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圆滚滚的大屁股

病已经好了,校管处当然就不会再允许我住在女生公寓?面,这毕竟是不合校规的,不过校管处说我可以晚上再走,这就又让我多了一个白天的时间

? ?我坐在电脑前,想像着昨天晚上将路静操得要死要活的情形,感到一种巨大的快意,我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连路静进来我都不知道。

? ? “喂!醒醒吧,做什么白日梦呢笑得像个白痴一样啊?”我回过神来,发现路静的小脸正悬在我高高仰起的脸上方,这让稍稍的吃了一惊,同时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想做起来,可就是这下意识的行为让我的嘴贴到了她的小脸上。

? ?路静反应神速,她微微的呻吟了一声,飞快的转过小脸一口咬住我的嘴狠狠的吻了一下,然后像只兔子一样飞快的跳到一边背着手歪着头笑咪咪的看我。

? ?我心?有些慌乱,但很快就平静下来,板起脸来训斥她:“妳看看妳像什么样子?妳看看妳看看,还背着个手,妳以为妳是领导人啊?哪个大学生像妳这么没规矩,嗯?” 

? ?路静不为所动,依旧笑眯眯的看我,等我唠叨完了她才走过来,从桌上的纸巾盒?抽出一张纸巾,仔细的在我嘴角擦拭起来:“小屁孩儿还一本正经起来了,真的以为是人家的老公啦?我可还没有承认呢。”我一听就急了,伸手就要去捏她的屁股。

? ?路静却站直了腰,重新走到我前面站好说:“楼下面来了个军官找妳。” 

? ?我一愣,军官?谁呢?我扯着脖子向下望了一眼,我拷,原来是上官,他穿着笔挺的大校军装,我赶紧下楼,这家伙看见我后十分利落的给我行了个军礼:“多谢飘长官接见! ”我好想踹一脚过去,翻了个白眼:“妳找我有事?” 

? ? “嘿嘿嘿……”上官咧嘴笑了起来:“其实找妳也没啥事,这不是到饭口了么,我就是来蹭口饭吃……飘少,妳也知道我们军人平时有多苦,妳一个豪门子弟,应该成为劳军的典范代表……”

? ? “打住打住!”我懒得听他这些老掉牙的贫嘴:“妳就直说来我这?要饭么,乞丐要饭还这么多话——走吧,正好我也饿了。” 

? ?向楼上的路静挥了挥手,我和上官就向外走,他指着停车场上一辆显眼的军用悍马说:“那边。”没想到上官这家伙居然是开着车来的,我斜眼看了看他:“行啊,都混上悍马开了,瞅着比我都有钱怎么还跑我这来混吃喝啊?” 

? ?上官哈哈一笑:“借的借的。”切~防区参谋长还用借车?当我真是白痴啊?

? ?说话间已经来到车旁边,上官让我坐到副驾驶那边,上了车后我才发现车后座有两个挺漂亮的小女兵,看起来连二十都没到,青春得很。俩姑娘很有礼貌的跟我打了个招呼,一点都不认生。

? ? “谁啊?”我问上官,上官边倒车边回答我:“我们警卫师宣传队的——我说,妳请我们到哪?吃饭啊?我还没去过立慈呢……” 

? ?还没等我回答,车已经向市中心方向开过去了。还没到下班高峰时期,所以上官很快就把车开到立慈饭店。

? ?停车后这小子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从车后座拿出一套便装自顾自的换上了,口中还念念有词:“麻烦麻烦,以后找妳们再也不穿军装出来了,妳看妳净把我往这种奢侈糜烂的地方领,妳这不是腐蚀高级军官么?不是削弱**战斗力么?要不是看在妳诚心诚意请我吃饭的面子上我才不来呢…… ” 

? ?这番话把我气得七窍生烟,却逗得后座两个小女兵直乐。

? ?两个小姑娘说想吃西餐,于是我们便来到西餐厅找了张桌子坐下,坐下后我发现,这张桌子是上次绒绒过生日时候我们坐过的。

? ?绒绒这丫头不知现在怎么样…… 

? ?上官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有些走神的我打醒了。

? ? “干啥?”

? ?我扭头看看上官,这家伙正一脸淫秽的看着我:“这俩丫头咋样?” 

? ?我左右看看,俩姑娘已经不见了,上官又拍了拍我:“别看了,都上厕所去了……我說妳没玩过女兵吧?这俩妳挑一个。” 

? ? “这也行?”我很惊讶:“妳他妈的还算军官那?!怎么说,她们也是军人啊?!” 

