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老牛妄想吃嫩草

不久,他在书房将名册交给侯昭贤夫妇,侯昭贤瞧得神色连变,双手也跟着轻抖不已了

侯氏道:“得及早通知各派。”

侯昭贤道:“如何通知呢?别打草惊蛇。”

“强儿,你有何卓见。”

“娘,我也没有周全之策。”

侯昭贤道:“吾会好好研究一下,这些人一直按兵不动,他们若发动,必会造成可怕的后果,咱们必须小心。”

“是,我担心崔姬在情急之下,会命令他们胡来哩!”

“的确!”

“爹可知崔姬隐於何处?”

“不详,她一向神秘。”

“她住在洛扬白玉庄,蒲公英住在西湖雪庄。”

“太宝贵的消息啦!吾会托丐帮暗中查查。”

“小心些,别弄巧成拙。”

“当然,强儿,吾打算配合你逐一消灭崔姬之人,你可有信物。”

“不成问题!”

说着,他立即取出那两块碧玉:“太好啦!他们如何会晤?”

甄南仁立即指点着。

不久,侯昭贤取走一块碧玉道:“强儿,咱们由地道出去吧!今后,你就由地道出人,以免泄迹。”

“太好啦!”

两人戴上面具,便开入口行入。

他们沿地道走了五里余远,再由一座荒坟出来,甄南仁一见置身於场,立即低声道:“太好的掩护。”

“吾策划及辟建-年,才完成它哩!走吧!”

两人便联袂掠去。

两人人城之后,便分道扬镖,甄南仁逛了不久、便步入酒楼。

他点过酒菜,便坐入临衔座头品茗。

酒菜一送来,他便愉快的取用着。

黄昏时分,他被一对青年男女引起注意,他刚瞧他们,便见那女人抬头望来,他立即忖道:“好敏感喔!”

他便默默的望着她。

少女双目一寒,立即步入酒楼。

她直接上楼便走到甄南仁桌旁道:“你没瞧过女人吗?”

“瞧过,不过,我未曾瞧过你这种美人。”

“你灌错迷汤啦!”

说着,她的食中二指便疾戮向甄南仁的双目。

甄南仁扣住她的臂湾道:“好凶喔!”

立听楼梯口传出冷峻的声音道:“放开你的脏手。”

甄南仁头也不回的将掌心厮磨少女的右颊道:“它脏吗?”

“找死!”

寒芒一闪,对方已连人带剑掠来。

甄南仁向右一甩,少女立即迎向来剑。

青年冷冷一哼!立即旋向右侧。

立见他的身子轻飘飘的落在一侧。

甄南仁拖少女返原位道:“你没骇着吧?”

少女冷峻的道:“你是谁?”

“你又是谁?”

“雪雁!”

“唔!他必是飞鹏罗!”

青年冷峻的道:“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惹祸啦!”

说着,他便将那块碧玉放在桌上。

那对青年神色一变,立即匆匆望向四周。

甄南仁收下碧玉道:“大婢呢?”

少女立即欠身低声道:“子时入城。”

“有多少人随行?”

“六剑及八钗。飞剑盟也随行。”

“目前有何最新情况?”

“二位姑娘皆失联多日,使者可有她们的消息?”

“二姑娘已死,大姑娘失踪,”

“啊!可有凶手线索?”

“没有,这是一宗诡异之屠杀。”

“二姑娘的尸体……”

“早已化为户水,可有月狐之消息?”

“没有!”

“海牙帮已垮,你知道吗?”“听过,咱们的手下也折损九百余人,主人甚表震怒,故令属下二人先行来此刺探消息。”

“你二人方才之举动妥吗?”

“属下知罪!”

“此地可能人在盯梢,你们先至城北荒坟候吾。”

“是!”

二人一走,甄南仁立即忖遣:“崔姬精锐尽出啦!很好!”

他喝过酒,便从容下楼。

不久,他一在荒坟会合他们,他立即问道:“你们知我是谁?”

