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搞上了18岁的表妹和26岁的表姐

躺旅行过后,我居然跟她们发展了超过表亲的关系

先说一下我的家族,我妈是她三姐妹中最大的,表姐是第二的女儿,表妹第三,所以她俩不是姐妹。

表姐希旼是娇小玲珑的美女,大约才150CM上下,胸部却不小,我想至少有D。年幼时每年亲戚聚会我都会跑去黏着她玩,就因为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连小学生的我都被迷倒了,一直暗恋着她。不过现实是残忍的,直到她长大结婚了我都没表白过。或者说没勇气?但至少社会层面上不告白是对的。总之,初恋就是她,而且我心底里一直都没放下过。

至于表妹小宜…要令部份冲着18而来的人失望了,她平庸太多了。身材样貌不算差但也不叫好,长处除了会自动自觉读书这种只有她老妈才会在意的优点之外,就要说服装了,明明是书呆子模样却老爱穿暴露的小背心加热裤。本来我一直没在意她,她却在最近几年突然亲近我,亲戚聚会一定要坐在我身边,害我眼睛都不知道放哪去了(最近问起才知道,原来她只有在有机会见到我的时候才穿那些衣服的,这个早熟的小妮子…)。另外,表姐看着小宜出生,也经常照顾过她,所以两人的感情很好。

我?阿宅,22岁处男,超好色,没了。

总结就是,表妹喜欢我,我喜欢表姐(至于表姐,实在有点复杂…)

废话前题说完了,现在要说重点。(为了避免文字上的阅读困难,我会将表姐称表姐,表妹称小宜)

话说我家家族老爱搞些什么旅行团,每隔一段时间就总是要全部有血缘关系的人一起飞,所以有机会跟她们两人一起到内地玩四日三夜(地点就算了,不重要)。而今次表姐夫更突然因工作而无法前去,间接令我得到了接近表姐的机会。

这不是旅游小说,一切省略,重点事情在旅馆内发展。

我自己一个住在套房内(我爸每次旅行都要带妈哥姐在外面混到凌晨两三点,而我十二点不睡就想死),大约是十点半吧,手机WHATSAPP收到了讯息。

表妹小宜:“我在你房门前,有话要跟你说”

用小头想都知道她想告白了,无论如何,我觉得至少要明确说出自己对她没什么感觉,于是就打开门了。

“怎么还不睡?”对不起,是很老套,但我也想不到这种时候能说什么. 她没回答,直接走入了房间并关上了门,然后坐到床上说:“你其实没发觉我的想法吧?”你以为我是真这么笨吗?

“什么?”

“其实我喜欢你。”

这是22年来第一次有人向我告白,我不禁心跳加速。虽然说我不算喜欢她,但被告白的感觉还是很爽啦。

“…你是我表妹,还记得吗?”

“所以你对我有没有感觉?”

“没有。”

“但是我有,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只当你表妹,而你实际上也是我表妹。”

“不论你爱不爱我,我都想跟你一起。”那你问我有没感觉干嘛?

“…再说一次,我们是表兄妹。”

突然,小宜站起来走向我,在我反应过来前吻着我。我是有想过推开她,但男人嘛…

她吻了近一分钟才肯放开我:“你为什么不反抗?”

我无话可说,在心态和理性上我是想拒绝她,但暴露的衣服和女人香却一直诱惑我的兽性。

“我知道你还是有点喜欢我的,表哥。”

“…别闹了,我们是没将来的。”

“我不在意。”

她居然撩起了自己的小背心,一下子没穿胸围的小胸部就出现了。

脸色发红的小宜用另一只手摸我的脸:“我今次会来找你,已经下定了决心。”

好啦,野性将我的理性撕得七七八八,裤裆里的东西也起立了,相信我的脸也一定超红。作为最后的挣扎,我只能无力地说:“你…没必要这样啊…”

“有的。”

相信是看出我放弃抵抗吧,小宜俐落地脱了上衣,拉起我的手揉她胸部。虽然有点小但挺有弹性的,脑冲血的我已经没资格说她了,现在我想的跟小宜一样:很想做。

理性断掉后,我立即低下头吸吮起她的胸部,手也不停摸她的背和屁股。她开始一边脱下裤子,一边逐步退后,退到床边倒下去后,下身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来吧,表哥…”

明显的,这是最后的分水岭,只要我真脱了就不能回头了。但事态发展至此,我这装满A片的好色大脑哪管哪么多?完全没思考地,我脱了。稀疏的毛发跟一条缝,男人的梦想。

我也脱下衣服和裤子内裤,将隐藏了22年的东西拿了出来。此时小宜突然叫停我:“等等!”

