五万元钱,而且对自己寻花问柳的事配合的好,早就把踢下去当片警了。

他得志意满地坐在宽敞的皮沙发椅上,按了按电铃,对秘书说:“叫新来的那个~~~~~孟秋兰来见我。”

孟秋兰一分来就留在市局机关了,这是前所未有的,在办公室工作,是个美差,同来的男女同事都很限慕,但是老同事们对她的态度却很暖昧,客气中带着一丝疏远和戒备,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她今年刚刚22岁,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而且能歌善舞,本来家里人都以为她将来会向娱乐圈发展的,可是她从小就对警察工作非常热爱,始终不改痴心,倒底还是报考了警校。

她正整理文件,听说秦局叫她,忙整整衣襟,大步走了出去,她没注意几个老同志饶有意味的目光。

她走到局长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立正报告:“报告秦局,孟秋兰到”,马上,秦守仁那笑吟吟的和蔼面孔亲自打开门让她进去,随手又关上门,亲切地在她的香肩上拍了后:“小孟同志,坐,坐坐,怎么样,工作得还习惯吗?”

孟秋兰刚刚拘谨地坐下,忙又起立道:“报告局长,习惯,同事们待我都很好。。。。。。”

“好好好,坐下说,坐下说”,秦守仁笑容满面地拉着孟秋兰紧挨着她坐下,孟秋兰不自然地向外侧挪了挪屁股,秦守仁目光下垂,在孟秋兰端坐沙发,双膝并起使之绷紧的由腿到臀的优美曲线上盯视了一眼,笑笑说:“嗯,本来嘛,年轻同志来了都应该下到一线去锻炼一番,积累些经验,啊,不过,你呢,是很优秀的 ~~~~~啊,我呢,就坚决主张~~~~~把你~~~~”,秦守仁一面说,一面又挪近了身子,一只手放肆地放在孟秋兰青春健美的大腿上,轻轻抚摸著。

孟秋兰只觉得浑身肌肉一紧,汗毛直竖,她警觉的推开秦局长那只向上移动的手,秀气的眉儿蹙了蹙,问:“秦局,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秦守仁叼了一枝烟点上,吐了口烟圈,慢悠悠地说:“也没什么事,小同志刚来,了解了解你的情况嘛。”

孟秋兰硬梆梆地说:“我的情况,个人档案里都很清楚。”

秦守仁笑了笑,说:“喔,是了解一些个人情况嘛,小孟同志,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啊?”

孟秋兰说:“我刚刚参加工作,这些事还没考虑。”

“唔,好,年轻人嘛,事业为重,你能洁身自爱,把持自己,这很好,不像一些大学,听说下水道堵了,清理工去修,居然从下水道里掏出很多避孕套,很不像话嘛。”

这是一位上级、一个局长该向一位年轻的女同志说的话吗?孟秋兰警觉地注视著秦守仁,没有说话。

她那秋一泓秋水似的盈盈明眸,让秦守仁心中一荡,忍不住又把手放在了她的肩头:“我就知道你是个信得过的好同志,所以执意把你留在了机关,到下面去,又脏又累,升迁也是很难的。”

孟秋兰不动声色地拍落他的手,沉着地说:“是,局长,局长如果没别的事,我去工作了。”

秦守仁的脸沉了下来,道:“孟秋兰同志,看来你是还不了解我嘛,我这个人在本市可是说一不二的人哟,谁要是不识抬举,可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孟秋兰冷冷地一笑,说:“局长同志,不了解,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可以互相了解,对我来说,只想努力把工作做好,局长没什么交待的事,我先出去了”,说著敬了个礼,起身拉开门离去。

秦守仁碰了个软钉子,恨恨地把烟掐灭,低声说:“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等你吃到了苦头,就知道老子的厉害了。”

