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野外凌辱

淑惠是一位28岁漂亮的新婚主妇,身高165cm,体重48kg,三围是34C/25/33,肤色白晰如雪,身材山峦起伏,悬崖峭壁、婀娜多姿美不胜收,加上标准的美人脸庞,优雅的谈吐气质学养,每与先生相偕同行时,经常会被路人、亲朋好友投以艳羡注目的眼光‘好一对匹配的才子佳人啊。’他们的心中往往发出由衷的赞叹

先生在竹科的一家上市公司担任中阶主管,由于待遇优渥,因此淑惠婚后即辞去了原本在外商公司的秘书工作,优闲的过起了少奶奶的生活,平日里总是勤奋的打理着他们位于大溪郊区的三层半的独栋别墅、或听听音乐、整理庭院的花草树木、或看看电影光盘、做做运动、研究食谱做做先生爱吃的菜,生活过的好不惬意。

她跟先生的感情恩爱、如胶似漆,彼此并约定婚后三、四年暂不生小孩,要充份的享受两人世界,先生休假时喜欢开着四轮传动的休旅车,载着她劈荆斩棘、跨越江涧溪流,到人迹罕至的深山、林野里游乐休憩,时日一久,原本害怕冒险、个性娇弱的她,慢慢的也被薰陶感染而爱上了这种远离尘嚣、亲近大自然的这种活动。

今年的夏季,出奇的酷热难挡,长时间的热浪不雨造成各地的水库缺水,民生用水纷纷拉起警报,这个假日,淑惠例行的跟先生计划开着车要到北县乌来山区与宜兰县交接处,更里面的地方去寻幽览胜,她们的计划很周详,无论是通讯设备、民生物资、帐篷、炉火、锅碗瓢盆…准备的一应俱全。

车子沿途经过了许多巅颇山路、一些几乎无法通过的路况都被先生一一克服,车身也多了许多树枝的刮伤,强行的穿越5~6个钟头后,她们来到了深山中一个不知名风光明媚的世外桃源,尽管午后艳阳高照,但四周悦耳的虫鸣鸟叫,溪流瀑布潺潺,浓密的树林摇曳婆娑,令人为之心花怒放,暑气全消。

淑惠下车赞叹著这未曾见过的桃源胜景,先生随后将车停妥,欢叫嘻闹中迅速的将衣服全脱掉放在溪边,露出那一身魁梧健美的男儿体态,噗通的跃进清澈的溪流中。“哇!好多鱼哦~ ”他先生像孩子似的叫嚷着。“淑惠!妳也下来!水不深!好凉快哦~喔!…呀呼~爽啊!哈!”

淑惠看着赤裸裸的先生稍犹豫了一会,举目看看四周‘这里应该不会有别人来了。’她心想。于是她也脱下ㄒ恤、短裤,仅著粉红色蕾丝胸罩与内裤面带羞色,缓缓的想走向溪水中的先生。“喂!都脱掉啦!等下湿了还要花时间晾干耶?!放心!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啦~哈!哈!”她先生对淑惠喊著。

淑惠听到后,只好走回岸边,红著耳根,轻轻的反手解去胸罩,弯腰脱下内裤,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露出美丽的躯体,‘这还是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户外全身赤裸著…真难为情…’她边想边以手微遮掩著私处,仍不安的四处张望;走入清澈的溪流中。

他们夫妻随后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忘情嘻戏著,泼水玩闹中,在溪流的大石头间跳上跃下,时间一久,已完全忘却了警戒心,先生看着赤裸裸的淑惠,那弹跳间上下起伏、尖挺浑圆的乳球、淡褐色突起的乳晕奶头、曲线玲珑的细腰丰臀、那乌黑细毛杂乱充斥的私处…。

“哇!好美哦~淑惠!老公我忍不住了~。”他先生轻抓着淑惠,大声说著。接着就在溪流边的平坦的大石头上幕天席地、爱抚著淑惠来:“…噢!….嗯… 噢…No….嗯…”老公粗壮的阳具,毫不怜香惜玉无预警的猛烈插进淑惠的小蜜穴中。老公双手并施的玩着淑惠的乳房,腰臀间狠狠的前后摆动。淑惠眉头微皱、表情痛苦似哼著:“啊!….嗯….嗯…..啊…..嗯….嗯噢!……噢!…No….痛…会痛…老公…嗯….。”淑惠抗议老公的粗鲁行为.

激烈的抽插持续了数十分钟,淑惠私处流出的淫水四溢,流满了先生的整个鸡巴。先生边插边问道:“嗯…爽吗?淑惠…呼….”淑惠被干的娇喘连连,轻声回应:“…嗯…爽!…嗯…噢….噢….噢…”先生又说:“老公要不要插深一点?大力一点?”淑惠回道:“噢……好…插….嗯…”

老公问道:“…妳是淫荡的女人吧?”淑惠回道:“…噢….嗯…是…我是淫荡…的女..人。”老公抓玩着上下摆动的奶子,看着淑惠乌黑散乱的秀发、痛苦皱眉的美丽脸孔;又问:“…喜欢被干吧?”淑惠:“….喜…欢…”老公问道:“我要强奸妳!奸死妳?!”“干妳!插妳!”

淑惠回道:“噢!老公…干我!我..喜…欢…噢!…噢!….”老公说道:“我要找人来强奸妳!玩妳!”淑惠:“….嗯!…..”“老公…我喜欢你干我….。”老公:“不行!我要再找人来一起干妳!妳会更爽!”淑惠:“我…只喜欢…你…噢!…干我…嗯….噢…No….”

老公低头亲吻遮著淑惠的樱唇,淑惠也热烈的回应着,两舌交缠吸吮著。老公说道:“我一定要找人一起来强奸妳!玩妳的奶…干妳的洞…让妳爽死….”淑惠娇喘:“…嗯…噢…..噢….好…”

就这样激烈的性爱,随后又变换了几个姿势;约40多分钟,老公终于将浓稠的乳白精液射出,散布淑惠的脸上、唇舌间、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脯上。

淑惠慵懒的躺在感觉有点冰冷、有点硬的大石头上,心想:“我真爱死这种活动了…”

随后先生又跳下溪流中,边清洗阳具的残余的分泌物、边开始徒手抓起鱼来。“哇!这里的鱼又大又笨的~很好抓哦!”他高兴的嚷嚷着。淑惠听完也起身,缓缓步入清澈的溪水中,就地取材的边演出活色生香、美人入浴、边以捉狭、欣赏的表情看着先生捉鱼…。

先生动作迅速的走回车上取捞鱼的网秆、相关的器具,对着淑惠笑呵呵的说道:“看来今晚我们有鲜鱼大餐可以加菜了。”“咦?!前面有个小瀑布…那里水潭鱼可能更多…我过去看看?… ”未待回应,接着撇下独自洗浴的淑惠,快速的跳越在溪流上的石头上,转瞬间已消失在前方。

