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双胞胎的淫荡和乱伦

范云回到家就把窗帘拉好,重新铺好床躺在床上等待着

今天星期六,两个女儿今天要回家了,一个星期没见面,想必她们的屁眼也与他的老二一样饥渴了吧。

双胞胎女儿林儿与君儿自从十二岁就与他玩肛交的玩意。到读这该死的住读高中已四五年了。

不过,谁教女儿读书这么好呢!一个礼拜没碰她们了,今天一定刺激。

门响了,他闭眼装睡。忽然他的老二被一把抓住。“哎唷”他痛的跳了起来。两个身材轻盈,曲线优美的少女站在床边。其中的一个正抓着他的老二在揉搓。

“君儿,你怎么这么粗鲁。”他抱怨道。

“爸爸,你想不想我们?”

“想!不然这里怎么会这么粗?”

“那是想我们的奶子跟屁眼吧?”

“难道你们不想这根大棒棒?”

君儿一面跟父亲斗嘴一面解爸爸的裤子,而林儿已经开始脱裙子了。林儿边脱边说道:“爸爸,我们学校里今天没水洗澡。你要么先让我们洗澡,要么先给我们舔干净屁眼。你选那样?”

范云几下脱光衣服:“给自己女儿舔屁眼又没什么大不了的。林儿你先来。”

林儿上床把屁股对着父亲的脸:“回来前我刚大便过,你还舔吗?”

他一把把女儿的屁股拉到脸前伸出舌头就往中间的菊花状的小洞里舔去。

一会儿,林儿就发出陶醉的呻吟。

后面的君儿也赤裸着把他的老二放进嘴里。

玩了一会他收起舌头,站起身让女儿们跪下撅起屁股让他玩弄。两个又白又圆一模一样的紧一模一样的滑爽一模一样的细腻一模一样的诱人的十六岁的少女的屁股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爱抚着两个屁股,屁股中两个圆圆的屁眼,下面的一丝细缝是少女的阴道,虽然他还不敢戳进阴道里,但有两个屁眼已够他玩的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这么娇嫩的身体怎么会任他玩弄?

他扒开林儿的屁眼就想往里戳。林儿却捂住屁股:“爸爸,你先戳妹妹的好吗?”

他有点迷惑:“怎么你不想吗?”

“一个礼拜,当然想。不过我跟妹妹打过赌,如果你肯为我舔屁眼,就算我输了,就先让她戳。”

他笑了,把老二顶在君儿的肛门口,然后把两个手指戳进林儿的屁眼:“那我就先戳君儿的屁眼,手指戳你。”

腰一用劲玉茎顶入二女儿的屁眼。老二在紧紧的屁眼里进出,他一手抱住君儿的细腰,另一手边爱抚林儿的屁股边用两根手指不停地戳入女儿的屁眼。

女儿们发出阵阵满足的呻吟。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棒儿在君儿的屁眼中进出,每次进入时,君儿的屁股都往后顶过来,屁眼上的菊花瓣都被带入里面,而一阵紧紧的挤压就从玉茎的头部滑向根部,而前面则感到肛门里肌肤的滑爽与紧抱,而抽出时那菊花则被带了出来,那圈肛门口的挤压仿佛要把他的精华挤干似的。一进一出间给他无穷的快感。

不仅如此,君儿的浑圆的屁股与纤细的腰肢一前一后,一上一下阵阵臀波起伏,又给他带来视觉上的享受。而边上林儿却双手撑床屁股高翘随着他在屁股上的抚摸与屁眼里的揉动轻轻的呻吟摇动,一对乳房微微摇晃,诱人不禁想在上面咬一口。

而在大女儿屁眼里的手指则清晰地可以感觉到肛门里肌肉的收缩与开放以及里面皮肤的细腻。他兴奋地想:“臀波乳浪,今生何求。”

一会,他又换了戳林儿的屁眼。君儿却不甘让父亲摸屁股,起身背对父亲坐在林儿的屁股上把父亲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来,爸爸摸我的奶子。”

范云下面戳大女儿的屁眼享受着肛交的快乐,上面摸二女儿的一对浑园的乳房简直不知魂飞何处。他边亲君儿的面颊边说:“我不知前世修的什么福,今生有你们着一对好女儿陪着我,让我这么快乐!”

君儿是嗯嗯的享受,林儿却在下面接口:“……嗯……当然……是我们……孝顺啦……不然,哪家的……女儿会跟自己……的爸爸……玩性游戏……不过,要不是……你坏……在我们……小时候……就骗了我们……今天我们才不会……让你玩……”

他揉搓着大女儿的屁股小女儿的乳房问:“那你们今天后悔吗?”

两个女儿齐声回答:“不后悔!”在这一声回答中他把一股精液射进了林儿的屁眼深处。

三个人搂抱在一起,彼此相互吻着,亲着,抚摸着。整个房间充满着爱意。两个女儿一边一个紧贴在父亲身上用乳房揉搓着爸爸的胸膛,并把两条大腿夹着爸爸的大腿。

他忽然感到大腿上女儿的两腿根部毛茸茸的,伸手一摸,原来女儿们的穴上已经开始长毛了。

他笑道:“你们长毛了。”君儿伸手也摸了摸父亲的棒儿:“我们这儿跟你一样有毛了。”

林儿接口道:“爸爸,我们长大了。你什么时候跟我们戳穴,玩真正的性交?”

