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我的高中生活

教育部今年开始实行「男女同学共同修习法案」,也就是

称的「椅伴法案」。每学期开始会抽签决定每位同学的椅伴,大致上的规则是:

两人共用一个课桌椅,上课时必须采取女上男下叠坐的姿势;唯有考试时,两人

可并排共座;户外体育课及不在原班级教室上课的通识课除外,可于每堂课前自

行决定椅伴。不遵守规定者,记警告或大小过。

刚从返家的公车上下来就突然撞见没去补习班的女友,竟然和她的椅伴从附

近的便利商店走出来。一路尾随他们到了女友家,竟看见令我晴天霹雳的一幕。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开始有了很大的转变…… 

(1)我的椅伴

「号外,号外~~通过了!教育部最新的『椅伴法案』通过了!」走廊上传

来班上外号叫「痴汉」的同学吴永兴的喧哗声,班上男女生听闻也一片哗然。

「太夸张了吧?立委怎么让那种法案真的通过了!太过份了吧,以后还要不

要来学校上课?」后面的一群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著。

「听说因为近年男女不婚、生育率降低的关系,现在很多同性恋甚至无性的

人也不交男女朋友,更不用说结婚生小孩了。」

「那也用不着这样吧?!真的很夸张哎~~」

女生们哀声四起,倒是一群宅男同学们都兴奋得疯了:

「太爽了吧,原以为是那个白痴立委的搞笑提案,竟然真的通过了~~」

「要是可以跟正一点的女同学分到一起就好了!」

「你别肖想了啦,到时候跟三大恐龙坐,你就变『被龙骑士』了。哈哈!」

原本安静的早自习,顿时变得闹哄哄的。而我呢,内心则是七上八下,一方

面这种制度真是男生的一大福利,但是对于已经有女友的人来说,又不知该如何

是好。好不容易在高一下学期末才追到了心仪已久同班同学妍萱,最近才给我上

到二垒而已,现在学校突然要改这种奇怪的制度,想到可爱的女友跟别的男生同

坐在一个位子上,就觉得心里酸酸的。

瞄了一眼还坐在另一区的女友,她也跟好友担心的在讨论著。不知道跟老师

公开我们的关系,能不能请老师直接分配我们坐一起?等下朝会就提出来试试看

吧!