淑惠不以为意,低吟唱着歌,继续以双手清洗著自己姣好、美妙的躯体。 此刻下午三点多了,山间阳光转弱已照射不太进林荫间,因此赤身裸体的淑惠在水里泡了一阵子开始觉得有点冷,尤其在一阵清风吹拂过后。

于是她起身走向岸边原来放置衣服的地方,拿出车上的毛巾擦拭水滴放开,将一头湿淋淋的乌黑秀发摊开,披散在肩上,仅从中拣出了T恤跟内裤穿上,将胸罩及短裤放回车上,修长均匀的双腿、衣着曝露,胸前隔着白色T恤突起的两点、诱人的模样,此时相信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流下垂涎的口水,她边哼唱着歌,边开始熟练的架设锅具、营帐、并生起火来。

殊不知这一切情景,已被隐藏在溪旁茂密草丛中的一个男人尽瞧在眼里,他22岁,叫福财,中等身材,是乌来、山地乡的一个小混混,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今日凑巧为生活所逼,想到这附近的竹林里碰碰运气;挖一些野生的笋子来卖钱。那知骑机车刚到不久,就听见淑惠他们车子的引擎声,因为此处人烟罕至,好奇心吸引他悄悄的潜伏过来,孰知眼前所见令他大饱眼福。

早先淑惠脱的全身一丝不挂、跟先生在水中戏水时,福财则躲在草丛暗处,贪婪的看着淑惠那近乎完美的成熟女性肉体,那对微翘浑圆的乳球、曲线玲珑剔透、乌草丛生的阴户,修长诱人的丰臀美腿,洁白如玉的身躯毫无遮掩的让偷窥的福财一览无遗,当场让他忍不住脱下裤子,目光死盯着溪水中的淑惠,颤抖的自慰、套弄起来…。

及至后来淑惠跟先生在溪旁大石上的一场成人春宫秀,更是让刚刚才自慰、射精在草丛里的福财,看到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硬是忍不住又狂射了一次。

若不是碍于淑惠的先生在场,他早冲出去强奸、狂干淑惠这位裸体美女了。虽然如此,他仍虎视眈眈的躲在一旁窥伺,等待可乘之机。

现在淑惠的先生走到溪流的上游去抓鱼,仅留下毫无戒心、衣着清凉的淑惠一人,福财看着淑惠背影,阳具又不自觉的翘了起来。他再也忍不住见有机可乘,迳自脱光身上的衣物,抓取溪畔的一些湿泥污土,涂在脸上、身上,让人无法辨识出自己原来的长相,握著原本要砍竹笋的山刀,静悄悄的向淑惠掩至。

一切来的太突然,淑惠只知腰腹部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由后抱住,嘴巴被另一只手摀住,“啊!…”虽吓了一跳,但只想可能是她先生回来跟她作弄,因此起先没什么挣扎,想要回头骂他先生说别闹了,却感觉身不由己的被拦腰抱起,正快速的半抱半拖行往溪流的另一头的森林里。

当淑惠转惊觉情形似乎不对时,她已被拖远,抱离车子约4~500公尺左右的一处茂密草丛中,置身此荒郊野岭,即使身高超过200公分的成人站立其中,在这高耸的芒草、杂草交错丛中也无法被发现。“听着!不准叫!”福财亮着手中的山刀,神色狰狞的恐吓低声说道:“乖乖听话,包妳没事~”“否则..就连妳先生我也一起杀掉!听到没?”福财虚张身声势、故做凶狠的低吼道:“我现在在跑路,躲到这里来,不在乎再多干掉几个人~听懂了没?”

淑惠满脸惊惧,她难以置信看着眼前这个一身污秽、赤裸的陌生男人,转瞬间她已回神过来,知道遇到什么事了,她强自镇静的说:“…懂!…你…要做…什么?”福财狞笑着说道:“嘿…嘿…做什么?乖乖听话就对了。”福财低身以亮晃晃山刀将躺卧的淑惠下身仅存的内裤从旁边割断、丢在一旁。

接着两手将淑惠,的大腿扳开,近距离的欣赏淑惠的私处、蜜洞。“…嗯~刚才太远看了,近看更漂亮啊~哈!”福财淫笑着,将手伸到阴部、手指拨开阴唇、丛毛说道。淑惠被吓的不敢有任何的反抗,随即福财将山刀放在旁边地上,更将手由下往上伸进T恤抓抚著淑惠真空的胸部。“…嗯…不要!…不…要…放过我…求你….”淑惠低声并反抗著。

虽然嘴里嚷着不要,但淑惠毕竟是个容易敏感的女人,在福财的略近出粗暴的爱抚手段下,蜜穴还是不听话的开始分泌出淫液,“嗯…….”“不要……求你…….”淑惠的哀求声已减低了不少。

福财手指不久已沾满了淑惠的淫液,他见状说道:“好!”迫不及待的想插进淑惠的阴道里,那知道,因刚才已自慰过、泄了两次,真要派上用场时,阳具虽有膨胀,却下垂软软的,怎么也插不进去淑惠那略紧的阴户,福财心有不甘,懊恼自己小弟弟的不争气,试了几次仍未能成功;龟头只能在阴唇丛毛前磨蹭著。

淑惠此时情欲已被挑起,欲念已渐要盖过恐惧的心,仰身张腿的姿势,心里面反倒有点希望福财的阳具能坚挺翘起的念头,插进自己春潮泛滥的窄洞内,理性的部份却暗骂自己的淫荡无耻…,竟会希望让人奸淫…‘嗯…~男人的肉棒啊…我…怎会..哎….’淑惠心中暗想着。

福财此时有点恼羞成怒,用右手的两三根手指深入代替抠弄淑惠的蜜穴,快速的进进出出,也带给淑惠一些的快感,淫汁分泌的更多了,淑惠竟被撩拨的不由自主开始用手抚弄自己的双乳,“…噢….啊….噢….”她娇喘低哼著。

福财惊喜的看着渐放浪发骚的淑惠,索性把她身上仅存的白色T恤脱掉,好方便看淑惠按摩她自己的那对完美、柔软高耸、浑圆白晰、玲珑剔透的乳球。“啊…啊….嗯….啊….噢…嗯…. ”

随着福财的手指代替肉棒快速的进进出出,经过3、、4分钟,淑惠忍不住的哼出声来:“噢……啊…噢….啊….”“啊…..啊…..啊….”“嗯….不…..喔….啊…..啊….”福财:“…噢……爽吧,骚货?”

