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倒数计时

「爸,你明天晚上有没有空?」小婕一早在餐桌上问我

我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她一眼回答说:「宝贝,有事吗?」

小婕喝了口牛奶,而白色的奶泡很自然地,就残留在她鲜红的嘴唇上。

「你明天晚上有空的话,我想要你陪我参加跨年晚会,可以吗?」她说完后就低着头偷瞄我,而且还神色不安地,双手放在双腿之间扭转着裙角。

我微笑地抽出一张面纸,?起她柔嫩的俏脸,帮她拭去嘴角的奶泡后,自然地在她脸颊亲了一口。

「既然宝贝不嫌我这个老头子碍眼,阻挠你交男朋友的机会,那我再怎么忙,也得挪出时间来呀……」

「耶,我就知道爸最好了!」得到我的允诺,小婕开心地搂着我的脖子,毫不犹豫地给我一个嘴对嘴的亲吻。

我轻轻地推开她,并摆出父亲的威严。「欸!都快十八??岁了,还对老爸没大没小!我又不是你男朋友,还亲得这么高兴……」

这时小婕吐出粉嫩的小舌,一脸俏皮的对我说:「哎唷,你也不想想,这个家现在都是我在打理,所以说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都不为过。而且现在社会上,有几个女儿像我这么大了,还喜欢跟老爸玩亲亲?以前我小时候呀……」

提到这件事,我的脸色不由得凝重起来。而小婕大概也看到我的不愉快,所以她也适时地闭上嘴吧。

「爸,那我先上学去了,记得明天晚上空下来陪我唷!」

小婕说完后,又故意在我嘴上亲了一下。然后她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挂着开心的笑容出门。

望着她离去的窈窕身影,不自觉地摸着嘴上残留的唇膏香味,我的思绪不禁回到了五年前…… 

*********

「爸、妈咪,你……你们在干什么?」刚满十二??岁的小婕,那晚不知道什么原因而闯进了我的卧房,还不小心撞见了正在办好事的我们。

一开始我和老婆吓了一大跳,但是观念开放的老婆,则是示意我先起身,然后露出慈母的笑脸,就这么赤裸着身躯,示意神色不安的小婕坐到老婆旁边。

当时老婆将小婕搂在怀里,亲着她的嘴唇,小心翼翼地安抚她不安的心灵。

「宝贝,不要害怕,爸爸跟妈妈只不过在玩大人的游戏而己。」

「那我为什么听到妈咪叫得好惨,是不是爸爸欺负你?」

老婆先瞪了我一眼,然后又笑着对她说:「宝贝,妈咪刚刚并不是发出痛苦的哀号;相反地,妈咪被爸爸欺负得很舒服,所以忍不住就呻吟起来!」

「可是……」

小婕欲言又止地,用她水汪汪的无辜眼神看着我们。

不知为什么,老婆突然把小婕抱到旁边对她说:「宝贝,你大概还没上过正式的健康教育课吧?今天妈咪就教你真正的性知识。来,你也把衣服脱掉吧……」

随着小婕身上的连身睡裙滑落,她未发育的光滑平坦胴体,也逐渐映入我眼帘。等到老婆帮小婕把身上那件,印着卡通图案的棉质内裤脱掉后,她微微隆起的无毛下体,也毫不保留地呈现在我眼前。

看到自己女儿幼嫩的娇躯,不知道为什么,我半软的肉棒却不由自主地又硬了起来。

老婆看了我昂然挺立的人间凶器,先是楞了一下,接着又故意用力捏下去。

「你这变态的老爸,竟然打起咱们宝贝女儿的主意。」

我难得脸红地在母女两人面前辩解着:「宇婷,我哪有!你别乱说……」

小婕则是一脸好奇地问她:「妈咪,你跟爸爸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

「嘻嘻嘻,别管你的坏爸爸。妈咪现在先跟你说男生跟女生的差别……」

经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解说,再加上我跟老婆这两个活体模特儿的示范,小婕终于对两性之间,有了初步的概念。

「……宝贝这样你清楚了吗?」

只见小婕半信半疑的问着:「可是妈咪,爸爸的肉棒那么大,怎么可能塞进下面的洞洞,难道你不会痛吗?」

虽然老婆刚才讲得一脸正经,但是提到这个问题,她也不禁脸红起来。

「呃……宝贝,我跟你说,女生的第一次多少都会有点痛;不过经过了那一关,以后就会觉得舒服了。」

「真的吗?我不相信!」小婕摇头着说着。而她嘟着小嘴的可爱模样,让我看了之后,在不知不觉间对她产生了另一种想法。

而思想前卫的老婆竟然语出惊人地,说出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话:「宝贝,既然你不相信,那么爸爸跟妈咪就示范给你看……」

