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吞吞吐吐

“反了反了,铁刀营,快给我诛杀这些个逆贼。”魏明也看的心惊胆颤,三个人出现,竟然把百十个官兵打得落花流水

铁刀营,魏明手下一支有着五百人的营队,而这次斩杀司马玉娇等人,他也只带了一些保护他的铁刀营兵,数量虽只有五十,但是在魏明眼里,这五十个铁刀营的兵,可全是精挑细选的高手。

眨眼间,顿时五十个身影从百姓群中飞出,若不是他们全部都配着刀,让人看到,还以为他们都是这普通的百姓呢。

任谁都看得出,这魏明是早有防备,早就安排了他的手下藏在了人群里,他也早料到会有人在这闹事,但是却不曾想到,会是一男两女。

“哈哈,真是笑话,逆贼,魏明你个大笨猪,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血天君仰天长啸了起来。

浑然一股凌厉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出,就是银雪和血岚都被他陡然突兀的气势吓了一跳,可见司马玉娇等人更是全身颤抖,惊恐的看着血天君。

围住木台的五十个铁刀营兵士,也是发憷的不敢围上去。

魏明颤抖着身子,直指着血天君,大声喊道:“给我。。杀了他,快气死我了,杀。。”

“你这个狗官,该死的人是你,带走她们。”血天君已有杀死魏明之心,而司马玉娇这些女人,则留给了血岚和银雪。

血岚嗯了一声,身形快速移动,眨眼间将三十多个女人身上的绳子解了开,有血天君的叮嘱,她和银雪倒是没用任何神力,转眼之间,已击倒十几个铁刀营的官兵,带着一群女人冲进了人群。

“想死的,就给我追上去试试。”血天君冷声暴喝道。

原本想追过去的官兵都吓得停住了脚步,虽然这劫法场的人,由始至终都还未杀一人,但是可见他若是想杀,这些官兵早就要死上不少了。

魏明看到血天君没有逃,立即朗声道:“给我抓住他,重重有赏。”

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一道人影竟已站在了他的面前,和他为伴的还有两个官员,看到此人脸上的冷笑,魏明吓得哀嚎了一声。

肥胖的身子刚要向后逃去,血天君已伸手掐住了他的脖颈,冷笑道:“想走,没这么容易。”

看到他掐住了魏明的脖子,两个官员倒是没被吓跑,只是面露惊惧道:“这位英雄,千万别伤了魏大人啊。”

血天君不屑道:“魏大人,你的两个手下都替你求饶,但是今日,你得死,他们也得死。”

魏明惊恐的嗫嚅道:“这位英雄,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啊?”

“为了于家和司马家的百十条人命,你这个杀千刀的,作恶多端,不杀你,怎能解得了我心头只恨。”血天君狰狞的面孔瞪着魏明,嘴里喊道,心里却在暗笑,如果不杀了你,你家里的那些女人,我怎么才能有这么好的借口全部带走。

听他这么说,魏明立即摆手道:“于家的事,可与我无关啊。”

血天君哪还听他废话,大手一扭,只听一声清脆的骨响声,魏明粗壮的脖子顿时扭成了曲的,那圆鼓鼓的眼珠子也瞪出了眼眶外。

在魏明身边的两个官员看着魏明的身子颓然倒地,俨然已经成了死人,两人吓得尖叫着就要逃窜出去,这时血天君双手一提,将他们提到了空中,猛地反身往面前的空地上摔了下去。

只听两声砰的巨响,两个可怜的魏明走狗,连吭一声的机会都没有,身子都被摔成了泥潭一般,鲜红的血和污碎之物,也是迸发的到处都是。

眼看如此惨烈的场景,围观的百姓却没几个惊喊出声的,即使血天君是一人,但是这剩下的几百个官兵,却没一人敢叫嚣过来。

血天君暴戾的气息这才收起,环视着这些小兵,他冷声道:“魏明已死,若是你们不想死的话,就带我去伏法。”