“后悔了?”

“不…”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是第一次…”

“…我也是。”

小宜一面惊讶地望着我:“表哥也是!?”

“我从未交过女朋友…”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现在第一次就是跟表妹…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呵,我们果然是注定的…”

我完全不觉得这跟注定有什么关系,不过小宜似乎很高兴,将我揽得紧紧的。我也忍无可忍了,一把吻着小宜,一挺腰!

“唔~~~!”

幸好我有先见之明,将她的嘴堵着,不然我想这下尖叫一定要惊动其他人了。

“唔…唔唔~~”

为了舒缓她的痛楚,也因为我A片看太多超想这样做,我跟她舌吻起来,希望用快感冲散痛觉。

“唔…嗄…嗄…”

看来奏效了,小宜也主动按着我的头跟她吻,我俩吻了很久,直到她终于放开我的头为止。

“可以了,表哥…其实没想像中的痛…来吧…”

看到小宜红红的脸颊上有一滴泪水,我忍不住亲了一下。刚才进去时立即就吻,完全无视了东西的感觉,现在一动作,我就感受到不断的挤压,而我则正努力排除万难地向上冲. 到达顶点后,我用最慢的速度开始锯木。

“嗯…啊…表哥…”

实在是难以形容的感觉啊,要说爽度的话说不定打手枪更爽,但看着眼前的女孩随着自己的动作而摇晃,听着她在呻吟,嗅着她的体香,感受着两人逐渐升高的温度…这些都是坐在冷气房间看A片打手枪没办法体会的。

我开始不遗余力地享受她的肉体,嘴巴不是舌吻就是舐着乳头,手也闲不下来一直乱摸,由胸部到小腹,还揉了一会她的小缝。

“啊、啊啊啊~~好棒~!表…表哥~!”

看着她也被我摸得高潮迭起,我也有点惊讶A片学回来的知识居然这么管用…几乎将她的全身都玩弄过一遍后,我的腰也开始累了,东西也开始忍不住,想爆发了。

“小宜…我来了。”

“表哥…我今日是安全期…放心来吧…”

对喔!色欲薰心的我居然没想到避孕的问题!不过还真幸好,居然碰上她的安全期。

“真的?”

“嗯…所以我才挑这天来找你…”

原来如此…想来这小妮子应该没疯到想怀上我的孩子的,应该可信。

有了免生金牌,我开尽马力,不断的猛冲!

“啊啊~啊!啊啊啊~!”

呜,来了!我瞬间低下头吻着小宜!

“嗯~~~!”

啊…出来了。

我紧抱着眼前的小人儿,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享受最后的余韵。直到完全消失,我才松开我和她的口。

“嗄…嗄…”

“表哥…我爱你…”

“小宜…”

激情过后,我们的体力都见底了,小宜说完后很快就昏睡过去,而我则依依不舍地抽回我的东西。

完全脱离女人魔性的地带后,我才缓慢地清醒过来,认清自己上了自己表妹的事实。

“我…真的干了。”

后悔、恐惧、慌张、内疚,各种应有的情绪都迅速地闪过,最后留下的却是责任。

虽然说是她主动引诱,也不给我拒绝的机会,但无论如何做都做了,自己也应该面对现实,好歹要思考一下将来的路要怎么走。

看着裸睡的小宜,我叹了口气,男人真的不可以太急色啊…

隔天早上,我用“她来到我房间找我谈话,发现没带锁匙卡,因为懒得走去叫人开门,就干脆睡我那里了。”为由,成功骗过所有亲人。幸好小宜虽然主动引诱我,也明白这种事不可以公开,不然天知道我会不会被她妈阉了…