? ?上官不屑的撇了撇嘴:“什么他妈的军人,我告诉妳吧,那个所谓警卫师宣传队不过是个后门兵的聚集地,?面那帮所谓军人都是些地方议员的公子小姐,连他妈的军训都没受过,都是那帮肥得像猪头的市县领导硬塞到军队?的,还他妈不好不接收,所以就搞了个宣传队,把这帮兵不兵民不民的玩意圈起来养着,部队?有几个把他们当军人看的?就说这俩吧,高个儿那个梅梅是北部一个小市的立委的女儿……” 

? ?他话还没说完两个女孩儿就回来了,我仔细打量了一下 个小姑娘,以我的眼光来看,两姑娘身上果然没有一丝军人的味道,难怪让上官这士官出身的家伙看不上眼。

? ?我对这俩女孩儿没什么兴趣,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上官大概是看出来了,他借口上卫生间,临起身给我使了个眼色,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 ? “不对胃口?”上官撒完尿,浑身抖了一下。

? ?我系上裤门走到洗手台前去洗手:“没兴趣。” 

? ?上官跟了上来问:“晚上没啥事吧?市警察局外事处一个家伙请我参加一个聚会,据说十分刺激,要不妳跟我一起去吧?” 

? ? “去吧?我谁也不认识,自己去也没啥意思,妳就当陪我得了?”上官眼巴巴的看我,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一个大叔流露出如此可怜的眼神,只好同意了。

? ?吃过了饭,上官给某人打了个电话,没说两句他就给挂了,然后直楞愣的看着我:“那家伙告诉我说要自带女伴,还说… …”他凑到我耳朵边小声说:“还说是很开放的那种聚会,妳說咋办?” 

? ?我立刻明白过来那是个什么样的聚会了,肯定是那种连磕药带**的派对,我没什么兴趣,倒不是对**反感,主要是对那些磕药以后丑态毕出的男男女女倒了胃口,听说有些人实在是很恶心。

? ?上官可能是见我犹豫,一把拉住我的手:“飘侄,妳不会不想去吧?那妳也得可怜可怜我不是,我在金门什么苦都吃了,现在正要开始享受呢,妳就算帮我一把不行么?一起去吧?” 

? ?我答应了上官,这家伙眉开眼笑,就像捡了一皮包般高兴,可还没出厕所,他的一张老脸又拉了下来:“姑娘呢?我他妈到哪?找女伴啊?总不能把我老婆拉来吧?” 

? ?我脑中念头一闪:“外面那俩丫头不就是现成的么?这种丫头在地方不可能是什么老实人,没准比我们玩的都疯,妳出去试试她们。” 

? ?上官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想来是不怎么愿意带那俩小女兵去参加派对,但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 ?不出我所料,当上官假装无意地向我提起,晚上有个“可能很刺激”的聚会时,那两个小丫头都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我问上官,以前有没有参加过类似的聚会,上官摇头说没有,我便把那种聚会的种种大致介绍了一下,随后我给上官使了个眼色,他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桌子。

? ?两个小丫头咬了两句耳朵,然后其中一个稍微有些羞涩的问我:“飘少,妳晚上是不是和上官大校一起去啊?要不……要不带我们也一起去看看吧?” 

? ?我问:“妳们没听到我刚才说什么?去那种地方没准就会和不认识的男人上床,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 ?另一个丫头看来是豁出去了,起身走到我身边坐下,挽住我的胳膊:“多大点事啊,不就是和男人上床么,小意思,其实我们主要是好长时间没摇头了,想去疯一下,妳就跟上官大校说说,带我们去吧?” 

? ?看到上官从那边回来,我忽然有些兴起,便起身站了起来,跟两个小丫头低声说: “妳俩跟我过来。” 

? ?我又走向卫生间,两个小丫头等到上官回了座位,大概是报告要上厕所,随后也跟了上来。

? ?走到卫生间门口,我进了男卫生间?看了看,?面没人,于是我向两个丫头招了招手,走了进去。

? ?一会儿,两个小姑娘也跟了进来,我把她俩扯进一个隔间划上门,然后二话没说从裤子?掏出**然后坐到马桶盖上,两个小姑娘不是雏,见状很利索的一左一右在我旁边蹲了下去,然后握住我软绵绵的**就含到了嘴?。

? ?虽然两人都不是生手,但相互间的配合还生疏得很,动作连接十分不流畅,我稍微指点了一下,两个姑娘就开始做得熟了起来,没多大功夫就配合默契,看来不去百花居那种地方真有些浪费了。

? ?志不在shè精,我稍稍享受了一会儿两姑娘青春的小嘴便拉起其中一个,伸手向她衣服?面摸去,从**一直摸到内裤?,摸够了就换另一个。

? ?摸得差不多了,我才站起身,把**收回来系上裤门,一个小丫头还奇怪的问:“妳还没射呢啊?收起来干嘛?” 