“什么?我没听错吧,这位救苦救难的大英雄,竟然要去伏法?”百姓中有人疑惑了起来。

就连离血天君最近的兵士,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然而血天君已走近几个兵士,大笑道:“带我去伏法,我杀了你们的大人,带着我回去伏法,你们才可以有个交代,不然你们这样空手回去,必然要死。”

他是在说笑,还是在故意靠近,几个兵士谁都不敢乱动,他们都看到了血天君的所作所为,一个可以将形体运行速度到极致的男人,他们跑也没用。

“大哥,你想伏法认罪,我们要带你去哪个部门,你若是在杀几个大官,我们可更没命了。”其中一个兵士鼓足了勇气,才说出了这么一句。

血天君摇头笑道:“我要是想杀,你们也阻拦不了我,我又何苦伏法,让你们带着我去呢。”

这个兵士劝道:“我们都知道你很厉害,既然能离开这,就快离开吧,我们大不了,离开皇城。”

“不用,带我去神捕门吧。”血天君还是面带笑意。

这些个兵士都被搞得丈二摸不着头脑,他杀了的三个人,其中一个可是魏明,魏明是谁,这皇城之内最有说话权利的人,神捕门虽然隶属换兵部,却也是魏明在掌管,若是他去了神捕门,那还能有命嘛。

其中一个兵士一脸森然道:“你可别反悔,是你自己要去的。”

“当然,大丈夫男子汉,说一不二,别让人看了笑话,你们可都是官兵,怎的连我一个犯了法纪的暴民不敢抓。”血天君朗声说道。

“好,来人吧,把这暴民给我押上车,送往神捕门审理。”一个看似兵士头目的人大喊了一声。

这一初劫法场的闹剧也在此时画上了句号,然而说是押上车,还不如说是请上车恰当,血天君大义凛然的笑着,冲着路两边的百姓们挥着手,如此架势,好像一个英雄要西归般壮烈。

“英雄啊,英雄,我们永远不会忘了你的。。”

“大家不要散开,我们要十里送英雄。。”

“。。。”

血天君暗叹,这些百姓也真是可爱,倒是自己的表现,也可以算得上一个称职的演员了,血天君不禁在想,自己要是能回到21世纪去,现在怎么也能当个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啊。

神捕门位于皇宫高墙院内,隶属兵部的最神秘,也是在皇宫里执掌生杀大权的一个部门,魏明和两个官员被杀的事,早就在皇城里闹得沸沸扬扬了。

而神捕门这几日也被皇上嘉奖,因为于狱被抓,神捕门的青玄,已成为了神捕门的第一神捕,这刚刚当上神捕门的一把手,青玄还在想,以后自己不用在出去抓捕那些与朝廷作对的人了,但是没想到,今日在皇宫外,竟然有劫法场的事发生。

“萧定,紫狐,你们速速去给我查清楚,到底是何人敢杀了魏大人,司马家的人,都要给我抓回来。”青玄一身黑色的紧衣服,冷视着面前的两人说道。

一男一女对视了一眼,女的唤作紫狐,是青玄的好姐妹,只是如今的青玄早已不是以前的青玄,在她还是四大神捕的时候,也没这么傲气。

青玄瞪了两人一眼,娇斥道:“没听见嘛,还不给我速速去查。”

另一个男捕快拱手道:“青玄,不,大人,杀了魏大人的暴民已被抓,正往这里送来,那些司马家的女人,都躲了起来,已有人去追捕。”

“萧定,你可是神捕门消息最灵通的人,这是我们神捕门的差事,怎能让别的部门去调查,你快给我去搜寻那些女人的踪迹,务必要全活着抓回来。”青玄催促道。

萧定点了点头,随即退了下去。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给我去审送来的人。”青玄又怒瞪向紫狐喝道。

“是,青大人。。”紫狐躬身说着,退了出去。

看到紫狐的身影远去,青玄脸上现出了暗殇,她唯一的好姐妹,如今却要如此对话,但是若是她不这样做,也不能跟她们撇清关系,想到那日见到的血天君,青玄知道他一定已经到了皇城,也一定会来找自己,不管如何,青玄也不想把这神捕门变成地狱。