他无可奈何地拿过几份文件批阅了一下,忽然电话铃声响起来,拿起一听,是政协老李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有个人是他的远房亲戚要转从部转业到本地,请秦局长给帮帮忙,并且说来人现在就在市局外面,如果他不忙的话可以现在打电话叫他上来。

秦守仁懒洋洋地听着,随口说:“好,好,我现在没什么事,你叫他来吧”。

一会儿功夫,传来一阵敲门声,秦守仁大声说:“请进”,抬头一看,不禁眼前一亮,只见一位漂亮的女军官正站在自己面前,她五官明秀,皮肤白晰,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穿着一身全体的军服,洁白的衬领衬托的面庞被映衬的愈加白晰,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艳动人又比较含蓄,丰耸的前胸把军服顶了起来。

秦守仁忙满脸堆笑地请她坐下,年轻女军官迈著轻盈的步履摇曳生姿。您好,秦局长。”性感的嘴唇轻启露出洁白的牙齿,随着笑容脸上浮现出两个可爱的小洒窝。老色鬼立刻被明亮的她吸引了。两人寒喧一番,女军官细说自己的情况,原来,她是北方某市的人,叫萧燕,在部队时和自己的一位战友,一位中尉军官结了婚,这件事原本双方家长都是反对的,因为两人都是独生子女,双方又是一南一北,双方老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孩子离得太远,至今也不肯原谅他们,一直再无往来。现在她要转业了,而丈夫还要再过几年才转业,她按规定要转回北方,将来丈夫转回南方,两人就要两地分居了,所以她想留在本市,好不容易把转干办答兑好了,可是还得有个接收单位,又想找个好工作,就辗转找到了秦守仁。

最后,她哭着对秦守仁说:“秦叔,我是很要强的,为了我的事我和家里闹翻了,如果现在灰零零地回去,真的是没脸见人了,如果你不帮我的忙,我只好死了算了。”

秦守仁矜持地笑笑,说:“这样吧,我现在还有个会议,今晚我们再详谈,你放心,我的朋友还是很多的,啊?这个~~~帮你安排工作,甚至找个相当不错的工作应该还是不难的,这样吧~~~~”,他拿起笔刷刷地写了个地址递给萧燕,今晚七点你到这里,我再听听你的具体情况,再做安排,放心,啊,一定让你满意。 “萧燕千恩万谢地走了,秦守仁得意地笑笑,以他的经验,就样心高气傲、条件优异,很少遇到挫折的女孩子一旦有求于人是很好对付的。

因为去省里开了两天会,下午他借口有些累,提前回家了,到了家门口对司机小赵说:“晚上六点半你来接我“,然后就上楼了。他住的是高级住宅小区,四室二厅的房子,老伴在海关工作,是检查组长,平常不大回家,只有女儿,高中毕业也不想找工作,不是出去玩,就是呆在家里。

他打开门,听见从女儿房里传来一阵浪叫声,不禁皱了皱眉,他的女儿叫秦晓华,似乎继承了他淫荡的本性,总是带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来鬼混。听见开门的声音,屋里静了下来,他回到卧室,一会儿听到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知道那男人已经走了,接着他的房门打开了,十八岁的女儿裹着一件浴巾走进来,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白嫩如脂的肩头,胸脯上露出半截雪白的肌肤,中间的乳沟清晰可见,底下一双纤秀的小腿汲著一双绣花拖鞋。

她长了一张瓜子脸,弯弯的眉儿,小小的嘴,此刻正满面风情,看见父亲瞪了她一眼,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笑吟吟地说:“爸,你回来了,怎么今天没有饭局吗?”。

秦局长坐在沙发上,哼了一声说:“饭局哪天没有?你以为什么人请我都去吗?”

两朵红晕突然飞上了她白嫩的脸颊:秦晓华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他,笑嘻嘻地跑过来,嫩白的手擘搂住秦守仁的脖子,一屁股坐在他的怀里,丰满的小圆臀在他胯上划著圈,红艳艳的小嘴“巴”地亲了他一口,说:“爸,是不是想女儿了?”