二人立即轻轻摇头。

“吾乃马老的心腹。”

“啊!失敬!”

“飞鹏,吾若要你自尽,你肯吗?”

“请赐知原因?属-必会瞑目。”

“你方才失敬呀!”

“使者太小题大作了吧?”

“你不服?很好,你出招吧!”

说着,他已向后行去。

“属下遵命!”

“刷!”一声,飞鹏振剑疾刺而一。

甄南仁从容挥掌,立即震偏他的剑锋。

飞鹏浓眉一皱,立即全力扑击。

甄南仁疾催功力,六合掌招便疾卷而出。

飞鹏全力抵抗八招之后,他的心口便挨了一掌,立见他捂胸踉跑退道:“你真狠!

吾……吾死不瞑目。“

甄南仁冷冷岭一哼,立即五指疾弹。

飞鹏的那张脸立即出现五个指洞。

他那双目更是立即被射破。

甄南仁冷冷一哼!便望向雪雁。

雪雁立即下跪道:“使者饶命!”

“毁尸!”

“是!”

黄粉一倒,飞鹏的尸体及宝剑迅即蚀化着。

甄南仁吁口气:“来!”

雪雁立即怯生生的走来。

他轻抚右颊道:“宽衣吧!”她柔顺的立即宽衣。

他一制昏她,立即咬上制住欲火。

良久之后,他顺利吸收她的阳元,他乍见她右大臂内制之桃花烙印,他的主意一变,立即全力吸收阳元。

以冷艳杀手闻名的雪雁便遭到恶报啦!

甄南仁便默默的运功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一收功,便将尸体及衣物淋上化尸粉。

他刚吁口气,便见侯昭贤由右侧坟后站起来,他不由一阵脸红。

“强儿,你办得不错!她是雪雁吧!”

“是的!她和飞鹏先为大婢来此探消息。”

“很好,咱们可以大显身手啦!”

“六卫、八钗及飞箭盟将同行。”

“唔!挺坚强的阵容,很好!咱们回去好好计划吧!”

二人立即由暗道返庄。

深夜时分,三百余名骑土护送一部马车来到南门五里外,立即停止,为首之二人立即瞧向两侧林中。

不久,立即有一人至车前行礼道:“他们没来!”

“搞什么鬼?先派二人入内安排食宿。”

“是!”

不久,二名青年迅速离去,其余之人则仍在等候着。

甄南仁和侯昭贤隐在枝桠间,立听侯昭贤传音道:“大婢必和飞箭盟盟主史精卫在车内,咱们先回去吧!”

二人立即悄然离去。

盏茶时间之后,马车已在众人护送下入城,他们一投宿,立即有-百人在大街小巷寻找着。

这批人正是要寻找飞鹏及雪雁哩!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方始无功而退。

翌日上午,他们立即在城内外到处找人及刺探消息。

甄南仁和侯昭贤各率八名高手便在林中守株待兔。

这天上午,他们先后宰了七十八人,方始欣然返堡。

当天下午,大婢便警觉的下令众人别落单行动。

甄南仁诸人见状,便集中於林内,再由侯晤贤诱人。

侯昭贤人头热,不久,他已诱来六剑中之三人及二十七人,甄南仁十七人各以毒针先行“问安”再展开屠杀。

惨叫声及拚斗声音立即引来一百余人。

隐在树上的一百名招贤庄高手,立即射下毒针再扑杀着。

不久,这二批人已被摆平及毁尸,甄南仁及侯昭贤率一百人迎前不远,便发现另外三剑率六十人掠来。

甄南仁一马当先的立即攻出六合掌招。

侯昭贤诸人立即上前扑杀。

正在灭尸的招贤庄高手迅即加入拼斗行列。

他们已经宰了将近二百人,亦好消灭大婢带来之一半人马,所以,他们决心一劳永逸的消灭他们。

不久,立见-名青年掠来道:“总管已拦住五十人。”

侯昭贤点头道:“不准留活口。”

青年立即应是离去。

甄南仁及侯昭贤宰了三剑之后,立即先行离去。

他们一赶到侯总管众人之处,便见六十名丐帮弟子正在协助杀人。

他们心中一安,立即望向四周。

不久,一声厉喝:“住手!”便见大婢率八钗及一百余人掠来。

侯昭贤低声道:“先稳住她。”

说着。他已经掷出碧玉。

大婢抄住碧玉,立即道:“你是谁?那来此物?”