他一下子有点口吃:“我们玩的也很劲了,戳屁眼你们不是也很快乐吗?何必一定要戳布呢?”

君儿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穴上:“这是不一样的,戳了我们的布,就表示你是真正的爱我们,肯对我们负责。”

林儿道:“我们知道你是怕乱伦。不过我们是真心相爱。要别人不知道,我们一家三口自己的事管别人什么事。”

君儿接了口:“我们姐妹俩浑身上下都给你玩过了,不但屁眼连嘴巴你都用这个东西戳进去过了。一个穴你还犹豫什么?”

“你们俩将来都要结婚的,如果给你们的丈夫发现你们不是处女。那我岂不是害了你们。”

双胞胎异口同声地笑了:“我们除了穴,还有什么是处女?况且现在谁还在乎处女不处女,连我们学校里的同学都偷偷的在做爱。”

他摇头道:“真不像话,这幺小就干这种事。”

林儿伸手刮刮他的脸:“你在我们十二岁不就戳我们的屁眼吗?还好意思说人。”

他好苦笑着摇头,转了话题:“你们俩谁去做晚饭?难道我们就饿着玩吗?”

林儿跳下床穿好衣服:“我吧。谁让我今天打赌输了呢。你们俩可要忍着点,别到晚上真正玩的时候没力气玩了。”

君儿伸手把父亲的玉茎握在手中揉搓玩弄。他一边摸着君儿的乳房和屁股一边问:

“君儿,你们在学校里想不想戳屁眼啊?”

君儿笑了:“当然想。”

“那怎么办呢?”

君儿把屁股朝爸爸的头部移了移让父亲可以摸得方便一点说:“开始是自己用手指戳。可是又不过瘾。后来,我跟姐姐睡到一张床上,她来戳我,我来戳她。才算解了一点渴。”

他用力捏住女儿的奶子,又用手指媾进女儿的屁眼:“真可怜,爸爸今天一定好好补偿你们。”君儿把大腿叉开放到父亲的嘴边:“爸爸你好好为我舔舔这里,就算补偿我了”

晚上吃好晚饭,唯一穿衣服的林儿,洗好碗筷烧了一浴缸的水,自己先洗好澡,出来时和范云又粘在一块。

君儿说:“我洗好了,你们谁去洗?”

父亲拉了拉二女儿:“我们一起去洗好吗?”

君儿一摇头:“不,你等会,我先替林洗。”君儿洗澡时他就来脱林儿的衣服。

林儿顺从地让他脱去上衣,剥下裤子然后在乳房上又摸又吻。他的手顺势从小腹滑向阴部,在那芳草萋萋的部位揉搓探幽。到君儿从浴室出来,林儿的处女洞里已是春潮泛滥。

在父亲洗澡时君儿悄声问道:“姐姐,你看今天是否有可能让爸爸跟我们戳穴?”

林儿很有把握的说:“看来没什么困难。就是爸爸再不敢,我也有办法让他就范。等会这样……”

商量完,两个女孩得意地笑了出来。他正好出来:“你们笑什么?说给我听听。”

林儿笑道:“我们在商量怎么在今天把你弄得死去活来。”

“不胜欢迎。来,谁先让我戳屁眼?”

君儿朝天躺下把两腿用手拉到胸口蜷曲着,让整个阴部朝天:“来,爸爸,你这样戳我。”

他一看,女儿的阴部邦完全全的暴露在眼前:小腹下涨鼓鼓的阴阜上几根黑色的阴毛乱蓬蓬的,下面是一粒红红的阴蒂,大阴唇微微裂开,俗称“穴”的阴户若隐若现,最下面就是她们经常使用的圆圆的被一圈红色皱褶包围的屁眼了。

他先在女儿的穴上抚摸了一会扒开屁眼把玉茎顶在上面说:“我的二女儿可够淫荡的,全身可以玩的地方都露在上面了。”

说邦一下子就把自己的玉茎戳入了女儿的小小的屁眼里。

屁眼里仍旧是那么的紧,那么的滑爽。女儿在父亲的抽插中发出快乐的呻吟。一会儿,林儿把他的阳具从妹妹的屁眼中拔了出来,并把父亲推倒,分开腿,扒开自己的屁眼,把爸爸的阳具插了进去。

粗粗的肉棒在娇嫩的洞眼里磨擦着,他看着自己的棒儿,在女儿的屁眼里被吞入吐出,女儿背对着自己,少女的屁股异常动人。

虽然是戳屁眼看不见整个两半圆丘,但如果是戳布就一定可以边玩边欣赏整个屁股了。

林儿开始改变方式了,不再是单纯把他的肉棍夹在屁眼里上下抽动,而是每次都把他的棒儿抽离屁眼,再坐下去。他的棒儿的感觉拭从头往下挤压下去再由根往上挤压出来。

他兴奋的呻吟着,享受着肛交中最舒服的一刻。

忽然,他感到龟头一紧,进入了一个潮湿而紧迫的洞中。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到龟头穿过了一道薄膜进入了一个陌生而又似曾相识的洞里。原来林儿趁他戳屁眼戳的魂飞天外时把他的肉棒戳入了自己的布里。

“林儿,你……”想必是刚戳破处女膜很疼,林儿没有出声。转头看看正在偷笑的君儿,他明白陷入两个女儿的圈套里了。

慢慢地抬起身子,玉茎仍然紧紧地插在她的阴道里,带着女儿的身子跪在他身前。他艰难地抽出玉茎,处女紧紧的花房给他的感觉确实与屁眼不同。

掰开女儿的两瓣屁股,圆圆的屁眼下面嫩红的阴唇中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隙,从中一道血丝流了出来。扒开阴唇,他怜惜地爱抚着:“何苦你们要受这罪?”