秦守仁嘿嘿一笑,手掌探进她的浴袍,惬意地揉搓着她的嫩乳,另一只手搂着她的小细腰说:“哼,想你,别美了你,你这不是挺不寂寞吗?刚刚那又是谁呀?”。

秦晓华嘟著小嘴唇,俏皮地说:“怎么,老爸,吃女儿的醋了?”,她忽然兴奋地凑近秦守仁的耳边说:“爸,刚刚那是土地规划局赵局的二小子,哎,你知道吗?他们有个换友会呢,有没有兴趣?”

秦守仁皱了皱眉,说:“少惹事,举动搞那么大,不怕人知道吗?”

秦晓华撇了撇嘴,使劲在爸爸的小腹上压了一下,讽刺地说:“得了吧,三宝局长,你怕过什么啊?我听说那里面只要带女伴就行,都是从香港、台湾那边传过来的,聚会挺秘密的,有换妻的,换妹妹的,换女友的,换女儿的,听说换孙女的都有呢,主持人是一对兄妹,听说也是本市大人物的子女,流过洋的,有兴趣没有?”

秦守仁听的怦然心动,但还是迟疑着说:“这个~~~~~我是公安局长,怎么这种事连我都没听说过?我们的关系总是不好让人家知道吧?”

秦晓华笑着说:“得了吧,老爸,那里面的人谁不那样啊?谁也别笑话谁,你不知道,才证明人家保密工作做得好啊,怎么样,改天我先去看看,然后再陪你去怎么样?”

秦守仁笑了笑,没吱声,算是默许了。

秦晓华嘤咛一声,脸红红地软在父亲怀里,娇嗔地说:“老爸,人家刚做,你就回来了,不管啦,你要负责喂饱人家。”说著吐出小香舌就往爸爸的嘴里钻。

秦守仁厌恶地别过头,问:“你有没有濑口啊?”

秦晓华吃吃地笑着,调皮地说:“人家还没给他含呢,只是让他把我那里舔得流了好多浪水,还没过瘾呢,就让你捉奸在床了。”

秦守仁嘿嘿一笑,含住女儿的小嫩舌狠狠地吸了一口,彼此吻了一番,秦晓华轻盈地跳下地,麻利地解开浴袍,她的身材玲珑有致,是个丽质天生的美少女,自从经历过性爱的洗礼后更是出落得成熟美艳。从背后看着她修长雪白的玉腿及圆翘丰润的双臀,以及光滑无瑕疵的少女美玉似的颈背,秦守仁不由得起了生理反应,秦晓华娇俏地白了父亲一眼,道:“还不快点,不像第一次要人家似的那么急了是不是?”

秦守仁开怀大笑,站起身把衣服脱掉,,晓华嫣然一笑,蹲在父亲面前,纤细的玉指已经在套弄着他的小弟弟,才没一会儿功夫已是玉茎怒挺,昂然矗立在兰的眼前,“哇,爸,你真是雄风不减当年,比刚刚那小子的还要粗大呢”,晓华赞叹著,妩媚地瞟了父亲一眼,张开樱桃小口,替他含弄起来。

一阵快感传来,秦守仁微闭双目,享受着女儿技巧的服务。

一会儿功夫,他的鸡巴就变得油光锃亮,红通通的龟头有鸡蛋那么粗,他一哈腰,就把女儿娇嫩的身子抱了起来,女儿在他怀里吃吃地笑着,两个人到了意大利进口的豪华大床边,他把女儿放在床上,腾身上床,两个人成69式,他张开大腿把女儿的螓首夹在双腿中间,女儿自觉地一把将他粗大的玉茎含入口中,用小口卖力地吸吮吞吐著龟头,还用玉指轻轻刮搔着他的阴囊,那种麻电畅快的感觉从小腹直冲而上。

