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校园迷糊大王

校园迷糊大王-八云日本的铁路一定是痴汉的天堂,作为一个经常在车厢猎食的痴汉,几乎每天也有不同的猎物。尤其是那些幼嫩的女学生,有些恐怕只得十五、六岁,我才摸上她们那发育尚未成熟的乳房便已紧张得得发抖又不敢发出声音,最后直到我的阴茎插入她们的处女穴夺去她们宝贵的贞操,她们仍只敢默默的流出泪来

由于我平常爱在那车程特长的「山守线」等候猎物,所以我平常也有差不多一小时的时间去享受这些处女,我总爱紧紧揽着她们柔软的乳房,阴茎便在她们紧窄的处女穴内进出,享受着破处开苞的快感,最后在她们幼嫩的子宫内填满我灼热的精浆,完成整个奸猎之旅的过程。再在那些女学生的校裙上抹干净残余在我肉棒上的鲜红处女血和那些多余的奶白精液,让她们的裙上带着处女失贞的血痕,忍受着阴道惨被破处强奸的伤痛离开车厢。

今天我照常来到车站之上,只不过我万万猜不到今天竟有这一份意外的收获。远处俏立着一名年约十八的少女,虽然身材颀长,有着令人垂涎的美好身段,身上穿着一条黑色的百褶迷你裙,露出一双雪白幼滑的大腿,深深吸引着每一位男性的视线。

我贪婪的视线再沿着她那纤细的腰肢而上,稍为停留在覆盖在白色T恤下的双乳上,再满足地慢慢移上少女清丽的脸庞。少女拥有一把及肩的乌黑短发,再细看少女的脸庞,我几乎发出了惊呼声,那人果然是矢神高中闻名的美少女—冢本八云!我也听闻过她美艳却矜持的传闻,只见她好像是心事重重的,甫一上车便走到车厢角,倚着墙,默默地看着窗外,那阵忧怨的眼神叫人又爱又怜。我再三留心确认,同时慢慢走到少女的身后。

大批乘客在这一站涌进来,不过这没关系,因为正好为我提供机会不动声色地接近八云。列车缓缓开出,乘客已经把车厢挤满,但都各自做着自己的事,而我也站在八云的身后,细心察看周围的环境,直到肯定身边的乘客不会为意我的动作,才悄悄向八云迫近。我紧贴着八云的背后,一手轻揽着她的腰肢,另一手已轻轻拉起她的迷你裙,手同时已按落在八云幼滑的大腿上。

(啊......痴汉......)迷醉在窗边景色的八云当堂吓了一惊,同时知道自己遇上了色狼,八云也不是未遇过色狼的少女,由于在东京的地铁这是常见的事,所以八云也有过不少对付这种人的经验,通常她也会狠狠的给对方一肘,令对方知道自己不是可以欺负的对象,从而知难以退。但像今次一样,一开始已整个人紧贴上来,甚至紧揽着自己,如此大胆的做法,八云却从来没有想过。

八云的身躯轻轻抖震着,我同时加强了攻势,揽着她腰间的手已慢慢向上升,透进了T恤之内,隔着乳罩摸索着八云柔软滑嫩的乳房;一直停留在大腿上的手同时轻探进少女的大腿根处,隔着少女内裤那一丁点儿轻薄布料玩弄着少女的禁地。

(啊......好丢脸......不要......)八云几乎被色狼的大胆手段吓得发出声音,但一想到接下来的丢脸场面,只好死命忍着,边扭动身体边紧贴身前的玻璃窗,希望逃离色狼的魔掌。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随着八云的移动步步进迫,到最后甚至将八云紧紧压在玻璃窗前。

一粒、两粒......我急色地扯脱了八云T恤上的钮扣,再拉下她那前扣式的乳罩,八云那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已暴露在空气之中,我以手指轻夹着她那嫩红的乳头,更无耻地紧夹扭动着。(不...不行......竟然这么......明目张胆地侵犯......)八云的俏脸早已红得像一个烂熟了的苹果,而那被我夹在指掌中的可爱小乳头更已动情的硬突起来。「够......够了呀......不要在那里......」

