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捷运上的国中妹

晚上十一点半,我赶搭尾班车向火车站搭去,我坐在车厢的最后面,等待地铁起动!列车刚开动不久,有一个女孩子从另一头打开车厢门进来,还一直往这头走来。那个女孩竟然还穿着校服,我心想[十一点半还不回家,这定是一个坏女生了,不知是来自什么xx的中学。]不料,她走近来时,我才发现,她竟然是xx国中的~结果她走到我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这个国中妹看来14,5岁,瘦瘦高高的,短发俏丽,菱角嘴,秀挺的鼻子上架了一副细框眼镜,穿着蓝色衬衫,剪得非常合身,她看人的时候微微吊着黑眼珠,我记得杂志上说这叫三白眼,据说是淫荡的标帜。(听说,听说咩!) 

但是这国中妹却非常冷酷,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坐下来以后就从包包里拿出一本书来读着。我看她那种孤傲的样子,跟她搭讪必然自讨没趣,我手上本来就拿着一份杂志,便也看起来。(妳看我也看!)然后,我翻到刊着泳装的画页,不免仔细的多瞧两眼,却听见隔壁那国中妹发出轻蔑的鼻哼。我听到她的不满,故意津津有味的掀来掀去,那国中妹也不再管我,专心地读起自己的书。(自己看杂志也得罪妳了喔...........!) 

我看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就闭上眼睛休息,没多久竟睡着了。(真是累.......)对不起!先生,请你坐过去好吗?」在睡梦中有人推我。(应该是哪个国中妹!) 

我睁开睡眼,发现自己的头仰倒在隔壁那个国中妹的肩上,她满脸厌恶的瞄着我。我虽然抱歉,却也生气,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摆这种臭脸,名校就真是很了不起吗?!我坐正身体,重新闭上眼睛,懒得理她。(老子睡觉就睡觉还怕妳吗?!)

我又回睡了一回就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厢里几乎已经没有乘客,大概是路途上慢慢下车走掉的。隔壁那国中妹盖着一件外套在睡。但........换我睡不着了,我无聊的又拿起那本杂志,心不在焉的浏览着。我胡乱翻阅,忽然间肩头一重,原来是那国中妹倾睡到我身上来(挖哩勒!换妳了喔!)。我正想推醒她,好狠狠的报复一下,看着她熟睡中微微颤动的睫毛,却觉得于心不忍。(哀,我还真是个好人阿!) 

那国中妹在睡梦中一脸安详,我看着她的脸,心想:「这样不是很美吗?何必老是板着脸板呢?!(摆着一张臭脸有比较好看吗?)」那国中妹的额头圆润,月眉儿细细弯弯,长长的睫毛,细致光滑的脸颊,而最令我神往的是她那诱人的嘴唇。这香唇上挺下厚,上唇缘曲线优美,弯成一付短弓,翘起的前端还微微结出颗小珠,下唇圆而丰润,像还带着露珠的樱桃,这时上下唇虽然闭紧,还是在最中间发生一处小小的凹陷。有时,那女中妹轻轻吐出小舌湿润一下嘴唇(挖!真是可爱!),那舌尖滑过唇缝,暧昧又动人。

又偶然,她略略蹙眉,嘴儿乍启,那整齐洁白的门牙轻咬着下唇,贝壳一样的嵌在鲜红的果肉上。我看得痴迷,右手贴着椅背伸展到国中妹的右侧将她搂起,心头蹦蹦乱跳,既慌且喜,想要轻举妄动,又不敢行动,一翻挣扎之后,终究还是把持不住,低头贴上她的嘴唇亲吻。(我不就被成痴汉!)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这国中妹不知是否正好也梦见情人,当我吻住她的时候,她蠕动着嘴儿回应,我吃着她的上唇,她也含着我的下唇,俩人互相吸吮,情意绵绵。我缓慢的啜动她的嘴,每一个地方都细心的舔之再三,那国中妹被温柔的挑逗所困惑着,不自主的张开唇来,香舌探出,到处寻找对手。我用牙齿轻轻的去咬,然后叼着那舌儿用自己的舌尖问候着它,那国中妹呼吸零乱了起来,舌头急急忙忙的全部伸出,我也不客气的出力吸着,俩人舌头紧密的磨擦,我什至觉得味蕾上传来阵阵神秘的甜意。

接着我也侵入那国中妹的嘴里,和她缠绵酣战,那国中妹不停滴用力吞噬我的舌,就像要将他咽下去一般,还吮得啧啧作响,我心猿意马,想进一步占领她的其它地方,手掌握住她并不丰满的小胸部。(真是小巧又柔软的胸部阿!) 

