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性感美腿女神

云海市的?隆广场前,身着清凉的女子络绎不绝,那一双双修长白皙的美

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光,交织如林,如同一道亮丽的风景,有意无意的吸引着

男人们驻足观望。

  那些或丑陋,或淫邪的眼睛,充斥着窥视的心理,不断地在虚伪外表的伪装

下,暗暗搜寻着刺激诱人的画面,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穿红色POLP衫的美女,

踩着七寸的豹纹高跟鞋,如同女王降临一般,气场迫人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

占据了绝对的焦点。

  美女的步姿摇曳生辉。

  性感,极致的性感,一米七的身高,胸部高耸,颤颤巍巍,臀部紧绷,摇摇

欲坠,长腿笔挺,婀娜轻盈,真是爆炸力十足的完美身材。每一次踏足,肉感十

足的小腿都会勾勒出让人窒息的惊艳,让人毫不怀疑,这样的女人,如果在床上,

仅仅是一双美腿,都足以让男人们销魂一夜。

  柳茜清楚地知道自己这身打扮具有多么致命的冲击力,男人们饿狼一般的眼

光让她感到一阵阵的不适,所以慌忙向下按了按遮阳帽,低着头快步走到了停车

场。

  打开奥迪A6的车门,侧身倚靠在驾驶位,启动了车子的冷气,一只手从包包

?取出水晶外壳的苹果手机拨通了电话,放在耳边,如雾的黑发垂下来,更添几

分魅惑。

  电话还未接通,柳茜忽然眉头轻咒,想到了什么,在车子的储物箱?翻出来

一双丝袜,是奥地利品牌Wolford ,这种丝袜是女人们的最爱,以极致的薄和透

明而闻名世界,远远看去,这种丝袜就像是美腿上的按摩油,泛着金属的光泽。

  柳茜懒洋洋的踢掉高跟鞋,在如玉一般光滑的美腿上穿起了黑色的丝袜,紧

绷的热裤将美臀的线条演绎的淋漓尽致,那饱满的弧线,似乎在诱惑着异性前来

爱抚蹂躏,此时再配上动人心魄的黑丝,这样的尤物,已经可以称之为红颜祸水。

  电话通了,那边传来了一个淡雅的声音:「小茜啊,假请好了吗?」

  「嫂子,我们真的要去接公公吗?」柳茜手忙脚乱的迅速穿好了丝袜,关好

了车门。

  那边迟疑了一下,道:「孙平现在还在欧洲学术论坛没有结束,估计还得一

周吧,说是赶在公公过寿前回来,让我们先去接公公过来。孙宇那边呢,他跟你

怎么说的?」

  柳茜咬了咬牙狠声道:「孙宇这次太过分了,说是新疆的项目离不开人,上

级不放人,你说他一个搞技术的外调顾问,怎么说的跟国家元首一样重要啊?还

让我去筹备寿宴的准备工作,气死我了,当初可是他大包大揽的说一切都包在他

身上,结果呢,竟然让咱们俩女儿家忙前忙后,哼,这次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一阵轻笑声从听筒?传来,就像是林中白鹤的脆鸣声。

  「呵呵,小茜啊,牢骚可以发,但是你也应该体谅小宇,再说,你和他都订

婚了,给未来的公公办寿宴,也显得你贤惠孝顺,不也很好么?你放心,大部分

事嫂子已经安排好了,你就在旁边帮衬着就行。」

  柳茜心知嫂子说的有理,只能认命的叹了叹气:「那好吧,嫂子,我现在就

去检察院接你。」

  「好,到了给我电话,我们先回家一趟,取点儿必备的东西,毕竟一来回也

不短。一直听孙平说他老家的」幽潭山「风景独绝,山水如画,这次咱们也趁机

旅游一下,我可是请了一周的假。」

  柳茜一听说可以好好的游玩一下,本来沉闷的心情瞬间好转,连忙道:「好

啊好啊,哈哈,那我能不能拉我的闺蜜一起去啊?就是上次咱们一起吃饭的在我

们台?做主持的白冰。」

  「哦,没问题啊,有人作伴,一路上也不寂寞啊,好了,你快点来吧,见面

再说。」

  柳茜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一想到本来只是接公公的无聊任务变成了游山玩

水,这对一年多没出远门的柳茜来说,可是有着十足的吸引力,更何况去的地方

是以旅游圣地著称的天南省。

  奥迪A6一个漂亮的甩尾,伴随着车轮的阵阵刺耳摩擦声,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之中。

