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三个好友

这一波寒流来得很意外,这一顿姜母鸭鸭也吃得很意外

几天前,公司举办活动,我和Peter在会场帮忙灌气球,中间觅了个空偷懒跑离开到角落去抽烟,Peter 

手上多事捏了一管充好气的双层红心,突然有人叫他。

「喂,你这个气球给我好吗?」

我们回头过去,我只知道那是公司里的一个女孩子,Peter是很有女人缘的,我猜大概是他认识的人。

「给妳可以,」Peter说:「可是要换妳那只热狗。」

那女孩拿着一只热狗。

我上下打量这个女孩,她梳着又直又亮的长发,桃花一样娇红的瓜子脸,修得细细的柳眉,那对丹凤眼儿虽然不大但是很媚,鼻梁挺直,红唇明朗,身材又非常的匀称,穿着一套绒绒的连身短A字裙,黑色长统靴,老实讲是个十分有吸引力的女郎。

她真的用那只热狗来换气球,然后很开心的走了。

「那是谁?」我问。

Peter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

「走了,经理,」Peter啃着他的热狗,一边催我:「回去继续当我们的流体力学工程师吧!」

第二天寒流就来了。中午在员工餐厅,我和Peter又遇见这个女孩,她很高兴的跑过来我们面前,自己伸手翻起Peter的名牌:「嗨,你叫什么名字……唔,Peter。」

「妳呢?」Peter问。

「Candy。」她甩着长发,我觉得那模样很漂亮。

她又跑走了。

下午我照例在各楼办公室巡场,我在一处偏僻的小房间外看到她单独在里面,我笑着走进去,她抬头望见我,给我一个客气的微笑。

「原来妳在这个单位。」我环顾着小房间。

「是啊,你怎么上班到处走?」她现在才看见我的名牌:「啊!经理!」

她突然拘谨起来。

「干嘛?」我盯着她:「妳这辈子没曾见过一个经理吗?」

「没有啦,」她低着头:「我之前不知道。」

我怕气氛太闷,就随口乱说:「Peter说晚上请妳去吃饭。」

「真的?」她高兴起来:「吃什么?」

「天气冷,吃姜母鸭啰。」我随机应变。

「好,几点?」她很爽快。

「这我得和Peter确认一下,」我说:「他会来告诉你。」

我离开那小房间,回到自己的Office,Peter正在忙他的文件,我告诉他我不小心约了Candy,他哈哈大

笑,我便拱他去和Candy约清楚,他去了一下,不久就回来说时间敲妥了,晚上一下班就去。

六点多,我和Peter在停车场等她,她果然准时出现。我们一起搭Peter的车,到几个Block外的一家姜母

鸭摊子去,Peter在柜台点了几样菜,又带了一瓶角瓶回来。

「喝这个,好吗?」他问。

我看看Candy,她并没有反对,Peter已经开始斟酒了。路边摊,我们用的是免洗塑胶杯,Peter替我们

倒得满满的,然后举起来:「干杯。」

我以为他开玩笑,结果他真的一口喝完,厉害的是,Candy也是一口就喝完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跟进。

酒一喝,话匣子不免就打开来,我们愉快的东扯西聊,没有禁忌的牛皮乱,我发现Candy非常大方,加上Peter本来就会瞎起哄,我们不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自从和钰慧的关系变得怪怪的之后,几个月来我都没有这样笑过了。

我们天南地北的闲谈,讲话也不顾荤素,Candy和Peter都喝了许多杯,场面很热。我告诉Candy我打算要离职,她显得很讶异,我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个人的选择,Candy还是不解,用那勾人魂的双眼盯着Peter瞧,Peter笑了笑,又邀我们喝了一杯。