坐在一张椅子上的青玄,自己安静的呆了片刻,就听到一串急急地脚步声,当她抬眼看去时,一身黑裙的紫狐已经进了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审出什么了?还是人没有送过来?”青玄急道。

魏明之死,可是现下最大的一件事,青玄也更想借助这次事,在为自己多积点官福。

紫狐面带难色道:“青大人,那人带来了,只是那人不配合。”

“不配合?那就上刑啊。”青玄站起身暴喝道。

“不能上刑。”紫狐眼中闪着惧色道。

青玄以为她是怕自己将气撒在她的身上,立即舒缓了一下口气,轻声道:“告诉我,怎么不能上刑?难道杀他的人还是皇上不成?”

紫狐摇头道:“他不是皇城的人。”

“那更可以上刑了,不上刑法,如何能审的出他的同伙。”青玄是真生气了,但是这气,也不是气紫狐的吞吞吐吐。

这时紫狐浅声道:“他一个人就将魏明杀了,还杀了两个随从官员。”

“到底是什么人?如此的胆大包天,带我去看看。”青玄知道紫狐是一个很有分寸的捕快,说话如此的隐晦,显然是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就在她绕过紫狐,刚要去审讯室时,却看到迎面走来了一个一身紫袍的男人,因为这里到处都是昏暗,青玄倒没看清楚来人,但是这里可是神捕门,一切当值的捕快,决不允许穿自己的衣服。

“不用去看了,我来了。”男人的声音随即响起。

青玄一怔,当那男人到了她的近前时,青玄整个人都吓得向后急退了两步,更是踉跄不稳的倒在了地上。

男人俯下身,伸出手笑道:“青玄,见到我,怎么这么害怕啊。”

“我。。我没有害怕,血天君,你。。你怎么会进来的?”青玄嘴上说不怕,心里却胆怯的很,这个血天君可以以一己之力杀了黑蛟三人,也将于狱杀了,这实力又怎会简单。

“青大人,这人就是杀了魏大人的凶手,我们拦不住他。。”在血天君身后,一群身穿捕快衣服的人出现,只是各个人的身上,都带着大大小小的伤。

看到此,青玄明白,这神捕门里,绝没有与血天君能对抗之人,要知道这里可有着近百的捕快,亦都有着可以媲美江湖高手得武功。

血天君冷声笑了笑,直视着青玄道:“青大人,这案子也不要审了,魏明已死,你就带着我去见皇上吧。”

青玄一惊道:“血天君,你还要杀皇上不成?”

一听青玄这话,紫狐和一种神捕门的捕快再次拔出了武器,可笑的是,他们脸上的表情却是惊惧,更没有一个敢近身血天君。

“你错怪我了,我只是想让皇上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魏明,我杀了他,对皇城也只有好处,这点你也知道。”血天君轻声笑道。

青玄一脸狐疑,这个江湖上的高手,到底想什么,她是一点都看不出来,更别提猜了。

但是他这样的出现,绝对不会是冲着一个魏明来的,他到底要做什么,青玄不敢想,因为要是能阻拦的了他,绝不会让他从这神捕门中走出去。

“好,但是你要保证,绝不能伤害皇上。”青玄重重的点了点头,若是不答应,血天君难保自己也能去找皇上。

血天君仰头笑道:“我可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平民,你放心是了。”

心里放心了下来,青玄冷声道:“你们还在这看什么,紫狐,带着两个人,带他去见皇上。”

紫狐领命道:“是。”

说是带着去见皇上,倒不如说是请着去见皇上,马车乘行,就是青玄去见皇上,也没有这么摆谱过,可是血天君不愿不行,青玄也没办法。

“哟,神捕门今日又有什么大动静,魏大人被杀,你们怎么还有如此清闲,这马车上的人是谁啊?”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青玄恭敬道:“尚书大人,魏大人被杀的凶手已被我们抓到,这里面就是,现在就要押他去见皇上。”

被称作尚书大人的发出了一声惊呼,急道:“凶手被抓,你们怎么还用如此马车押着他,皇上最近公务繁忙,这事根本不需经过她,直接杀了得了。”