? ?我拍拍她的小脸:“差不多就行了,咱们饭还没吃完呢不是?再说晚上有得是机会。” 

? ?两个小姑娘听出来我要带她们去,都雀跃起来。

? ?回到座位,我跟上官说:“晚上就她们俩吧,省得再找了。”上官点点头,倒没说什么,我见两个小女兵还没回来,便问:“两个妳都上了?”上官摇了摇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还不如那兔子么?”

? ?吃了饭,上官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开车奔着聚会地点去了。那是在华杨戏院附近一家大公司的招待所。上官到了有警卫把守的大门前,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那警卫的对讲机响了起来,?面传出几句我没听清楚的话,那警卫便把我们放了进去。

? ?在招待所前停了车,我们四人上了台阶走进大门,这招待所外表看起来毫不起眼,但?面可豪华得有些过分,甚至金碧辉煌得有些俗气。

? ?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迎了上来,微笑着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面具,都他妈是蝴蝶形的,让我想起几个印象深刻的欧美A片来。

? ?引着我们上楼以后,那小姑娘把我们领到一个房间,又交给上官一把可以拴在手腕上的房门钥匙,然后轻声说:“今天招待所?都是来参加聚会的人,几位先生小姐进房间以后可以把衣服脱下来留下,然后上七楼的俱乐部。” 

? ?这是要我们光着屁股上楼啊。我有些不情愿,但既然来了就要遵守规矩,于是我还是脱光了衣服,两个小姑娘也利索的脱光了,然后戴上面具,只有上官还有些扭捏,我踹了他一脚:“快他妈脱!”上官这才嘟嘟囔囔地脱光了,又学着我戴上了面具。

? ?光着身子开了门,正好对面的房间也被打开了,一个腆着老大肚子的男人领着两个身材一流个子比他足足高了一头的女人往外走,男人见到我们到没什么意外的表现,可那两个高个女人却下意识地用手掩住三点,低着头跟着那男人向电梯走去。

? ?我走在他们后面,仔细欣赏着两个女人形状优美的屁股,尤其是那个穿着长筒皮靴的姑娘,身材十足魔鬼,那翘屁股足以跟席雅比美了。

? ?一起上了电梯以后,其中一个女人摁了七楼的电钮,电梯便向上开去。忽然那个我们一起的高个女孩儿悄悄捅了捅我,我扭头看她,她看看我,然后冲前方摆了摆下巴,我顺着看过去,原来是那大肚子男人正眼都不眨的看着我们这边的两个青春少女,胯下那蚕蛹般的小**已经直愣愣的翘了起来。

? ?见我看他,那男人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倒是很镇静的对我开了口:“兄弟艳福不浅啊,小妞嫩得很……”说着他拍了拍身边两个女人的屁股说:“一会儿换着玩玩?” 

? ?两个小女兵的身子确实很嫩,还属于少女范畴,而他身边的两个女人看身子也有二十出头,已经完全成熟,可以叫做女人了,想必是这哥们儿已经玩腻了,因此见到小女兵更加青春的**便色心大起。

?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扭头看看上官,这家伙正盯着对面那个穿高跟鞋的大**女人发愣,估计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于是我点了点头,吩咐两个小女兵:“今晚妳俩就陪那位哥哥吧,记得,想玩好就要听人家话。”接着我低声告诉她们:“不過妳们如果不想找麻烦的话,死也别把自己的职业和姓名告诉别人,也别把面具摘下来。” 

? ?两个小女兵显然主要是想摇头跳舞,对陪什么男人倒是无所谓,因此对我点了点头,表示听懂了之后就很乖巧的走了过去,那两个女人也顺从的走了过来,我一把拉过大屁股的长筒靴,照着她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她惊叫一声,对面的男人一手一个搂着两个小女兵呵呵笑了起来:“哥们儿随便玩。” 

? ?说话间电梯已经停下,门也开了,我们走出电梯,发现走廊?三三两两的来回走着**男女,有的正常走路,有的已经开始就地 苟合了,男人是高矮肥瘦各色都有,女人可就是清一色的妖艳身材。

? ?我搂着长筒靴向走廊尽头的俱乐部走去,一路在那些女人身上摸个不停,那些男人都是出来寻乐子的,也不生气,只是不少都伸手来摸长筒靴子,算是找点利息回去。

? ?俱乐部并不算大,也就二百平米左右,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地毯,左右分开,一边一圈沙发一个舞池,沙发都不是靠背式,而是能让人半躺的,用来让男男女女们**。

? ?看来聚会已经开始了,俱乐部内一片燥热,但快曲却还没有放,不少光着身子的男女正在打K,有的已经进入闪讲状态,等待药力上头。

? ?想来是面具让上官放心不少,虽然他没吃药,但很快他进入状态,等快曲一开始便拉着高跟鞋冲进舞池狂跳起来,我领着长筒靴走到放药的柜子前,拿出一片有春药成分的麻古扔进嘴?,然后问那女人:“妳吃什么?” 