第二日行程再省略,去到第二间旅馆睡了,我还是一个人住,不过小宜肯定又过来吧,明天还可能掰什么理由呢…

结果事情出乎意料,小宜打电话给我叫我帮忙:表姐希旼喝醉了,现在倒在她的房门前,叫不醒也拉不动。

我立即赶过去,帮忙将一身酒气的她搬到床上。之前说过表姐是个美女,抱着一个大美人当然少不免会多瞄几眼啦,尤其是那双D…

“表姐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刚才经过时她还跟我打招呼,怎料一转头她就倒下了!要不是她倒下前一刻刚好开了门,我也不知道怎样处理呢。”

“刚好开了门?但用锁匙卡的锁可是要把卡对准那条超幼的缝啊?连我也偶然会对不准,喝到会倒下的程度还能办到吗?”

“咦?”

在我发觉不对劲的时候,表姐突然坐起来了!我俩都同时吓一大跳。

“对,我装醉的。”

我的心立即凉了一大截,怎样想都跟昨晚的事有关啊!

“表姐你找我们有事?”不说话就是心虚默认,我决定装傻到底。

“小宜,你妈已经知道了。”

小宜倒抽一口凉气。

“骗你的。果然你们做了吧?”

原来是坑人的!可恶,小宜年轻没见过世面,一下子就被翻底牌了。

“男人都是一个样…”

在我搞不懂表姐在说什么时,她勾勾手指,示意我过去。

走到她身边后,表姐木无表情地瞪着我:“你不是一直暗恋我吗?移情别恋了?”

我吓到有点脚软,同时脸也很快热起来,原来她早就知道了…小宜则惊讶地轮流望着我和表姐,不过很快平复下来,大概是想到表姐的美貌,觉得这不足为奇吧。

“我和小宜都是你的表亲,为什么你敢跟她做,却不敢跟我告白?”

“不关表哥的事!是我主动的!”小宜开口澄清。

“我知道,他怎会有那个胆量?你每次见到他都会跑去接近他,而他这么被动,谁主动我会想不到?”

“…”

见小宜没再说话,表姐转向我:“到你了,色鬼,年轻女孩的滋味如何?”

“我…我不…我只是…”

在我支支吾吾的期间,表姐一把扯着我的衣领,将我摔上床上,连带小宜惊叫了一声。

“如果你否认,我会更加看不起你。”

唉…这句话真令我心痛。从表姐知道这件事开始,我就要看着自己暗恋的人逐步质问我、逐步鄙视我,我真的很想哭。

“…对,我做了。是我的责任。”

“啧…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只要有丁点诱惑就连爱着谁都忘了!你们一点都不会珍惜吗!难道就没想过一心一意的对待我吗!为什么要找另一个!”

“表姐你在说甚──”在我几乎脱口问出时,我很快就整理出来了。“表姐夫他…”

“…”表姐沉默了很久,才松开我的领口再问我:“老实回答我,你现在是不是还喜欢我?”

“咦?”

“答。”

“…对,一直都是。就算你嫁人了我还是喜欢你。”

我不知道小宜听到会怎样想,但我不想瞒她。

“听到了吧,小宜?你是怎样看管男人的?居然让他喜欢上自己以外的人?”

“我…就算如此,我也不会放弃!表哥是我的!”

“是吗?喂,色鬼,现在我要你陪的话,你选陪我还是陪她?”

这问题是什么意思?还没意会过来小宜就跑过来拉的手:“不行!表哥,就算你选她我都要黏着你!我要留在你身边!”

正当我有点讶异于小宜居然疯到这个地步,表姐却说了句意想不到的话:“既然你这样说,你就留在这吧。”

接下来,表姐居然开始脱起了衣服!