“尚书大人,这。。可不能乱说,魏大人怎么说也是朝中重臣,这事必须经过皇上,而且现在魏大人的家眷,已到大雄宝殿去闹了,不把此人带过去,当她们面杀了,也可以平息事端。”青玄说着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她这么说,也只是让这朝中和魏明几乎平起平坐的尚书大人让开,要是他在说什么杀不杀的话,保不准血天君现在就跳出来杀了他。

“也是,那你们快去吧,最近神捕门又要忙了,司马家的女眷们都逃了吧,要是我说,能抓就抓,不能抓就不抓,那些女人都是无辜的。”

“大人教训的是,青玄知道如何做了。”

马车继续前行,血天君掀开帘子探出头来,出声问道:“刚刚那个尚书大人,和司马家关系很好?”

青玄抹去头上的冷汗,回头看着血天君,轻语道:“司马家的家主是林尚书的老师,他一直和魏明都是死对头,这次你杀了他,他一定高兴的不得了。”

“那为何还要杀我,这个人真是有病。”血天君哭笑不得的说。

青玄和紫狐还有几个捕快都是一阵头疼,那个林尚书会这么说,完全是不想他到了皇宫里受苦,要是神捕门动手杀人,那也就是脑袋掉了碗大一个疤,但是到了皇上面前,一个下令,不是诛九族就是千刀万剐加五马分尸。

行到皇宫内院,马车不能入院,便停了下来,血天君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伸出手道:“我看你们,还是捆着我吧,不然也没个交代。”

“这。。”青玄丈二摸不着头脑,是他要坐马车,不要捆他。

但是从这一表现,青玄也知道这血天君,并非大恶之徒,更非不讲理的人,若是他想独身一人进到皇家内院,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对着紫狐努了努嘴,紫狐一怔,她现在越发的憎恨青玄了,她不敢干的事,却让自己来。

看着几个捕快都是对视,却没有一个人上来捆绑自己,血天君冲着紫狐笑着说道:“美女,捆绑我吧,我是个男人,不会那么小心眼恨你的。”

紫狐苦着一张脸,很不情愿的接过同伴带着的绳索,自己一人将血天君手臂捆了起来,但是她也留了个心眼,捆的并不结实。

“好了,我们走吧。”血天君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六个捕快的簇拥下,血天君扬着头踏进了皇宫内院,更踏出了他要在这风云皇朝里征服那些皇帝的妃子最为重要一步。

一路向着大雄宝殿而去,血天君也不禁感叹,这神捕门在这皇城还真是一个好大的部门,那些守皇城的兵士,见到青玄几人,竟然都避开走,时而会有几个路过的大臣,会询问几句。

快到皇上的大雄宝殿时,青玄立刻皱起了眉头,因为此时大殿门口的阶梯上,竟然跪了不下百十人,这些人一看就都是魏明家的人。

“呵呵,人挺多的。”血天君看到如此景象,轻声笑道。

紫狐在旁低声道:“天君。。大哥,你就不要再笑了,那些人恨不得吃了你。”

一路走来,血天君不时和紫狐说笑,显然她能叫自己大哥,血天君也是心里高兴。

看着紫狐,血天君直笑道:“担心哥了吧,若是我怕死,就不会让你们带我来找皇上了。”

“才不是,哼,你待会就知道杀了魏明的后果。”紫狐脸上一红,娇真的说道。

青玄平静道:“你们几个不要松懈,一定要把血天君送入到殿里,小心那些个高手。”

血天君明白青玄所说的高手,这魏明权可通天,自然会养了不少看家护院的,这魏明一死,魏府自然没了势力,这些人这么闹,也只是想一解心中怨气。

六人围住了血天君,往前走了去,而他们的出现,也早就被看到,这偌大的一片空地,七个人还这么特殊,怎么能不被看到。

“是神捕门的人,看看那中间的人,一定是杀了魏大人的凶手。”人群里有人大喊了一声。

原本跪着的百余人立刻都站了起来,凶神恶煞的看着神捕门的人和血天君,青玄和紫狐几人都是露出了无辜的表情,她们可只是押解血天君来见皇上的。

“青玄、紫狐,你们押的人,可是杀了魏大人的凶手?”人群里已走出一个身穿黑裙的女子,看面相也就三十出头,模样倒是俊俏的很,只是那脸上的泪痕,也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