“…嗯…..”淑惠浪叫着,“啊!….噢…噢噢…不行了….”从淑惠的蜜穴中喷出的阴精让福财的手掌感受到,整个右手腕微热、湿淋淋的…。

接着福财想要神智近半昏的淑惠帮他口交,将她拉坐起,软趴趴的阴茎凑到淑惠的樱唇前,命令式的说道:“舔它吸它!我让妳爽~妳也得让我爽!”“别动歪脑筋?!乖一点…把它吸出来妳就没事了?”“否则?哼哼…”淑惠闻到福财那话儿骚臭的味道 ,眉头微皱的犹豫着。

福财已无耐性似的站立姿抓着淑惠的头向前往他的阳具靠拢,淑惠终究还是张开嘴巴,顺从似的像服侍她先生一般,前后平行式的摆头,热烫的舌头也灵活的舔弄,不一会,只见福财的阳具被淑惠又舔又吸的愈来愈坚挺,福财也舒服的哼出声来:“哇靠!….噢….爽….。”福财低头看着下方的淑惠,头前后的进进出出,奶球也柔软的前后晃荡,忍不住略弯膝去摸她的乳球、奶头。淑惠尽管口里含着阳具,仍能轻哼著:“嗯…嗯…嗯…嗯… ”没抗拒的任他抚摸。“哇!妳妈的!…真会舔…爽!爽!…”福财兴奋的叫嚷着。

又持续了一会儿,福财突然将淑惠压制推倒,抓着盛怒勃起的阴茎,一口气对准了肥美的阴阜,叫道:“插!我要插!”淑惠大惊失色,“啊!…不….不要!….啊!啊!….”这次水到渠成,福财感到淑惠蜜洞的温度、湿滑、紧实的开始包覆住肉棒,扭腰向前、想深入再深入。淑惠面容痛苦,叫着:“噢….嗯… 噢…嗯….噢…噢…噢…啊..啊啊!”淑惠的双腿被福财转架在肩膀上,毫不设防的被长驱直入。“嗯…噢…噢…”淑惠开始有点转为享受的感觉了。

那知刚插入活动没两三下,残余的一点精液就不听话的喷射在淑惠温暖阴道内,福财又浮现懊恼的表情,咒骂道:“他妈的…不中用的东西!”一会儿,拔出渐变软的阴茎,淑惠慢慢起身看着福财,脑中竟是一片空白。

此时,远处传来熟悉的叫喊:“淑惠!淑惠!妳在那里?”“淑惠!”淑惠听到先生在喊叫找寻她。只见福财略惊慌的说:“我得走了!谢谢妳~”接着拿起了山刀,快速起身离开。淑惠沈吟了一下,看着草地上被割破的三角裤,拿起了旁边的T恤正要穿上。只见福财突然又转身回来,吓了她一跳。“哦`忘了跟妳说, 妳身材很棒!…”福财翘起大姆指比著赞许的手势,微笑着一溜烟的从草丛中消失了。

这件事始终隐忍藏在淑惠的心底,未向任何人提起;包括先生在内,成为深处的秘密~匆匆数月过去,转眼秋天已至,但今天的阳光耀眼、酷热;让人几乎以为还是夏天。先生一早就照常上班去,淑惠自己在家,穿着轻便粉红的PORO休闲衫、白色的迷你裙,自动自发的忙上忙下,勤奋的做着家事。

“啾~~~啾~~~~”鸟鸣的门铃声响起,‘咦?这时候会有谁来呢?’淑惠心想着。放下抹布,起身到楼下,开门走到庭院外;只见花园铁门外站着一位穿着公务制服提着工具箱的人员,相貌斯文的中年人,似因酷热汗流浃背而略显焦躁。“请问…有什么事吗?”淑惠微笑有礼的问道。“妳好!这是我的证件!”那人拿下胸前的证件,递向铁栅门内淑惠面前,淑惠稍看了一下,尚未及看清楚,他已公式般的收回。

“我是XX天然气公司的服务人员,今天是来府上做安全检查的。”那人点头微笑说明来意。“请问…方便进去检查吗?”他又接着问道。淑惠端详了他一下,答道:“嗯!…可以。”稍迟疑但仍打开铁栅门,说道:“请进!”那人看着善意的淑惠,点头称谢;随即在淑惠的引导,穿过私人花园;进入屋内。

屋内阴凉的多了,那人似感觉较轻松的吐了一口大气:“呼~今天好热喔~”淑惠应付的随口回道:“是啊~”他站在漂亮的客厅端详著四周,瞥见另一边厨房的位置;问道:“那里是厨房吧?”淑惠回答:“对!”那人慢慢走进厨房,打开箱子拿出工具开始对着瓦斯炉、管路…开始做起了检查。淑惠著则走近,礼貌性的站在一旁观看。

那人态度似认真的在厨房各处瓦斯管路交接处,都抹上些许的泡沫。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正常,但当检查至蹲著打开下方厨柜内连着瓦斯炉的管路时,却发现些许泡沫有变大现象。他说:“这里有点漏气,危险哦~”淑惠听到,忙走近蹲下去查看他所指的地方。“ㄟ~ 真的耶”淑惠看着交接出缓缓充气、频频膨胀破裂的泡沫,说道。“那怎么办?”淑惠焦急接着问道。

那人回答:“我先试着锁紧看看。”随及回身从工具箱中拿取板手、找寻相关工具。无意间瞥见关切陪同蹲下的淑惠,双腿一高一低姿并拢著,但迷你裙内却隐约露出一点内裤及雪白的美腿;心头不禁震了一下。‘水哦…白色的裙子、白色缕空的内裤…’工人想着。

淑惠私毫未察觉,没戒心的仍将视线放在柜内管路的渗漏处,那人边操作,边锁接头,一边借故跟淑惠问道:“贵府的瓦斯费帐单大概多少钱?”淑惠想了一下,犹疑的回答:“之前都七佰多,最近好像有比较多ㄟ,好像到一千五佰多块。”他看着裙裙底走光而不自知的淑惠,‘干!卯死啊~…美腿!…内裤上缘镂空处还可以看到一点黑黑的毛…穿的这么诱人…’心里有些部份已开始蠢蠢欲动。

“嗯!现在还有其他家人在吗?父母?先生呢 ?”他假意正经的问道。淑惠不疑有他,老实的答道:“没有!就我一个人在家。”他听了心中窃喜,但仍假意关心的说:“可是这个接头有点崩牙,锁不紧耶?”其实那个接头很正常,是他故意假装锁不紧的,想拖延一点时间。

 

“是吗?那怎么办?”淑惠问道。“我这里备品又刚好用完了!这样,妳们附近有没有水电材料行?我去买。”他问道。淑惠说:“附近没有ㄟ,我们这里大多是别墅住家;没什么店面的。”那人其实也知道附近没有,他已在这附近地区绕了几天,是明知故问,想博取淑惠的一点点信任。