「当当当……」上课钟响,教我们历史的男老师进到教室,我们私底下都叫

他老吴,他同时也是我们的导师,戴着厚框眼镜,满严肃的一个人。

「各位同学,今天朝会要跟大家宣布一个重大消息,议会已经通过『男女同

学共同修习法案』,教育部宣布由这学期开始施行。等一下讲完新规定,会开始

抽签决定你们的椅伴,并且开始搬椅子换座位,下一节课开始就依新规定的座位

上课。」老吴这么说着。

「老师,我可不可以跟惠娟坐一起?」阿豪举手说。他跟惠娟是公开的一对

班对,天天在教室放闪。

「不行!规定就是规定,每学期都要重新抽签决定椅伴,不能指定跟谁坐,

不依规定者经老师检举记一次警告,三次记小过,以此类推。抽到的男女同学为

本学期的椅伴,两个人共用一张桌椅,依规定每堂课开始,女生都要坐在男同学

也就是你的椅伴的腿上,两人要共用课本及笔记,并且每天课后要共同修习一小

时,互相讨论教学内容,并补齐另一人没写的笔记部份……」老吴说。

「啥?还要一起自修一小时喔,这什么鸟规定?」同学的抱怨声四起。

「不要吵!这是教育部的新政策,不服者依规定处罚。另外,如果班上男生

多出一人,最后一女要轮流跟两男坐,以此类推,反之亦然。还有,体育课外,

通识课程,在别的教室上课的,可于每堂课前自行找好其他的椅伴共座。最后,

只有考试时才可两人肩并肩地并排坐同一张椅子,不得偷看对方试卷,其它课堂

时间,依规定就是要女同学坐在男同学腿上。以上规定,有没有问题?」老吴严

肃地说完规定。

大家默不作声,而我也死心了,连班上公认的班对都不能坐在一起,这到底

是什么烂规定?现在只能求老天帮我跟妍萱抽到一对了,虽然只有二十几分之一

的机会抽到她,但我相信缘份会把我们绑在一起的。我坚定地看了女友一眼,她

也正在用哀怜的眼光看着我。

「好,没有问题的话,现在就开始抽签. 」紧张的一刻来了,老吴拿起签筒

念道。

「林玮杰,你跟廖雅欣一组。念到名字的组合,男同学开始把你原来那张多

的桌椅搬到楼下储藏室放,女同学负责把两人的东西整到你的抽屉内,马上开始

动作。」第一组椅伴产生了。

「何戎豪,你跟……」哗声四起,没想到班对这么快被拆散了,听到这边我

不禁担心起来。老吴不停念着一组一组的名单,我的心也跟着砰砰跳。

「陈忠良,你跟王韵淳一组……」

「干!」阿良虽然用气音骂出来,但周围的人也都听到了。阿良是我麻吉,

没想到他抽到了三大恐龙之一,成为了第一号龙骑士,真为他感到悲哀。但是再

几号就轮到我了,也没空替他担心。

「许建文。」老师叫到我的名字,空气瞬间凝结:「你跟吴暐榕一组。」

没听到女友的名字跟我连在一起,突然感到心揪在一团,好难受,这代表她

要坐在别的男同学怀里整整一学期了。担心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头低低的,脸

色好难看,好像快哭出来似的。

接下来,老吴陆续念好了几组:「何宇民,你跟吕妍萱一起……」

该来的还是要来,女友的椅伴也抽出来了——何宇民,是个书呆子,成绩在

全班前五,也算宅男挂的,戴的眼镜镜片很厚,还会反光那种,斯斯文文不太讲

话,在班上也没什么朋友。

这人虽不讨喜,但也不让人讨厌,也许女友分到这个椅伴已经是最好的选项

了,至少他看起来满无害的,不像那些痴汉型的宅男或者是痞痞的小混混。『希

望他会安份点,否则就给他好看。』我心里这么盘算着。

「最后,吴永兴、林政成、应孟真,剩你们三个,依规定就凑成一组。应孟

真,你要轮流跟两位男同学坐,次序你们自己协调。」

孟真红着眼眶不知所措的握着她好友妍萱的手。她是我女友的好朋友,也是

个清新单纯的正妹,没想被分到「痴汉」吴永兴和他们那挂的林政成一组,成为

全班唯一「一妻侍二夫」的组合,后来大家都在背后这么说他们。

就在老吴宣布完所有组合后,男同学陆续把自己的桌椅往楼下搬,其它班级

也是一样,整个走廊都是「轰隆隆」的搬东西的声音。

我无力地拖着桌椅,半路遇上阿良,「马的,要我给那只恐龙坐,一定没到

一节课腿就废了,我宁可被记警告到集满三大过,到时候大不了不读了,老子转

学!」阿良怒道。

「别傻了,别的学校也一样执行吧,你就乖乖就范啦!」我这样回答。看到

遭遇比我惨的阿良,顿时心情好了些。

「对了,你跟谁分一组啊?」阿良问。

我跟谁,刚一时都忘了去想:「好像是吴暐榕吧!」

「靠!暐榕满正的哎。马的,这么爽,你还一脸屎脸是在不满足什么?不然

我跟你换。」阿良不平的说。

能换我还真想换,威迫利诱也要跟何宇民那家伙换回我的可爱女友。不过经

他这么提醒,我才想起将来这半年我的椅伴——吴暐榕。我跟她之前完全没有交

集,顶多说过两三句话,譬如「借过」、「谢谢」之类的。她就像个小大姐头,

身旁总围着几个女同学像跟班一样。大概是因为她个性很直,常为她姊妹们仗义

执言,但在男生眼里,她就是个恰北北的女生。虽然她不生气的样子,确实是满

可爱的,留着一头及肩的中短发,笑起来很甜,但真的凶起来……唉~~算了,

我不敢再想下去,之后看着办吧!