林儿呻吟着说:“你刚戳我们屁眼时,我们不也很疼吗?要快乐嘛!不吃点苦怎么行呢?”

~这里还有很多精采的喔

诱奸9岁幼女[阿不阅]

今天下午没补习课,闲着无聊,便跑到台北娱乐区闲逛,看了看影院没什么好片子,便随便买了本杂志,坐在公园里小树边的长凳上闲看起来。

正看着入迷,一个细小的声音传了过来:叔叔,买小影碟吗?

我抬头看去,一个瘦小的女孩子正站在我面前,看上去还挺清秀的呢,我环顾了一下左右,都没有什么人迹,一个计划又在我心里冒出来。

都有些什么影碟呀?给我看看。我漫不经心的说着。

可能是因为贩卖偷版影碟是不合法的缘故吧,小女孩小心的看了看左右没什么人,从衣服下摆里拿出一个小塑胶袋,递给我说:叔叔你快点看,别让别人看见。

就这么几个呀,没有好看的了吗?我拿着几个目前外面流行的生活片问到:有没有A片呀?

有哇,不过我没敢带在身上,你要买吗?我可以去拿。小女孩一边答着,一边前后左右的察看:不过不能在这里看,最好能有个没人的地方。

行呀,我的车就停在前面的停车场里,你去拿,我等你,可是我不能等你太久哦。说着,我慢慢站起身来,向停车场走去。

因为是白天的原因吧,停车场里没几辆车,台北的夏天很热,我坐上车后,打开空调,心里正盘算着坏主意。

不一会,小女孩气嘘嘘的跑来,短裙一飘一飘的,来到车前,打开门,上到车里,哇!叔叔的车好凉快。

还不算凉快哩,这里有太阳,叔叔把车开到前面路边大树荫底下,就更加凉快了。说着我开动汽车,到了树下,这里较偏僻些,根本上很少人来,停好车我说到:去后排吧,后面宽些。

小女孩点了点头,爬到了后面,我随后也爬了过去:好了,拿出来吧。

小女孩还是小心的从衣摆下拿出影碟:这里安全,不会有人来。

我拿着近十个影碟,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一边问她:几岁了?

九岁了。她答到,那干吗不上学呀?

家里没有钱供我上学。她又答到,那爸妈呢?

爸爸没了,妈妈帮人家做家务。她据实的答着,哦,你知道卖这个是犯法的吗?

没办法呀,家里还有个妹妹得养活,我不卖的话,妈妈就会打我。

看完后,我把影碟都给还她,我装着想走得样子说:算了,没什么好的,我得走了,下次你再拿些好得来给我选选。小女孩急道:叔叔,帮帮忙买两个吧,要不晚上妈又要打我了。说着便把大腿上发紫的旧伤痕印示意给我看。

干吗这么狠?我装着很气愤的说。她不我亲妈。我敷衍道:哦,怪不得哩。

这时小女孩抽出一个很露骨画面的影碟,画上是一个粗壮的男人,正抱着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幼女,将他粗大的阴茎正插入幼穴内一半的情景,对我说:买这个吧,这个好看。

我看着她问到:你看过?要不你怎么知道好看。这个好卖呀。我问她:哦,你说说这个叔叔在干吗?

我不知道呀,大概在玩什么游戏吧。小女孩一脸天真的答到。这游戏有什么好看的,你下车吧,我还是走吧。说着就像真的要走的样子。

帮帮我吧,哪怕是买一个也好呀,我跑了好远拿过来的呀。我看到满脸尚未干透的汗迹,说到:好吧,我答应每天买你两个,不过你得答应帮我才行。怎么帮呢?

做我画画的人体模特。我说,不过,怎么做呢,我怕做不来呀?

好简单,只要摆好姿势让我画就行了。我接着说,那好吧,你答应每天都买两个的,不许赖哦。她高兴的说。

绝对不赖,坐好了,我们现在就去画吧。说着,我开车回家,进到屋子里,打开空调,我让她走进画室。她一眼看到画架上我正抱着小莉将我的巨大的阳巨插在幼穴里的画像,奇怪的问:咦,叔叔也喜欢这个游戏呀?

我说:偶尔有空就玩玩,把衣服脱了,去冲个澡,用这个布再包上。随即拿了块大布递给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芳,芳草的芳。愉快的声音从卫生间传了出来。我回到卧室,换了件宽大的睡袍,取出黑鬼油,来到画室,随手拿起一本画册翻看着。洗完了。下女孩披着大块布站在我眼前。画什么姿势好呢?我一边翻着画册,一边自言自语道:就这个姿势吧。

我指着一幅几乎全身裸露、仅腿部盖着一些布块的欧美古典画说到。

我看到小芳眼里迟疑了一下,我接着说:不要怕羞,这是艺术。好像是这句话起了作用,小芳点了点头,我让她面对窗前光线侧身趟下,她下意识的将两腿并拢,但我还是饱览了她那微微凸起的小阴部以及那条让人着迷的肉缝。小女孩的身上有多处暗暗的伤痕,甚至连阴部也不能幸免。

你妈干吗打你这狠,连尿尿的地方都不放过?我装出愤慨的口吻说,她每次生气都要抓我这里,要不是我护住,还不知有多严重呢。说着,还露出心有余悸的样子来。

为什么老是要打那里呢?我问,她说我爸是给狐狸精害死的,因此就拿我撒气,我也不懂为什么?