“这样哦?那家里工具箱会有吗?还是有什么可以应用或代替的?”他又接着问道。

 

淑惠站起身来想了一下,“..嗯~楼上的储藏室不晓得会不会有?我老公蛮会收东西的..”工人蹲著仰望说话中的淑惠,淑惠美貌与曲线玲珑的身材;近距离的观看更让他怦然心动。

“…这样吧…我上去找看看。”淑惠说完,转身走出厨房,沿楼梯上二楼去。正所谓善恶仅在一念间,那人平日并无恶行,此刻恶念却已萌,这几天他在这附近借词检查瓦斯,行推销瓦斯防爆器、器材…等东西;并不顺利,接连碰了不少严厉的拒绝与闭门羹。天气热,心情也不好。‘难得有这种机会…嘿嘿….真是美女…干!…’他心想着。

 

他心意已决,起身轻巧的上了楼梯,随后到了二楼。此时淑惠正背对着他,专心在小储藏间、工具翻找著。一转头看到了他,但仍不以为意的继续找著。工人问道:“怎样?有吗?”淑惠边翻找,回答:“…好像…没有相同的耶。”工人看看二楼周围环境,装璜的素雅气派,干净主卧室就在里面;他瞥见工具箱中有包装用的宽面胶带,进身随手拿起。淑惠有点纳闷,疑惑的问道:“这…有用到吗?”工人回答:“有!”随即将胶带拉开,撕下一段。淑惠回头以美目望着他,冷不防突然被他以胶布封贴住嘴巴。

 

“哎…嗯….呜….呜….”淑惠惊叫着,却只能发出低沈的声音;随即双手也被强力的压制住后扳,被胶带一圈圈的迅速紧缠住手腕。“呜…呜…嗯…..”淑惠惊恐之余,奋力的挣扎反抗;然而力量悬殊,已无补于事。那人将双脚乱踢的淑惠搂抱进卧室,压制她在床上。

淑惠奋力用被绑住的双手打他,双脚更是乱踢、乱踹。“…好凶啊!哈!哈!”那人被踢中几脚,笑笑说道。但仍使出男人的蛮力,混乱中淑惠先是右脚被抓住,随及双脚都被制;被快速紧缠胶布稍分开綑住。“呜…呜….嗯….”淑惠用生气的眼神瞪他。工人笑说:“别那么生气嘛,合作点……。”边用身体压制淑惠,边脱著自己的裤子、衣服…不一会,已迳自脱的一丝不挂。

 

工人兴奋的看着淑惠的躯体,手缓慢伸进裙底贪婪的细细摸索著,淑惠的反抗、挣扎只是更加深他的快感、刺激。胡乱摸了一会儿“…干!好美!我从没干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迫不及待拉下淑惠的白色镂空内裤,将其脱到膝盖处。他看着淑惠裙内私处,一览无遗的丛草蜜穴美景;肉棒忍不住已鼓胀、翘的老高。

 

随即迫不及待的揉摸著淑惠的胸部,淑惠只觉得一阵昏眩,嘴巴被封,胸口紧张到快要不能呼吸;心中懊恼自己的大意引狼入室,但已经后悔莫及了。没多久,感觉工人的手已强制的伸进衣领、胸罩内贪婪、放肆的揉捏摸索著。

淑惠目光生气的瞪着工人,工人因此犹豫了一会,但仍迫不及待的由身后抱住了淑惠,一手也伸入抚摸淑惠滑嫩结实的大腿,与丰硕怒耸的香臀。淑惠全身发散出一种淡雅适意的风情。她娇艳的面庞,不待抹脂而自红;明亮的双眸也泛起一层朦胧的水光;眼波流转之际,直是荡人心弦,勾人魂魄。至于肌肤的弹性与柔嫩度,更由于爱液的不自主开始分泌、滋润,而更上层楼。

工人一触之下立即察觉,心中对于淑惠身体的爱恋,不禁更加无法割舍。此时由于工人一手搂腰,一手探入淑惠私处摸索,淑惠的身体自然踉跄前倾,被缚的双手也搭扶着床前一支横杆;如此她的身体形成下身挺直,腰部以上则向下弯曲的诱人姿态。工人欲火愈炽,他一伏身,竟钻入淑惠裙内,双手也顺着淑惠挺直柔滑的双腿,上下游移;美妙温暖的触感,使他不由自主的将嘴唇凑近淑惠丰腴的私处,激情的舔吮了起来。

工人简单的一阵抚弄亲吻,淑惠立即感受到异样的煽情滋味;这几日里虽与先生恩爱、夜夜春宵,但又怎及得上工人另类的粗暴的另类刺激?她心底几乎立即产生了交合的欲望,却仍装腔作式的极力反抗著,泊泊淫水本能丰沛的涌出,顷刻之间,整个下体连带大腿内侧,已是湿淋淋的一片。

工人掀起淑惠的短裙,光洁的玉腿,浑圆的丰臀,在灯光下更显得无比的嫩白柔滑。工人迫不及待的扶住粗长的阳具,一挺腰,便尽根插进了淑惠那春水泛滥、极度需要似的湿滑小穴。

淑惠此时只觉本空虚的狭窄关道,突地挤进根大肉棒,那种充实壅塞的感觉,真是天上少有,地下难求,直是酣爽畅快,其乐无比,嘴里竟也忍不住流泄出愉悦荡人的呻吟。工人见状轻轻撕掉淑惠封口的胶布.

工人一面抽插,一面探手抚弄淑惠丰满腻滑的乳房,触手之下,只觉沈甸甸、软棉棉、热乎乎、滑腻腻,爱不释手之下,不禁使力的揉捏;而淑惠情动之下,双手也不停的摇晃,浑然忘了反抗。片刻之后两人逐渐攀上高峰,工人只觉淑惠体内的热度不断的上升,吸吮力道也益发强劲,不由得加紧抽送,激情之下,真是恨不得将两个卵蛋,也一起塞入淑惠的穴中。

淑惠此时也是春情荡漾,骚痒难耐;她感觉自己就像大海中的小舟,翻腾在巨浪之中,虽已将近彼岸,却总差了那么一截,她情急之下,“嗯….嗯…噢…. 嗯….啊…啊…噢….啊….不要….我….啊..干死我了…啊…”不禁疯狂的扭动起那丰臀。工人在淑惠的强力晃动下,顿时遍体酥麻,全身精力瞬间齐聚下身阳具之上,蓄积了多天的精液,如怒涛排壑般的疾射而出,身体也起了阵阵的抽搐。

淑惠经他强劲一射,刹时亦有如大旱云霓般的舒美畅快,愉悦酥麻的感觉,由下体贯穿全身,所有的烦恼忧虑顷刻之间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剩下的只有无边无际的快感。