青玄忙说道:“三夫人,这人是我们神捕门抓到的一个重犯,与魏大人的事毫无关系。”

“三夫人?是不是魏家的三夫人?”血天君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被称为三夫人的女人,脸上露出猥琐的笑意道。

“大胆,三夫人是你叫的嘛。”紫狐在旁娇斥道,眼神却对血天君眨了眨。

知道她和青玄都在想保自己,但是也不过是想让自己见到皇上,感激的看了一眼紫狐,血天君继续说道:“我不光要叫三夫人,还想娶三夫人呢,魏明已死,你可就要孤独寂寞喽。”

听到他的话,青玄和紫狐一众捕快,都是快疯了,这血天君到底想干什么,他不是想见皇上嘛,这魏家的高手,要是出两三个,也可以踏平神捕门,而且这里的高手,显然不止两三个。

“青大人,你说这个人不是杀我夫君的凶手,我倒是不信了,来人呐,给我把他舌头拔下来。”这位三夫人向后退了两步,冷声暴喝道。

这时却听她身后传来了一声:“住手。”

从人群里再次走出了一个女人,看到这个女人,血天君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了,而看到血天君的她,也有点不敢相信,怎么杀魏明的人会是他?

“大夫人,这人是个疯子,请夫人让我们过去吧。”青玄躬身说道。

龚美香轻声道:“说的没错,此人就是个疯子,你们带一个疯子觐见皇上,不怕惹了皇上龙颜不悦,带他回去吧。”

青玄几人都是一愣,这魏府出来的女人,哪个不是凶神恶煞毫不讲理,怎么这魏家大夫人龚美香,竟然让带走血天君,难道她看不出,血天君其实就是杀魏明的人。

“美香姐,你怎么能让他走,这个人身份不明,神捕门的人还吞吞吐吐的,显然对我们隐瞒了什么,若是他杀了我们的夫君,这就放他离开,岂不是失去了一个为夫报仇的好机会。”刚刚还嚣张的三夫人,再次站了过来,眼神冷冷的看着龚美香说道。

这魏家的女人,权利最大的莫属于这三夫人,血天君也听龚美香说过,虽然魏明不能行房,但是却还是把家里的女人权利地位分的很清楚,龚美香是大夫人,倒是已经不管诸事,而二夫人更是小家碧玉的女子,话都很少说几句。

只有这三夫人,是皇上的一个妹妹,嫁给了魏明后,立刻成为了魏明家的主事人,魏明执掌外事,而她却执掌魏府里的事。

“端云,神捕门是执法部门,审问一个犯人是她们的职责,我看他们没有审问清楚,就带这个疯子来见皇上,太不妥了,待她们回去审问清楚后在说。”龚美香一心要保血天君,这个男人那夜和她之后,龚美香再也不能忘怀。

看到他时,龚美香真不想他就是杀了魏明的人,但是现在,她已经不得不相信了,他会出现在魏府,也不是什么巧合了,而他更不可能是一个江湖上的采花贼了。

端云急道:“龚美香,你这话什么意思,好,既然你说神捕门没审问清楚,青玄,我命你,现在就给我审问,若是此人真疯,我绝不刁难,要是不疯,你们全都要死。”

听她这么说,血天君不屑道:“审问我?端云是吧,给我记住了,这里还轮不到你叫嚣,人是我杀的又怎么样。。”

这一生暴喝犹如晴天霹雳,让青玄和紫狐几人都是倍感打击,这端云是谁,她可不单单是魏明的老婆啊,还是当今皇上的同父异母的妹妹,也因为端云的嚣张跋扈,魏明才有今时今日的权势,但是如今魏明被血天君杀了,这端云怎能不气。

虽被血天君满脸狰狞的暴喝吓了一跳,端云还是扬着脸怒道:“看看,你们神捕门是干什么吃的,这暴民都敢对本公主大吼大叫的,还不给我拿下。”