回到教室后,也刚好下课了,老师说:「下一节课开始,大家要依规定跟自

己的椅伴坐好,我会严格执行。」语毕,下课钟声也响起,我赶紧找女友妍萱去

我们顶楼的秘密小基地。

「萱,你还好吗?不要怕,要是他敢欺负你,我一定找他算帐。」

「还好啦,宇民看起来满乖的,应该不会欺负我。」

挖哩,都还没坐一起,就已经叫得那么亲密,突然我觉得酸酸的。

「没关系,每堂课就这么五十分钟,撑一下就过去了,你就当他是椅子,不

要管他就好了,反正坐久了脚也是我们男生在酸,你们女生也不吃亏。 」

妍萱听了我的安抚「嘻嘻」的笑,她的眼睛笑起来真的很可爱,弯弯的两个

月亮,我忍不住把她往怀里一揽,轻轻地抱着她。轻抚她的长发,一股清新的玫

瑰香味扑鼻而来,在早晨的屋顶,抱着感受着彼此的体温,特别温暖。而这原本

属于我的身体,今后就要被别的男生占有了,想到这边,不安的情绪一直涌现,

只能抱着她,直到上课钟响。

「好吧,我们也该下去了,至少我们可以期待明天的通识课,到时就可以光

明正大地抱着坐在一起上课啦!」听我这么说,妍萱又回给我一个让人融化的微

笑。

为不让人发现,我们先后回到了教室,一到新座位上就看到我的新椅伴怒狠

狠的瞪着我。

「许建文,你跑到哪里去了?都上课了才进来,害我一直罚站不敢坐哎!」

暐榕高声斥道。

没想到这学期第一次说话,这小妮子就给我下马威,想必是想日后骑到我头

上来吧!看她瞪大了双眼,我只能唯唯诺诺的道了歉,然后坐上……属于我们俩

的座位。不过接下来,换她要紧张了,夏季女生裙子很短,只能遮到大腿一半,

我用余光瞄了一眼她白皙透红的大腿、小腿和白色中筒袜,突然开始觉得这好像

是个德政。

「我警告你不要乱动喔!」暐榕犹豫了半晌,才慢慢抬起一只脚,紧张兮兮

地用手压着裙摆,跨过我已坐在椅子上的双腿,然后慢慢地坐到我的大腿上。这

一刻仿佛有一小时那么久,都忘了现在正要上课,忘了我可爱的女友就坐在斜前

方不远处。

就在她双臀贴到我腿上的同时,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股温热的感觉传来,已

经够让我刺激了,她接着为了把双脚并拢,努力地把双腿挤进已经够窄的桌椅间

距中,屁屁因此不停在我腿上摩擦着,我仿佛感觉得到她的裙摆内穿着的是点点

碎花的小内裤,或是横纹的款式,也许上面有个小蝴蝶结,应该是粉红色的…… 

想到这边,我感觉自己下面已经有点反应了。

还好老吴这时进来,检视了同学们座位的安排后,第一堂课就开始了。本来

让人昏昏欲睡的历史课,因为前面就在我腿上的这个女体而让人异常亢奋。

开始上课后,根本无心老师在讲什么,我环顾四周,这诡异的情景,女同学

一个个坐在男同学腿上上课,有的是女生抄着笔记,男生探头在后面看;有的女

生把课本立起来让后面的人看得到。而我女友呢,她也正坐在男同学的腿上,两

人身体距离不到五公分,更不用说下面贴在一起的部份。

刚好看到何宇民轻轻点了妍萱的肩膀,在她耳边细细地说了几句,妍萱默默

的点头。然后就看女友微微靠右继续的抄着她的笔记,她也算是班上用功的好学

生,而何宇民把头往妍萱的左肩靠,用左手在抄写他自己的笔记,原来这家伙是

个左撇子。由我的方向看过去,两人就像是脸贴脸在一起用功的情侣,一股醋意

油然而生。

但是光气也不能做什么,只好把注意力拉回到我前面这位小姐,她似乎完全

不顾虑我的感受,也没打算让我看课本。算了,反正历史无聊透了,不看也罢。

我无聊得发慌,双手只能垂着也不敢碰到她,这时才感觉到,跟她的距离真

