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畜牲的男友 上我叛逆的妹妹 还逼我玩3P

我叫小花,就读某大学三年级,虽然我说不上是什么美女,但该有的胸、腰、臀都有,当时我有个男友,他叫做阿虎,是个在外工作的人,阿虎是那种有点坏坏的男生,身上还有刺青,阿虎是个很独特的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以运用在我身上。由于阿虎家在南部,所以平常我跟阿虎同居,假日就陪我回家,爸妈认为我都20岁了,是个成年人,也就没阻止什么,讲白一点,平常都在阿虎宿舍被他干,假日又跑到我家干我

而我有个就读国三的妹妹,她叫做小君,非常叛逆,常常翘家不学好,爱抽烟像个小太妹,思想超开放,完全没有什么道德感,且上天真是不公平,妹妹身材比我还好,脸蛋也比我正,只是脸还带有点稚气就是了,由于阿虎的个性就是有点混混的感觉,因此,妹妹跟他非常投缘,只要是阿虎在,妹妹就不会往外面跑,跟他那些狐群狗党再一起,我想这样也好,与其跟那些朋友再一起,还不如在阿虎旁边,我还有所照应,因此,假日我跟阿虎不管去哪,妹都是跟着。

有一次假日,爸妈出国10几天旅游,阿虎照样睡在我家,晚上我们当然是激情过后才睡着,由于阿虎常常到我家住,已经把我家,当成他第二个家了,早上我穿着性感的睡衣,阿虎则是穿着四角裤,打着赤膊,阿虎平常是有练身体的,所以肌肉特别发达,而妹妹也穿着睡衣,我们三个人坐着吃早餐,吃完,我叫他们两个先去休息,我收拾了饭桌上的东西,洗了餐盘,约10几分钟才用好。

我这时寻找阿虎在哪,客厅不在,于是我走回我房间,则是看到妹妹赤裸着躺在我床上,阿虎正在干他,我气到跑过去。

我:“你这个畜牲,连我妹你都上”,我用力推了阿虎一把,阿虎倒在床上。

阿虎:“你欠打是不是,老子在干泡,你吵什么吵,” 阿虎走下床,对我吼着。

我:“她是我妹耶!你怎么可以上,他还未满18耶”

阿虎:“未满18又怎样,她都不知已经被我干过多少次了”

妹妹这时也走下床。

妹妹:“对麻!老姐,你思想不要那么保守行不行!”

妹妹:“有这么好的男友,也不跟妹分享一下”

妹蹲下来,开始吸着阿虎的鸡巴,我气到说不出话来,想说你们这对狗男女,不理你们了,我气得往门口走去。

阿虎:“等一下”,阿虎拉住我的手背

阿虎:“你们姐妹都常常被我干,这次一起好了”,我听了快吐血,妹妹听了到是很开心,我还真怀疑她到底有没有嗑药。

我:“你的脏手放开我”,阿虎不理我,硬是把我拉到床上去。

阿虎:“操,你昨晚被我干时,明明就是个骚货,现在装什么经持”

阿虎用蛮力,把我为了跟他调情,而穿的丁字裤,用力给扯断,双手抓住我的双手,丝毫不让我能挣扎,嘴巴则是不断舔我小穴。

我:“阿虎,放开我,你这个畜牲”,我脚不断地踢他背部。

妹:“姐,你很吵耶!你来帮我舔好了”

妹妹跨坐在我头上,小穴放在我嘴巴上,她是我亲妹妹,我总不能去咬她吧!在加上,我下面挺敏感的,就算我内心不爽,被阿虎一舔,淫水还是自然分泌出来。

阿虎:“明明淫水就那么多,还装什么装,看我怎么干你”

阿虎左手抓住我还在乱踢的右脚,右脚压住我左脚,右手把我胸罩往上拉,挑逗我的乳头,鸡巴这时往我身上插,妹妹这时也起身。

我:“啊”,该死的,我怎么叫出来了,但阿虎的鸡巴本来就不小,插下去超有感觉的。

阿虎:“你看,我就说你姐姐是个骚货,每天都会向我讨干”