然后她就当着小婕的面,先和我来个忘情的法式舌吻,完全无视于女儿的存在。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下,老婆已经轻车熟路地握着我坚硬的肉棒,朝着她湿漉漉的蜜穴塞了进去。

等到我的肉棒,完全被她温暖的蜜壶吞噬后,她坐在我身上对小婕说着:

「宝贝,你过来看看,是不是全部都进去了……」

这时小婕瞪大眼睛,看着我们紧合的部位,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呼声说:「哇!

妈咪,真的耶!爸爸的肉棒真的可以进去妈咪的洞洞。」

老婆开始摇起她性感的美臀,发出舒服的娇喘对女儿说:「宝贝,你的身体这么大,都可以从妈咪那里出来了,所以爸爸的肉棒当然没问题呀……啊……老公……」

结果那一晚,我们就在小婕的面前上演一幕活春宫,教导她最正确的性知识。

而且等到我将浓稠的白色精液,灌进老婆温暖的子宫后,老婆竟然从尚未闭合的蜜穴挖出我的亿万子弟兵,放在自己的手上对女儿说:「宝贝,你看,这就是男生的精液。别害怕,你来摸摸看……」

小婕用她纤细的手指,挖了一点在鼻子上嗅了下后,随即扭曲着她红通通的小脸说:「恶!妈咪,好恶心喔!味道臭臭的……」

对于女儿的强烈质疑,老婆只是一口吞下我的精华后笑着说:「呵呵呵,宝贝,以后你就会习惯它了……」

自此之后,我们做爱也就不再有任何顾忌;不管是客厅、饭厅、浴室,只要彼此眼神交会示意,就会自然而然地当场做了起来。有时我们在床上做爱时,女儿还会好奇地探头进来观摩,而老婆不但直接叫她进来看,还会把自己的经验倾囊相授。

于是在习惯成自然下,小婕对我们这种成人的游戏,也就见怪不怪。

甚至到了炎热的夏天,我们偶而还会在家中全身脱光光,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聊天,享受那份全身赤祼,无拘无束的快感。

只不过小婕空有富丰的性知识,却一直找不到实践的对象。虽然她曾经要求老婆叫我帮她开苞,让她体验做爱的乐趣;但是老婆始终以她尚未成年为由,要她等到成年再说。

没想到老婆对小婕的承诺,却在她三年前发生车祸后,竟成了不可能实现的约定。

我还记得当时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满怀悲恸地握着她的手,跟她诉说内心最真诚的话语时,她却打断我的话,并对我说出:「宇新,我最爱的老公,我们的女儿就交给你照顾了……」这句话后,我和小婕就再也唤不醒她。

看着放在床头边的遗照,我的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宇婷,我最爱的老婆,我好想你呀……你在另一个世界,感受得到我对你的思念吗?」

*********

当我拖着疲累的身躯回到家,才刚进门就闻到令人垂涎三尺的饭菜香。

「哇,好香呀,小婕,今天煮什么好吃的?」

「爸,你回来啦,快去洗手来吃饭啰……」

随着话落,我就看到小婕穿着一件围裙,像个美丽的贤妻良母般,端着一锅热腾腾的蛤蜊排骨汤从厨房走出来。

我偷偷拿起一片蒜泥白肉塞入口中,边嚼边称赞她说:「嗯,宝贝女儿,你的手艺愈来愈好了。老爸我已经快舍不得你嫁人了呢……」

「那你最好想办法留住我,不然以后我嫁了人,你想吃也吃不到了。啊!老爸,你怎么没洗手就偷吃,快先去洗手啦!」

自从老婆过逝后,小婕虽然自我封闭了好一阵子;但经过半年多的调适,她终于逐渐走出丧母的阴霾,展开属于我们父女两人的新生活。

吃完了晚餐,小婕乖巧地收拾整理完家事后,她突然走到我身后,搂着我的脖子说:「爸,今天我好累喔,你帮我洗澡好吗?」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得放下手中的遥控器,转过头看着她。