的好近,近到我可以透过薄薄的白制服仔细地看到她胸罩扣带的花纹,它还是淡

淡的粉红色,『内裤我想应该也是吧?』想到这不禁又有了反应。

她的及肩短发不断地飘来了茉莉香,这是另一个女生的味道,属于我的「椅

伴」。想到这里,心理平衡了点。由她的脖子看到,她的皮肤真的好白,好想摸

摸她的大腿,搂着她的小蛮腰,也把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边呢喃,偷亲

一口她白皙的脖子。想到这边,感觉到我下面真的硬到不行,感觉隔着裙子好像

顶到了她软绵绵的屁股缝了。

突然发现她的皮肤泛起一阵粉红色底,该不会她也感觉到了吧?惨了,要是

等下这小妮子当众骂我变态怎么办?她是那么直接的人。

就在这么尴尬的气氛中,第一堂课漫长地进行着。我感觉腿已经麻到不行,

只好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可以动一下吗?你的腿,我的脚麻到不行了啦!」

我从侧面瞄到她的脸,虽然很可爱,但气呼呼的嘟着嘴唇,很不甘愿的稍微

移动了下身子,把腿稍微悬空抬起来。

「这样可以吗?」她小声地问。

「再往后一点……再往左边一点……」就在我请她变换姿势的同时,感觉到

她的屁股肉不断地在摩擦我那根,虽然隔着裤子裙子也够舒服的了,这是之前和

女友都没达到的境界。

「到底好了没?」她不耐的问。

「好了!就这样,可以坐下来了。」乔好角度后让她坐下来后,没想到这样

的姿势让我们下面更加贴合,而且因为桌椅间距真的很窄,我们的大腿紧紧贴在

一起。她这次坐得更后面些,她的后背都贴到我的腹部了,而我水平翘起的那根

由她的股沟下面穿过,卡在双腿缝间,龟头上面顶到一片软绵绵的东西,该不会

是她的耻丘吧?

想到这边,感觉它又更往上扬了。我由侧面瞄到她的脖子整个通红,我想她

一定感觉到了,等下下课惨了。

课堂缓慢地进行,虽然我一动也不敢动,但随着两人呼吸的起伏,我感觉到

龟头与那片顶到的软绵绵不断地跟着身体的律动细微的摩擦着,真的好舒服,这

就是男女间最私密的部位,最亲密的接触了吧?跟着高涨的情绪,感觉再这样下

去没多久它就会爆发。我开始享受起这一切,突然不想这堂课就这样结束。

但事与愿违,「当当当……」下课钟响!

结束了亲密的第一次接触,结束了这学期全新的一堂课。女生们纷纷站起身

来,远离自己紧贴一堂课的椅伴,小团体们聚集在一起,轻声讨论刚刚那令人尴

尬的一堂课。

伴着胀痛的下面和麻痹无感的双腿,我知道,我的高中生活由这个高二上开

始,将会有很大的不同。

(2)通识课和影片欣赏

接下来的几堂课,也都在这么尴尬的气氛中缓慢地渡过,每次下课后,她离

开我身上,我都要等好久让我发胀到不行的小弟弟冷却后才敢站起身走动。我就

不相信都没有人跟我一样,有谁有办法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好好上课。

第三节下课,我拉了阿良去走廊角落问:「欸,你被坐着的时候,下面有没

有起反应?」

「屁……屁啦,都快被她压死了,是会有什么反应!」阿良怒回。

「也是啦,被龙王压制,要是能有反应也太强了你。」路过的同学说。

「阿良,你不是说你的屠龙刀很猛,阿不会把她刺到飞起来喔?」

「哈哈哈哈……」几个同学加入我们,在走廊上瞎扯着。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我和妍萱很有默契地约在餐厅见面,终于又到了属于