(啊......怎么硬起来了......)像有电流从被陌生男人的玩弄的乳尖在扩散,(自己怎能对如此下流的猥亵有反应..... .)八云心想,竟然被人在电车弄得动情起来,不禁暗恨自己的身体不争气,可是对方的技巧太高明,不时轻轻逗弄乳头,弄得身体愈来愈酸麻。我吻上了八云的面颊,八云慌忙扭转颈椎回避,于是我顺势吻上她小巧的耳珠,一边吸啜舔弄,一边将空气轻吹进八云的耳朵里。八云表面看似默默忍受,但从她那越来越急速的呼吸声,我已清楚明白她其实亦已燃起了身体反应。

我找着了覆盖在内裤之下的紧合肉缝,于是以手指不断来回扫抹,强烈的快感刺激令八云的双脚早已站不稳当,变得需要我的紧压才能维持平衡。我贪婪的将手指伸入八云的内裤之内,紧贴玩弄着少女已开始变得湿润的肉缝,和那深藏其中的敏感珍珠。(不要......不要......可是......好舒服!)连平时自己自慰也得不到这么舒服的感觉,八云只觉脑内渐渐空白,原本挣扎的娇驱也渐渐无力起来,几乎要跌倒,现在反而只能倚在我身上。

我以整个手掌心紧贴着八云的阴户,以中指轻轻探入少女的桃园洞口,不断以指尖的一小节轻轻抽送着,淫水不断涌出。(竟然插进来了......在电车里......被手指奸淫着...... )下身传来一阵一阵的快感,八云眼神渐渐迷蒙起来,不断轻声娇喘,手指不断深入八云的体内,轻轻挤开紧合的阴道肉壁,最后指尖的深入被八云阴道内一度柔软的薄膜所阻止,我高兴地知道了自己找到了八云那初次体验的象征。为了避免手指无意中伤及八云珍贵的处女膜,于是手指缓媛向外抽出,并顺势拉下八云早已湿透的内裤。

八云由色狼拉下自己的内裤起已明白到对方的意图,可恶的色狼不单不满足于手足之欲,竟妄想染指自己清白的处女之躯。八云一直努力维持着处女贞操,就是希望将宝贵的第一次献给未来的丈夫,当然不愿就此失去处女的贞操,于是慌忙扭动挣扎起来。(不行,绝对不可以!)

可惜八云的力量还不到我的一成,我无视她那疲软的反抗,将她拦腰从后抱起,由于八云的身材比我矮小,所以我决定以这种姿势进入。我将八云从后轻轻抱起,失去平衡的八云只好以双手紧按面前的玻璃以保持平衡,我乘着这一个短暂的空隙将双脚挤进八云的双腿之内,橕开她紧合的大腿,让少女的禁地彻底暴露出来。(不要......啊......请不要做这样下流的动作......)八云只能在心底里抗议,肉体却只能任由我摆布。周围熙攘的人群,更令八云不敢发出太大声响。(被人看见的话......丢脸死了......会被讨厌......)

我拉开裤链,让等候已久的阴茎重获自由,火热硕大的龟头已急不及待的抵

在八云的蜜唇上,吸着沿自处女的氛芳气息。我放开双手改为揉弄着八云的双乳,失去支持的身躯随即向下滑沉,处女的蜜唇毫无选择地吞下男人的肉棒。八云慌忙以双脚紧夹着我的腰腿,显然不想就此失去处女之身,但是八云的力量明显不足以支撑她的整个体重,因为我仍感到我的阴茎正一分一毫的深入八云的体内。(快要橕不住了......)

我轻轻拉扯把玩着八云的小乳头,八云的双腿已开始发抖,樱唇紧闭,双目饱含泪水,而我的龟头已抵在八云的处女膜上,我不愿八云再浪费我操她的宝贵时间,于是放开她的乳房改为抓着她的腰肢,再狠狠地向下一拉,硕大的龟头狠狠贯穿了八云宝贵的处女膜,挤进少女紧窄的阴道内。「啊......」

八云咬着下唇忍受着失身的剧痛,大口喘着气,眼泪已不由自主地流出,八云不愿自己落泪的丑态落入身后的色狼眼中,于是垂下头呆望着地板,竟不经意地看到男人那粗大的阴茎正逐少逐少地进入自己的体内,自己的阴唇更被大大的撑开,勉力吞下男人的巨物,而失贞的处女血丝更由自己的阴道口,沿着男人的阴茎,滴

落男人的长裤上,染红了纯白的布料。(好丢脸......竟然在这样的地方......失去贞操......)