他分开女儿的玉腿,开始狂热的吻着她的蜜处,大手在她丰隆的玉臀、娇嫩的大腿、平坦的小腹处抚摸著,,用舌尖舔吮她那柔嫩的小穴。

去省里两天,没有做过爱,现在他再也按捺不住,开始粗暴地在女儿温暖、湿润的小口中抽送起来。

“唔……不要……插……太深……讨厌死了,嘴……都酸了啦”,女儿一面含含糊糊的说著,一面紧闭一双媚目,更抱紧了爸爸的屁股,吸吮得更加起劲。

“…嗯……唔……啧-…啧-…”女儿津津有味的吸得滋滋作响,小肚子也一挺一挺著,尽力地迎凑著自己鲜嫩的小穴,让父亲的舌头舔弄得更深。

秦守仁加快了动作,把女儿的小嘴当成了一个灵活的小穴,使劲插弄著,感觉著女儿灵巧的舌尖在环绕舔弄着他的龟头和马眼,嘴里也叫着:“……小华……哦……你这个……协…顽皮……好……爽……,我的好女儿,太棒了,爸爸爱死你了,唔……,好舒服呀……唔……碍…”

一边说著,一边饥渴地把女儿粉嫩小穴里的滑腻淫水吞进嘴里!

终于,他笑着用力打了一下女儿翘挺的小圆臀,发出“啪”的一声,说:“宝贝女儿,你的淫水都快把爸爸淹死了。“女儿翻身仰过身子,胸脯上下起伏著,赤条条的一身冰肌雪肤透出一种激清的嫣红,她的一双青葱玉手淫荡地抚摸著自己饱满的乳房,喃喃地说:“喔……我要,……给我吧……爸……,给我……,我好想要……要你插进我的身体…………唔……“。

秦守仁转过身趴在女儿赤裸娇美的身上,开始轻轻吸咬搓她可爱的乳头和乳房,女儿喉中发出轻声的呻吟,长长的眼睫毛迅速地抖动着,小嘴里发出呢喃的声音。

她修长的玉腿无意识地扭动着,交缠着,光滑的肌肤在父亲身上蹭著,窈窕的细腰拱起来,又放下,迷人的双乳就在这一拱一放中弹跃着,摇晃着,平坦、光滑、柔软的小腹因为激情而收紧,俏挺的小圆臀,在父亲的大手里被揉捏得像面团似的,乃至于稀疏草原中小溪沟的潺潺流水的越涌越多……

秦守仁贪婪的品尝著女儿香嫩细滑的肌肤,恣情的享受着父女心灵和肉体上的交融。那种其他美女所不能给予的禁忌快感使他色授魂消,这就是他对同一个女人,无论如何美艳,但是玩过几次之后就不再感兴趣,但是对女儿,却始终爱恋如昔的原因。

空气中飘荡的是浓浓的情意和穿越父女禁忌后的异样快感,秦守仁低声在女儿耳边低语着:“女儿,我要上马了,要插进你的小穴,要狠狠地干你啦。“女儿含羞的微笑一下,一双媚目瞟著健壮、魁伟的父亲,娇声说:“爸,我那里都痒死了,快给我吧,插我,捅我,干死我吧。“秦守仁激动地跨上女儿的肉体,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指拨开她红嫩的小阴唇,此时上面还映着闪亮的淫水,他欲火满腔,徐徐的将玉茎插入小穴内……好紧好紧……,女儿的那里火热幽窒,一瞬间插入后,整根鸡巴立刻把一种柔软、嫩滑、火热所包围、紧裹,还有着一种仿佛具有生命力的弹跳感觉。

女儿的娇躯颤抖著接纳了他的侵略,因为兴奋而呻吟著:“爸……爸……好……胀……啊……,爸呀…………美丽…………女儿了…………呀……”