我:“我哪是”

我当然打死都不承认,但每天跟阿虎做爱,都会大声的淫叫,可是今天说什么都不能叫,但一直忍着好难过,我就抓起旁边的棉包,咬着棉被,而妹这时站在阿虎面前,胸部让阿虎吸允着。

阿虎:“还是小君的胸部比较大,吸得特别的爽”

妹:“虎哥吸大力一点,人家好爽好爽,啊!啊!啊!” 这时阿虎用力拍我大腿。

阿虎:“操,我看你能忍多久,小君你去帮你姐翻个身。”

阿虎抓住我的脚,把我翻身,小君真的听阿虎的话,抓住我两手,帮我翻身,就算我不想翻身,被他们一前一后这样做,也很快就达到阿虎要的姿势,阿虎继续从后面桶我,我则是继续咬着被子。

妹:“虎哥,人家先忍不住了啦!我也要被虎哥插”

于是妹趴在我身上,妹妹手居然抓住我胸部,似乎不准我离开,而阿虎的鸡巴似乎也离开了我的小穴。

妹:“啊!啊!虎哥的鸡巴好大,我每次都被插得好爽”

妹:“果真跟我那些同学没得比,啊!啊!用力”

这时我似乎感觉到,妹双手离开我的胸部,妹没压在我身上了,我赶紧爬起来,看到阿虎双手抓着妹的胸部,妹身体已经被抬起来,两个人热烈热吻着,我赶紧离开房间,坐在客厅沙发上开始哭泣,想着我怎么交了一个畜牲的男友,而怎么又会有一个那么叛逆的妹妹,后来这一天我跟阿虎分手了,阿虎也没什么腕留。

我叫妹妹远离阿虎,妹妹则是不鸟我,过一个礼拜,我又看到妹妹带阿虎来家里,这次是在客厅里,被他们两个逼着玩3P,我觉得事态严重,告诉爸妈,爸妈就禁止虎哥再到家里来,只是妹妹,至此连假日都开始翘家,偶尔才回来,直到有一天,妹妹跟我说阿虎回南部工作去了,这段事情才告一段落。

我叫小花,就读某大学三年级,虽然我说不上是什么美女,但该有的胸、腰、臀都有,当时我有个男友,他叫做阿虎,是个在外工作的人,阿虎是那种有点坏坏的男生,身上还有刺青,阿虎是个很独特的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以运用在我身上。由于阿虎家在南部,所以平常我跟阿虎同居,假日就陪我回家,爸妈认为我都20岁了,是个成年人,也就没阻止什么,讲白一点,平常都在阿虎宿舍被他干,假日又跑到我家干我。

而我有个就读国三的妹妹,她叫做小君,非常叛逆,常常翘家不学好,爱抽烟像个小太妹,思想超开放,完全没有什么道德感,且上天真是不公平,妹妹身材比我还好,脸蛋也比我正,只是脸还带有点稚气就是了,由于阿虎的个性就是有点混混的感觉,因此,妹妹跟他非常投缘,只要是阿虎在,妹妹就不会往外面跑,跟他那些狐群狗党再一起,我想这样也好,与其跟那些朋友再一起,还不如在阿虎旁边,我还有所照应,因此,假日我跟阿虎不管去哪,妹都是跟着。

有一次假日,爸妈出国10几天旅游,阿虎照样睡在我家,晚上我们当然是激情过后才睡着,由于阿虎常常到我家住,已经把我家,当成他第二个家了,早上我穿着性感的睡衣,阿虎则是穿着四角裤,打着赤膊,阿虎平常是有练身体的,所以肌肉特别发达,而妹妹也穿着睡衣,我们三个人坐着吃早餐,吃完,我叫他们两个先去休息,我收拾了饭桌上的东西,洗了餐盘,约10几分钟才用好。

我这时寻找阿虎在哪,客厅不在,于是我走回我房间,则是看到妹妹赤裸着躺在我床上,阿虎正在干他,我气到跑过去。

我:“你这个畜牲,连我妹你都上”,我用力推了阿虎一把,阿虎倒在床上。

阿虎:“你欠打是不是,老子在干泡,你吵什么吵,” 阿虎走下床,对我吼着。

我:“她是我妹耶!你怎么可以上,他还未满18耶”

阿虎:“未满18又怎样,她都不知已经被我干过多少次了”

妹妹这时也走下床。

妹妹:“对麻!老姐,你思想不要那么保守行不行!”