? ?长筒靴倒也是行家:“也是麻古吧。”看来这女人主要是来寻找**的。

? ?吃了药,我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下,然后让那女人给我**,她顺从的伏到沙发上把我的**含到嘴?,我半躺了下去,边享受边打量四周,不远处,那两个小女兵正撅着屁股轮流让那大肚子哥们儿操…… 

? ?向左边看去,舞池?一帮裸着身子的男男女女正狂舞不休,周围沙发上有人正在接吻,有人正躺着享受环境,边上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正抱着一个女人的丰满的屁股操个没完……我收回视线,心想那女人的屁股还真是不错……等等,那女人屁股上面是什么?红痣?怎么这么眼熟??

? ?我再度看去,仔细的确认了一下,确实是!确实是那个红痣!!是她!!

? ?是她,这个正让人抱着屁股操的女人正是颜菲!

? ?严格来说,颜菲现在已经跟我没什么关系了,她已经很久没有来找过我了,甚至安琪说她都有好长时间没回公寓住了,但不管怎么说她也曾经是我的床头人,本来我发现这个事实以后觉得自己多少应该不好受,可奇怪的是,刚才还软着的**却在确定了那个被操的女人是颜菲以后猛然在长筒靴的嘴?勃起了,而且十分坚硬。

? ?我从她嘴?抽出**,然后示意她撅起屁股,从她后面操了进去,之后便是一顿猛烈的**,边操她边扭头去看颜菲被操时的模样。

? ?从前颜菲在我床上的时候就很淫荡,可却从没见过她像今天一般疯狂。那高个男人从后面操她,直操得颜菲疯狂甩动长发,高亢的叫喊声穿透震耳的音乐传进我的耳朵。

? ?我仔细看去,发现她甚至在用手使劲的挖着自己的阴部,难道她吃药了?这时,一阵强烈的快感从下身传来,我低头看去,发现身下的女人此刻竟然同颜菲一样,边用力向后顶屁股迎合我的**边用手抚摸自己的**,我暗笑一声,女人吃了药以后疯狂起来确实性感,她们知道怎样做才能让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感。

? ?一个身材魔鬼的女人从我身后经过,被我一把拉住,她并没有挣扎,反而贴住我专心的看着我和长筒靴的交结处,我一手扣住她的**,一手别扭的向她的阴部摸去,她配合的张开双腿,甚至用双手扒开逼以方便让我摸得更深入,摸了半天,我觉得有些费力,便用手压她的脑袋,直到她的脸贴到长筒靴的屁股上,这才住手,然后从长筒靴的屁股?抽出已然**的**,向那女人嘴?捅了过去。

? ?这女人裹**很有一套,含着我的**不放,脑袋虽然不怎么活动,但嘴?的动静可不小,一条柔软的舌头跟长了翅膀一样绕着我的**满嘴乱飞,一会儿又象个吃奶的小孩儿吮**喝奶一样小口小口的啜,我干脆放开了长筒靴,然后转身半坐办靠在她撅起来的屁股上专心的享受胯下那个身材魔鬼女人的口唇服务。

? ?这时,我看到操颜菲的那个男人掐着自己的**拍了拍颜菲的屁股,随后她便迅速的爬起来,对着那男人的**张开嘴,那男人撸了几下**,一股浓白的jīng液便激射而出,喷进她的嘴?。

? ?没等男人射完,颜菲便吮住**,那男人浑身颤抖着,用力的把屁股向前顶去,操了颜菲的嘴几下,大概是把剩下的精子全灌到颜菲肚子?了。

? ?看着他们**的样子,我感到头皮一阵发麻,这感觉带动了全身的神经,让我更敏锐的感觉到胯间女人口舌的活动,于是我也射了。

? ?颜菲和那个男人激情过后肢体纠缠着躺在沙发上,她一条腿搭在男人身上,毫无顾及的向过往的人们展示着自己的阴部,我呆呆的看了一会,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不过我知道,无论心?的想法再多,?面也没有一丝叫做难过的东西。

? ?难道,颜菲在我心?真的一点份量也没有吗?大概真是这样吧…… 

? ?胯下的女人还在无休无止的裹着我的**,契而不舍的把软绵绵的东西舔得再度坚硬,我拉起她,让她和长筒靴一起趴着撅起屁股,然后我挺起腰杆,开始轮流奸污这两个根本不认识的女人…… 

?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我从身边两个依然在熟睡的女人身子中间爬起来,觉得精力充沛,丝毫没有**一夜的疲惫感觉。

? ?我轻轻起身,在周围转了一圈找到了上官,然后又和他一起去找那两个小女兵,终于在角落?的一个沙发床上找到了正跟那大肚子哥们儿纠缠成一团还在熟睡的两个小姑娘。

? ?我揪着一个小丫头的奶头拉了拉,她睁开眼睛看了看,然后起身伸了个懒腰:“要走啦?” 