我努力地开发着八云的处女阴道,心里只得一个感想:窄!!不是一般的

窄,八云的阴道比我曾操个的那些女孩更窄更嫩,但内里的阴肉却已懂得一直吸啜紧咬着我的阴茎,套弄得我异常舒服。

硕大的龟头不断深入,到最后狠狠的顶着八云的子宫口,不过我的阴茎仍有寸许停留在八云的体外,我再次吻上八云的俏脸,今次她终于无法躲避,我深深吸啜着她的红唇,舌头同时粗暴地伸进她的唇内,交缠着内里的一点小丁香,我吸啜着八云嘴腔内的津液,同时将我自己的灌注回她的唇内。

(天哪......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八云心中充满无奈及绝望,从没有性爱经验的八云,想也没想过,自己的第一次竟然是贡献给连名字也不知道的陌生男人。一心希望贡献自己的第一次给暗恋的男人,可是竟然在这儿失去自己的初吻、失去自己的贞操。八云只能迷茫地看着窗外,(我已经不再纯洁了......如果这是噩梦......求求你让我醒来吧......)

从八云的表情我已知道她已没有一开始般痛楚,呼吸也已经平伏起来,是好好操她的时候了。我从她那紧窄的嫩穴中抽出了一半的阴茎,再狠狠地抽回八云的穴心内,「啊......」强猛的冲力将八云干得紧伏在玻璃之上。八云那一双柔软的乳房更被玻璃挤压得扁平,红嫩的乳头则不断磨擦着冰冷的玻璃窗。八云低声道︰「不要......我还是第一次......请不要......这么激烈......」我无视八云的求饶,阴茎大力抽插,八云只得死命咬着自己的手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唔......唔......别那么......用力......」表情是多么可怜,我一边用舌头玩弄她的耳珠,一边加快抽插速度。

列车停在交通灯位之前,对面刚巧停上了另一班列车,八云亦发觉到对面的乘客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丑态,其中有些年轻的男乘客更一边细看着自己裸露的乳房,一边淫秽的自渎着。「不要......不要看......求求你们......」强烈的羞耻心令八云再次努力挣扎着,最低限度希望能拉上T恤减低乳房的暴露。我却不让八云如此理想,我紧紧地扭玩着八云的乳房,同时更卖力地抽插着八云的嫩穴,激烈的动作令对面的近百乘客也清清楚楚地看到我们正在性交,甚至在讨论著我们的战况。

八云本身能阅读别人的心音,自己虽不想看到,可是对面的议论却清清楚楚地映入眼帘:

「看!那个女的多浪,好像被干到高潮了。」

「你看她流了那么多水,一定爽翻天。」

「那男的真壮,那话儿差不多有十寸长,难怪那女的爽得升天。」

「那男的这般长,那女的如此娇小如何挡得往?」

「我看那男的大鸡巴铁定插进了那女的子宫内,不然她的小穴如何吞得下那

里根大炮?」

...... 

当着近百人的面前露天性交,早已耗尽了八云的羞耻心,只好尽力扭动娇躯,希望摆出自己正惨被强奸的姿态。

但是在对面的观众眼中却成了另一回事:

「看,那女的多配合,真会享受。」

「那男的不再用『老汉推车』,改为后接直立式了。」

也有些女观众抵受不了:

「那女的真淫荡,竟要她的男友在车厢中干她。」

「他的家伙真大,若我男朋友有他一半长就好了。」

... ...

(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不相识的男人强奸着......而且还被认为是淫荡的女人......)在连番的声浪中,众人却一致认为八云是和男友在进行着露天性交,甚至有不少人认为是八云主动引诱身后的男人,令八云伤心欲绝。尤其是男人熟练地翻弄着自己的性感带,不单粉碎了八云的自尊心,同时挑起了少女最原始的情欲,令八云深深感到自己的无能。(死了更好......)