你过来,让我看看。小芳站起身来,听话的走了过来。我把她揽在怀里,心疼的说:让我看看。一边用手指很小心的抚摸每块伤痕,连阴唇上也有少许小的指抓痕也不放过。

我帮你治疗吧。说着我拿出黑鬼油,便开始在疤痕处涂抹,尤其是在穴沟里涂了不少,随后说道:去吧,坐回窗前处,我接着画。小芳听话的又坐到窗前刚才坐的位置上,我一边继续画着,一边和她闲聊,大约过了十分钟,也许是黑鬼油起了作用吧,我发现小芳的身体好像在微微扭动,呼吸也好像也急促起来,面如桃花,小小的、尚未发育的身体上下起伏着。别动,我不好画呀,我要求着。

叔叔,不知怎么啦,我身体好不舒服。小女孩气嘘嘘的说道,是吗?过来我看看。听到这话,小芬很快的跑了过来,好像是本能上在期待着我的召唤。

我解开我的睡袍,裸露着上身,将小芬搂在怀里,明显的感受到小芬发烫的身体,她下意识的紧贴着我,我用左手搂住她,并轻轻抚摸着她那尚未发育的胸部,右手便直接去玩弄小女孩子的阴部,她长的很单薄,也许是营养不良的原因吧,阴唇很薄,几乎没什么肉,甚至连阴核都很小,要认真摸才能感觉到。小芳整个人瘫在我身上,面部露出好舒服的样子。

你可能是困了,去我房里睡一会吧,说着我把她整个人抱起来,走进卧室,放在床上,帮她盖上毛巾毯,她急道:叔叔,我还是好不舒服呀,你刚才抱着我的时候还感觉好一些,你可不可以再抱抱我呀?

是吗?那我再帮帮你吧,说着,我脱掉睡袍,再打开毛巾毯睡进去的一瞬间,快速的将内裤脱掉,她没有发觉,我就睡了进去。

我将她紧紧的侧身搂抱着,还是不停的用手指去挖弄她的阴部,淫水已经泛滥了,我这时的阴茎已经涨得好难受,我把她抱起来并压在我身上,用嘴去亲她的嘴唇,左手揽住她的细腰,右手肆意玩握着她的小穴。

小芳被我玩弄着好舒服,正闭着两只眼睛享受着,我便用右手把住龟头,在肉缝内上下的滑弄,搞得小女孩身体不停的扭动,嘴里轻呢的说到:叔叔,好痒痒。

小芳两只手膀圈住我的脖子,将整个身体紧紧的贴住我,大量的淫水已经打湿了我粗壮的阴茎,我将龟头对准穴口,腰部微微使力,两手把住小芳的屁股,便往前挺,龟头柔软的部分在穴口进进退退,我并不急于一攻到底,随着小芳身体的扭动,巨棒似乎在一点一点的向里滑进,但是也许是黑鬼油的催情作用吧,小芳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当肉棒大概进入到一小半的时候,小芳好像才感觉到了什么,便问到:叔叔,你在干吗呀?我尿尿的地方好像怎么有点不舒服呀。

说着就想用手去摸,我用两臂拦住她不让她的手臂伸下来,仍然用两只手握紧她的两片小屁股,不理会她,继续往更深入里慢慢挺进。

啊!好涨,叔叔,你在做什么呀?她睁开了双眼问到,舒服吗?我反问。

涨得怪难受的,但好舒服的。她认真的说,哦,你不是要叔叔帮你吗?等一会儿,你身体的难受就会没了。正说着,腰里一沉,整条肉肠一贯通底。啊!叔叔,好疼呀!啊!她张大嘴拼命的吸气,我说:疼就对了,叔叔正在帮你,过一会儿就会好的,你要忍着点。

这时候,大肉棒明显的感受到幼女那紧缩阴道的压力,便再也忍受不住,热精狂喷而出。奇怪的是正在这同时,小穴里激烈的收缩起来,小女孩大声的呻吟着,她两只小手紧紧的抱住我,阴部明显加力,一阵颤抖过后,平静下来。我抽出半软的肉棒,并拿出卫生纸帮她拭擦,清洁干净后,我对她说:现在还难受吗?