淑惠是一位28岁漂亮的新婚主妇,身高165cm,体重48kg,三围是34C/25/33,肤色白晰如雪,身材山峦起伏,悬崖峭壁、婀娜多姿美不胜收,加上标准的美人脸庞,优雅的谈吐气质学养,每与先生相偕同行时,经常会被路人、亲朋好友投以艳羡注目的眼光‘好一对匹配的才子佳人啊。’他们的心中往往发出由衷的赞叹。

先生在竹科的一家上市公司担任中阶主管,由于待遇优渥,因此淑惠婚后即辞去了原本在外商公司的秘书工作,优闲的过起了少奶奶的生活,平日里总是勤奋的打理着他们位于大溪郊区的三层半的独栋别墅、或听听音乐、整理庭院的花草树木、或看看电影光盘、做做运动、研究食谱做做先生爱吃的菜,生活过的好不惬意。

她跟先生的感情恩爱、如胶似漆,彼此并约定婚后三、四年暂不生小孩,要充份的享受两人世界,先生休假时喜欢开着四轮传动的休旅车,载着她劈荆斩棘、跨越江涧溪流,到人迹罕至的深山、林野里游乐休憩,时日一久,原本害怕冒险、个性娇弱的她,慢慢的也被薰陶感染而爱上了这种远离尘嚣、亲近大自然的这种活动。

今年的夏季,出奇的酷热难挡,长时间的热浪不雨造成各地的水库缺水,民生用水纷纷拉起警报,这个假日,淑惠例行的跟先生计划开着车要到北县乌来山区与宜兰县交接处,更里面的地方去寻幽览胜,她们的计划很周详,无论是通讯设备、民生物资、帐篷、炉火、锅碗瓢盆…准备的一应俱全。

车子沿途经过了许多巅颇山路、一些几乎无法通过的路况都被先生一一克服,车身也多了许多树枝的刮伤,强行的穿越5~6个钟头后,她们来到了深山中一个不知名风光明媚的世外桃源,尽管午后艳阳高照,但四周悦耳的虫鸣鸟叫,溪流瀑布潺潺,浓密的树林摇曳婆娑,令人为之心花怒放,暑气全消。

淑惠下车赞叹著这未曾见过的桃源胜景,先生随后将车停妥,欢叫嘻闹中迅速的将衣服全脱掉放在溪边,露出那一身魁梧健美的男儿体态,噗通的跃进清澈的溪流中。“哇!好多鱼哦~ ”他先生像孩子似的叫嚷着。“淑惠!妳也下来!水不深!好凉快哦~喔!…呀呼~爽啊!哈!”

淑惠看着赤裸裸的先生稍犹豫了一会,举目看看四周‘这里应该不会有别人来了。’她心想。于是她也脱下ㄒ恤、短裤,仅著粉红色蕾丝胸罩与内裤面带羞色,缓缓的想走向溪水中的先生。“喂!都脱掉啦!等下湿了还要花时间晾干耶?!放心!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啦~哈!哈!”她先生对淑惠喊著。

淑惠听到后,只好走回岸边,红著耳根,轻轻的反手解去胸罩,弯腰脱下内裤,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露出美丽的躯体,‘这还是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户外全身赤裸著…真难为情…’她边想边以手微遮掩著私处,仍不安的四处张望;走入清澈的溪流中。

他们夫妻随后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忘情嘻戏著,泼水玩闹中,在溪流的大石头间跳上跃下,时间一久,已完全忘却了警戒心,先生看着赤裸裸的淑惠,那弹跳间上下起伏、尖挺浑圆的乳球、淡褐色突起的乳晕奶头、曲线玲珑的细腰丰臀、那乌黑细毛杂乱充斥的私处…。

“哇!好美哦~淑惠!老公我忍不住了~。”他先生轻抓着淑惠,大声说著。接着就在溪流边的平坦的大石头上幕天席地、爱抚著淑惠来:“…噢!….嗯… 噢…No….嗯…”老公粗壮的阳具,毫不怜香惜玉无预警的猛烈插进淑惠的小蜜穴中。老公双手并施的玩着淑惠的乳房,腰臀间狠狠的前后摆动。淑惠眉头微皱、表情痛苦似哼著:“啊!….嗯….嗯…..啊…..嗯….嗯噢!……噢!…No….痛…会痛…老公…嗯….。”淑惠抗议老公的粗鲁行为.

激烈的抽插持续了数十分钟,淑惠私处流出的淫水四溢,流满了先生的整个鸡巴。先生边插边问道:“嗯…爽吗?淑惠…呼….”淑惠被干的娇喘连连,轻声回应:“…嗯…爽!…嗯…噢….噢….噢…”先生又说:“老公要不要插深一点?大力一点?”淑惠回道:“噢……好…插….嗯…”

老公问道:“…妳是淫荡的女人吧?”淑惠回道:“…噢….嗯…是…我是淫荡…的女..人。”老公抓玩着上下摆动的奶子,看着淑惠乌黑散乱的秀发、痛苦皱眉的美丽脸孔;又问:“…喜欢被干吧?”淑惠:“….喜…欢…”老公问道:“我要强奸妳!奸死妳?!”“干妳!插妳!”

淑惠回道:“噢!老公…干我!我..喜…欢…噢!…噢!….”老公说道:“我要找人来强奸妳!玩妳!”淑惠:“….嗯!…..”“老公…我喜欢你干我….。”老公:“不行!我要再找人来一起干妳!妳会更爽!”淑惠:“我…只喜欢…你…噢!…干我…嗯….噢…No….”

老公低头亲吻遮著淑惠的樱唇,淑惠也热烈的回应着,两舌交缠吸吮著。老公说道:“我一定要找人一起来强奸妳!玩妳的奶…干妳的洞…让妳爽死….”淑惠娇喘:“…嗯…噢…..噢….好…”

就这样激烈的性爱,随后又变换了几个姿势;约40多分钟,老公终于将浓稠的乳白精液射出,散布淑惠的脸上、唇舌间、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脯上。

淑惠慵懒的躺在感觉有点冰冷、有点硬的大石头上,心想:“我真爱死这种活动了…”

随后先生又跳下溪流中,边清洗阳具的残余的分泌物、边开始徒手抓起鱼来。“哇!这里的鱼又大又笨的~很好抓哦!”他高兴的嚷嚷着。淑惠听完也起身,缓缓步入清澈的溪水中,就地取材的边演出活色生香、美人入浴、边以捉狭、欣赏的表情看着先生捉鱼…。

先生动作迅速的走回车上取捞鱼的网秆、相关的器具,对着淑惠笑呵呵的说道:“看来今晚我们有鲜鱼大餐可以加菜了。”“咦?!前面有个小瀑布…那里水潭鱼可能更多…我过去看看?… ”未待回应,接着撇下独自洗浴的淑惠,快速的跳越在溪流上的石头上,转瞬间已消失在前方。