「好啊!阿宾,Peter,喝酒没找我!」

我一转头,原来是阿泰,他坐下来,Candy马上替他斟上酒。

「这是洪课长,」我为他们介绍:「这是Candy,是……我妹妹。」

阿泰当然不信,只是笑笑地看着我们,他举起杯子说:「我带了朋友,在隔壁桌,你们用,我不打搅。」

阿泰走开之后,我看见Candy捧着红靥靥的脸颊发愣,原来她方才逞强陪我们喝,已经过了她的量了。

「Peter,」我说:「你带Candy先走,我过去找阿泰再喝他几杯,让阿泰载我回去好了。」

Peter懂我的意思,站到我身边来小声说: 「经理,借两仟块先用用。」

我点了给他,帮他一起扶Candy到他车上,Candy已经晕得严重了,可是还记得跟我说:「Byebye……嗯……哥哥?」

我笑起来:「Byebye,妹妹,开心点。」

Peter将车慢慢滑出车道,我回头走到阿泰那一桌,他已经斟满了酒在招呼我。

第二天,Peter晚了一个钟头才进办公室,马上拿钱要还我,我接过来塞进口袋,跟他讨论著今天要完成的事情,然后就分头干活去了。下午我去巡场前,故意拉了Peter同我去,当我们走到那小办公室时,Candy看见我们,美丽的脸蛋儿突然涨红起来,她不敢看Peter,只同我问候说:「午安,哥哥。」

我把Peter留在那儿,自己继续去巡场,等我回头再来的时候,Peter已经不在了,我就走进去和她聊天

,我发现Candy有时羞涩有时开朗,眉目之间表情很多,偶而不自觉的,我会以为自己掉进了她那一泓秋水之中。

接下来几天,我都会到她那小房间里坐,和她随便乱聊,我很诧异地知道,她居然已经三十岁了,我一

直以为她和Peter一般廿六、七大小。我和她越来越熟,一有空,我就躲到她的小办公室抽烟,偶而我们会有一些玩笑上的亲腻,像有一次,她就故意吻在我的脸颊上,说是要让我回家无法交待。

和Candy认识之后的第三个礼拜,公司举办尾牙,这大概是我在公司离职前的最后一项工作了,我和

Peter忙得七荤八素,曲终人散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了,帮我们收拾场地那个部门的几个男生约了几个另一个部门的三个女生要再去唱KTV,我和Peter也被邀去。

Peter其实已经半醉了,我开车载着他,他不住的同我说他这一年来跟着我作事的感受,突然他话头一转,谈到Candy身上,他说,他不希望因为Candy搞坏了我们兄弟间的关系。

我很玩味这句话,我并不想和他抢女孩子。

这天晚上的KTV,后来又引发了一些事情,以后我会再叙述。

接着,我开始准备离职的交接,但是我仍旧每天去见Candy,有一次不小心,我跟Candy说Peter在吃我的醋,Candy听了脸色变得很沉闷,我赶快扯开话题。而这几天,各部门约我吃饭饯别的也特别多,其中和Bush他们聚会那一次,我醉倒了。

Bush和我们同一办公室,但不同部门,他又和KTV的事情有一些关连,不过在这里并没有什么要紧。

我喝醉之后,Peter送我回家,这回反过来是我向他说着我和Candy的情况,以及我对他的看法,我知道

我说了很多话,但是现在我大部份都记不得了,有一件事还记得的是,我还拨了一通电话给Candy,同样乱七八糟的说了很多事情。

然后我就不省人事了。

很久很久,我在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中醒来,我觉得很温暖,那是因为我躺在一张舒服的床上,盖着一条软绵绵的薄被……同时怀里拥着一具美好的胴体!