咦,怪呀,现在好了耶小芳欢快的答道。你是不是好困呀,睡一小会吧,我边说边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也许小女孩真的是困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看到小女孩睡着了,边轻便轻轻揭开床单,看到小女孩那条迷人的小沟正泛着红光,小胸脯上下均匀的起伏着,一颗小肉粒正挂在阴部沟槽的上方,穴口流出一缕带着淡淡血红的精液,我拿出卫生纸帮她轻轻的拭擦着。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粗壮的大肉棒又坚硬了起来,我轻轻地把小芳抱起来,让她附卧着趴在我身上,两条小腿微微分开,小阴部抵着我的大肉条,我用右手轻轻套弄着自己的阳物,龟头顶住穴口,慢慢的向幼女无毛的穴口里插进去,前前后后的轻轻的插着,直到将整个大肉条都贯通到底。大约过了半个钟,我去厨房下了碗肉丝鸡蛋面,下好后,我从画室拿起小芳的衣服,走进卧室,轻声叫醒小女孩,让她起来穿衣服,小女孩起身穿衣的时候,我看到她阴唇微微有些发红发肿。穿好衣服后,我带她来到厨房,对她说:饿了吧,吃碗面。

我看见小女孩狼吞虎咽的吃着,一边吃还一边说:真好吃,叔叔你真好。看见她吃完面后,我随手拿了两个影碟,递给小芬钱说:走吧,叔叔送你回刚才的公园去。

叔叔,你说过每天都要买我两个碟的,可不许赖哦。小女孩重复着,那你也要答应帮我画画的,也不许赖哦?

好呀,叔叔,明天几时你来呀,我好等你,我白天都是到处乱跑的。想到明天下午有补习课,我说:上午吧,大概十点钟吧。正说着,到了公园,小芳下了车,朝我挥挥手说:一定要来呀。

范云回到家就把窗帘拉好,重新铺好床躺在床上等待着。

今天星期六,两个女儿今天要回家了,一个星期没见面,想必她们的屁眼也与他的老二一样饥渴了吧。

双胞胎女儿林儿与君儿自从十二岁就与他玩肛交的玩意。到读这该死的住读高中已四五年了。

不过,谁教女儿读书这么好呢!一个礼拜没碰她们了,今天一定刺激。

门响了,他闭眼装睡。忽然他的老二被一把抓住。“哎唷”他痛的跳了起来。两个身材轻盈,曲线优美的少女站在床边。其中的一个正抓着他的老二在揉搓。

“君儿,你怎么这么粗鲁。”他抱怨道。

“爸爸,你想不想我们?”

“想!不然这里怎么会这么粗?”

“那是想我们的奶子跟屁眼吧?”

“难道你们不想这根大棒棒?”

君儿一面跟父亲斗嘴一面解爸爸的裤子,而林儿已经开始脱裙子了。林儿边脱边说道:“爸爸,我们学校里今天没水洗澡。你要么先让我们洗澡,要么先给我们舔干净屁眼。你选那样?”

范云几下脱光衣服:“给自己女儿舔屁眼又没什么大不了的。林儿你先来。”

林儿上床把屁股对着父亲的脸:“回来前我刚大便过,你还舔吗?”

他一把把女儿的屁股拉到脸前伸出舌头就往中间的菊花状的小洞里舔去。

一会儿,林儿就发出陶醉的呻吟。

后面的君儿也赤裸着把他的老二放进嘴里。

玩了一会他收起舌头,站起身让女儿们跪下撅起屁股让他玩弄。两个又白又圆一模一样的紧一模一样的滑爽一模一样的细腻一模一样的诱人的十六岁的少女的屁股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爱抚着两个屁股,屁股中两个圆圆的屁眼,下面的一丝细缝是少女的阴道,虽然他还不敢戳进阴道里,但有两个屁眼已够他玩的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这么娇嫩的身体怎么会任他玩弄?

他扒开林儿的屁眼就想往里戳。林儿却捂住屁股:“爸爸,你先戳妹妹的好吗?”

他有点迷惑:“怎么你不想吗?”

“一个礼拜,当然想。不过我跟妹妹打过赌,如果你肯为我舔屁眼,就算我输了,就先让她戳。”

他笑了,把老二顶在君儿的肛门口,然后把两个手指戳进林儿的屁眼:“那我就先戳君儿的屁眼,手指戳你。”

腰一用劲玉茎顶入二女儿的屁眼。老二在紧紧的屁眼里进出,他一手抱住君儿的细腰,另一手边爱抚林儿的屁股边用两根手指不停地戳入女儿的屁眼。

女儿们发出阵阵满足的呻吟。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棒儿在君儿的屁眼中进出,每次进入时,君儿的屁股都往后顶过来,屁眼上的菊花瓣都被带入里面,而一阵紧紧的挤压就从玉茎的头部滑向根部,而前面则感到肛门里肌肤的滑爽与紧抱,而抽出时那菊花则被带了出来,那圈肛门口的挤压仿佛要把他的精华挤干似的。一进一出间给他无穷的快感。

不仅如此,君儿的浑圆的屁股与纤细的腰肢一前一后,一上一下阵阵臀波起伏,又给他带来视觉上的享受。而边上林儿却双手撑床屁股高翘随着他在屁股上的抚摸与屁眼里的揉动轻轻的呻吟摇动,一对乳房微微摇晃,诱人不禁想在上面咬一口。

而在大女儿屁眼里的手指则清晰地可以感觉到肛门里肌肉的收缩与开放以及里面皮肤的细腻。他兴奋地想:“臀波乳浪,今生何求。”

一会,他又换了戳林儿的屁眼。君儿却不甘让父亲摸屁股,起身背对父亲坐在林儿的屁股上把父亲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来,爸爸摸我的奶子。”

范云下面戳大女儿的屁眼享受着肛交的快乐,上面摸二女儿的一对浑园的乳房简直不知魂飞何处。他边亲君儿的面颊边说:“我不知前世修的什么福,今生有你们着一对好女儿陪着我,让我这么快乐!”