「宝贝,我觉得你这几天怪怪的!老实说,你是不是又有什么要求?或者是考试没考好?」

「没有啦,我只是想到,自从妈咪不在之后,我们就好久没有一起洗澡谈心了。所以我想重温我们一家人,那种温馨快乐的感觉。你放心,我会像以前一样帮你按摩、擦背……」

小婕在我耳边轻声地说着,而她的手竟然不规矩地,在我结实的胸膛开始画圈圈;仿佛眼前的女孩,转眼间就变成一个饥渴的怨女,向我发出求欢的讯号。

「宝贝……」

小婕用她雪白如葱的纤纤细指,压住了我的唇瓣阻止我说下去。

「爸,我洗好澡后,还要赶着温习功课呢!好不好嘛……」

望着她调皮中带着期望的清纯俏脸,我也不就不再坚持已见了。「好吧,我们也真的好几年都没有一起洗过澡。走吧,我的乖宝贝。」

「那你要抱我!像小时候一样抱我……」

*********

雾气蒸腾的浴室,幻化出一座梦幻的仙境,令人忍不住想流连其中,就此忘记红尘里的所有俗事。

「爸,怎么样,我的按摩技术没生疏吧?」

「嗯,手劲拿捏得不错,真舒服呀!」我放松身体,靠在小婕的怀中,闭上双眼享受背上传来柔软的舒适快感。

「唉,我的女儿真的长大了……」我在心里赞叹着。

从刚才进入浴室,看到小婕脱光衣服后的性感胴体,久违的亢奋感觉立刻涌上心头;而她从小到大的画面,也在刹那间从我脑海里飞快地掠过。

那个前胸贴后背,完全没有看头的小女孩,曾几何时,竟然已经发育成前凸后翘,玲珑有致的性感身躯。

胸前饱满浑圆的椒乳,看起来就比她妈妈来得更为坚挺有弹性;而原本无毛的小丘,现在却已经长满了柔亮的嫩草,遮盖住下面那道未曾开发过的紧闭肉缝。

看到令人喷火的美妙身材,想当然而,就算我是她的亲生父亲,胯下的肉棒仍然会兴奋得忍不住翘了起来。

还好小婕对于我胯下的变化早就习以为常,并没有太大的惊讶;而她似乎也对于在我面前祼露,已经视为极自然的一件事。

于是我强压心中那份激动,故作从容自在地,像以前一样帮她洗刷身体,而她也乖巧地帮我刷背……只不过这浴室里,似乎还少了一个人;一个打破传统束缚的观念,让我们感情更亲密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我们父女俩这一辈子却再也见不到她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爸,怎么啦,是不是不喜欢我帮你按摩了?」小婕停下动作,从我后面亲着我的脸颊。

「没、没什么……」我虽然这么说,但是我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离开那具性感的娇躯。

「唉……那你一定又想到妈咪了,我猜得对不对?」

(这丫头,什么时候心思变得这么细腻!)正当我还想找借口掩饰时,小婕已经从后面抱住我说:「爸,我知道你不希望我过得不开心。可是经过这么多年,我也跟你一样忘不了妈咪。但是爸,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懵懂的小女孩,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要坦然面对这件事。不必将它视为禁忌话题……」

我一脸惊喜的对她说:「女儿,你真的懂事了。」

没想到小婕竟然趁着这个机会,把她的香唇深深地印在我嘴上;而她刚才抱着我的玉手,这时却突然往下滑,轻柔地握住我坚硬的肉棒。

对于她不寻常的举止,我在慌乱的情况下,就不由自主地推开她。

我神色诧异地说:「小婕,你、你这是干什么?」

对于我失控的举止,她不但没有任何不悦,反而还露出哀怨的表情,跪在浴缸里抱着我说:「爸,我知道你一定憋很久了吧?以前妈咪都会帮你消火,现在妈咪不在了,难道你都不会想要吗?」

「不会吧!女儿……难道你想代替你妈咪?」

「不可以吗?」小婕反问我。

「宝贝,你知不知道,这是社会不容许的乱伦行为呀?」

「那又怎么样?」小婕对于我的质疑似乎不以为然。

只不过我还没开口,她已经在我平静已久的心湖,投下一颗威力强大的震撼弹。

「爸,你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既然你当年都敢跟自己妹妹乱伦了,为什么就不敢跟自己的亲生女儿?难道我真的比妈咪差吗?」

此话一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已经不足以形容我现在内心激荡不已的情绪。

「你……你在胡说什么!」我声色俱厉地斥责她。

可是小婕不但没和我争执,反而一脸平静地说着:「爸,纸是包不住火的!