但那分明不是钰慧,钰慧是丰腴富有弹性的,我如今抱着的是轻盈有如小鸟依人,她埋首在我的胸膛,我不用拨起她的脸,只从她那黑瀑般柔亮的长发,我就知道,那是Candy。

她几乎是半趴在我身上,我知道我们都是一丝不挂,我的左手正揽在她鲜

细的腰际。我不由自主的将手掌往下抚,滑在她嫩致的臀丘上。

「哥哥醒了?」她幽幽静静的说。

我没答话,只是继续地轻抚她的臀部,她马上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冷颤。

「这么敏感?」我笑着说。

她仰起头,杏脸含羞,用唇珠细啄着我的胸脯,我举起右手端着她的瓜子尖,她不敢看我,用指尖划理着我杂乱的胸毛,说:「毛这样多,好野蛮哦……」

「还有更野蛮的地方呢!」我说。

「少骄傲了,」她吃吃地笑着:「昨晚我帮你洗澡,不过外强中干罢了。」

「哎呀!」我说:「喝醉了酒哪能作准,来来来,让哥哥给妳见识见识……」

说着我抱紧了她,就想翻身上去,她却双手推挤抗拒,脸上都是正经的表情。

「等等,」她严肃的盯着我:「哥哥,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

「昨晚,你在电话里讲的事情都是真的吗?」

我呆呆的看着她,Candy的眼波在流动着。

我发誓我不记得我在电话里对她说过什么,但是我绝对知道我说了一些什么。

「乖妹妹……」我欲言又止。

「哼,」她俏皮的将头偏向一边:「酒后才肯吐真言哦……,需不需要我再灌醉你一次?」

我将她抱正到我身上来,她柔柔地偎着我,我开始悸动不安的部位正好在她大腿内侧两面游走,那令我感到热力十足。

她仍然坚持要我说出对她的感觉,我搂紧她,将她慢慢往下拖,当然我和她就开始作成亲蜜的接触,不过她并不甘心任我摆布,她软硬兼施,又哄又骗的就是要我讲出口。我已经变成像木头那么硬了,顶端和她那湿溽的洲地缠黏在一起,教我如何受得了,我正想强行闯关,她突然像青蛙一样的弯起膝盖,从两侧夹住我的腰,这样子我和她就更加方便接连,可是她弓紧的双腿却有效阻止了我将她向下压的力量。

我窘迫极了,她却好整以暇地逼问我的口供,我哭笑不得,挣扎无效之后,我答应她先抽根烟,再告诉她。

她乖巧地伸手替我取烟点上,斜着脸蛋儿瞧我,可恨的是她还将下身缓缓摇动,我的局部因此而涨痛无比,我真想跳起来就强暴她算了,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让我硬不下心,我专心地整理我的思绪,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捺熄了灰烬,我终于诚实的讲出我对她的感觉。

我不断地说,她也放松了所有戒备,我们互相拥蠕着,她一边听着我的话,一边让我进到她体内,没多久,我就完全占领了她,或者说,她就完全占领了我。

我们悄悄悄悄地挺动,当然是很慢很慢的,我还在倾诉我的情意,不晓得是我的话让她满意,或者是我的动作,更多是两者都有吧,Candy半闭着凤眼,我的老天,我发誓那是我见过最妩媚的一双眼睛,同时她细吁着气,偶而发出「嗯……呃……」的叹声。

心中的言语从我嘴里娓娓地道出,终于讲完了,Candy醉人的眼睛在我脸上流连,在她的身下,我开始发动攻势,她却又阻止我,并且就我所说的内容向我提问题。

提问题?该死!真是要命的处女座妖女。

我苦着脸对她回答,一面寻找可能的空间进行挺动,她倒没闪躲,配合地扭动纤腰,我舒着气息应询,她的问题却是一个接一个,大概她是在检验我有没有说谎。

我持续充血的部位证明我没有说谎,好不容易她没有意见了,也许是我的速度让她没意见的,我急急地向上突刺,Candy的分泌因而洒满了我的腿面,她轻咬着下唇,忍着不发出声音,我也不勉强她,以稳定的节奏和她互表爱意。

突然她连续抽搐了几下,倏地撑坐起来,用力在我身上耸伏,我感觉到她强烈的收缩,把我绑得死死的,令我器官上的每一颗细胞都被畅美所充塞,我这时也才真正看清楚她曼妙的身材。

Candy秾纤合度,腰身的弧度实在诱惑死人,小而紧俏的圆臀富满弹性,我在公司曾经偷偷的拍打过一

次,还引来她的娇嗔。而现在她放开一切,快乐地在我身上骑骋,我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她两手扶腰,脸蛋后仰,小屁股飞快地摇。没多久,她干脆半蹲半坐,悬空的抛动着,越来越显得放浪。

我为她所深深着迷,她美得不可方物,我抓住她的臀侧,没命地上下晃动,她猛然受到偷袭,张大了嘴短喘,身体却不甘示弱地和我对挺,同时甩飞那迷离的长发,用动作告诉我她的欢乐。

Candy终于来到尽头,再怎么守口如瓶她还是叫出来了,她柔声地一声长吟,全身剧颤,拼命想坐实在我身上。我决定给她致命的一击,弯起双脚撑住床面,大开大合地用力拔出送入,Candy啼声蜿蜒,承受不住,软软地摔回我怀里,我感到一大股热腾腾的水份流到我身上,接着她那很紧很紧的地方放松开来,变成了温柔的陷阱,哦哦,我这可爱的妹妹高潮了。