君儿是嗯嗯的享受,林儿却在下面接口:“……嗯……当然……是我们……孝顺啦……不然,哪家的……女儿会跟自己……的爸爸……玩性游戏……不过,要不是……你坏……在我们……小时候……就骗了我们……今天我们才不会……让你玩……”

他揉搓着大女儿的屁股小女儿的乳房问:“那你们今天后悔吗?”

两个女儿齐声回答:“不后悔!”在这一声回答中他把一股精液射进了林儿的屁眼深处。

三个人搂抱在一起,彼此相互吻着,亲着,抚摸着。整个房间充满着爱意。两个女儿一边一个紧贴在父亲身上用乳房揉搓着爸爸的胸膛,并把两条大腿夹着爸爸的大腿。

他忽然感到大腿上女儿的两腿根部毛茸茸的,伸手一摸,原来女儿们的穴上已经开始长毛了。

他笑道:“你们长毛了。”君儿伸手也摸了摸父亲的棒儿:“我们这儿跟你一样有毛了。”

林儿接口道:“爸爸,我们长大了。你什么时候跟我们戳穴,玩真正的性交?”

他一下子有点口吃:“我们玩的也很劲了,戳屁眼你们不是也很快乐吗?何必一定要戳布呢?”

君儿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穴上:“这是不一样的,戳了我们的布,就表示你是真正的爱我们,肯对我们负责。”

林儿道:“我们知道你是怕乱伦。不过我们是真心相爱。要别人不知道,我们一家三口自己的事管别人什么事。”

君儿接了口:“我们姐妹俩浑身上下都给你玩过了,不但屁眼连嘴巴你都用这个东西戳进去过了。一个穴你还犹豫什么?”

“你们俩将来都要结婚的,如果给你们的丈夫发现你们不是处女。那我岂不是害了你们。”

双胞胎异口同声地笑了:“我们除了穴,还有什么是处女?况且现在谁还在乎处女不处女,连我们学校里的同学都偷偷的在做爱。”

他摇头道:“真不像话,这幺小就干这种事。”

林儿伸手刮刮他的脸:“你在我们十二岁不就戳我们的屁眼吗?还好意思说人。”

他好苦笑着摇头,转了话题:“你们俩谁去做晚饭?难道我们就饿着玩吗?”

林儿跳下床穿好衣服:“我吧。谁让我今天打赌输了呢。你们俩可要忍着点,别到晚上真正玩的时候没力气玩了。”

君儿伸手把父亲的玉茎握在手中揉搓玩弄。他一边摸着君儿的乳房和屁股一边问:

“君儿,你们在学校里想不想戳屁眼啊?”

君儿笑了:“当然想。”

“那怎么办呢?”

君儿把屁股朝爸爸的头部移了移让父亲可以摸得方便一点说:“开始是自己用手指戳。可是又不过瘾。后来,我跟姐姐睡到一张床上,她来戳我,我来戳她。才算解了一点渴。”

他用力捏住女儿的奶子,又用手指媾进女儿的屁眼:“真可怜,爸爸今天一定好好补偿你们。”君儿把大腿叉开放到父亲的嘴边:“爸爸你好好为我舔舔这里,就算补偿我了”

晚上吃好晚饭,唯一穿衣服的林儿,洗好碗筷烧了一浴缸的水,自己先洗好澡,出来时和范云又粘在一块。

君儿说:“我洗好了,你们谁去洗?”

父亲拉了拉二女儿:“我们一起去洗好吗?”

君儿一摇头:“不,你等会,我先替林洗。”君儿洗澡时他就来脱林儿的衣服。

林儿顺从地让他脱去上衣,剥下裤子然后在乳房上又摸又吻。他的手顺势从小腹滑向阴部,在那芳草萋萋的部位揉搓探幽。到君儿从浴室出来,林儿的处女洞里已是春潮泛滥。

在父亲洗澡时君儿悄声问道:“姐姐,你看今天是否有可能让爸爸跟我们戳穴?”

林儿很有把握的说:“看来没什么困难。就是爸爸再不敢,我也有办法让他就范。等会这样……”

商量完,两个女孩得意地笑了出来。他正好出来:“你们笑什么?说给我听听。”

林儿笑道:“我们在商量怎么在今天把你弄得死去活来。”

“不胜欢迎。来,谁先让我戳屁眼?”

君儿朝天躺下把两腿用手拉到胸口蜷曲着,让整个阴部朝天:“来,爸爸,你这样戳我。”

他一看,女儿的阴部邦完全全的暴露在眼前:小腹下涨鼓鼓的阴阜上几根黑色的阴毛乱蓬蓬的,下面是一粒红红的阴蒂,大阴唇微微裂开,俗称“穴”的阴户若隐若现,最下面就是她们经常使用的圆圆的被一圈红色皱褶包围的屁眼了。

他先在女儿的穴上抚摸了一会扒开屁眼把玉茎顶在上面说:“我的二女儿可够淫荡的,全身可以玩的地方都露在上面了。”

说邦一下子就把自己的玉茎戳入了女儿的小小的屁眼里。

屁眼里仍旧是那么的紧,那么的滑爽。女儿在父亲的抽插中发出快乐的呻吟。一会儿,林儿把他的阳具从妹妹的屁眼中拔了出来,并把父亲推倒,分开腿,扒开自己的屁眼,把爸爸的阳具插了进去。