“现在我就在你面前跟他做,我倒要看看你会怎样。”

裸着上身的表姐一手将我压到胸部,另一只手则伸进我的裤头,把玩我的东西。老实说,梦寐以求的美女主动挑逗我,真的爽到不行。问题是虽然我对小宜说不上有爱情的成份,但总算有过一夜情,我不想让她看着我跟另一个女人做。

“表姐…这样不──”

“你不会想跟我说什么伦理问题吧?明明都跟她做了。”

被胸部遮掩着视线,我看不到小宜,相信表情一定极之难看吧…突然被一般拉力拖离胸部,原来是小宜,紧接着她吻过来,甚至主动跟我舌吻,就是不让我说一句话。

好一阵子,她终于放开我,但没有看着我而是看着表姐:“你说得对,我不能让他喜欢上自己以外的人!”

表姐只哼了一声,也贴上来跟我舌吻…老天,我真的爽到快中风了。

虽然表姐的口里有强烈的酒味,令我有点不适,但经验果然不同,表姐吻完之后还故意伸舌慢慢离开,牵出了十分色情的丝,极具煽情作用。看到这种挑逗场面,小宜也脸红起来,过了一会,下定决心一般脱掉我的裤子,并把面贴上去…不!等等!

“不行!”

紧张之下我大声的喝止她,连带两人都吓到了。

“小宜,你…你不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啊…”

在这一刻,我必须承认自己很虚伪,因为我阻止她的原因其实是我很喜欢舌吻,而我不想一个跟我口交过的女人跟我舌吻…男人都懂吧?

原本想说一句好听话来遮掩自己的丑恶,没想到小宜居然流眼泪了。

“表哥…我知道我不及表姐美,一定争不过她,但…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所以只要你高兴,无论是什么事我都会做…”

“我──”男人最怕女人哭,我也一样。在脑袋一片混乱之际,我竟然脱口而出:“好啦!我答应绝不会离开你啦!”

“…真的?”

“真的啦!”

小宜终于破涕为笑,在我放下心之后才想清楚自己说了什么…而且我居然白痴到忘了表姐的存在。

“你不离开她,那我呢?”表姐贴上来抱着我手臂:“你到底是不是喜欢我?”

“表姐…”

唉…我该怎么办呢?被两个女人争的情景出现在自己身上,我有点脱离现实的感觉。

“表姐,我绝不要离开表哥,就算他眼中只有你也一样。”

“…你想说?”

“一起来吧。”

一起来?不是吧?

“…太便宜他了吧?”

“我宁愿这样。你呢?你肯不肯跟别的女人分你的男人?”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以退为进!表姐夫外遇就是说表姐要跟别的女人分他的男人,现在再来一次她一定拒绝的!

──但,我再次明白自己猜不透女人心。

“…如果是你也不是不可以,总比是不认识的女人要好得多。”

“就这样说定了,以后表哥是我们两人的。”

我真傻眼了,不是吧,真的3P?结果表姐并不在乎跟别人分?而小宜也根本没想这么多,真的单纯想一人一半?

表姐用行动解答了我──她翻找房间的抽屉,找了一个保险套丢给我。

见我一脸茫然,表姐板起脸孔:“你不是想让我们怀孕吧?”

“不、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旅馆有这东西…”

“不是每间都有,而且要收钱的。”

不愧是老经验的社会人…我乖乖戴上它,而表姐推了小宜一把:“让你先吧。”

小宜一边脸红地盯着我戴上保险套的东西,一边脱下衣服,然后爬上床趴在我身上。这个姿势好像是叫骑乘式?我也不知道,总之她跪坐在我跨下,在上面把我的东西放入去。

“…嗯~!”

听到她娇媚的一声,我也立即精虫上脑了。不断抚摸她的头发、胸、腰、屁股,嘴巴当然是我最爱的舌吻。

“唔…嗄啊…啊啊啊~”

我放开了她的嘴巴,舔上了耳垂。本来是一时想起的调情手法,没想到这正中小宜的敏感点,下面立即缩得超紧。万幸我刚好停得住,只差零点几秒险些精关失守。

一直在旁看着的表姐问我:“射了?”

“不…差一点就…”

怎料表姐听后居然贴近小宜,舔耳垂加捏乳头!“啊~”伴随着媚叫和收紧,我经不起第二次考验,还是射了。在陷入无的状态时,我感觉到下面有暖水流出来,看来小宜高潮了,上次都没这种感觉呢。

我俩还贴在一起喘息,享受着残存的余韵,表姐却拉起小宜放到床上,害我突然有种空虚的感觉。

“到我了。”

二连战?对啊,我居然没思考过自己要应付两个女人,刚才只顾着爽不遗余力…

“我…”

“不想就以后别想了。”

“我想!”