就在她的话音刚落,在她身后的人群里,立刻窜出了十几个身着魏府兵甲的壮汉,看到他们上来,青玄挡在血天君面前,娇喝道:“你们不要过来,端云公主,虽然他是杀了魏大人的凶手,但是这案子是我们神捕门审问,就算审问清楚,也要交由皇上处置才行。”

“哟,交给我皇兄处置,那还不是一个死,我现在就要让黑甲兵杀了他,看你们谁敢拦。”端云向后退了两步,摆了摆手。

原来这就是黑甲兵,血天君听龚美香说过,魏府的看家护院,都是一流高手,现在看来,确实不错,但是这些傻大个可都被训练成杀人武器了,如不仗着高大强壮的身材,他们这样的傻大个,又岂能被称为高手。

“你们都让开。。”血天君冷冷的说了句。

青玄和紫狐同是看到血天君脸上的暴戾表情,不禁都吓得面容失色,两女可都见过血天君的手段,那要是真动起手来,别说这十几个黑甲兵,就是再来五百黑甲兵,也不够他血天君杀的。

对视了一眼,青玄和紫狐一起挡在血天君的身前,紫狐更是冷笑道:“端云公主,你只是一个公主,还没有什么权利,来过问我们神捕门的事,这凶犯,我们必须带去见皇上,要是你再敢阻拦我们神捕门办事,杀无赦。”

“什么?你一个小小的捕快,敢对本公主如此说话,我的天,今天可真出了邪了,是人不是人,都敢对本公主吼两句,还看什么看,给我把这些捕快和凶犯全杀喽,皇兄那里,我自会交代。”端云说着向后退了退,更有两个侍女忙上来扶住她的手臂。

看到她脸上的表情,血天君一阵暗笑,她这表情明显是想看一场好戏,殊不知她的这场好戏,将会变成一场恶梦。

黑甲兵围了上来,血天君亦能感到两女和身后的几个捕快都在胆怯,但是青玄和紫狐却都没让开,这是她们在维护自己神圣的职业操守嘛,血天君自然不会去相信。

“两位美人,这些小事就由我自己来解决吧。”血天君的声音响起。

青玄和紫狐本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却不想,突兀的,两人腰上都出现了一条手臂,竟将她们拦腰抱起,向后甩了出去。

在两人身子刚被甩出去的刹那,血天君陡然移动,如肆虐的龙卷风移位一般,竟绕过了黑甲兵到了端云的面前。

“你真是个欠调教的公主。”血天君不管端云眼中的惊惧,伸手揽住了他的脖颈,站在了她的身后。

看到端云被制住,黑甲兵在傻也不敢乱动,同是带着询问的眼神看着端云。

感到这个男人身上的一股气势,端云立刻色变,惊声道:“你要做什么?我可是当今皇上的妹妹,端云公主。”

血天君趴在她耳边笑道:“我管你什么公主,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个挺倔的小母驴,但是我会有些手段,让你臣服于我的。”

翘股上被一只手触碰了一下,端云脸上一红,娇呼道:“你。。你。。”

“我什么我?不想让别人笑话,就给我老实点,随我进入找你哥哥,我兴许不会把你怎么样,要是敢耍花样,后果可要自付。”血天君言语中带着一些威胁。

这次端云倒是老实了,她本就是一个千金之躯,被一个男人这么抱着,如此的近距离接触,她还是第一次,虽然自己是公主,但是面子哪比得上命要紧。

端云急道:“好,我这就带你进去。”

血天君看着青玄和紫狐,笑道:“让你的人不要为难神捕门的人,不然我还会让你有苦头吃。”

没有任何犹豫,端云下令道:“谁都不要动手,让神捕门的人离开。”说完,她又娇怯道:“这总行了吧。”

“当然行了。”血天君朗声笑着,双手环着端云的腰肢,身形猛地一纵,已飘身落到了台阶的最上端。

大雄宝殿外的守卫,看到如此严峻的情形,立刻持着武器围了上来,端云害怕自己丢命,大声骂道:“你们这些狗奴才,没看到我嘛,都给我让开。”

端云是什么人,那可是在皇宫内外,都可以横着走的霸道公主,这皇城都是魏明掌管的,其实也是端云一手操作。

守卫没有人敢抗拒她的命令,立刻退到了一边,眼睁睁的看着血天君要挟着端云,踏进了大雄宝殿。

只是片刻,大雄宝殿里的太监、宫女全都退了出来,大门也被关了上。

看到如此情景,青玄直冒冷汗,呢喃道:“血天君到底想干什么啊?”