? ?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昨夜颜菲所在的地方,发现她还在,只是身边换了个皮肤黝黑的男人,此刻睡得正熟,我不由笑了出来,没想到颜菲是如此放荡的女人,不过她是原本就如此呢还是近期失恋后变成这样的呢?

? ?已经是跟我没什么关系的人了,因此我转眼就把她抛到脑后,把注意力集中到跟在上官后面的两个小女兵屁股上,两个小丫头也许是因为太青春的缘故,不但皮肤异常细腻,而且屁股圆溜溜紧绷绷的向后翘着,随着步子左摇右摆,看着眼前两个年轻的屁股,我发现我居然又勃起了。

? ?进了我们放衣服的房间,上官去洗澡,两个小姑娘脱下面具后坐在床上笑嘻嘻的盯着我勃起的**,我走到她俩面前,分别伸手扣住她俩的* *边揉边问:“昨晚玩的怎么样?” 

? ?两个小姑娘点点头,异口同声的告诉我:“爽。” 

? ?我嘿嘿一笑,把**顶到其中一个丫头嘴唇上:“来,让大哥也爽爽。” 

? ?她顺从的张开嘴把**含到嘴?,另一个丫头也没用我吩咐,直接过来含住了一个睾丸吮了起来…… 

双飞小女兵

两个小女兵一个叫倩倩,一个叫梅梅,当然了,她们没说全名,我自然也不会问,她们也只知道我叫飘少而已。

? ?我坐在床上,两个小女兵争先恐后地为我舔着**,我居高监下地看着,梅梅的赤身**,她脸上红扑扑的。**的梅梅像站在洲头湖畔的白天鹅,分外迷人。她似乎有些羞涩的用一只手半遮着阴毛茂盛的三角区,一只手轻掩着高耸的**,通体雪白的肌肤,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耀眼的白光。她美的惊心动魄,美的无以形容。

? ?梅梅趴在我身边,一只手由我的胸脯,移到了我的**上,帮我运动起**来。我的**立刻发怒了,而我的手也摸上了她的**。

? ?倩倩显得大方些,她吮着我的**说:“飘少,妳的**好大。” 

? ?我搂着两个美女,心情极为惬意,我用手指捏着两人的**笑了起来:“大就努力吮。” 

? ?我的两只手分别在梅梅和倩倩的身上游走,一会摸摸这个的**,一会摸摸那个的**,还不时亲亲这个亲亲那个。

? ?倩倩低下头,把我的**含进了嘴?,她的舌头在我的**上轻轻的画着圈,嘴唇紧紧的裹住我的**,同时两手扶摸我的阴囊。我惬意的闭上眼,享受着倩倩给我的服务。

? ?梅梅双手抱着我的头,把嘴凑了上去,跟我来了个长长的热吻。梅梅用手托住**,把**塞进了我的嘴?,同时还浪浪的说:“飘少,来吃奶奶。”我叼住她的**,舌头在她的**上来回的亲着、吸吮着。

? ?倩倩听到梅梅骚浪的声音,嘴角撇了撇,她不想我继续亲吻梅梅的**,撒着娇说:“飘少,我的逼痒了,我想操逼了。” 

? ?我吐出梅梅的**,拍着倩倩的屁股说:“好,小宝贝,咱们上床来操。” 

? ?倩倩抱住我的脖子说:“飘少,我要妳抱我上去。” 

? ?我抱起她说:“好,好。我抱我的宝贝上去。”梅梅看倩倩如此放浪撒娇,气的哼了一声,扭着屁股率先上床去。

? ?我们三个缠在床上,梅梅已经成大字的躺在床上,她支起上半身,把手伸向我:“亲爱的,来呀,来亲亲我呀。”梅梅的声音充满了诱惑,神情极其淫荡。我立刻被她勾去了魂,我快步走到床前,趴在了梅梅的身边。

? ?梅梅搂着我说:“亲爱的,亲亲我的逼好吗。”我点头同意了,刚要低头去亲。梅梅接着说:“不要这么亲,妳到我身上来,妳亲我的逼,我亲妳的**。”说这些话的同时,她拿眼瞟了倩倩一眼,露出胜利的目光。