列车再次开出,八云亦舒了一口气,虽然列车只不过停了五、六分钟,但在八云心中就好像停了大半个世纪,尤其是当着近百人面前惨被强奸玩弄,就更令八云无地自容,幸好现在只待男人发泄过后,射了出来,恶梦便会彻底完结。

才刚想到射出来,八云随即已想到两个问题:由一开始至今,男人已足足干了近大半小时,到底何时才完结?还有更重要的是,凭阴道的感觉,八云几可肯定身后的男人是没有戴上套子而采取打真军的,自己是万万不能任由对方射入体内。八云于是鼓足余勇,再次扭动着娇躯挣扎。

我感到八云的反抗,于是贴近她的耳边:「八云,妳刚才不是很享受的吗?还是妳需要有观众才高兴?」八云只好哀求:「求你放过我好吗,我的处女身已给你破去,你也好应该满足。」

我大力的抽顶了几下:「没错是替妳开了苞,但我的小弟弟仍未满足,妳感到他仍多坚硬,八云妳也未泄的吧?待我们一同泄出来,让我将精液灌满妳可爱的子宫。」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八云知道哀求只会更进一步刺激男人的欲望,只好咬牙切齿地不再发出任何的声音,只希望男人早早完事,让自己早日脱离恶梦。

我看到八云的表情,心里已明白到她的打算,故意拖慢抽插的速度,令每一下的缓抽慢抽也准确地击在八云的G点之上,强烈的快感果然付八云大吃不消, 「啊......啊......不行......为什么......这么强的感觉......」才十多下已高潮泄身出来,身体不自主地夹紧着强奸自己的肉棒。

八云的身体是属于慢热类型,足足被我狎玩了近半小时才首次作出高潮的反应,但是这种女性的高潮却比一般人更为激烈,八云那本已极之紧窄的阴道更作出了极限的高潮收缩,紧紧咬着我的阴茎不放,而少女的穴心更不停吸啜着我的龟头,意图挤干内里的每一滴精液,强烈的快感使八云全身颤抖,差点张嘴浪叫,急忙间惟有咬住自己的手背,洁白的牙齿几乎咬破手背,雪白的脖颈泛起了羞耻的潮红。(竟然泄了......被人强奸得泄了......而且还是在电车内......我应该不是这么淫荡的女人啊......)八云知道自己在色狼的无耻奸弄下达到高潮,难过得流下泪来,同时暗恨自己的身体为何如此敏感。

我充分享受着八云的高潮:「终于泄出来了吗?当然,我如此厉害,石女也始我干出水来,何况是妳这种嫩处女。更爽的还在后头,待我操多妳二、三千下,保管让妳爽得欲仙欲死,高潮得尿也泄了出来。」

八云待高潮的余韵过后,已决定狠下心,终止男人的恶戏:「我要你立即停止,不然我会叫出来的。」

我笑笑吻上了八云的脸颊:「妳不会的,妳看看脚边的旅行袋,里面的录影机拍下了我们亲热的整个过程,妳要拿来做证据吗?」

八云当堂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男人不单夺去了自己的处女贞操,更拍下过程进行威胁,令自己永远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里,任由男人今后的玩弄。八云在迫于无奈下发出了轻声的耳语:「你到底想要什么?若是钱的话我可以给你,求你饶了我吧......」

我听到八云的哀求,充满了胜利者的快感,一边加快着抽插的速度,一边道:「钱嘛!本大爷不会少過妳,本大爷要的是快乐,我要你做我的性奴隶,日日夜夜由我来调教你。」八云涨红着脸,紧咬双唇,坚决地摇头。

虽然如此,但我却从八云的双眼中看出了熊熊欲火,于是确定的道:「很快妳便会成为我的性奴隶,妳会为我做任何事情,甚至求我去奸妳、插妳、用精液灌满妳,让妳为我怀孕为止。」同时加强了阴茎的抽插,并且上下其手地玩弄着八云身上的性感带,捏弄她的乳头,肉棒或轻或重地抽插着,每次抽插都依稀听到「噗嗤噗嗤」的水声。八云只觉身体里的欲火逐渐上升,尽管意志想要拒绝,理性的堤防却在性感波涛的不断冲击下摇摇欲坠,羞耻得流下泪来,低声哀求道︰「不要......不要. .....求求你...不要再弄了......我快受不了......」我没有回话,只是用嘴封住她的唇,用我的舌头搅拌八云的樱唇。