女儿年轻娇嫩的幼蕾让秦守仁又爱又怜,他像打桩机似的推动抽送起来,把自己粗大的玉茎不断送进女儿禁忌的体内。

不管是先前深情温柔的爱怜还是现在狂风暴雨般的恣情冲刺,小华都感到异样的兴奋难抑,她在父亲身底下时而呻吟,时而激亢,扭动着香软的身躯,奉迎著父亲的抽插,喊叫着:“啊……啊……爸……爸……我……我……真……真的……受不起……噢……!……舒服……舒服得……快……飞了……”

可是野兽般的父亲依然毫不留情的捅著,扑哧扑哧,淫靡的味道充满室内,掩盖了喷洒在室内的高级香水的清幽香味。

女儿喘息呻吟著,紧紧抱住秦守仁,一双雪白的大腿盘绕在他粗壮的腰间,而父亲则更粗暴地肆虐占据进出她美丽的身躯,然后就在最后的一击中,秦守仁将大量浓稠灼热的精液射入自己女儿的子宫内。

“小华……我的心肝……我的宝贝……我可爱的女儿……我好爱你。”秦守仁喃喃地诉说著自己的爱恋瘫了下来,而女儿则脸色潮红,香汗淋漓地瘫在床上。

一双玉腿无耻地张开着,父亲尚未完全软下来的鸡巴还插在她湿淋淋的小穴内,感受着那高潮中的痉挛秦局长和女儿颠狂一番,斜靠在床头,女儿秦晓华裸露著香躯趴在他的身上,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一枝烟点上,吸了一口,然后塞到爸爸嘴里,秦守仁满意地在女儿丰硕的香臀上拍了两下,深深的吸了一口,女儿慵懒地枕在他健壮的胸上,用嫩白的小手在他胸口轻轻划著圈儿,娇俏地一笑,说:“爸,你的身体真是结实,那些小伙子都比不上您。”

秦局长得意地一笑,说:“那当然,你老子打打杀杀几十年,你以为能爬上这个位子,没点真本事还行?”

秦晓华娇嗔地捶了他一记,昵声说:“坏爸爸,您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秦局长哈哈大笑,拢了拢女儿香嫩的肩膀,正要再温存一番,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说:“喂,我是秦守仁,哪位?噢,刘局啊,什么事?唔?唔。。。。。。唔。。。。。。”

女儿用她白晰小巧的脚趾在父亲长满汗毛的大腿上搔挠著,一边轻轻亲着他的胸膛,秦守仁摆了摆手,神情严肃起来,听了一会儿说:"好,好,我现在赶去处理一下,好,马上到。"他摞下电话,翻身坐起,秦晓华依依不舍地抱着他,说:"爸,什么事呀,刚回来又要走?"秦守仁皱着眉说:"这些混蛋,叫他们扫黄,多抓些妓女、嫖客,创造一些单位效益,这些混蛋拿了鸡毛当令箭,简直是胡搞,抓了个打工妹,硬说是只鸡,严刑逼供,把人打死了,现在人家家里验了尸,拿着处女鉴别书告警察局,听说省里报社也惊动了,这件事不好好处理一下,乱子可不小。“说着他起身着衣,在女儿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说:“心肝宝贝,乖乖的,等爸爸回来再好好喂饱你。“说完笑嘻嘻地去了。

秦守仁回到局里听了主管刑侦的刘局汇报了情况,刘局汇报完还气得满脸通红,说:“下边这些人也是太不像话,根本是草菅人命嘛,这件事影响太坏,直接影响了我们警察的形象,我看有关责任人应该严肃处理。“扫黄组的负责人是秦守仁以前在派出所时的哥们,但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处理一下是不行了,不过他还不想把自己的心腹拿掉,想好了找几个倒霉蛋当替罪羊的主意,微微一笑,沉着地说:“老刘啊,嗯,这件事是要好好处理一下,队伍纪律应该整顿一下了,不过,具体事情还要具体处理,如果不想个妥善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都开除了,还是挽回不了影响嘛,这样吧,先给受害人一些物质补偿,啊,稳住他们,然后嘛,再想个两全齐美的办法。“他打发刘局离开了,省报的记者东方铃霖又来采访,这位女记者一身乳白色的西服装,苗条的身段,飘逸的风姿,容态殊丽,婀娜秀洁,一鼙一动,无不优雅秀美,当听他义正辞严地演讲之际,那微微上抬的下颔,都透著柔婉自然的秀美。