? ?倩倩看到她挑衅的目光,心?更是怒火万丈。她知道自己没有梅梅漂亮,同时她也不得不佩服梅梅有着惊人的诱惑力。她在心?暗骂我这个小色鬼,她心?生气,脸上却露出了微笑,说:“好啊,我可以欣赏免费的真人秀了,妳们赶快继续呀。” 

? ?我的屁股压在了梅梅的脸上,梅梅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梅梅伸手拧了我屁股一把,说道:“妳想压死我呀,?高点,要不我怎么给妳亲啊。”我?高屁股,梅梅手扶着我的**,张开了口,近乎夸张的把整根**都吞了下去,好象在和倩倩示威。

? ?倩倩在一边脸上还是笑吟吟的。她面对着我坐着,把腿往两边大大的分开,一只手扶摸自己的**,一只手伸到下面扶摸自己的逼。她上面的手不停的变换着扶摸的方式,一会轻轻的扶摸**,一会抓住整个**,让她的**在自己的手?扭曲变形,她的脸上流露出淫荡的表情,学着A片?的角色,不时的伸出舌头再嘴唇的周围舔弄。她下面得手,把**分开,露出?面粉红的嫩肉。倩倩的**也是粉红色的,上面干干净净一根阴毛也没有。她的另一只手不在扶摸**,也移到下面来了,手指在yīn蒂上摩擦着,她的yīn蒂再她的自摸下,迅速的勃起,一个小小的、尖尖的粉红的肉头从包皮中探了出来。

? ?梅梅的视线被我的屁股当住了,她不知道倩倩在做什么,她正卖力的吸吮我的**,等了半天,才发觉我没有动静,我支着身子根本没有亲吻自己的**。她感到奇怪,吐出**,从我屁股下探出头来,看到了倩倩摆出的媚态。她不看也知道了我此时正流着口水注视着倩倩。她立刻发出娇娇的呻吟:“吴书记,妳怎么了?人家还等着妳的亲吻了,妳看人家下面流了好多水啊。”她的一只手拍着我的屁股,一只手伸到**?,从?面带出**来。

? ?我听到梅梅的声音,才想起来身下还有个美女在等着自己。我急忙答应道:“好好,别急宝贝,我这就亲它。”我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倩倩的身上收回,伏下身子,开始亲吻梅梅的**。

? ?梅梅发出了胜利的呻吟:“啊……好舒服啊……飘少妳好会弄啊……妳的舌头好棒啊,对,就这样再往?面伸点。”她的两只手分开自己的**,好方便我的舌头进入的更深。

? ?梅梅的阴毛很多,**上也密布着阴毛。我埋头去亲**的时候,梅梅的阴毛几乎把我的半个脸都遮住了。我的舌头灵活的在梅梅的**?进进出出,还不时的吸吮一下梅梅的yīn蒂。梅梅更加夸张的大声呻吟着:“啊……哦……”

? ?倩倩看到我把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她不甘心输给梅梅。她知道这屋?有许多淫具,她探出身子,从床头柜?拿出一个人造**,把**放进嘴?,张开口用舌头在**上来回舔弄,同时在鼻子?发出淫浪的呻吟,借以吸引我。

? ?果然,我被她的声音和动作所吸引了,我虽然还在亲吻梅梅的**,可是脖子却?了起来,眼睛斜看着倩倩。我的舌头不再往梅梅的**?面插弄,而是机械的再外面舔着。

? ?梅梅生气的推开我,让我仰面躺在床上,自己则趴到我的身上,扶正我的**塞进自己的**?,前后的蠕动起来。同时,她的两个**也在我的胸前摩擦,她歪着头和我亲吻,试图挡住我的目光。

? ?倩倩把**从嘴?拿出来,一路往下来到**前,她握住**把**头塞了进去,**头很大,她勉强的才塞进去,嘴?发出满足的呻吟:“啊……” 

? ?我很想看倩倩自慰,我让梅梅把头偏开,不要挡住我的视线。其实梅梅也觉得这个姿势对她来说很不舒服,梅梅趴在我身上,因为隔着肚子,**就不能深深的进入到**?,反而弄的自己麻痒的难以忍受。她坐直身子,让**插的更深,她?起屁股上下套弄起来。

? ?倩倩拿着**在自己的**?快速的插着,嘴?发出:“啊……哦……啊。”的呻吟。我看的心醉神迷,我招手示意倩倩到我身边来坐着。倩倩过来后把一只腿放在我的胸膛上,另一只腿从我的头上伸过去。我从倩倩手?要过**,由我拿着在倩倩的**?运动。