我们的短暂时光。

「萱,今天想吃什么?」

「都可以啊,看你啦~~」

「那……这间好不好,好像很久没点了?」

「嗯……好啊!」

妍萱是一个十足的小小女人,什么都要听我的,而我又常想东想西的考虑太

多,像我们每次中午点个餐都要花个二十分钟,再加上排队,常常吃完回去都已

经午休了。好不容易领到餐,我们找了个没有人会注意的小角落,偶尔互相的喂

食,慢慢享用我们的浪漫午餐。

午休钟响,才刚好用完餐,我还是让妍萱先一步回到教室。而当我回到位子

旁时,发现我那椅伴站着靠在桌边,又用那杀人的眼神瞪着我,要不是午休开始

已经有人在睡觉了,她肯定会破口大骂。

「对不起啦,我刚刚吃太饱,肚子痛去上厕所。」小声说完,我赶紧入座。

她一脸不悦的又跨上我的腿,经过上午几堂课,这个动作我们已经很熟悉了,

但是每次都还是很令人尴尬。她一坐下来,上半身往桌上靠过去,就趴着睡了。

『啊,我勒,小姐你完全不管我怎么睡喔?』我心里OS。

老师也没交代说中午休息怎么办,虽然没有人盯着,大家也都照着规矩女上

男下的坐着。女生可以趴在桌上当然没问题,那男生呢?有的背靠椅背、头往后

仰,枕在后面的桌边;而有的人就这么坐得直挺挺的闭目养神,也不知道有没有

在睡;还有的人额头轻轻地靠在前面女生的背上睡。

什么嘛,我还以为我们男生这么辛苦地当椅垫,午休时可以抱着前面的女生

睡,至少要有这种福利吧!不过,也没人跟我想的一样做,当然我也不敢碰到这

只母老虎,只好学着头往后仰,靠到后面桌边休息了。不一会我就发现,这样的

姿势好像会让下半身撑起来,而我依旧硬挺的家伙一样是穿过她的大腿,顶在那

片软绵绵的神秘地带,而且好像贴得更紧密了。

我好想用屁股的力量,在不被发现的幅度轻轻地挺动我的下半身,用龟头在

她的耻丘缝上磨擦。而且她刚刚坐上来时,好像忘了压裙摆,也就是说,现在是

小裤裤直接坐在我的腿上,要是刚刚我上完厕所没拉拉炼就好了。

我悄悄地把手伸到她的裙摆下,轻轻地抚摸她光滑的大腿。我想摸看看她内

裤的质感,于是大胆地慢慢往上滑,碰到了我那幻想中的粉红色碎花小内裤,忍

不住用小指轻轻勾了蕾丝边缘,她突然震了一下。

糟了,她不会醒了吧?但是她没对我在裙内的手有意见,难道她默许我的动

作?我更大胆地用屁股的力量轻轻顶了一下,她没有反应!于是我接连地用其他

人感受不到的幅度,持续轻轻的顶。我一只手在裙内轻抚她的大腿外侧,不断地

顶,直到我感觉到裤子有点湿湿的,是我的分泌物?还是,她也很舒服!?