秦守仁一边讲著,看东方铃霖正埋头做记录,贪婪地在她的粉颈、秀颊上浏览,意会着她乳白西服下的身子是何等的年轻、滑腻,富有弹性,简直有点魂不守舍了,采访完毕,东方铃霖嫣然一笑,笑得秦守仁心中一跳,握着她告别的握手真是有点不舍得放开,东方铃霖临走时说还要留在本市从其各方面调查一下,秦守仁自忖没人敢乱讲话,只是大度地一笑了之,并未往心里去。

下班后,工商局的老王约他去吃饭,是几个企业领导请客,他去略坐了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告辞离开了。车子开到他在文秀小区买的一栋楼房前停下,他吩咐司机回去,叫他明早来这接自已,然后就走到楼门前,女军官萧燕已经站在门前等候多时了。

许是夜风有些凉,她的脸色有点苍白,看到他走过来,脸上挂著楚楚可怜的笑容。

秦守仁寒喧几句,请她进室内坐了,又给她沏了杯咖啡,端了盘水果来,便坐下注视着她,不说话。

萧燕在他灼灼的目光注视下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手足无措起来。秦守仁哈哈一笑,打趣地说:"您是我见过的长得最漂亮的女军官,像您这样的当个电影明星也绝对够资格呀。"萧燕的脸更红了,轻轻的笑笑,嘤嘤细语:“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我的事您看有什么办法没有?需要上下打点的地方尽管说。”

秦守仁说:“这些事都不成问题,白天工作太忙,没有仔细听你的情况,现在你再详细介绍一下好吗,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安排。”,萧燕腼腆地一笑,伸手挽了挽鬓角的秀发,开始介绍自己的情况。

秦守仁一边装作注意地听着,一边借着递水果的机会坐得更近了。手臂挨着手臂,大腿挨着大腿,感受着肌肤的弹性和热力。虽然感觉秦局长有些过于热情,可是有求于人的女军官萧燕却不好把反感表现得太明显,以免触怒他,当她婉婉而谈,介绍完自己的情况后,秦守仁点点头说:“按道理说,像你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在本市落户的,不过~~~~”,他盯着萧燕的俏脸得意地一笑,说:“事在人为嘛,如果有得力的人帮忙,还是不成问题的。”

萧燕妩媚地一笑,低声说:“您就是大人物嘛,如果您肯帮忙,那一定成的。”

秦守仁嘿地一笑,说:“我也不能为所欲为嘛,”说着他的手已经轻轻挽在萧燕的腰上,她的腰果然盈盈一握,秦守仁明显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可是一时却不敢乱动。

秦守仁的嘴贴近了她的耳垂,说:“如果叫人说我过于跋扈,就不好了嘛,你这件事我呢,是能办,可是我办还是不办,萧女士,那可要看你的意思了“。

萧燕脸红心跳,低声下气地说:“秦局长,我的难处,您是知道的,如果您帮我这个忙,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秦守仁摇摇头,说:”不用一辈子,一夜~~~~~就可以了。“萧燕涨红了脸站起来,因为受到从未有过的屈辱,呼吸急促了些,眼中隐隐有些泪光,说:“秦局长,您~~~~“秦守仁沉下了脸,淡淡一笑,说:“当然,我不会勉强你,你自已想清楚,你是个漂亮姑娘,我相信你们夫妻一定很恩爱吧?嗯?我并不想破坏你们的婚姻,各取所需,各有所酬嘛,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天各一方,做牛郎织女好了,只是现代人是很难在感情上做到什么天长地久的,到时只怕真要劳燕分飞了,你想想吧"。