表姐坏坏的笑了起来,害我察觉到刚才那根本是发情猴子的发言…

“不想我冷掉的话,”表姐躺下来摆出了很诱惑的姿势,让她下面一览无遗:“知道要怎样做吧。”

看到这么刺激的艳丽场景,原本消退的色心又被挑起了,我情不自禁的贴上她的下身,伸出舌头舔着她。别问我味道,虽然我不介意“服侍”女性,但可以的话我还是不想记起。

“嗯…那就对了…”

看来我“服侍”得不错,表姐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腿也不自觉地夹紧我。满脑子A片的我觉得光是舔好像不够,于是手指也加入战团,不断撩拨着她的小缝。

“嗯…啊…做得不错…呵呵…”

随着呼吸微微晃动的大胸部也在诱惑我,我留下手指独自应战,另一只手和嘴巴贴到胸部开始按摩。

“嗄…嗯…嗄…”

吸吮了一会,我改变方式,一会用舌头上的凹凸轻力慢慢磨擦,一会用牙齿轻轻咬着,我感受到表姐也随之有搔痒般的空虚快感和强烈的刺激感。

“唔~!嗯…嗯~”

表姐的喘息声开始变大,我也休息得差不多了。我停下手,挺腰突出再度硬起来的东西:“表姐…我可以了…”

“…进来吧。”

得到了允许,我把东西对准,缓慢地入侵表姐的身体。

“…啊…”“…啊…”

我们同时轻叫出声。表姐身材娇小,下面比小宜还紧致,一进入就带来极大的快感。不过由于我之前已经射过一次,敏感度下降了不少,倒也不至于早泄。

我轻力地摆动着腰,左手揉着表姐的胸部,右手抚摸她的腰。不过表姐虽然很紧,但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反应,不知道是她经验丰富还是我经验不足?总之为了满足男人的虚荣心,我要全身摸索表姐的敏感点。

可是我才刚把面贴近表姐,她就用手抵着我的额头:“别想征服我,处男。”然后用另一只手摸向我的…袋子!时而轻柔时而粗鲁地揉着,就像我刚才对她的乳头一样!

“嘿嘿…怎样?”

这、这招真是太犯规了,亲身体验才知道它的威力,我还妄想自己很会调情、迷倒了表姐…我真是白痴。昨天才破处的处男果然敌不过已婚人士,就算射过一次也很快有冲关的感觉,再下去我真的会忍不住!

既然怎样也避不过,我就豁出去了!一手捉着表姐抵着我的手,一把吻下去,至少用我最爱的舌吻加中出来了结!

“啊!不要──唔──!唔~”

我贪婪地吸吮着表姐的舌头,两手环抱着她,下半身逐渐加快速度。没想到表姐除了刚开始有点抵抗外,下一秒则抱着我的头,还意外抓了我的脖子一下。痛楚令我有一刻停顿,表姐居然立即夹紧双腿,对我施以重压!我再也忍不住,射出了今日第二发。

脑袋空白一片,但仍感受到表姐的舌头在我口里搅拌,不肯放手,我也乐于跟她接吻,至少吻了三分钟才停下。

“…大色鬼,我才不怕你来硬的。”

“表姐…”

才刚抽出舌头不久,我就忍不住再吻下去,不过今次只是吻在嘴唇。

“我真的很喜欢你…表姐…”

“…想好小宜的事再说吧。”

唉…说得对,说得太对了。

小宜在脱离我不久后就睡着了,看着她的睡脸,我也开始苦恼起来。原本只是表哥和表妹的问题,现在连表姐都参一脚,情况变得超复杂的。

“别发呆了,你还压着我呢。”

“啊,对不起…”

依依不舍地抽出我的东西,拿下保险套后,头就开始昏沈了。一看挂钟,原来已经凌晨一点,我竟然撑过了自己的时限。

也许是看出我周公来袭,表姐退离中间位置,并拉我躺下床:“我们的事要很长时间去商量,现在先睡了吧。”