? ?梅梅此时不再想着和倩倩争宠,而是一心一意的享受**的快感,她的**上下左右的套弄着我的**,一边用手扶摸自己的**。嘴?大声的叫着:“啊……好……哥哥……亲哥哥……妳的**太好了,我好舒服呀。”梅梅嚷着唱着,渐渐的声音变大,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最后她瘫软的倒在我的身上。

? ?我在她**即将到来的时候,就觉得梅梅的**?好象有个小嘴在四处撕咬着自己的**,让我差点shè精。我急忙定了定神,把心思从梅梅的**转开。旁边还有个女兵在等着自己,自己千万可不能shè精。

? ?我强忍住shè精的**,把**从梅梅的**?拔出来。我把梅梅从身上推开,然后扑向倩倩。倩倩此时已经把**扔在了一边,张开大腿等候我的到来。

? ?倩倩看着我的**,暗自惊心,我的**实在太大,当我**整根插入时,她担心她的小**会不会被我撑破。

? ?我不知道倩倩此时的心思,我饿狗般的扑上去,把**插进去。我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大,**一开始就插得太深容易让小女生受伤。所以我采取了跪在床上的姿势,把倩倩的两条腿搭在自己的腿上,这样她才会舒服些。

? ?回过神来的梅梅,看着身边蠕动的两个男女,她爬到倩倩的身边,把嘴凑到倩倩的耳边说:“好妹妹,让姐姐给妳舒服一下。” 

? ?倩倩此时已经沉醉在**的快感中了,她闭着眼,被男人**奸淫的**此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沉醉在幸福的幻觉中的倩倩没有听见梅梅和她说的话,她的嘴?发出:“哦、哦。”的呻吟。

? ?梅梅笑着伸手在倩倩的身上扶摸着,在倩倩最敏感的地方揉捏,倩倩一下子遭受了两种不同的刺激。舒服的大声呻吟道:“啊……哦……爽啊……好姐姐妳放手吧,我受不了了……”倩倩在梅梅的扶摸下,失去了对她的敌视。她的身子开始象蛇一样扭动、挣扎,我渐渐失去了对她的控制。

? ?梅梅放了手,把同样的手法用到了我的身上。我大声叫道:“痛快,痛快极了,妙啊……真是妙不可言……妳们俩真他妈的会配合,好啊……舒服呀……”我觉得这种刺激绝不是普通女人能带给我的,两个小女兵完完全全调动起我的激情。我疯狂的在倩倩身上活动着,**在倩倩的**?进进出出。

? ?倩倩开始迎合我的操干,她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的战斗中去,充分享受**给她带来得快感。她此时想一心一意的得到**:“啊……我受不了了……快呀……快来呀……啊……”呻吟变成了吼叫,最后变成了一声长嚎,时空仿佛静止下来,只能听见我的**撞击**发出的:“啪、啪。”声。

? ?梅梅亲吻着倩倩的嘴唇,倩倩也疯狂的回映着她的亲吻。两个人的舌头快速的互相纠缠着,同时两个人也大口的吞咽着对方的津液。

? ? **过后的倩倩一动不动的躺着,没有在迎合我的动作。我自管尽情的发泄着。看着倩倩脸上露出的表情,我更加动性,我越发的狠捣倩倩的花心,直到jīng液尽出全射在她**?,才滚躺在床上,张着嘴大口喘气。

? ?倩倩早已虚脱了,梅梅给她的刺激再加上我,让她泄得太多的淫精,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下身一片浪籍。

? ?上官这时从浴室出来,看到这一幕,连连摇头不已,我看着他的**子早就硬得翘起来了,对他撇撇嘴,鄙视他装善良!

? ?上官上了床乱摸起来。梅梅闭着眼睛叫了一下说:“那是我的肚子啊,妳捏这么重干什么?”我忍着笑说:“我还以为是妳的**呢。”这时上官已经分开了梅梅的腿,摸到了梅梅的肉穴,忙扶起**对准插了进去,因为刚才梅梅已经给我干得穴?充满**,所以上官进去得不太困难,但梅梅还是感到了疼痛,叫了起来:“妳轻点嘛,操痛我了。”上官这时立刻感到小女兵**?面的妙处,只觉又紧又暖,舒服极了,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扶着小女兵的臀部大干了起来。

? ?梅梅给上官的大**干得立刻有了反应,哼哼哈哈地呻吟着,说道:“飘少,怎么妳这么快就硬了,搞得我有点痛,妳轻点好不?”上官不出声,我在上官身后轻轻地说:“放心,我会轻点的。”上官此时完全被干自已部下小女兵的禁忌快感和**的**刺激忘记所有,干了数十下后,忍不住伏下身体吻小女兵的小嘴,在亲嘴的啧啧声中下体起伏得更加快了,从发出拍拍拍地声音知道上官干得很用力。梅梅在喘息声中说道:“飘少,妳怎么有点不一样?我的小洞给妳搞得好涨,哎呀,妳操到我肚子?去了。”因为上官此时正伏在梅梅的身上,我当然不敢回答。