淑惠不以为意,低吟唱着歌,继续以双手清洗著自己姣好、美妙的躯体。 此刻下午三点多了,山间阳光转弱已照射不太进林荫间,因此赤身裸体的淑惠在水里泡了一阵子开始觉得有点冷,尤其在一阵清风吹拂过后。

于是她起身走向岸边原来放置衣服的地方,拿出车上的毛巾擦拭水滴放开,将一头湿淋淋的乌黑秀发摊开,披散在肩上,仅从中拣出了T恤跟内裤穿上,将胸罩及短裤放回车上,修长均匀的双腿、衣着曝露,胸前隔着白色T恤突起的两点、诱人的模样,此时相信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流下垂涎的口水,她边哼唱着歌,边开始熟练的架设锅具、营帐、并生起火来。

殊不知这一切情景,已被隐藏在溪旁茂密草丛中的一个男人尽瞧在眼里,他22岁,叫福财,中等身材,是乌来、山地乡的一个小混混,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今日凑巧为生活所逼,想到这附近的竹林里碰碰运气;挖一些野生的笋子来卖钱。那知骑机车刚到不久,就听见淑惠他们车子的引擎声,因为此处人烟罕至,好奇心吸引他悄悄的潜伏过来,孰知眼前所见令他大饱眼福。

早先淑惠脱的全身一丝不挂、跟先生在水中戏水时,福财则躲在草丛暗处,贪婪的看着淑惠那近乎完美的成熟女性肉体,那对微翘浑圆的乳球、曲线玲珑剔透、乌草丛生的阴户,修长诱人的丰臀美腿,洁白如玉的身躯毫无遮掩的让偷窥的福财一览无遗,当场让他忍不住脱下裤子,目光死盯着溪水中的淑惠,颤抖的自慰、套弄起来…。

及至后来淑惠跟先生在溪旁大石上的一场成人春宫秀,更是让刚刚才自慰、射精在草丛里的福财,看到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硬是忍不住又狂射了一次。

若不是碍于淑惠的先生在场,他早冲出去强奸、狂干淑惠这位裸体美女了。虽然如此,他仍虎视眈眈的躲在一旁窥伺,等待可乘之机。

现在淑惠的先生走到溪流的上游去抓鱼,仅留下毫无戒心、衣着清凉的淑惠一人,福财看着淑惠背影,阳具又不自觉的翘了起来。他再也忍不住见有机可乘,迳自脱光身上的衣物,抓取溪畔的一些湿泥污土,涂在脸上、身上,让人无法辨识出自己原来的长相,握著原本要砍竹笋的山刀,静悄悄的向淑惠掩至。

一切来的太突然,淑惠只知腰腹部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由后抱住,嘴巴被另一只手摀住,“啊!…”虽吓了一跳,但只想可能是她先生回来跟她作弄,因此起先没什么挣扎,想要回头骂他先生说别闹了,却感觉身不由己的被拦腰抱起,正快速的半抱半拖行往溪流的另一头的森林里。

当淑惠转惊觉情形似乎不对时,她已被拖远,抱离车子约4~500公尺左右的一处茂密草丛中,置身此荒郊野岭,即使身高超过200公分的成人站立其中,在这高耸的芒草、杂草交错丛中也无法被发现。“听着!不准叫!”福财亮着手中的山刀,神色狰狞的恐吓低声说道:“乖乖听话,包妳没事~”“否则..就连妳先生我也一起杀掉!听到没?”福财虚张身声势、故做凶狠的低吼道:“我现在在跑路,躲到这里来,不在乎再多干掉几个人~听懂了没?”

淑惠满脸惊惧,她难以置信看着眼前这个一身污秽、赤裸的陌生男人,转瞬间她已回神过来,知道遇到什么事了,她强自镇静的说:“…懂!…你…要做…什么?”福财狞笑着说道:“嘿…嘿…做什么?乖乖听话就对了。”福财低身以亮晃晃山刀将躺卧的淑惠下身仅存的内裤从旁边割断、丢在一旁。

接着两手将淑惠,的大腿扳开,近距离的欣赏淑惠的私处、蜜洞。“…嗯~刚才太远看了,近看更漂亮啊~哈!”福财淫笑着,将手伸到阴部、手指拨开阴唇、丛毛说道。淑惠被吓的不敢有任何的反抗,随即福财将山刀放在旁边地上,更将手由下往上伸进T恤抓抚著淑惠真空的胸部。“…嗯…不要!…不…要…放过我…求你….”淑惠低声并反抗著。

虽然嘴里嚷着不要,但淑惠毕竟是个容易敏感的女人,在福财的略近出粗暴的爱抚手段下,蜜穴还是不听话的开始分泌出淫液,“嗯…….”“不要……求你…….”淑惠的哀求声已减低了不少。

福财手指不久已沾满了淑惠的淫液,他见状说道:“好!”迫不及待的想插进淑惠的阴道里,那知道,因刚才已自慰过、泄了两次,真要派上用场时,阳具虽有膨胀,却下垂软软的,怎么也插不进去淑惠那略紧的阴户,福财心有不甘,懊恼自己小弟弟的不争气,试了几次仍未能成功;龟头只能在阴唇丛毛前磨蹭著。

淑惠此时情欲已被挑起,欲念已渐要盖过恐惧的心,仰身张腿的姿势,心里面反倒有点希望福财的阳具能坚挺翘起的念头,插进自己春潮泛滥的窄洞内,理性的部份却暗骂自己的淫荡无耻…,竟会希望让人奸淫…‘嗯…~男人的肉棒啊…我…怎会..哎….’淑惠心中暗想着。

福财此时有点恼羞成怒,用右手的两三根手指深入代替抠弄淑惠的蜜穴,快速的进进出出,也带给淑惠一些的快感,淫汁分泌的更多了,淑惠竟被撩拨的不由自主开始用手抚弄自己的双乳,“…噢….啊….噢….”她娇喘低哼著。

福财惊喜的看着渐放浪发骚的淑惠,索性把她身上仅存的白色T恤脱掉,好方便看淑惠按摩她自己的那对完美、柔软高耸、浑圆白晰、玲珑剔透的乳球。“啊…啊….嗯….啊….噢…嗯…. ”

随着福财的手指代替肉棒快速的进进出出,经过3、、4分钟,淑惠忍不住的哼出声来:“噢……啊…噢….啊….”“啊…..啊…..啊….”“嗯….不…..喔….啊…..啊….”福财:“…噢……爽吧,骚货?”