粗粗的肉棒在娇嫩的洞眼里磨擦着,他看着自己的棒儿,在女儿的屁眼里被吞入吐出,女儿背对着自己,少女的屁股异常动人。

虽然是戳屁眼看不见整个两半圆丘,但如果是戳布就一定可以边玩边欣赏整个屁股了。

林儿开始改变方式了,不再是单纯把他的肉棍夹在屁眼里上下抽动,而是每次都把他的棒儿抽离屁眼,再坐下去。他的棒儿的感觉拭从头往下挤压下去再由根往上挤压出来。

他兴奋的呻吟着,享受着肛交中最舒服的一刻。

忽然,他感到龟头一紧,进入了一个潮湿而紧迫的洞中。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到龟头穿过了一道薄膜进入了一个陌生而又似曾相识的洞里。原来林儿趁他戳屁眼戳的魂飞天外时把他的肉棒戳入了自己的布里。

“林儿,你……”想必是刚戳破处女膜很疼,林儿没有出声。转头看看正在偷笑的君儿,他明白陷入两个女儿的圈套里了。

慢慢地抬起身子,玉茎仍然紧紧地插在她的阴道里,带着女儿的身子跪在他身前。他艰难地抽出玉茎,处女紧紧的花房给他的感觉确实与屁眼不同。

掰开女儿的两瓣屁股,圆圆的屁眼下面嫩红的阴唇中微微张开了一条缝隙,从中一道血丝流了出来。扒开阴唇,他怜惜地爱抚着:“何苦你们要受这罪?”

林儿呻吟着说:“你刚戳我们屁眼时,我们不也很疼吗?要快乐嘛!不吃点苦怎么行呢?”

~这里还有很多精采的喔

诱奸9岁幼女[阿不阅]

今天下午没补习课,闲着无聊,便跑到台北娱乐区闲逛,看了看影院没什么好片子,便随便买了本杂志,坐在公园里小树边的长凳上闲看起来。

正看着入迷,一个细小的声音传了过来:叔叔,买小影碟吗?

我抬头看去,一个瘦小的女孩子正站在我面前,看上去还挺清秀的呢,我环顾了一下左右,都没有什么人迹,一个计划又在我心里冒出来。

都有些什么影碟呀?给我看看。我漫不经心的说着。

可能是因为贩卖偷版影碟是不合法的缘故吧,小女孩小心的看了看左右没什么人,从衣服下摆里拿出一个小塑胶袋,递给我说:叔叔你快点看,别让别人看见。

就这么几个呀,没有好看的了吗?我拿着几个目前外面流行的生活片问到:有没有A片呀?

有哇,不过我没敢带在身上,你要买吗?我可以去拿。小女孩一边答着,一边前后左右的察看:不过不能在这里看,最好能有个没人的地方。

行呀,我的车就停在前面的停车场里,你去拿,我等你,可是我不能等你太久哦。说着,我慢慢站起身来,向停车场走去。

因为是白天的原因吧,停车场里没几辆车,台北的夏天很热,我坐上车后,打开空调,心里正盘算着坏主意。

不一会,小女孩气嘘嘘的跑来,短裙一飘一飘的,来到车前,打开门,上到车里,哇!叔叔的车好凉快。

还不算凉快哩,这里有太阳,叔叔把车开到前面路边大树荫底下,就更加凉快了。说着我开动汽车,到了树下,这里较偏僻些,根本上很少人来,停好车我说到:去后排吧,后面宽些。

小女孩点了点头,爬到了后面,我随后也爬了过去:好了,拿出来吧。

小女孩还是小心的从衣摆下拿出影碟:这里安全,不会有人来。

我拿着近十个影碟,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一边问她:几岁了?

九岁了。她答到,那干吗不上学呀?

家里没有钱供我上学。她又答到,那爸妈呢?

爸爸没了,妈妈帮人家做家务。她据实的答着,哦,你知道卖这个是犯法的吗?

没办法呀,家里还有个妹妹得养活,我不卖的话,妈妈就会打我。

看完后,我把影碟都给还她,我装着想走得样子说:算了,没什么好的,我得走了,下次你再拿些好得来给我选选。小女孩急道:叔叔,帮帮忙买两个吧,要不晚上妈又要打我了。说着便把大腿上发紫的旧伤痕印示意给我看。

干吗这么狠?我装着很气愤的说。她不我亲妈。我敷衍道:哦,怪不得哩。

这时小女孩抽出一个很露骨画面的影碟,画上是一个粗壮的男人,正抱着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幼女,将他粗大的阴茎正插入幼穴内一半的情景,对我说:买这个吧,这个好看。

我看着她问到:你看过?要不你怎么知道好看。这个好卖呀。我问她:哦,你说说这个叔叔在干吗?

我不知道呀,大概在玩什么游戏吧。小女孩一脸天真的答到。这游戏有什么好看的,你下车吧,我还是走吧。说着就像真的要走的样子。

帮帮我吧,哪怕是买一个也好呀,我跑了好远拿过来的呀。我看到满脸尚未干透的汗迹,说到:好吧,我答应每天买你两个,不过你得答应帮我才行。怎么帮呢?

做我画画的人体模特。我说,不过,怎么做呢,我怕做不来呀?