  而此时呢,电话那头声音的主人,女检察官苏岚,看着办公桌上自己和丈夫

在巴黎铁塔下的幸福合影,浅浅一笑,抚摸着自己修长手指上的戒指,再联想起

一年到头难以团聚厮守的日子,一种浩大的寂寞空虚感瞬间笼罩了全身。

  苏岚倒了一杯清茶捧在手心,扭头望着窗外的长青树,翘了翘因为久坐而疲

惫的修长双腿,心?暗暗想着:也许,这次出门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什么也不想,

好好领略大自然的风物,冲淡一下抑郁的心情。

  就这样,一位性感火辣的电视台女记者柳茜,一位有着检察院第一美人之称

的女检察官苏岚,还有一位未曾露面,但是却已在云海市被家喻户晓的美艳女主

持白冰,女神们因缘巧合的聚在了一起,开始迎接充满未知的命运。

             第二章诱惑的旅途

  天南省,双河机场。

  在广播声中,从云海飞往天南的航班,平安抵达了。

  柳茜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走出了候机大厅,这三位大美女堪比明星的容貌,即

使戴了墨镜,有意的用帽檐遮住了春色,可凹凸有致的身材依然让她们吸引了所

有男人的目光,驻足而望。

  柳茜拖着行李箱,身穿黑色双层蕾丝连衣裙,下身依然是短而又短的热裤,

扭着不堪一握的小腰,仰着头,一双Fendi黑色磨砂系带高跟鞋「哢哒哢哒」的

踩着机场的大理石地板,如同跳着优雅的芭蕾,乳沟深陷,狐媚又冷艳。

  紧随其后的,是美女主持白冰,她被柳茜三请五请,稀?糊涂的上了飞机,

此时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与柳茜细数着这些日子的趣事,从上飞机说到下飞机,

还是有说不完的话,脚下一双「菲拉格慕」灰色流苏高跟,气场丝毫不弱于柳茜,

将白大美女的品味彰显而出,而36D的傲人双峰与素色花网露肩蝙蝠袖上衣完美

契合,完美的锁骨,瘦削的双肩,娇俏可爱中又带了几分勾魂的性感,白冰裸着

双腿,在阳光照耀下一晃一晃,白皙的让人眼睛发晕。

  苏岚走在最后面,正在跟远在国外的丈夫孙平发着微信。

  七分牛仔裤,一双白色运动鞋,淡蓝色修身圆领T恤,都传达出同一层意思:

干练,简单。只是那清凉的短发,明亮的双眸,平静而温和的神色中,有一种将

人据于千?之外,凛然而不可侵犯的高贵典雅。

  美女们经历了数个小时的旅程,都有些疲惫,打算先去找个酒店休整一下,

再向目的地清水村进发。

  不过,她们还得等一个人,一个她们不愿意等却非等不可的中年男人。

  「小茜啊,你们赵台长怎么就刚好在天南省呢,还要一起去?一路上肯定有

很多不方便啊!」苏岚等了几分钟,看着纤细手腕上的女士表,忽然有些不满的

问道。

  柳茜红唇开合,吁了一小口气,脸上写满了身不由己的无奈:「嫂子啊,你

不知道我们台长的德行,我请假必须通过他,刚好他又在天南出差,搞一个外景

旅游的栏目,到处取景呢,一听说我要去幽潭山,就说一起去,说是给我和冰冰

派的任务,不然不给我们假,我实在是没办法啊!好嫂子,你无视他就可以了嘛。」

  柳茜嘟着嘴,挽着苏岚的胳膊,求饶的左右甩着。

  「无视他?姓赵的可不是好人,哼,最好一会儿找个借口把他挡回去,不然

我可受不了他那猥琐的眼神!堂堂一个台长,好色的也太过明显了吧!」白冰插

话道,俏脸含霜,语气?尽是愤懑,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是自己的顶头上

司,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

  这时候,一位衣着不菲的胖子突然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三位美女的面前,虽

是壮年,头发却已经秃了一半,面庞圆润,啤酒肚,小眼睛深深凹陷,绝对是平

日?纵情酒色所致,长相说不出的滑稽。

  柳茜看着中年胖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然后恭敬地叫了声:

「赵台长好!」

  一旁的白冰也赶忙打着招呼,但是明显不怎么乐意看见对方,柳眉轻皱,语

气中透着几分疏离和敷衍。这个姓赵的,平常仗着在台?的身份,没少对自己手

下的美女记者主播下手,上个月有次就趁着月末加班,意图吃白冰的豆腐,还好

被白冰找借口避开了,不过在此之后,赵义好色猥琐的印象,已经在白冰心?深

深扎根了。

  「这位是?」赵义的小眼睛转个不停,从柳茜的胸部看到白冰的长腿,再看

到气质独特的苏岚,心?热血澎湃,手心都被搓出了汗,即便是饱尝美色的她,

眼前这三位极品尤物,却是从未有机会涉及的,想想这一路上能与之独处,胯下

不由得又坚硬了几分。

  「这是我嫂子苏岚,在市检察院工作,嫂子,这是我们台的赵义赵台长,这

次正好在天南省出差。」

  柳茜介绍了一下,然后苏岚礼貌性的伸出了手,轻声道:「赵台长大名,久

仰了!」

  赵义嘿嘿一笑,慌忙伸出两只手,死死地握住了苏岚递过来的小手,握了握,

便知趣的松开了,嘴?正经道:「哪?哪??苏检察官的大名才是如雷贯耳,云

海市的犯罪率在您的手上可是下降了很多啊,真可谓是女中豪杰啊,今天看见苏

检察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比传言中更英气逼人啊。对了,我这次刚好在天南

考察景点,不如同行,我在路上也可照看一二,不然也不安全,况且柳茜和白冰

的假期我也是按出差批的,公事私事两不误,您看如何?」

  眼见赵义的行为举止还算得体,虽然马屁拍的很明显,但是也让苏岚心?对

其印象不由好了几分,心想也没有小茜和白冰说的那么不堪啊,于是也就不怎么

抗拒赵义同行的建议,毕竟都是云海市体制内的人,多一个靠谱放心的司机,也

能省不少麻烦,从这?驱车到清水村,也得大半天的路程。

  于是苏岚礼貌道:「麻烦赵台长了!」

  「不麻烦,不麻烦。来,我给你们拎行李,你们先上车,休息一下,嘿嘿,

其余事都交给我!」赵义眼见目的达成,差点高兴的晕过去,乐呵呵的拎着行李

跟在三位大美女身后,羡煞了旁人。

  赵义的小眼睛不安分的扫视着,一会儿看着白冰比电视上性感百倍的身材,

在那双高清无码的大白腿上来回逡巡,流连忘返,一会儿看看柳茜腿上充满异域

风情的蛇纹黑丝,只想按到床上肆意揉搓,又闻闻手?残留的苏岚的余香,心中

打着如意算盘。

  一段诱惑的旅途,渐渐掀开了欲语还休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