“…嗯…..”淑惠浪叫着,“啊!….噢…噢噢…不行了….”从淑惠的蜜穴中喷出的阴精让福财的手掌感受到,整个右手腕微热、湿淋淋的…。

接着福财想要神智近半昏的淑惠帮他口交,将她拉坐起,软趴趴的阴茎凑到淑惠的樱唇前,命令式的说道:“舔它吸它!我让妳爽~妳也得让我爽!”“别动歪脑筋?!乖一点…把它吸出来妳就没事了?”“否则?哼哼…”淑惠闻到福财那话儿骚臭的味道 ,眉头微皱的犹豫着。

福财已无耐性似的站立姿抓着淑惠的头向前往他的阳具靠拢,淑惠终究还是张开嘴巴,顺从似的像服侍她先生一般,前后平行式的摆头,热烫的舌头也灵活的舔弄,不一会,只见福财的阳具被淑惠又舔又吸的愈来愈坚挺,福财也舒服的哼出声来:“哇靠!….噢….爽….。”福财低头看着下方的淑惠,头前后的进进出出,奶球也柔软的前后晃荡,忍不住略弯膝去摸她的乳球、奶头。淑惠尽管口里含着阳具,仍能轻哼著:“嗯…嗯…嗯…嗯… ”没抗拒的任他抚摸。“哇!妳妈的!…真会舔…爽!爽!…”福财兴奋的叫嚷着。

又持续了一会儿,福财突然将淑惠压制推倒,抓着盛怒勃起的阴茎,一口气对准了肥美的阴阜,叫道:“插!我要插!”淑惠大惊失色,“啊!…不….不要!….啊!啊!….”这次水到渠成,福财感到淑惠蜜洞的温度、湿滑、紧实的开始包覆住肉棒,扭腰向前、想深入再深入。淑惠面容痛苦,叫着:“噢….嗯… 噢…嗯….噢…噢…噢…啊..啊啊!”淑惠的双腿被福财转架在肩膀上,毫不设防的被长驱直入。“嗯…噢…噢…”淑惠开始有点转为享受的感觉了。

那知刚插入活动没两三下,残余的一点精液就不听话的喷射在淑惠温暖阴道内,福财又浮现懊恼的表情,咒骂道:“他妈的…不中用的东西!”一会儿,拔出渐变软的阴茎,淑惠慢慢起身看着福财,脑中竟是一片空白。

此时,远处传来熟悉的叫喊:“淑惠!淑惠!妳在那里?”“淑惠!”淑惠听到先生在喊叫找寻她。只见福财略惊慌的说:“我得走了!谢谢妳~”接着拿起了山刀,快速起身离开。淑惠沈吟了一下,看着草地上被割破的三角裤,拿起了旁边的T恤正要穿上。只见福财突然又转身回来,吓了她一跳。“哦`忘了跟妳说, 妳身材很棒!…”福财翘起大姆指比著赞许的手势,微笑着一溜烟的从草丛中消失了。

这件事始终隐忍藏在淑惠的心底,未向任何人提起;包括先生在内,成为深处的秘密~匆匆数月过去,转眼秋天已至,但今天的阳光耀眼、酷热;让人几乎以为还是夏天。先生一早就照常上班去,淑惠自己在家,穿着轻便粉红的PORO休闲衫、白色的迷你裙,自动自发的忙上忙下,勤奋的做着家事。

“啾~~~啾~~~~”鸟鸣的门铃声响起,‘咦?这时候会有谁来呢?’淑惠心想着。放下抹布,起身到楼下,开门走到庭院外;只见花园铁门外站着一位穿着公务制服提着工具箱的人员,相貌斯文的中年人,似因酷热汗流浃背而略显焦躁。“请问…有什么事吗?”淑惠微笑有礼的问道。“妳好!这是我的证件!”那人拿下胸前的证件,递向铁栅门内淑惠面前,淑惠稍看了一下,尚未及看清楚,他已公式般的收回。

“我是XX天然气公司的服务人员,今天是来府上做安全检查的。”那人点头微笑说明来意。“请问…方便进去检查吗?”他又接着问道。淑惠端详了他一下,答道:“嗯!…可以。”稍迟疑但仍打开铁栅门,说道:“请进!”那人看着善意的淑惠,点头称谢;随即在淑惠的引导,穿过私人花园;进入屋内。

屋内阴凉的多了,那人似感觉较轻松的吐了一口大气:“呼~今天好热喔~”淑惠应付的随口回道:“是啊~”他站在漂亮的客厅端详著四周,瞥见另一边厨房的位置;问道:“那里是厨房吧?”淑惠回答:“对!”那人慢慢走进厨房,打开箱子拿出工具开始对着瓦斯炉、管路…开始做起了检查。淑惠著则走近,礼貌性的站在一旁观看。

那人态度似认真的在厨房各处瓦斯管路交接处,都抹上些许的泡沫。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正常,但当检查至蹲著打开下方厨柜内连着瓦斯炉的管路时,却发现些许泡沫有变大现象。他说:“这里有点漏气,危险哦~”淑惠听到,忙走近蹲下去查看他所指的地方。“ㄟ~ 真的耶”淑惠看着交接出缓缓充气、频频膨胀破裂的泡沫,说道。“那怎么办?”淑惠焦急接着问道。

那人回答:“我先试着锁紧看看。”随及回身从工具箱中拿取板手、找寻相关工具。无意间瞥见关切陪同蹲下的淑惠,双腿一高一低姿并拢著,但迷你裙内却隐约露出一点内裤及雪白的美腿;心头不禁震了一下。‘水哦…白色的裙子、白色缕空的内裤…’工人想着。

淑惠私毫未察觉,没戒心的仍将视线放在柜内管路的渗漏处,那人边操作,边锁接头,一边借故跟淑惠问道:“贵府的瓦斯费帐单大概多少钱?”淑惠想了一下,犹疑的回答:“之前都七佰多,最近好像有比较多ㄟ,好像到一千五佰多块。”他看着裙裙底走光而不自知的淑惠,‘干!卯死啊~…美腿!…内裤上缘镂空处还可以看到一点黑黑的毛…穿的这么诱人…’心里有些部份已开始蠢蠢欲动。

“嗯!现在还有其他家人在吗?父母?先生呢 ?”他假意正经的问道。淑惠不疑有他,老实的答道:“没有!就我一个人在家。”他听了心中窃喜,但仍假意关心的说:“可是这个接头有点崩牙,锁不紧耶?”其实那个接头很正常,是他故意假装锁不紧的,想拖延一点时间。

 

“是吗?那怎么办?”淑惠问道。“我这里备品又刚好用完了!这样,妳们附近有没有水电材料行?我去买。”他问道。淑惠说:“附近没有ㄟ,我们这里大多是别墅住家;没什么店面的。”那人其实也知道附近没有,他已在这附近地区绕了几天,是明知故问,想博取淑惠的一点点信任。