好简单,只要摆好姿势让我画就行了。我接着说,那好吧,你答应每天都买两个的,不许赖哦。她高兴的说。

绝对不赖,坐好了,我们现在就去画吧。说着,我开车回家,进到屋子里,打开空调,我让她走进画室。她一眼看到画架上我正抱着小莉将我的巨大的阳巨插在幼穴里的画像,奇怪的问:咦,叔叔也喜欢这个游戏呀?

我说:偶尔有空就玩玩,把衣服脱了,去冲个澡,用这个布再包上。随即拿了块大布递给她。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芳,芳草的芳。愉快的声音从卫生间传了出来。我回到卧室,换了件宽大的睡袍,取出黑鬼油,来到画室,随手拿起一本画册翻看着。洗完了。下女孩披着大块布站在我眼前。画什么姿势好呢?我一边翻着画册,一边自言自语道:就这个姿势吧。

我指着一幅几乎全身裸露、仅腿部盖着一些布块的欧美古典画说到。

我看到小芳眼里迟疑了一下,我接着说:不要怕羞,这是艺术。好像是这句话起了作用,小芳点了点头,我让她面对窗前光线侧身趟下,她下意识的将两腿并拢,但我还是饱览了她那微微凸起的小阴部以及那条让人着迷的肉缝。小女孩的身上有多处暗暗的伤痕,甚至连阴部也不能幸免。

你妈干吗打你这狠,连尿尿的地方都不放过?我装出愤慨的口吻说,她每次生气都要抓我这里,要不是我护住,还不知有多严重呢。说着,还露出心有余悸的样子来。

为什么老是要打那里呢?我问,她说我爸是给狐狸精害死的,因此就拿我撒气,我也不懂为什么?

你过来,让我看看。小芳站起身来,听话的走了过来。我把她揽在怀里,心疼的说:让我看看。一边用手指很小心的抚摸每块伤痕,连阴唇上也有少许小的指抓痕也不放过。

我帮你治疗吧。说着我拿出黑鬼油,便开始在疤痕处涂抹,尤其是在穴沟里涂了不少,随后说道:去吧,坐回窗前处,我接着画。小芳听话的又坐到窗前刚才坐的位置上,我一边继续画着,一边和她闲聊,大约过了十分钟,也许是黑鬼油起了作用吧,我发现小芳的身体好像在微微扭动,呼吸也好像也急促起来,面如桃花,小小的、尚未发育的身体上下起伏着。别动,我不好画呀,我要求着。

叔叔,不知怎么啦,我身体好不舒服。小女孩气嘘嘘的说道,是吗?过来我看看。听到这话,小芬很快的跑了过来,好像是本能上在期待着我的召唤。

我解开我的睡袍,裸露着上身,将小芬搂在怀里,明显的感受到小芬发烫的身体,她下意识的紧贴着我,我用左手搂住她,并轻轻抚摸着她那尚未发育的胸部,右手便直接去玩弄小女孩子的阴部,她长的很单薄,也许是营养不良的原因吧,阴唇很薄,几乎没什么肉,甚至连阴核都很小,要认真摸才能感觉到。小芳整个人瘫在我身上,面部露出好舒服的样子。

你可能是困了,去我房里睡一会吧,说着我把她整个人抱起来,走进卧室,放在床上,帮她盖上毛巾毯,她急道:叔叔,我还是好不舒服呀,你刚才抱着我的时候还感觉好一些,你可不可以再抱抱我呀?

是吗?那我再帮帮你吧,说着,我脱掉睡袍,再打开毛巾毯睡进去的一瞬间,快速的将内裤脱掉,她没有发觉,我就睡了进去。

我将她紧紧的侧身搂抱着,还是不停的用手指去挖弄她的阴部,淫水已经泛滥了,我这时的阴茎已经涨得好难受,我把她抱起来并压在我身上,用嘴去亲她的嘴唇,左手揽住她的细腰,右手肆意玩握着她的小穴。

小芳被我玩弄着好舒服,正闭着两只眼睛享受着,我便用右手把住龟头,在肉缝内上下的滑弄,搞得小女孩身体不停的扭动,嘴里轻呢的说到:叔叔,好痒痒。

小芳两只手膀圈住我的脖子,将整个身体紧紧的贴住我,大量的淫水已经打湿了我粗壮的阴茎,我将龟头对准穴口,腰部微微使力,两手把住小芳的屁股,便往前挺,龟头柔软的部分在穴口进进退退,我并不急于一攻到底,随着小芳身体的扭动,巨棒似乎在一点一点的向里滑进,但是也许是黑鬼油的催情作用吧,小芳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当肉棒大概进入到一小半的时候,小芳好像才感觉到了什么,便问到:叔叔,你在干吗呀?我尿尿的地方好像怎么有点不舒服呀。

说着就想用手去摸,我用两臂拦住她不让她的手臂伸下来,仍然用两只手握紧她的两片小屁股,不理会她,继续往更深入里慢慢挺进。

啊!好涨,叔叔,你在做什么呀?她睁开了双眼问到,舒服吗?我反问。

涨得怪难受的,但好舒服的。她认真的说,哦,你不是要叔叔帮你吗?等一会儿,你身体的难受就会没了。正说着,腰里一沉,整条肉肠一贯通底。啊!叔叔,好疼呀!啊!她张大嘴拼命的吸气,我说:疼就对了,叔叔正在帮你,过一会儿就会好的,你要忍着点。

这时候,大肉棒明显的感受到幼女那紧缩阴道的压力,便再也忍受不住,热精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