你也不想想看,你叫陈宇新,妈咪叫陈宇婷,你们这对夫妻的名字,会不会太巧了一点?还有,为什么人家都有外公外婆,而我却没有?」

「这……你……」这时我已经语无伦次起来。

小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控制着早已泛红的眼眶,强忍着泪水对我说:「其实,当年你在妈咪的病床前,和她最后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我说过什么话?」尽管我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我仍不由自主地想起,当年握着老婆的手,说出那句潜藏在我心底最真诚的话语。

「宇婷,我最爱的妹妹,只要你能好起来,我这做哥哥的什么都答应你!不管你要继续当我老婆或是亲生妹妹,我都愿意……」

这句话从小婕口中一字一句的说出来时,我仿佛感觉到胸口被人用一把利刃,把我潜藏在内心最深处的伤疤,再次狠狠地割裂开来。

刹那间,我的心思仿佛又回到十九年前的夜晚。

就在那一夜,我和妹妹宇婷之间的兄妹关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仿佛眼前这张神似宇婷的脸蛋,和早已发育成熟的胴体,就是当年把处子之身献给我的亲生妹妹。

顿时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潸然滑落,而眼前的女孩也早已泣不成声。「爸,你知道这个秘密,放在我心里有多痛苦吗?我那个时候既找不到人问,也不敢随便找人问……这种心灵上的折磨和压力,你能明白吗? 」

我一把抱住小婕哭着说:「孩子,爸爸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妈咪。这些年让你受苦了,对不起……」

「爸,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只要听你说你爱我……」

「宝贝,我爱你……」

「不是这种啦!」

小婕梨花带泪,哭红鼻子的模样还真可爱。

我帮她拭去脸上的泪珠,刻意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她说:「我本来就很爱你呀!不然爱还有分等级喔?」

「当然有!」小婕双手叉腰,嘟着嘴说:「我要你像爱妈咪一样,把我当成老婆一样爱我,而不是把我当成你女儿!」

「宝贝呀,当年我已经犯一次错,而让你妈咪承受巨大的压力和痛苦,所以我不能再害你……」

「我就知道你又在敷衍我,原来当年你在妈咪的病床前,答应她要好好照顾我的承诺都是骗人的! 」

小婕说完后突然刷地站起来,然后她连身体也没擦干,就气冲冲地跑出浴室。

「欸!小婕、小婕!」我胡乱抹干身上的水渍,随手拿着一条浴巾紧跟着跑了出去。

但是当我冲出浴室,却只看到小婕雪白赤祼的背影闪进她的卧室。等到我来到她的房门口,正好看到门板无情地向我袭来;在我下意识后退之际,耳边就听到房门被用力关上时,发出「碰!」的巨大声响。

摸摸差点被门板撞到的鼻子,我急得对房门大叫:「小婕,你先开门呀!」

只不过我得到的回应,却是房门的另一边传来物品破碎的声响。然后我就听到小婕在里面哭着吼叫着:「大骗子,你走开啦,我讨厌你!」

「宝贝,你听我说嘛!」

「我不想听!」虽然隔着一道门板,但是小婕高分贝的嘶吼,仍清晰地传到我耳里。

我颓然披着浴巾,背靠着墙壁坐倒在地上。尽管屁股在接触到地板时,传来冰冷的寒意;但是短暂的低温,却比不上我在刹那间,降到冰点以下的情绪波动。

小婕的个性,跟她亲生母亲还真像!

当年她妈妈,也就是我的亲生妹妹,正因为她死脑筋,爱钻牛角尖的性格,我才会犯下为社会所不容的大错。

「哥,我长大以后当你的新娘好不好?」

这是宇婷七??岁时对我说的话;没想到当初儿时的戏言,却成为她此生最执着的誓言。

我的思绪在这时候,忽然像一部录放影机,先是快速倒带,然后停格在十九年前的起点,从那个时间点重新播放……「哥,你说过要娶我当老婆的,你怎么可以反悔!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的爱!」

就因为这句话,让当年才十八岁的我,就夺走了当年也才十六岁的宇婷的处子之身。

当然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于是我们这对,正值血气方刚的兄妹,就在社会道德观的框架下,一次次地做出超越禁忌的行为。