就这样持续了不知道有多久,就在我觉得快爆发的那一刻,钟声又响了。

「当当当当当~~」午休结束的钟声响起,我抖了一下,醒过来,原来是场

梦。而她好像也醒了,缓缓爬起身来,发现自己的裙摆没压好,一离开座位后,

就头也不回的往厕所方向快步走去。

下午第一堂是国文课,是个三十几岁的年轻女老师,一进教室她就说:「各

位同学,其实我很不赞成教育部的新政策,所以以后我的课,你们可以不用叠坐

在一起。万一有督察还是教官来巡视时,再装一下样子就好了,老师不会检举任

何同学。」

「耶~~好棒喔!还是陈老师好。」女同学们开心的表示赞同,纷纷由男同

学腿上爬起来,改成两两并排坐在一起。而我的「她」呢,站起身后一句话也不

说,只是用手挥了两下,示意要我坐过去一点先。我想说她这么久没坐到椅子,

就起身让她先坐下,谁知这小妮子一屁股坐下来,只留了三分之一不到的位置,

我只好委屈的侧坐下来。算了,反正整个上午下来,哥的腿也麻得要死,能够在

走道上伸展一下也好。

后来发现,有一半以上的女老师都不赞同这规定,因此也不强制执行,所以

我们大概有三分之一的课是不用叠坐在一起的。这样也好啦,不然小弟弟每节课

都要胀得要死,又不能发泄,要是整天这样坐下来,放学时下面一定会像生芒果

一样,没办法好好走路。而且我确定很多男同学都有跟我一样的困扰,像是第二

天的数学课就发生了一件很糗的事。

「吴永兴,你们不专心上课在是干什么?你给我上台来解这题!」教数学的

钟老师高声斥道。

吴永兴,就是绰号「痴汉」的同学,也就是一妻侍二夫,女友的好友那组,

他们坐在我们的斜后方,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当痴汉弯腰缓步走向讲台时,所有

人都低声窃笑的对他行注目礼,因为他下面翘得老高,撑了好大一个帐篷。

「笑什么笑?给我安静点!」钟老师比老吴还严肃,大家都叫他钟馗。

那节下课后,我在楼梯间转角等阿良时,听到另一边有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的

聊着,好像是我的椅伴那一群的。

「你们有看到吗?那个吴永兴好变态喔~~真的很恶心欸!」

「这哪有什么,你们不知道我后面那只,汗臭味好重喔,他才恶心咧!而且

偷偷跟你们说,他好像也有翘起来过。」

「真的假的?听你们这样讲,我觉得我那个好像也有说,我还以为是皮带扣

环还是什么硬硬的东西,一直碰到我屁股后面。」

「那暐榕你呢,你的椅工有没有硬硬的呀~~」椅工!?蚁工?还真以为你

是蚁后咧!

「他……他喔,他要是敢,我就把他『喀擦』掉!」她回答。

「干嘛这样?至少人家还满帅的哎!」

一群女生聊起来还真是百无禁忌,但后来阿良来了,我们去福利社就没再听

下去。我当时听她那么回答,真是不禁抖了一下,不过还好,也不知道她是爱面

子,还是其实没有感觉到异样,反正暂时是没事了。

后来几天,情况也大致差不多。只是我有注意到,有时下课,有些女生并不

会像刚开始一样,急着从椅伴腿上下来,有时候也会继续一起坐着,各自滑着手

机或是闲聊什么的;甚至有些组合还好像有点小暧昧的感觉。而本来讨论热烈的

小团体们,现在下课也比较少聚集在一起,好像大家都开始习惯这样的上课方式

了。

周四的基础电脑实习课,是可以让人自由选择椅伴的通识课程,终于让我等

到了!我偷偷传讯给妍萱,约好早点去电脑教室占一个靠后面比较隐密的位置。

我们选了倒数第二排靠墙壁的座位,因为电脑教室很大,多的位子也没有搬

走,因此即使陆陆续续进来一堆同学,大家也可以坐得很松散。

突然我看到暐榕在教室门口徘徊,好像在找人,后来好像有瞄到我们这边,

就又回到走廊上去。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找我,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也许应该

先跟她说一声,这堂课没有要跟她坐,不晓得她会不会找不到椅伴。

结果证明,我应该想多了,过没多久她就和她们那群姊妹跟她们比较熟的几

个男生一起进来,他们坐在比较前面的位置。倒是女友的椅伴,那个书呆子何宇

民,不知道他会找谁坐,我看他没什么朋友,说不定会找不到伴呢!想到这我有

点得意起来,妍萱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本来就应该坐一起不是吗?

课堂开始后,发现我选的位子真是不错,旁边两格座位都没有人。老师透过

麦克风讲着简单的文书软体教学,这些根本难不倒我,于是我双手环绕过坐在腿

上的女友,熟练地直接教她怎么用,之后便让她接手。女友开心的按着键盘试着

做,而我则是放下双手,环绕她的小蛮腰,双手轻轻地放在她柔软的肚子上。

这是我们第一次用这样亲密的姿势坐在一起,我将下巴轻轻靠在她的右肩,

身体紧紧相贴,闻着她玫瑰香味的长发,双手感受透过薄薄的制服传来的体温。

突然想到,如果也像这样抱着我的椅伴,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不知

不觉中,我的小弟弟又硬起来了。

而且妍萱刚刚坐下来的时候,好像也没有注意要压着裙子,因此现在可以说

是穿着内裤直接坐在我的腿上。我感觉到渐渐翘起的肉棒被夹在妍萱光滑的大腿

间,她似乎也感觉到了,心不在焉的滑着滑鼠不知道在点什么。

过了很久,妍萱才微微转头小声的在我耳边说:「文,你……下面,怎么有

点……那个……」

「对不起啦,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