萧燕红著脸走到门口,秦守仁叫住她,说:“这种事,在现代社会很平常嘛,你就当多做了场春梦,你是结过婚的人了,没什么损失嘛,有多少比你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用这种方法得到好处,不是活得很自在嘛,那些大明星够风光吧?她们的丑事被你揭开了都不当一回事,照样活得风风光光的,笑贫不笑娼嘛,你要走,我不拦你,记住,这件事我不办,在本市就不会有人帮你办。“他端起一杯荼,悠然地喝着,打开了电视,看也不看萧燕一眼。

萧燕拉开门,怔忡不已,进退不得,她觉得自己软弱极了,可是如果走出去,自己就要回到北方的小县城,而丈夫,丈夫会随自己去那里吗?如果有那么一天,两个人会不会真的分开呢?

她心乱如麻,梦游似的关上了门,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跌坐在沙发上发怔。

秦守仁把电视声音调小,走过去挨着她坐下,搂住了她的肩膀,萧燕娇躯一震,猛地惊醒了过来,抓紧了他的手,却紧咬著唇,一言不发。

秦守仁贴在她耳边说:“放心吧,你不说,我不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的,嗯?你的事我会尽快给你办,就~~~把你调到税务局,怎么样?那可是别人想要都得不到的好地方呀“,说著,他一边轻轻抚摸萧燕紧张的肩背,另一只手温柔地替她解开了军装的钮扣,手隔着衬衣贴在她的双峰上面,萧燕面红似火,却没有反抗,只是开始细细的喘息起来,洁白的牙齿咬著下唇,快咬出血来。于是秦守仁隔着那一层薄薄衬衣,开始搓揉起来,并将嘴唇贴在她的颈上,亲吻着她的肌肤,萧燕浑身一震,闭上了双目,心中想起了她的丈夫,她在心底狂叫:“原谅我,亲爱的,原谅我吧,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原谅我!“秦守仁让女军官侧倒在自己的怀里,右手解开衬衣,顺利的滑进里面,握着她结实饱满的乳房,来回地搓揉着,并不时捏捏她的乳头,感觉是又软又滑,而萧燕双颊似火,浑身瘫软,乳房原本是软绵绵的,也渐渐发涨变硬,尽管她从心底感到屈辱和不堪,但是生理机能上的变化是她无法控制的。

不知不觉间,萧燕的上衣已被彻底的解开,橄榄绿中映衬着白晰柔嫩的娇躯,还有那高耸挺拔的玉峰,少妇军官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羞意,那柔弱无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残的性欲。

秦局长的大手不停在双峰上又搓又捏,有时用力去捏那两粒鲜红的葡萄,她那两粒敏感的尖峰,所感受到的触觉,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阵阵的快感涌上心头,也把永难忘记的屈辱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她的娇躯瘫软著,一条腿搭在地上,秦局长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乳房,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开了她的腰带,往下拉她的下衣。

别。。。。不要。。。。嗯。。。。啊。。。。不要。。。。。。”她先是紧张地拉紧裤子,紧张地说,但睁开的一双明媚的俏眼看到秦守仁威胁的目光,不由心中一震,挣扎的勇气像见了火的雪狮子,一下子就化了,她的声音愈来愈细,可是,秦局长却已趁此机会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紧闭着双唇抗拒,头左右地摇晃着,而秦局长却在好顾上顾不了下的当口扯下了她的裤子,一双丰腴白嫩的诱人大腿赫然呈露出来,秦局长喘著粗气,手掌按在女军人萧燕的私处,手心的热力让萧燕全身都轻轻颤抖起来,当女人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泪水顺着脸颊淌落下来。

秦守仁趁机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她的双唇和香舌也告失守,秦局长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