“姐姐,放心吧,天君哥不会伤了皇上的,要是他真是来杀皇上的,就不会这么大费周章了,你也看到他的武功和轻功,这皇城里,哪有一个是他的对手。”紫狐在一旁低声道。

青玄叹了口气,她又怎么不知道血天君的厉害,神捕门的四大神捕死了三个,被誉为江湖第一凶犯的于狱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裹杀,如此厉害的江湖高手,来到皇城,非要见皇上,能有什么好事。

大熊宝殿之内的龙椅上,端坐着一个人,那人看着下面的一男一女,脸上尽是惊惧,浑身都哆哆嗦嗦着不停。

血天君摇了摇头,感叹着皇上当得可真憋屈,怎么看也不像是当皇上的料子,要不是他身穿龙袍,头戴紫金龙冠,血天君自认为他是大街上一个卖菜的老汉。

“这就是你哥哥?”血天君面露狐疑,看着身边的端云问道。

端云点头道:“是,如假包换。”

叹了口气,血天君也猜到了这个皇上,为何会有这么憔悴的容颜,为何这皇城不是他说了算,端云下嫁魏明,魏明权势通天,这皇上自然受到了一些打击,或者说只能算是个傀儡。

“罪臣血天君,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血天君学着臣子面见皇上的礼仪,却没有下跪,而是拱手笑着说了一句。

坐在龙椅上的天子,吓得忙用手捂住脸,哽咽道:“不要杀我啊,我可以让位给你。”

暗骂了一声,血天君知道自己这一趟算是白跑了,要是早知道皇上这个德行,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了。

搂着端云的小蛮腰,血天君指着龙椅上的天子,笑道:“那你就下来吧,这龙椅,我还真没坐过呢。”

端云的哥哥立刻老实的从龙椅上下了来,小跑到了角落,蹲了下来。

“这可是龙椅,你怎么能上去坐。。”被血天君夹持着走上阶梯,端云眼中闪着精光,嘴上说着,眼睛却眨都不眨一下的看着镶满了黄金饰品的龙椅。

血天君轻笑道:“你不是一直都想做一个女皇帝,我只不过是陪你过一把皇帝瘾罢了。”

端云一惊,娇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这时血天君已坐了下来,身子一斜,手一拉,将端云拉到了怀中,更是紧紧的按住她扭动的娇身,一脸邪意的笑着说:“我会读心术,你的想法我又怎么不知。”

“你。。”端云更感羞怯无比,在自己哥哥的面前,自己竟然和一个男人这样亲近,就算自己从来没喜欢过魏明,也没把他当成男人,可是这男人竟然两次占有了自己的第一次。

第一次被男人触碰了翘股,第一次坐到了男人的怀里。。

血天君侧头看着蹲在下边的皇帝,朗声笑道:“皇帝老儿,你这龙椅也没什么舒服的啊,也不知道,你整天做个什么劲。”

“我。。我不想当皇帝。”端云的哥哥大声说道。

端云怒喝道:“你说什么呢,你是一朝天子,这皇帝是你不想当就不当的嘛。”

血天君手一动,按在了端云的小腹上,怪笑道:“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人家不想当皇帝,你偏让他当,这不是要将一个天下,交给一个没有心思管理的人手里,这天下还不毁在他的手里。”

听他这么说,端云更是心神不宁了起来,这皇帝位置,她也想做,只是现在看来,这个男人更是野心勃勃,如此境地之下,端云可不敢随意与他争执。

“你说的对,但是这皇城本来就是我们家的,我就一个哥哥,他不当谁来当,这皇帝可不允许女人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