没错,我真的需要睡了…

醒过来时,天还未全亮,趁着没人发现我起床回到自己房间,等所有人醒过来才装作一觉睡天光的模样集合。小宜又睡在其他人房间,她妈开始有微言了,不过这次是在女生房间,所以也没唠叨多久就了事(喝酒的事没说,相信表姐也不想别人知道的)。

行程第三日,略。

晚上,今次小宜不敢来了,我们约好回去后再温存,因此今晚真的是一个人的夜晚。

原本以为是这样…

WHATSAPP收到了讯息,是表姐。

“过来”

真是言简意赅. 立即冲到她房门前敲门。表姐也很快开门,我没说一句话就进去房间了。

“小宜真是爱你爱得要死呢。”

关上门后,表姐突然没头没脑的丢出这一句。

“怎么说?”

“今日我偷偷问过她,难道真的将昨晚的事当真,要跟我分老公?结果她居然说只要留在你身边就足够…真不知道该说浪漫主义者还是时代变了。”

嗯,虽然我有点吃惊自己迷得小宜这么要紧,但想到她正值恋爱比天高的青春期,就觉得其实很普通。

“因为她还年轻吧。”

“对,她太年轻,你也一样太年轻了。”

“我?”

表姐突然用严厉的眼神盯着我。

“表姐…?”

“我问你,如果没有小宜,你打算跟我一起?”

“…是。”

“你经常强调喜欢我,但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喜欢你到这程度。要我选你做我的老公,还差一段距离。”

“………这种事,其实我知道的。”

表姐对丈夫外遇相当愤怒,是因为她真是真心爱他。这点我在当时表姐的婚礼上,她露出的幸福笑容令我相当明白。

而我,她没有愤怒,甚至乐于3P。

“纵然如此,你还是选择我吗?”

“是。”

表姐再次抓我的衣领:“听着,就算我会选择你,也是因为我想找一个爱我的人,而不是我爱的人。纵然如此,你还是选择我吗?”

“我很清楚。就算如此,我也是喜欢你。”

表姐盯着我很久,才叹了口气。

“…白痴。”

说完这两个字,她就吻了上来。

我仍未搞清楚什么事,表姐就放开了我。

“选择一个你爱的人,不一定会幸福的…你看着我还不清楚吗?”

明明是一副责备我的面孔,但我看到表姐眼眶却有小小的泪光。虽然不能准确说出来,不过我已经感受到她的心情了。

我轻轻把她的头抱到胸口,因为我知道她不喜欢在他人面前哭:“不是这样的,表姐…你只是不幸选中了不值得爱的人,但我知道你是值得的。”

“…”

“就算我没资格做你的丈夫,也请让我留在你身边。”

表姐缓缓地摇头…不,她是在用我的衣服擦眼泪。

“…说够了,我不用你安慰我。”说完,她又再抬起头吻我。

今次我很快反应过来,抱着她的头热吻起来。不再是激烈的舌吻,今次我们互相都只用嘴唇亲吻着对方。

吻了快一分钟,表姐喘着气说:“就是这样…别说多余的话,我只要你继续爱我就行了。”

“…我知道了。”

接着我们又再吻起来,今次我们还边吻边互相脱下对方的衣服,很快的两人都脱得清光,我抱着她慢慢躺下床虽然精虫上脑,但最后的理性还是告诉我别忘了最重要的事。我翻开房间的抽屉,果然这间旅馆也有套套。

“…我还以为你会忘了,正准确将你踢下床呢。”

“我不会忘的,只要你想我记着,我就不会忘记。”

“这些甜言蜜语别跟我说,留给小宜…我听得多了,早就没感觉。”

说谎,脸上的红晕表示她根本很爱听。不过一轮相处,我也知道表姐喜欢别人顺从她,所以也没说什么. 装备好套套,我一手抱着她的腰另一手正在对准,怎料到我才把前端小部份进入裂缝,表姐突然抓着我的腰,一下子插到底。

“啊!”“啊…”

“表、表姐你…”

“闭嘴…快来爱我…”

怎、怎么了?表姐居然比昨天醉酒时还凶猛?难道我成功令她动情了?疑问归疑问,我还是听从她的话,每次都用力插到底,还用手玩弄胸部。

“啊…啊啊…好棒…”

看来表姐真的动情了,上次我都只听到她的喘气声,几乎没开口,今次却越叫越大声。成功感是很大,但再下去真的会被听到的…只好用嘴巴堵上了。

“嗯──!”