“崔卿在吾手中。”

“崔香呢?”

甄南仁一晃碧玉道:“我刚替她开包,她尚在歇息。”

“住口!你是准?”

侯昭贤一见自己的人多已赶来,他立即道:“你去问问阎王吧!上!”

甄南仁立即迳扑大婢。

侯昭贤则迳扑飞箭盟盟主史精卫。

侯总管则率七名高手对付八钗。

其余之人则各挑对手湿攻着。

大婢接了八招,立即落居下风道:“甄公子,是你!”

“是吗?小心喔!”

他立即全力劈攻着。

他的功力比上次至少增加二倍,大婢越拚越怕,招式不由越乱。

甄甫仁又疾劈八掌,立即劈得她吐血飞去。

侯晋德刚宰一人,立即旋剑一削。

大婢惨叫一声,立即被削成三段。

军心大振,众人立即全力扑杀着。

甄甫仁朝史精卫疾攻三招,便全力追杀。

侯昭贤便含笑攻向别人。

不久,在别处毁尸之招贤庄人员一赶来,便加入包围。

崔姬之手下已经斗志焕散,他们边打边分心欲逃,伤亡情形便更严重,甄甫仁诸人便宰得更起劲。

又过了半个时辰。那批人已经全军覆没。

侯昭贤立即向丐帮弟子致谢。

双方互一客套,便开始善后。

侯昭贤掠向远处,便拱手道:“请各位代为保密,俾进一步诱敌。”

立即有八人由树后拱手道贺着。

侯昭贤略一寒喧,便率众返庄。

这一役,他们只阵亡十一人及二十人负伤战果颇为辉煌,只听侯氏道:“老爷,据我在暗中观察,除了井和八人之外,并无他人观战。

“不过,大婢诸人一死,崔姬可能会由失联时间推测大婢诸人死於大批人员围攻,崔姬或许会怀疑咱们。”

“死无对证,不是忧。”

甄南仁道:“爹,我打算主动出击,引开崔姬的注意。”

他立即低声叙述着。

侯昭贤点头道:“可行,不过,你得小心些!”

“是!我立即起程,俾争取时间。”

“好,一路顺风。”

甄南仁-返房,立即向侯佩仪低语着。

不久,他拿包袱由暗道离去。

他一出暗道、便迳掠往山上。

没多久,他已经飞掠於群山之中。

他已经甚久没有如此全力催动功力,此时一飞掠,他不但身轻如羽,而且飞掠如电,他不由暗呼过瘾。

天一黑,他仍在山区飞掠,他认定方向飞掠,心中颇为舒畅。

他便认定方向飞掠不已。

破晓时分,东方泛白,他正好掠上峰顶,立即止步。

他吁口气,立即望向东方。

霞光万道,风光无限迷人。

他不由卸下面具长长吐口气。

朝阳乍现,他不由大畅。

他不由自主的仰天长啸。

啸声似龙吟,顿时回荡於群山。

他的心中大畅,不由哈哈连笑。

笑声回荡群峰,吓得鸟兽瑟伏着。

倏听一阵衣袂破空声音,他立即警觉的戴上面具。

他一回头,便见二名中年人率先掠向山上,另有二位少女则尾随而上他的心儿一颤,不由忖道:“是他们,太巧啦!”