在我的法式湿吻下,八云只觉脑内一片迷糊,终于抵受不住身体的强烈需要,死忍着只在喉间发出动人的呻吟声,同时双手反后想将我抱紧。吻后我俩的唾液形成一条淫荡的细丝,我揶揄道︰「夹得好紧哩,八云,这是你的第一次吧?第一次就在这么多人面前干,是不是很刺激呢?」八云羞得紧闭嘴儿,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追求进一步的快感。(不行...不行......不可以再沉沦下去......可是...好舒服......想更舒服......)男人在耳边讽刺,无情地打击八云仅有的自尊,诱惑八云放弃最后的矜持。「别害羞哩!淫水都快要流到地上了。」「乳头立得这么直,你果然很淫荡嘛!其实你也很想被我玩弄吧?」「怎么了?已经会自己扭腰了吗?阴道也紧咬着我的肉棒不放。嘴上说不要,身体却挺老实的嘛。」

(我...已经不行了......再也忍不住了......脑子一片空白......)八云只觉全身火烫,意识迷蒙,只感觉到腰肢无意识地扭动,追求更多的快感,阴道的嫩肉随着肉棒的每一下抽动敏感地痉挛,不自主地溢出更多蜜汁,大腿间早已湿淋淋了,淫水更仿佛流到小腿、脚根,雪白的乳房紧涨得叫人受不了,乳头高高翘立着,不时受陌生男人的逗弄、揉搓。小嘴只能大口喘气,渲泄体内的快感,偶尔却要紧咬下唇,避免发出太大的呻吟声,在快乐与堕落的狭缝中不断挣扎,一阵一阵的电流在全身乱窜。(好舒服......好棒......从来未试过有这样爽的感觉......)突然八云身子一颤,娇驱紧绷起来,我感觉到阴道一阵收缩,淫水大量泄出,我就知道八云又一次被我干上高潮。看着眼神恍惚、小嘴微张、不住喘气的八云,我得意地拍拍那火红的俏脸:「我在做什么事令妳如此舒服?」

八云又经历了一次高潮,媚眼如丝,红着脸,迷糊道:「你在干我......奸我。」

我笑着接着问:「我奸得妳舒服吗?」

八云绯红着脸,气喘着道︰「不行. .....求你饶了我吧......太羞人了......」我装作不悦道:「我要妳說,如何?舒服吗?」接着双手玩弄着乳房,肉棒突然插到顶,八云只觉一阵强烈快感涌上脑海,差点叫起来,急忙双手掩着自己的嘴,回头用哀怜的眼神望着我,有气无力的答道:「你奸得我. .....很舒服!」

我得意地笑着问:「我如何奸妳?快说清楚......」接着肉棒加速抽插,双手继续揉搓乳房,舌头舐着她雪白的耳背,全身性感带受袭,八云只觉脑内天旋地转,快感一阵一阵涌上来,双脚站都站不稳,官能上的快感喷着火,八云身上所剩下的微薄的羞耻、踌躇、理性以及害怕完全夺走。(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好舒服......我想要更爽......)旋即攀上第三次高潮。我故意停下来,狞笑道︰「如何?我在问你啊。」

八云一边忍受着第三次的高潮快感,一边低声道:「你......用你的肉棒插入我的小穴内,破了我......的处女身,还不断干我、奸我......操得我不停的泄出来......」

我细致地玩弄着八云已经硬涨不堪的双乳:「妳还要我继续干吗?」

(这男人真是个恶魔......)八云努力地想维持最后一丝尊严,咬唇不语,我用肉棒在八云的G点上研磨,八云只觉下身又麻又酸,经历了三次高潮的阴道变得异常敏感,却在那男人控制下不能达到高潮,阴道的空虚感令八云快要疯掉,(不行......我快要发疯了......好想高潮... ...)无奈下欲望战胜了一切:「求你继续干我......快奸我。」

我再迫问道︰「用什么?用什么干你?」八云急得快要疯了,双颊火红,只能颤声道︰「求求你......用你的......大...大肉棒...干我...」话未说完已经羞耻得想死,这些话从前八云只要是听到都 得羞耻,想不到今天却是自己亲口说出来,恳求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奸淫自己。(我真下流......羞人得想死......)