一吻下去,下面立即收紧,幸好还忍得住。果然表姐的敏感点是嘴巴,这实在是跟我太合了。

我肆无忌惮的舔着她口腔内所有的点,表姐也被我刺激得差点忘了呼吸,要不是我刚好想试试拉出口水丝来,搞不好她真的会窒息。

“嗄…嗄…嗄…”

难得的有喘息机会,我也正好需要点时间休息,压下被夹得快发射的冲动。

“表姐,对不起…我太得意忘形了…”

“…你这大白痴…大色鬼…”

不得不说,娇喘的表姐实在美得令我入迷。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吻着她的额头和面颊。

“…别吻啦,要吻就吻我的嘴…轻一点的…”

表姐主动要求,我当然是照着做。轻吻着她的嘴,下半身也开始再动。

“嗯…啊,嗯…”

听着嘴边漏出的呻吟,我实在受不了。失去理智之下,我开始加快速度。

“嗯嗯~来…来吧~”

不行了!我封着她的嘴,一挺腰直插到底,痛快地射了出来!

“嗯~~~”

空白的脑袋和强烈的余韵,令我忘记到底抱着表姐多久了。直到我俩的喘息开始停下,才放开嘴巴重新凝视对方。

“我已经忘记说第几次了…但是,表姐,我爱你。”

“…没其他人的时候,叫我希旼吧。”

我们又再互吻了一下。

躺在床上,我揽着表姐…希旼,内心始终有点不安。

“希旼…如果我们和小宜同居,会碰上多少问题?”

“太多了,社会法律上的事不说,感情问题不说,光是跟家人说明就够麻烦了。”

“果然是不可能隐瞒吗…”

“我不要,小宜也一定不想。”

唉,这两个任性的女人…好啦,其实我也不想家人面前还偷偷摸摸的。

“除了家人,我还要想你们的名份问题…”

“要是将来小宜成年后还是喜欢你的话,你跟她结婚吧。”

“那你…”

“我会离婚,在我知道他外遇时就有这个打算了。但即使离婚,我还是不会做你的妻子,你将我当外遇好了。”

“…我始终还是不行吗。”

“真受不了你…如果她放弃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多谢你,希旼…”

“哼…我受不了你才答应你的。不过那傻妞是很认真的,你多半逃不掉了。”

“唉…抚心自问,我其实至今还未对她有爱的感觉,比较起来绝对会选择你。但──”

“未有感觉…但不是没有,对吧。”

“…对,也许不自觉间,我也真的逃不掉她了。”

对。

我想让她们两人都能够幸福地笑,两人都不能少。

“献身就可以令你逃不掉,真简单啊。”

“别取笑我啦…我绝不会再碰其他女人的。”

“你有胆碰,我就亲手阉了你。”

“真的不敢啦…”

*由于之后已经没色情要素,我就简略交代一下算了,没兴趣请按上一页:行程的最后一日就是中午回家,我们没有做过也没有谈过,各自回自己的家了。过了几日,来到星期天,我们相约出来谈将来。

家人方面,我们在各自的家庭公开了关系. 我家很幸运,爸妈都很开通,支持我自由恋爱,反而开通到吓到我了,毕竟是二女一夫…

小宜家,我差点被阉了…小宜老妈知道她女儿跟我交往就算了(当然没说我们做过),竟然还有希旼加入,几乎将我掐死…幸好我爸妈都出口相劝,甚至连婆婆都帮口(其实在她那个年代似乎很平常),她老妈才肯放过我。她老爸?这色老头由始至终只是一副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妒忌的表情,只会盯着希旼…真想打他。