但这段不被社会所容许,长达两年的禁恋,最后还是因我们的疏忽,导致宇婷怀孕而曝光。

当父母知道这件事后,他们激烈的反应可想而知。

刚开始,他们极力要求宇婷把小孩拿掉,并狠心地把我赶出家门,不让我们继续在一起。

但是执着的宇婷却以死相逼,无论如何都要把小孩生下来;不仅如此,她还要求父母一定要成全我们这段,不为社会所容许及祝福的畸恋……清晰无比的画面快速在我脑海,以眼球几乎捕捉不到的速度掠过,最后停在十七年前,也就是小婕出生那年。

「哥,我为你生了个宝贝女儿耶!等到她长大以后,我要她也当你老婆,让我们母女一起照顾你好不好?」

这句话是宇婷生产后,第一次把小婕抱到我手中时,在我耳边所说的话。而这句我早已忘记的玩笑话,此刻却又像宇婷突然回到我身边,在我旁边温柔地向我随口提起这件事──就像她要我下班回家时,顺道买个晚餐那样地自然……「宇婷!宇婷!是你吗?」

我突然像发了疯似地,全身赤裸地在房子里慌乱地狂奔,试图寻找三年来,早己不再出现在这房子里的熟悉身影。

所以当我一看到从房间里,闪出那张久违的年轻俏脸时,我立刻奋不顾身地冲上前去,将那具温暖的娇躯紧紧搂在怀里,流着眼泪兴奋地大叫:「宇婷,我最喜欢的妹妹、最爱的老婆……你终于回来了!这次说什么,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这里……」

「爸、爸!我是小婕啦,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

「啊!小婕……」我急忙推开怀中的娇躯,惊慌失措地看着她。

「呃……小婕,那个……我……」我转过身,慌乱地抺去脸上的泪水。

此时带着少女幽香的柔软娇躯,适时地靠了上来,温柔地平抚我过于激动的情绪。

只不过我回过神,努力思索着刚才失态的借口时,胯下的肉棒,却被突如其来的温暖肉壁包覆住。

「宝贝,你!」

小婕吐出我瞬间坚硬如铁的肉棒,露出俏皮的笑容对我说:「爸,你就别再硬撑了!难得自己亲生女儿投怀送抱,你如果不接受,那么我会很伤心唷。」

「可是……」

「你别再想那么多了!当年你和妈咪发生关系时,你有顾虑到那么多吗?」

小婕犀利的言词,马上堵得我哑口无言。

坚硬的肉棒,再次被温暖的口腔包覆,在情欲战胜理智下,我终于敞开心胸,闭上眼睛享受小婕的嘴上功夫。

尽管小婕的口交技巧,与经验丰富的宇婷无法相比,但是那张含着肉棒,卖力吞吐的清纯俏脸,却又形成另一种淫靡风情,令我亢奋不己;再加上以前我跟宇婷做爱时,她也在旁边学了不少……相信假以时日,她的樱桃小嘴也会变成一部,顶级的「口交榨精机」。

看着我的肉棒,在她嘴里时进时出,而那双纤细雪白的玉手,更是有技巧地抚弄挑逗两颗春丸,让我亢奋激动的情绪,很快就在她口中爆发开来。

「宝贝,不行,我要射了……」

听到我的发射宣言,小婕不但没有把它吐出来,反而还更加卖力快速吞吐,最后竟然把它整根含到底;让我积存已久的精华,尽数射在她小巧的檀口里。

「喔……宝贝……你……」

看着她不但把我射出的精华全部吞下肚,事后还尽心尽力,继续用她的小嘴1小婕把大量的精水咕噜地吞下去后,面带笑容地对我说:「我记得妈咪跟我说过,要我习惯这种味道……」

她舔了舔嘴唇后喃喃自语地说着:「嗯……以前虽然闻起来有点恶心,不过现在吃起来,味道好像还不错。」

我还沉浸在小婕吞精时的淫媚神情时,她却若无其事地站起来,在我脸颊亲一下后,温柔地对我说:「爸,那没事我就去温习功课啰!晚安!」

「宝贝,那你……」

我不知道眼前这个十七岁的小女孩,脑袋到底在想什么?