我当然不会负美人所托,于是更卖力地展开了活塞运动,肉棒大出大入,速度快得惊人,每一下都努力刺激G点,每次抽插都带出不少淫水,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深深刺激着八云的神经,爽得她只能以指尖刮着玻璃,忍受阵阵痉挛的快感,刚刚涌起的羞耻心迅即被一浪接一浪的快感覆盖。(要死了......舒服死了......更多......更多......)八云像刚离开水的鱼,张大嘴不断娇喘、低吟,我为免引起其他人注意,便把左手手指放在八云嘴里,八云亦顺从地吮着,仿佛在口交一样,而我右手则捏弄她的小阴核,肉棒快速抽插。双重夹击之下,八云只觉快感不断袭来,柔软的奶子上下晃动,下体传来十足的充实感,全身都有强烈的电流,口中喃喃道︰「不行......不行.. ....要丢了......又要丢了......」「感觉好强......泄了......泄了...... 」「不要......受不了......再弄下去......要坏...坏掉了......」

往日的矜持已经一去不返,今天在我眼前的八云,已经变成一个只懂追求欲望的发情女人。难以想像一小时前,八云面对陌生的男人会觉得不安。想到这里,我不禁微微冷笑起来,矢神高中的第一美人,在这数不清的高潮下,从此便沦为我的玩物了。

我紧紧揽着八云的娇躯:「我也差不多要射了,我要全射到妳的子宫里,

妳准备好升天了吗?」

八云最后一丝理智已被连续不断的强力高潮所摧残,发情的用尽力点头,

哀求道:「求你全射进去,我要你填满我......」

想不到平日矜持、对男人敬而远之的八云竟会说出如此淫秽露骨的说话,不过我当然会满足她那小许的要求:「我要妳一生体内都藏有我的精浆!」说完便将阴茎直插入八云体内的最深处,滚烫的龟头每一下都粗暴地戳进八云娇嫩的子宫深处,被蜜汁充份滋润的阴道死死地紧紧箍夹住肉棒。最后任由灼热的奶白精浆,火山爆发般狂射进八云的子宫内。

「好...好棒...好爽......啊......出...出来了...啊...啊......」被灼热的精液灌注入子宫之内,那强烈的快感爽得八云攀上了最极限的高潮,强烈的快感麻痹了八云的神经,爽得八云失禁起来,金黄色的液体沿着八云的大腿流落地上,染湿了车厢的地版。而我却满足地任由射精中的分身停留在八云的体内,我以硕大的龟头紧塞着八云的子宫口,将更多的精液随着阴茎的每一下脉动喷进八云的子宫之内,而八云的子宫亦非常合作地不停收缩蠕动着,以吞下更多的精液。(竟然被人奸到高潮......还失禁了......)八云一边被强烈的羞耻感自责,一边身体却不由自主地沉醉于这前所未有的快感中,贪婪地需索着我的吻。

不过八云那细小的子宫实在装不下我所射出的量,无数多余的精液仍由我与八云的接合处不断流出,我用手指沾了一些由八云阴户倒流而出的精液,再将那满布精液的奶白手指插入八云性感的小嘴内,不停玩弄着她的小香舌,并将精液涂在上面,以填补不能在车厢内口交的缺憾,而陷入半失神状态的八云亦合作地吃干净我指头上的精液。

我看看手表,列车已差不多到达目的地,于是我由八云的体内抽出已软化掉的阴茎,为了不让八云子宫内的精液倒流而出,我撕下她那可爱的小内裤,将那些许布碎塞入她阴道之内,阻止了精液的流出。我满足地看着眼前的杰作,才温柔地为八云扣回被扯开了的T恤,随即便混迹在下车的乘客之中离开了列车。

车门再次关上,列车缓缓开出,八云仍失神地紧靠在玻璃之上,(噩梦......是噩梦吧......)但从地版上的尿液水渍,与及自己阴道内仍不时传来的阵阵撕痛,甚至深藏在自己子宫内仍微温的男人精液,都一一老实地回布着她已被奸污的事实。(姊姊......播磨学长......我已经......已经......被污染了......)

一想到惨被色狼夺去宝贵的贞操,为有之后可能要面对因奸成孕的问题,年轻的少女已无法再强忍着眼眶的泪水,任由泪水画过仍绯红的脸,跌坐在淫水及尿水的水渍上低头饮泣,双手紧揽着身边的手袋,感受着子宫内那份永世难忘的记念品,无助地被列车载往下一个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