希旼家,父母已经不在,只有弟弟,而他懒得鸟我。

其余无关的亲戚一律隐瞒,我们还未疯到要全世界知道。

个人方面,我们都各自订立了目标。

小宜说什么都要黏着我,我也约定如果她到了20岁还喜欢我,我就娶她(说真的,如果一个面对众多社会诱惑的年轻小女孩办得到,那我觉得真的值得娶)。

我对自己的最低限度要求是养得起她们两人。所以我想需要进修一下,找一份工作能赚足够的钱养她们,也要找一间让我们三人居住的屋。

希旼的离婚办好之后,就等我什么时候能变出三人的爱巢随时搬入去。另外,原来表姐是律师…这下我真的该烦恼用什么养她了。

我们还讨论了生小孩的问题,小宜20岁后再讨论,现在当然不行(理所当然的);希旼说她不想生,甚至考虑做结扎手术,虽然挺可惜的,但我当然是依照她的意愿。

总之事以至始,我很清楚知道将来一定不会好受,但为了两个女人,只好跟命运拼了。

一躺旅行过后,我居然跟她们发展了超过表亲的关系…

先说一下我的家族,我妈是她三姐妹中最大的,表姐是第二的女儿,表妹第三,所以她俩不是姐妹。

表姐希旼是娇小玲珑的美女,大约才150CM上下,胸部却不小,我想至少有D。年幼时每年亲戚聚会我都会跑去黏着她玩,就因为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连小学生的我都被迷倒了,一直暗恋着她。不过现实是残忍的,直到她长大结婚了我都没表白过。或者说没勇气?但至少社会层面上不告白是对的。总之,初恋就是她,而且我心底里一直都没放下过。

至于表妹小宜…要令部份冲着18而来的人失望了,她平庸太多了。身材样貌不算差但也不叫好,长处除了会自动自觉读书这种只有她老妈才会在意的优点之外,就要说服装了,明明是书呆子模样却老爱穿暴露的小背心加热裤。本来我一直没在意她,她却在最近几年突然亲近我,亲戚聚会一定要坐在我身边,害我眼睛都不知道放哪去了(最近问起才知道,原来她只有在有机会见到我的时候才穿那些衣服的,这个早熟的小妮子…)。另外,表姐看着小宜出生,也经常照顾过她,所以两人的感情很好。

我?阿宅,22岁处男,超好色,没了。

总结就是,表妹喜欢我,我喜欢表姐(至于表姐,实在有点复杂…)

废话前题说完了,现在要说重点。(为了避免文字上的阅读困难,我会将表姐称表姐,表妹称小宜)

话说我家家族老爱搞些什么旅行团,每隔一段时间就总是要全部有血缘关系的人一起飞,所以有机会跟她们两人一起到内地玩四日三夜(地点就算了,不重要)。而今次表姐夫更突然因工作而无法前去,间接令我得到了接近表姐的机会。

这不是旅游小说,一切省略,重点事情在旅馆内发展。

我自己一个住在套房内(我爸每次旅行都要带妈哥姐在外面混到凌晨两三点,而我十二点不睡就想死),大约是十点半吧,手机WHATSAPP收到了讯息。

表妹小宜:“我在你房门前,有话要跟你说”

用小头想都知道她想告白了,无论如何,我觉得至少要明确说出自己对她没什么感觉,于是就打开门了。

“怎么还不睡?”对不起,是很老套,但我也想不到这种时候能说什么. 她没回答,直接走入了房间并关上了门,然后坐到床上说:“你其实没发觉我的想法吧?”你以为我是真这么笨吗?

“什么?”

“其实我喜欢你。”

这是22年来第一次有人向我告白,我不禁心跳加速。虽然说我不算喜欢她,但被告白的感觉还是很爽啦。

“…你是我表妹,还记得吗?”

“所以你对我有没有感觉?”

“没有。”

“但是我有,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我只当你表妹,而你实际上也是我表妹。”

“不论你爱不爱我,我都想跟你一起。”那你问我有没感觉干嘛?

“…再说一次,我们是表兄妹。”

突然,小宜站起来走向我,在我反应过来前吻着我。我是有想过推开她,但男人嘛…

她吻了近一分钟才肯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