只不过她在关上房门前,竟露出狡黠俏皮的笑容说:「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我还没成年唷;为了怕你晚上玩夜袭扑倒的游戏,所以我会记得把房门锁好。嘻嘻嘻……还有,别忘了明天晚上的约会……」

望着紧闭的房门,我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着:「唉……明天的约会……不知道这个可爱性感的小恶魔,又会给我什么意外惊喜呢?」

在复杂的思绪下,这一夜我竟然失眠了……第二天,也就是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心不在焉地结束了一天工作下了班后,就怀着忐忑与好奇的一颗心回到家中。

但才刚进门,就听到小婕的声音从她房里传了出来。

只见她从房里探出小脑袋对我说:「爸,你快换轻松一点的衣服,我们今天到外面吃。」

看着自己一身笔挺的西装,我不禁摇摇头。

(这小妮子还真细心!)当我换上轻松的休闲服装走出房门,在客厅看到小婕性感成熟的装扮时,我因惊讶而张大的嘴巴差点就合不上。

尽管今年的冬季属于暖冬型态,但是看到眼前的宝贝女儿,我一度误以为自己置身于热情奔放的巴西海滩。

一件美背式交叉的低胸连身短洋装,搭配着鲜红的抢眼色调,立刻扫除室内寒冷的低温。

紧束着俏臀后瞬间绽放,只到大腿三分之一的超短裙摆,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位,站在红色花海中的性感妖精,令我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而她笔直且修长的美腿,在红白交映下显得格外抢眼,更令我的视线停在她那双美腿上许久,差点就收不回来。

「爸,这衣服好看吗?」小婕在我面前原地转了一圈,开心地问着。

「嗯……好看……」我像无意识的傀儡,对她猛点头。

「那我们走吧,再不走就赶不上跨年演唱会了。」小婕说着就从沙发上,拿起一件白色的绒毛长袖短外套穿上,神情愉悦地挽着我的手走出大门。

当我开车着,载着小婕来到跨年演唱会的会场时,早就已经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而已经快步入中年的我,被宝贝女儿雀跃心情感染下,仿佛自己的心境也突然年轻许多。

我站在小婕身后,看着她随着台上热情奔放的旋律又唱又跳,那柔软的腰枝,充满青春活力的美腿,令人垂涎的俏臀……使得我胯下的肉棒,不知不觉竟然坚硬起来。

尤其是她背后祼露的雪白背脊,和那对俏臀摇摆时偶而流泄的臀肉春光,让我不禁怀疑,她除了身上鲜红色的性感短洋装外,里面会不会没穿内衣裤?

突然惊觉到,自己竟然会对女儿产生非分之想时,除了刚开始涌起短暂的罪恶感外,潜藏在内心的乱伦血液,竟然瞬间吞噬了才刚冒出头的愧疚感,并让我找回了久违的亢奋情绪。

尤其昨晚小婕对我做出那种,与他年龄不相符的举止,我的思绪也产生了更大的冲击。

这时不知小婕是有心抑或无意,当她随着强烈的节奏,扭着纤细的柳腰,摆动她充满弹性的俏臀时,总是似有若无地靠到我怀里,不经意地碰触我敏感的下体。

这种充满性暗示的挑逗行为,如果她不是我女儿的话,我一定二话不说,立即把她带离现场,找个地方发泄难耐的欲火。

正当我对小婕的举止,产生诸多淫乱的遐想时,她忽然靠在我怀里,在我耳边大声地吼着:「老爸,你不要光站在这里像个糟老头……来,快和我一起玩!」

小婕说完就拉着我的双手,放在她柔软的水蛇腰上,并随着音乐的旋律扭动起来。

而我在碰触到她的腰际时,双手仿佛被电到似的,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强自甩开脑海中淫邪的念头后,我才逐渐放开心胸,随着众人一起摇摆。

当我几乎忘了时空的存在,忘却所有烦恼,自然而然搂着怀中的青春玉体,享受这份难得的欢愉时,台上的音乐倏地嘎然而止,把我一下子又拉回到现实世界中。

只见台上主持人神情亢奋地说着:「……各位观众,现在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五十九分,再过一分钟,我们即将迈向新的一年……现在请大家找好身边的伴侣,和我们一起进入倒数时刻,迎接新年的到来……」

就在这个时候,小婕突然把整个身子靠在我怀里,而她细白修长的玉手,也顺势搭在我的手背上,让我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瞬间又泛起巨大的涟漪。

如果这种亲昵的举止,出现在一对年龄相差不远的男女身上,就算旁人看到,也会当做视而不见;但是同样的动作,发生在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位未成年少女身上……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容易引起旁人无限的遐想。

而现在我和小婕的亲密行径,就正好处于这种既微妙,又有点尴尬关系当中。

但是当四周的投射灯,扫过小婕的清纯脸庞,而我又刚好瞥见她脸上,正洋溢着幸福的神情时,纵使我的内心充满尴尬与矛盾,但我也不想在这时刻出声扫了她的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