? ?梅梅见我不说话,突然就睁开了眼看到上官的脸,惊叫道:“大校,怎么会是妳……”原来梅梅这小女孩的心思极密,感觉到跟自已操逼的人跟我很不同,没想到自已的感觉是对的,更没想到趴在身已身上跟自已操逼的会是自已的长官。

? ?上官抚摸着梅梅的**,边赞叹道:“小梅,妳的身体真的是太美了。”凑上嘴吻梅梅的嘴,并不费力地翘开了梅梅的小嘴,找到舌头吸吮了起来。

? ?这时倩倩也醒了过来,看到我们的样子扑哧笑道:“妳们又在乱来了啊?”我搂住倩倩的腰看着床上的那对**。梅梅在上官的亲吻和抚摸下又兴奋了起来,自觉地找到上官的**套弄着,嘴?喃喃说道:“大校,妳的**真大。” 

? ?上官边吻着小女兵的**边说:“那刚才长官弄得妳舒服吗?”梅梅呻吟地说:“舒服啊,就是太涨了,有点痛。”上官的嘴向下移,说道:“是长官刚才太紧张了,没有轻点,现在长官慢慢来,让妳更舒服好吗?”梅梅见上官的嘴已经到了自已的小腹上面,知道他想干什么,自觉地张开双腿,果然上官的嘴不一会就覆在梅梅的**上舔了起来。梅梅刺激地将腰弓了起来,左手捏着自已的**,右手用力地套弄上官的**,呻吟声更是一声比一声更要大声。他们两人玩得开心,根本上忘记我们这还有两个人了。

? ?过一会梅梅叫了起来:“长官,受不了了,我要……我要妳干我。”上官大喜,抺了抺嘴边的液体,摆好姿势扶稳早就坚硬如铁的**,对准小女兵的**就插了进去,虽然梅梅**此时**满布,但因为**实在是紧,**只进了一半。梅梅欢快地叫了一声,**的刺激已经将大**塞进的痛楚掩盖。上官见小女兵并无难受的反映,大喜之下连忙**了起来,抽轻插重,不一会就将**连根没入穴内。两人的叫声此起彼伏,一个叫:“长官,我好舒服,妳咬我的**啊,那?好痒。”一个叫:“小梅,妳的小肉穴好紧啊,长官的**爽死了,妳**痒吗?长官帮妳咬咬,妳的胸好美,好可爱啊。我好喜欢。” 

? ?我和倩倩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我边看边揉着倩倩的身体,这时问倩倩:“倩倩,妳们的长官厉害吗?”倩倩鼻子发着呻吟,说道:“他的**没妳的大,我还是喜欢飘少干我,妳的* *比他漂亮多了。”我笑着说:“要不等下妳试试妳们长官的**怎么样?”倩倩娇嗔道:“飘少妳坏,妳把倩倩送给别人搞,妳不心痛的啊?”我知道小女兵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她此时正被淫荡的气氛影响着,做什么都不会拒绝的。

? ?我将倩倩放在梅梅身边,自已趴上倩倩身上吻了起来。上官看到笑了起来:“飘少,回龙炮啊?”梅梅也看到了倩倩,转过头和倩倩对视笑了一下,并没有言语。其实我想她们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倩倩刚才看梅梅与长官的大战,洞穴早就塞满了**,这时在我的用心挑逗下,脸色开发红,在我耳边轻轻说:“飘少,进来吧,我要。 ”

? ?我一笑后拉开倩倩的腿,小肉穴淌着**在灯光下显得可爱极了,旁边上官一直在留意我们,此时又叹道:“好美的小肉缝。”梅梅可不依了,娇喘地说道:“大校……妳跟我操逼都不专心的。”我哈哈大笑,对准倩倩的肉穴插了进去。我们两对人一样地姿势,都是男的半蹲,女的趴开双脚,所以互相可以看得很清楚。只见上官黑**在梅梅粉红的肉穴?来回插动,每次起会带出**出来,被单上已经湿了一片。而倩倩和梅梅互相抱在一声抚摸着对方的**,那个场面真是叫人窒息啊。干了二十分钟后,倩倩和梅梅都给干得有点受不了了,瘫在床上只是嗯嗯嗯地发着鼻音。

? ?我和上官打了个眼色,一起将**抽起,换了个位置,开始由我插梅梅,上官插倩倩了。倩倩和小梅当然知道了,倩倩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