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出差艳遇美女工程师

最长的一次出差是在那年初冬。我开车送老总到位于长江中游的一座小城出差。我们住在酒店,在那里一呆就是两个月。那是单位做的一个大项目。所有相关单位都很重视。工作人员来自全国各地。但男多女少,有女也大多是做些粗事的,只有劳力没有样子
  一天,办公区来了一组人。是从一北方省会大工厂来的。
  他们中间有一位负责质检的女工程师叫洁,二十八,九岁。175左右的身高(北方女的特点-- 个高),身材丰满而不肥胖。肤色很白。脸孔靓丽,一件紧身浅蓝色短棉衣,高腰黑皮靴。气质高雅。她的到来,如同乡下鸡窝里闯进了一只凤凰。特别显眼。
  一个月后的一天,那时我已经和洁已经比较熟了,闲得无聊我主动帮了洁一个不小的忙(事情省略,老总的司机常有意想不到的作用)。洁一定得请我去吃饭。我答应了。对她说:“你请客,我买单”。(有病?不为什么。只因我们是男人)。
  晚餐后无事,我们又去了一家环境优雅茶楼。一边喝着茶一边聊天。我们聊得很投缘。三个小时后,我们不知怎么聊到了感情出轨的话题,她观念并不是太老套。看着她哪清秀靓美的脸我心里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欲望。下体竟有了发硬的反应。
  是啊!我们都在外地一个多月了,没有性生活。此时此景哪个能不动心呀?
  我试探着用开玩笑似的口气说:" 我倒没想过什么感情出轨,但觉得一定很刺激。要不这样吧--不如我们来个一夜情试试?" 她面色突红,端茶杯的手在居然微微发抖。一看就知是个良家。洁似乎有点惊慌失措没再讲出一句话来。我看有点门道。没容她多想,买了单,也不知怎么那样大胆地一把牵着她的手出了门。
  几乎是把面红耳赤洁搂着腰,推进的房间。在温暖的被子里我抱着她。连自己也不相信事情就是如此简单。洁侧过身,紧抱着我,脸深埋在我胸前,发出一种梦降纳?“我这是怎么啦…好像是做在梦一样……不行…不行…啊…”。抓住她高挺的乳房,她紧贴着我的大腿在发抖。我的天啊。乳房好大啊!“这样……不好…啊!…不好……啊……啊哟………啊…。”我的命根已经硬得象一根待发的炮管。
  我几下脱光了洁的棉质内衣,迫不急待地扯下丝质的乳罩和三角裤。嘴连连亲吻着她的嘴唇。脸。脖子。手从丰满雪白的乳房滑过平坦的腹,到达她的阴部……那里已经湿润。在我的手指花样百出的爱抚下,不一会洁水涨欲起。我翻上玉体,用脚分开她紧并着的两腿。洁似梦语着:“啊!…慢点…啊…。等一下… 喔…。啊”。“这样不好…啊…”我哪里能忍得住啊!手握阴茎插进她洪水高涨的阴道。
  “啊!…”洁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痛快淋漓地小叫,双腿本能的缠绕上来,双手紧抱着我的脖子压在她的脸上。真的是好久没做爱了呀!我什么也不顾地阴茎不停的抽动着。
  欲望的猛火燃烧三分钟后,洁就达到了高潮。象是神至不清地禁不住用她的家乡话喊出声来:“哥哥呀………哥哥…啊!…。亲哥哥…。啊哟!”。指甲刺进了我背部的皮肤。挺起了腰身全身发抖,突然,阴道猛的紧锁。我哪里还能支持得住啊!!!。加力猛抽很插。
  啊,,,,,,我强忍不住的叫了一声。阴茎上传来一阵忍不住的快感。连续上下猛抖了几下。几股热腾腾的精液射在洁的阴道里。两人汗流浃背相拥倒在床上。
  洁从浴室出来,在灯光下高挑丰满的身体上挂着几颗小水珠。在她稍带羞涩的迷人眼光下。我的小弟弟不知不觉的又立了起来。我伸手把她拉到床上,用嘴唇仔细的洗礼着她那诱人的裸体。白皙高挺的丰乳,平滑的腹部。还有那密植阴毛的阴部。在我的挑逗下洁的阴道口又有了淫水。她双腿伸直,不停的发出小声的呻吟。“啊哟………啊………”“我受不了了…”。“我…我…我要……我还要…。”
  洁很听话屁股对着我趴在床边。我把硬梆梆的阴茎从后面插入她的阴道。做过了一次后,我不那么心急。恢复了平常的心态。我双手从她身后伸到她胸前。
  抓住那一对低悬欲掉的豪乳,阴茎不快不慢的在洁的阴道里九浅一深的运动着,腹肌一次的碰击落着洁的美股。只插了一百多下。她就支持不住了。“啊……… 啊呀…。好哥哥…我受不了…。啦…。亲哥哥…你…要把我搞死了……”用双手用力折磨起床单来。“啊…”。洁大叫一声。身体向前一倒,趴在床上我阴茎傲立的还站在床边,倾刻,洁翻过身坐起来。用手轻柔的握住那还没有射击的阴茎放入自己的嘴里。先轻后重的进进出出的套着。我以前只是听说过没是这样做过,不知其所。看到良家妇女的洁竟然会这样,使我大吃一惊。但当时不容你去想。只觉得很舒服。好刺激。有从所未有的晕眩!突然,我下体一紧。
  知道自己要射了,想从洁的嘴里抽出阴茎,哪知她用一只手紧紧环扰住我的屁股。
  嘴加力吸吮着我的阴茎不放。
  真的受不了了。“啊…爽死我了…”只觉得她的另一只手对我的两颗肉弹突然稍加用力,我心中一紧,头脑一片空白。双手抓住她的头发在她的嘴里猛射出我的生命之水。
  两天后,她吻别我回到了她的城市。我没留她的电话。
  不久她在北方的那座省城给我一个电话,诉说离别后的思念之情。电话的那头有点吵闹。猜必是特意用街上的公用电话打的。
  此后。她再也没有消息了。但我常常回味无穷的想念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