我暂时不再刺激她,将她小心地拥住,细抚她的肩、背和臀部,她颓靡在我胸前,调和着紊乱的呼吸。

「啊……」她说:「我好喜欢被疼爱的感觉啊……」

我又怜又爱地和她耳鬓厮磨,突然想起一件事。

「妹妹,」我问:「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Candy脸蛋儿又飞红起来,瞪了我一眼。

「怎么来的?」她啐了一口:「Peter带你来的!」

「Peter……」我呐呐地说:「他……他……妳……我……」

「大舌头啊?」Candy将鼻尖顶着我的鼻尖:「你们俩个的关系很诡异哦!」

「不,」我吻着她的额头:「那是我们都知道对方喜欢妳。」

Candy垂下眼皮,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没有征兆,她突然淡淡地说:「哥哥,我给你看个东西。」

她并未起身,只是伸手在床头柜摸了摸,找出一张证件出来,浅红色的,是一张身份证,她拿在手里,让我看它的正面。证件上的照片大概是Candy刚毕业的时后拍的,还带着浓浓的稚气,我看见出生日期,算起来是廿九岁多。

我想将它接过来,她摇摇头,把身份证转了个面,让我看见她的其它资料。她的户籍栏写得密密麻麻,表示她时常搬家,我也看见她父母栏上的氏名,还有……配偶栏,那里也填着一个男人的名字。

我愣在那里,这令我十分意外。Candy将身份证收起来,脸蛋儿贴回我的胸膛,我们都没有说话。

「你在想什么?」后来她问。

「我……我不知道。」我答不上来。

「我和他在分居,他很坏。」Candy说。

「很坏?」我问:「多坏?」

「他会打我,」Candy停了一下:「天天。」

「离婚啊!」我说:「我和Peter帮你打官司。」

「他不肯……」Candy摇摇头:「别谈这事了,哥哥,现在你知道了,我们还会是好朋友,对不对?」

我在她那诱人的红唇上吻下去,她吐出小香舌和我彼此交缠。我浸泡在她身体里面的部份又开始活跃起来,一颤一颤地跳动着,以致于Candy也一阵一阵的发抖,当她美丽的眼眸又渐渐失神的时候,我翻身将她压下,两手下穿环抱着她的腰,重重压在她的娇躯上。

「哦……」她发出了呻吟。

我反而变得更温柔,我用很慢很慢的速度将自己退到她的门口,再很慢很慢的送进去,一次,两次,十次……一百次……Candy漾着美妙的憨笑,却也受不了了,她摇动小圆臀催促并且迎接我,我缓慢依旧,Candy急了。

「哥哥……用力点……」她提出请求。

「咦?」我装傻:「怎么用力?」

「就是……就是……」

她也说不上来,索性不说了,双手抓住我的屁股,往下一按,她也向上一挺, 「嗯……」地发出满足的哼声。

「哦……」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要死了……」Candy在我肩上轻咬一口。

我当然不疼,我说:「好!要来了哦!」

话没说完,我迅雷不及掩耳地快插起来,Candy所有的表情都凝结在脸上,显出迷惑失神的样子,连呼吸都中断了。

差不多有半分钟那么久,Candy才突然活过来,她先是急速地喘着,然后是银铃般的叹息声不断的从唇间吐出,双手双脚都将我缠得死死的,不顾一切的黏着我扭动。

我也紧抱着她,火热的接点越来越兴奋,也越来越潮湿,我狂风暴雨般的侵袭她,她像蛇一样的胡乱扭动,最终的关键一步步地接近……接近… …我们忘记了人间的杂事,只是一昧的相互缠斗,世界末日终于到来。

Candy不像刚才那样热汤四溢,她这回全身持续痉挛,胸脯高高弓起,美妙的深处幻化作一朵花儿,那花蕊不断地黏绕我的顶端,我也忍不住了,我闷哼一声,更强烈地撞击她,一股火浆从地心冲破重重障碍,喷布在她狭小的空间里,灌注进蜜井的最最最深处。

我们交颈相拥,谁也没有力气说话,不久就睡着了。再醒来时已经午后一点多,Candy又帮我洗了一次澡

,然后我拨电话进公司,要Peter替Candy找人请一天的假,Peter说他早弄好了,我告诉他我待会儿就进Office。

Cnady为我整好衣服打好领带,送我来到门口,她拉着我的手问我,到新公司以后会不会记得她,我点点头,在她唇上又亲了一下,才离开她的住处。

我来到街上,天气虽冷,阳光却还灿烂。

我当然会记得的,我亲爱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