那国中妹却突然醒了,呆呆的望着我,呆了一会儿才说:「你在做什么?!」这时候我还搂着她,问:「妳說呢!」她真的搞不清楚状况,摇摇头希望清醒一些,忽然想起方才睡梦中的美感,顿时恍然大悟,满脸羞红,恶声说:「你...你欺负我!」我说着:「我是在疼妳阿。」

我嘻皮笑脸的说,又想伸手摸她的胸部。那国中妹却气炸了,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车厢中还有几名旅客,但都坐在很前面的地方,没发现这边的桃色纠纷。我被打得脸颊上又热又辣,双手用力,抱紧那国中妹的上身,让她的手不能再乱动。那国中妹害怕的说:「你...你别碰我...!」我亲在她的脸庞上,又用自己的脸去磨她的脸,说:「碰到了,怎么办?」那国中妹快哭了,惊声说:「别.........这样喔......我要........我要叫了...... ...!」 「妳叫好了!」我说。

他知道像她这样骄傲的国中生,都害怕丢脸,绝对不敢真的喧闹让大家知道,那是多羞人的事情。她果然只是挣扎不敢叫喊,我在她耳边亲着,说:「妳别动,让我亲亲咩!」那女中妹哪里肯,我见她不肯就范,我又说:「亲完后我就放了妳。」她听了之后,信以为真,慢慢放轻抗拒的力气,最后停了下来。我咬着她的耳垂说:「对,这才乖咩!」她耳边传来男人的喘息,耳垂又被我舔得麻痒,不由得起了机伶伶的冷颤,缩着肩膀,我放松手臂,温柔的揽住她的腰枝,嘴唇游移到她的脖子上,又伸舌去舔弄着。

她仰头枕着我的肩,忍不住「嗯...」了一声,感觉不妥,连忙问:「你亲完了没?!」我重新吻回来她的耳朵,在她耳根说: 「还没啊!!!!」她怎能受的了,嘴上「啊....」了一声,不由自主抓住我的小臂。我舔过了左耳,又来舔右耳,她已经浑身乏力,全凭我抱着她,我轻托过她的下颚,仔细看着她的脸,她羞愧不已,我将她一把拉近,再度吻上她的唇。

她双手无力的推在我胸膛,我吻得热烈,那双小手就逐渐攀上他的肩头,最后搂着我的颈,主动的对吮起来。(来吧,来舌吻吧!)我趁她有反应,左手便去摸她右乳,她连忙缩手来拨,我就去摸她左乳,她又来拨,我再回到左乳,她来回几次摆脱不了,就听天由命不再理会我的手,专心的和我吻着。

好不容易我停下来换气,她将我的脖子搂得紧紧的,气喘喘着问着:「亲完了没有.....?」我将她推倒在椅背上,低头去吻她的领口白肉,吱吱乌乌的说:「还没!」我色欲熏心,左手已经在解她的上衣钮扣,她上身不方便动,便扭起双腿抗议,大概我裁定抗议无效,依然伸手摸进她的衬衫内。

这国中妹因为胸部不丰满,穿的是有着厚厚杯垫的内衣,我一摸没有触感,就直接撩起胸罩,贴肉握住小肉丸子。这国中妹虽然胸部单薄,乳头却大,我用掌心去磨动,一下子就硬了。(挖喔!妳真敏感阿!)我的嘴顺着胸部而下,来到乳头上舔着,她的乳头乳晕颜色都淡,淡到几乎分辨不出来和乳房的差异,被我吸过比后,才有一些些红润起来,我手口并用,将她的胸部搓揉个够。

这国中妹仰头半闭着眼睛,双手捧着我的头,她已经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不过为表达少女的矜持起见,她还是问:「亲完了没?」我突然?头对着她说:「亲完了!」 (一直问我是怎样阿?!)她一听了后十分意外,就愣愣的傻在那里,看着我淫荡的表情,半晌才醒悟是我故意捉弄她,不依的扭动上身,我笑着回去舔她的乳头,她终于「啊..」的一声满足叫起。我一边舔着她的奶,手已经在她的腿间摸索着,她的大腿细细的,没有什么肉,尽管如此,终究还是敏感的地方,她摇动着臀部表达她的感受。我隔着裙子虽然也摸得舒服,但是得不到成就感,就去撇高她的裙子。

这次那国中妹真的死也不肯,我死拉活拉,用尽方法,那国中妹护主有责,抵死不从。我要她乖乖别挣扎,并且威胁她说:「要不然别人听见或看见,多丢人啊!」她听了我的话,才不甘愿的让我撇高她的裙子,我警觉的探视四周,然后看着那双又长又细的脚,说:「妳真美!」这国中妹听了很高兴,但是又很担心,既担心被人看见,更担心我,男人这样做还会安什么好心?她穿了一件小小的白色三角裤,用料稀少,腰边只是一条细绳,配合她苗条的身段,的确很迷人,她的臀部小而结实,圆鼓鼓的相当诱人,前面阴阜处因为被她的手遮住,看不出所以然来。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我又去吻她的唇,强行伸手在她的裤底部份探索,那国中妹怕死了,双手一直保护着重要机密,我武力侵入,摸到了潮湿的棉布,我故意用手指在那里抚摸着然后划圈圈,还偶而朝前突刺。(这样抽插,妳舒服吗?)那国中妹难以招架的发出哼声,我怕她吵到别人,嘴巴封着她的唇一刻也不敢放掉,手指头已经撇开三角裤底,在阴户上擦着,展开巷战。

这国中妹连这里都一样的削瘦,毛儿粗短,看样子是无毛的田地,不过这亩田地现在却水份充足,准备好了可以耕种。我知道如何拿捏力量,我不轻不重的在她穴儿口抽插,那国中妹一直「唔...」个不停,后来,我将她用力一抱起,让她背对着自己,跨着跪坐到我身上,那国中妹扶着前面的椅背,回头害怕的看着我。

我要她将头转过去,不让她看,伸手到她阴户上又再不停的抚摸,那国中妹坐在我的身上发抖,腰杆紧张,不免就翘起屁股,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