妹妹:“有这么好的男友,也不跟妹分享一下”

妹蹲下来,开始吸着阿虎的鸡巴,我气到说不出话来,想说你们这对狗男女,不理你们了,我气得往门口走去。

阿虎:“等一下”,阿虎拉住我的手背

阿虎:“你们姐妹都常常被我干,这次一起好了”,我听了快吐血,妹妹听了到是很开心,我还真怀疑她到底有没有嗑药。

我:“你的脏手放开我”,阿虎不理我,硬是把我拉到床上去。

阿虎:“操,你昨晚被我干时,明明就是个骚货,现在装什么经持”

阿虎用蛮力,把我为了跟他调情,而穿的丁字裤,用力给扯断,双手抓住我的双手,丝毫不让我能挣扎,嘴巴则是不断舔我小穴。

我:“阿虎,放开我,你这个畜牲”,我脚不断地踢他背部。

妹:“姐,你很吵耶!你来帮我舔好了”

妹妹跨坐在我头上,小穴放在我嘴巴上,她是我亲妹妹,我总不能去咬她吧!在加上,我下面挺敏感的,就算我内心不爽,被阿虎一舔,淫水还是自然分泌出来。

阿虎:“明明淫水就那么多,还装什么装,看我怎么干你”

阿虎左手抓住我还在乱踢的右脚,右脚压住我左脚,右手把我胸罩往上拉,挑逗我的乳头,鸡巴这时往我身上插,妹妹这时也起身。

我:“啊”,该死的,我怎么叫出来了,但阿虎的鸡巴本来就不小,插下去超有感觉的。

阿虎:“你看,我就说你姐姐是个骚货,每天都会向我讨干”

我:“我哪是”

我当然打死都不承认,但每天跟阿虎做爱,都会大声的淫叫,可是今天说什么都不能叫,但一直忍着好难过,我就抓起旁边的棉包,咬着棉被,而妹这时站在阿虎面前,胸部让阿虎吸允着。

阿虎:“还是小君的胸部比较大,吸得特别的爽”

妹:“虎哥吸大力一点,人家好爽好爽,啊!啊!啊!” 这时阿虎用力拍我大腿。

阿虎:“操,我看你能忍多久,小君你去帮你姐翻个身。”

阿虎抓住我的脚,把我翻身,小君真的听阿虎的话,抓住我两手,帮我翻身,就算我不想翻身,被他们一前一后这样做,也很快就达到阿虎要的姿势,阿虎继续从后面桶我,我则是继续咬着被子。

妹:“虎哥,人家先忍不住了啦!我也要被虎哥插”

于是妹趴在我身上,妹妹手居然抓住我胸部,似乎不准我离开,而阿虎的鸡巴似乎也离开了我的小穴。

妹:“啊!啊!虎哥的鸡巴好大,我每次都被插得好爽”

妹:“果真跟我那些同学没得比,啊!啊!用力”

这时我似乎感觉到,妹双手离开我的胸部,妹没压在我身上了,我赶紧爬起来,看到阿虎双手抓着妹的胸部,妹身体已经被抬起来,两个人热烈热吻着,我赶紧离开房间,坐在客厅沙发上开始哭泣,想着我怎么交了一个畜牲的男友,而怎么又会有一个那么叛逆的妹妹,后来这一天我跟阿虎分手了,阿虎也没什么腕留。

我叫妹妹远离阿虎,妹妹则是不鸟我,过一个礼拜,我又看到妹妹带阿虎来家里,这次是在客厅里,被他们两个逼着玩3P,我觉得事态严重,告诉爸妈,爸妈就禁止虎哥再到家里来,只是妹妹,至此连假日都开始翘家,偶尔才回来,直到有一天,妹妹跟我说阿虎回南部工作去了,这段事情才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