“这样哦?那家里工具箱会有吗?还是有什么可以应用或代替的?”他又接着问道。

 

淑惠站起身来想了一下,“..嗯~楼上的储藏室不晓得会不会有?我老公蛮会收东西的..”工人蹲著仰望说话中的淑惠,淑惠美貌与曲线玲珑的身材;近距离的观看更让他怦然心动。

“…这样吧…我上去找看看。”淑惠说完,转身走出厨房,沿楼梯上二楼去。正所谓善恶仅在一念间,那人平日并无恶行,此刻恶念却已萌,这几天他在这附近借词检查瓦斯,行推销瓦斯防爆器、器材…等东西;并不顺利,接连碰了不少严厉的拒绝与闭门羹。天气热,心情也不好。‘难得有这种机会…嘿嘿….真是美女…干!…’他心想着。

 

他心意已决,起身轻巧的上了楼梯,随后到了二楼。此时淑惠正背对着他,专心在小储藏间、工具翻找著。一转头看到了他,但仍不以为意的继续找著。工人问道:“怎样?有吗?”淑惠边翻找,回答:“…好像…没有相同的耶。”工人看看二楼周围环境,装璜的素雅气派,干净主卧室就在里面;他瞥见工具箱中有包装用的宽面胶带,进身随手拿起。淑惠有点纳闷,疑惑的问道:“这…有用到吗?”工人回答:“有!”随即将胶带拉开,撕下一段。淑惠回头以美目望着他,冷不防突然被他以胶布封贴住嘴巴。

 

“哎…嗯….呜….呜….”淑惠惊叫着,却只能发出低沈的声音;随即双手也被强力的压制住后扳,被胶带一圈圈的迅速紧缠住手腕。“呜…呜…嗯…..”淑惠惊恐之余,奋力的挣扎反抗;然而力量悬殊,已无补于事。那人将双脚乱踢的淑惠搂抱进卧室,压制她在床上。

淑惠奋力用被绑住的双手打他,双脚更是乱踢、乱踹。“…好凶啊!哈!哈!”那人被踢中几脚,笑笑说道。但仍使出男人的蛮力,混乱中淑惠先是右脚被抓住,随及双脚都被制;被快速紧缠胶布稍分开綑住。“呜…呜….嗯….”淑惠用生气的眼神瞪他。工人笑说:“别那么生气嘛,合作点……。”边用身体压制淑惠,边脱著自己的裤子、衣服…不一会,已迳自脱的一丝不挂。

 

工人兴奋的看着淑惠的躯体,手缓慢伸进裙底贪婪的细细摸索著,淑惠的反抗、挣扎只是更加深他的快感、刺激。胡乱摸了一会儿“…干!好美!我从没干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迫不及待拉下淑惠的白色镂空内裤,将其脱到膝盖处。他看着淑惠裙内私处,一览无遗的丛草蜜穴美景;肉棒忍不住已鼓胀、翘的老高。

 

随即迫不及待的揉摸著淑惠的胸部,淑惠只觉得一阵昏眩,嘴巴被封,胸口紧张到快要不能呼吸;心中懊恼自己的大意引狼入室,但已经后悔莫及了。没多久,感觉工人的手已强制的伸进衣领、胸罩内贪婪、放肆的揉捏摸索著。

淑惠目光生气的瞪着工人,工人因此犹豫了一会,但仍迫不及待的由身后抱住了淑惠,一手也伸入抚摸淑惠滑嫩结实的大腿,与丰硕怒耸的香臀。淑惠全身发散出一种淡雅适意的风情。她娇艳的面庞,不待抹脂而自红;明亮的双眸也泛起一层朦胧的水光;眼波流转之际,直是荡人心弦,勾人魂魄。至于肌肤的弹性与柔嫩度,更由于爱液的不自主开始分泌、滋润,而更上层楼。

工人一触之下立即察觉,心中对于淑惠身体的爱恋,不禁更加无法割舍。此时由于工人一手搂腰,一手探入淑惠私处摸索,淑惠的身体自然踉跄前倾,被缚的双手也搭扶着床前一支横杆;如此她的身体形成下身挺直,腰部以上则向下弯曲的诱人姿态。工人欲火愈炽,他一伏身,竟钻入淑惠裙内,双手也顺着淑惠挺直柔滑的双腿,上下游移;美妙温暖的触感,使他不由自主的将嘴唇凑近淑惠丰腴的私处,激情的舔吮了起来。

工人简单的一阵抚弄亲吻,淑惠立即感受到异样的煽情滋味;这几日里虽与先生恩爱、夜夜春宵,但又怎及得上工人另类的粗暴的另类刺激?她心底几乎立即产生了交合的欲望,却仍装腔作式的极力反抗著,泊泊淫水本能丰沛的涌出,顷刻之间,整个下体连带大腿内侧,已是湿淋淋的一片。

工人掀起淑惠的短裙,光洁的玉腿,浑圆的丰臀,在灯光下更显得无比的嫩白柔滑。工人迫不及待的扶住粗长的阳具,一挺腰,便尽根插进了淑惠那春水泛滥、极度需要似的湿滑小穴。

淑惠此时只觉本空虚的狭窄关道,突地挤进根大肉棒,那种充实壅塞的感觉,真是天上少有,地下难求,直是酣爽畅快,其乐无比,嘴里竟也忍不住流泄出愉悦荡人的呻吟。工人见状轻轻撕掉淑惠封口的胶布.

工人一面抽插,一面探手抚弄淑惠丰满腻滑的乳房,触手之下,只觉沈甸甸、软棉棉、热乎乎、滑腻腻,爱不释手之下,不禁使力的揉捏;而淑惠情动之下,双手也不停的摇晃,浑然忘了反抗。片刻之后两人逐渐攀上高峰,工人只觉淑惠体内的热度不断的上升,吸吮力道也益发强劲,不由得加紧抽送,激情之下,真是恨不得将两个卵蛋,也一起塞入淑惠的穴中。

淑惠此时也是春情荡漾,骚痒难耐;她感觉自己就像大海中的小舟,翻腾在巨浪之中,虽已将近彼岸,却总差了那么一截,她情急之下,“嗯….嗯…噢…. 嗯….啊…啊…噢….啊….不要….我….啊..干死我了…啊…”不禁疯狂的扭动起那丰臀。工人在淑惠的强力晃动下,顿时遍体酥麻,全身精力瞬间齐聚下身阳具之上,蓄积了多天的精液,如怒涛排壑般的疾射而出,身体也起了阵阵的抽搐。

淑惠经他强劲一射,刹时亦有如大旱云霓般的舒美畅快,愉悦酥麻的感觉,由下体贯穿全身,所有的烦恼忧虑顷刻之间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剩下的只有无边无际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