看来这四人正是华山派的桂承文、桂承武兄弟及桂涵莲主婢,他们今日欲陪小妹出来赏日散心,却遇上此事。

甄南仁忖道:“我该不该见他们呢?算啦!何必再尴尬呢?不,他们赠‘七星兰’,我得为他们除去内奸。”

他立即摘下面具望着他们。

桂承文怔了一下,便瞧见峰顶之人。

桂涵莲问道:“二位大哥为何止步!”

桂承文张口欲言,却不知从何说起。

桂承武却瞒不住,立即低声道:“发啸之人便是‘他’。”

桂涵莲乍闻言立即止步。

她乍见甄南仁立即-怔!

甄南仁向桂承文传音道:“一个时辰之后,请陪令祖及令尊在附近隐身,在下有-件石破天惊之事要让你们瞧瞧。”

说着他便掠向山后。

桂承武道:“哥。他说了什么?”

桂承文立即低声叙述着。

桂涵莲道:“别信他。”

说着,她已率婢掠向山下。

桂承文低声道:“先请示爷爷吧!”

“好!”

二人立即掠向山下。

甄南仁心情复杂的掠下山立即戴面具掠入林中。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入渣关城内客栈怵浴用膳。

膳后,他写妥一函,便将碧玉放入函中。

他小心封妥,便在信封写道:“邵忠亲启,崔托。”

他拿起包袱,便会账离去。

他沿山而行,半个时辰之后,他来到华山派大门前,立即递函道:“在下布再远,请代转此函。”

“好!请稍候!”

“抱歉!在下欲赏美景,告辞!”

说着,他立即行向山上。

正在窗旁沉思的桂涵莲乍见大门口之人,她的芳心一震,不由行向门外忖道:“是他,他一定要递信给我。”

那知,门房却沿右侧回廊行去,她立即出厅道:“祝鸿!”

“姑娘有何吩咐?”

“谁的信?”

“邵总管!”

“唔!去吧!”

青年立即应是而去。

她思忖不久,便闷闷不乐的返房。

甄南仁沿山面上,不久,便见桂永泰、桂德柱及桂承文各自一块石后站起来,他向山下一瞧,立即道:“请隐身看-场戏。”

说着,他便迳自掠去。

他一掠即远达五十丈,他一翻身,便坐在山顶石上。

桂永泰三人便默默在大石后。

不久,一位俊逸中年人和一位瘦高中年人联袂掠来,桂永泰三人乍见他们,立即不约而同的摒息及拉紧衣角。

二位中年人掠上峰顶,立见俊逸中年人双手捧着碧玉高举过顶的下跪,瘦高中年人亦跟着下跪。

“参见使者!”

“邵忠,鲁文,主人待你们不薄吧?”

“是!属下二人即使粉身碎骨亦难报浩恩。”

“甄强尚在华山派否?”

“不详,真的不详!”

“哼!他宰了二姑娘,你们不知道吗?”

“如属下不知。”

“罢了!主人令你们在今夜擒桂涵莲,限你们在子时前完成。”

“遵命!”

“务必要查证甄强是否仍在此地。”

“遵命!”

“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二人叩了三个响头,方始起身。

他们刚掠离峰顶,便见桂永泰满面布霜而立,他们暗暗叫糟之际,甄南仁已经沉声道:“别留活口,别外泄。”

立听桂永泰道:“请留步。”

邵忠二人-折身,便欲逃向两侧。

桂德柱父子立即由两侧石后起身。

邵忠二人刹住身,立即神色大变。

桂永泰沉声道:“你们为何如此做?”

擅高中年人倏抬右掌,立即自碎天灵而亡。

桂永泰喝道:“住手!”

邵忠叹口气,立即低头下跪道:“属下知罪,尚祈侥过小犬。”

桂永泰沉声道:“你为何如此做?”

“属下二人受蒲公英所迫而听从崔姬指挥,不过,属下并未伤及派中任何人,更未泄出派中重要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