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变态的家族乱伦

 一阵闹钟的声音惊醒了子彬,子彬睁开眼睛,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子彬大声叫了起来:“妈妈!奶奶!” 妈妈和奶奶的声音几乎同时在外面回应道:“来了,宝贝儿!” 紧接着,房门一开,一个四十七、八岁的中年女人和一个六十八、九岁的老女人,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年轻一点的自然是子彬的妈妈,后面的则是子彬的奶奶。 两人均是一丝不挂,这是半年前子彬把她们训练成性奴隶之后,对她们的要求,在家里是绝对不许穿衣服的。 妈妈看上去不算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属于那种很耐看的人,她有一双勾人魂魄的眼睛,左侧的嘴角上有一个米粒大的美人痣。她的皮肤是一种奶白色,胸前的双乳又大又圆,虽然有些下垂,但不失丰满坚挺,两粒乳头对于她这个生育过的女人来说小了些,只有黄豆粒大小,不过她的乳晕却很大。 毕竟已经是快五十岁的人了,她的肚子已经开始发福,尤其是小腹向前凸起,她的肚脐眼儿又大又深,胯下的屄毛不浓不淡,形成很规则的三角形,在毛丛中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正是这地方是子彬的最爱,因为在子彬玩过的女人当中,从没有这样的,那就是妈妈有一个非常突出的阴蒂,在它没有勃起时,就差不多有三厘米左右,一旦勃起充血就会涨到约五厘米,乍一看上去,就像妈妈长了一只小鸡巴似的。 妈妈曾跟子彬说,她进入青春期后,就从来没有穿过裤子,更没有穿过内裤,而是无论春夏秋冬都是清一色的裙子,只不过冬天的时候穿长的毛裙,并且穿上吊带似的长袜子,原因自然是因为穿紧身的衣裤会磨擦她的阴蒂,有时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会兴奋,又无法发泄,自然是难受万分。 子彬的奶奶有一张满月似的脸庞,是一个十分富态的老太太。她的奶子更是大,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巨无霸,两粒奶头犹如两粒紫色的大枣,一走动起来,犹如胸前挂著两只大面袋子,肚子差不多有妈妈的两个大。她的阴部本来还有一点稀疏的屄毛,但子彬让她刮掉了,这样她看上去阴部光秃秃的,更显得她的屄又肥又厚,而且不知为什么,尽管她育有多子女,而且从十几岁就让男人操,居然她的阴唇还是很鲜嫩的那种粉红色。 两人一左一右地分站在子彬的两边,双双伏下身子亲了子彬左右脸颊一下。 奶奶张口道:“宝贝,昨天玩得那么晚,早上应该再多睡一会儿。我刚才吩咐吴妈晚一点儿准备早餐的。” 而妈妈则伏下身子,抓住子彬露在被子外面的早已坚挺的大鸡巴,低头啜了起来。 子彬家算不上一个大家族,因为从子彬爷爷那辈起就一直是单传,男丁不旺,只是在子彬爸爸那辈有一个姐姐,也就是子彬的大姑妈,早已移居国外,差不多有七、八年没有回来过了,只是还经常通信。爷爷早已过世,爸爸也在一年前因车祸身亡,但留下一大笔财产,因为子彬家应该说是世代经商,在这方圆几百里的小地方,虽算不上什么巨富,也是衣食无忧,子彬在爸爸去世后就接管了他的贸易公司和一大片土地,公司的业务虽然不是很多,但每年也有几十万的进帐,再加上土地租金和其他的农田收入,每年也有几十万,因此,子彬乐得逍遥自在。 家里除了妈妈和奶奶外,还有一个吴妈是管家里人的饮食起居的,今年也已经是五十六岁了,她曾是爸爸的性奴,爸爸不在了,自然也就成了子彬的。还有一个王妈,岁数跟妈妈差不多,也是四十七、八岁,她负责料理家中的大小事务。 当然她也是爸爸经常玩的女人。这两个女人都早已结婚,而她们丈夫也是在子彬家里工作的,王妈的丈夫在公司里帮子彬开开车,打打杂,而吴妈的丈夫则在家里管理庭院,弄弄花草什么的。自然他们的头上都带着一顶碧绿的帽子,而且是戴得心甘情愿。也是凑巧,王妈的丈夫因为姓王,所以大家都叫他王八,而吴妈的丈夫姓吴,所以大家就叫他乌龟,他们的本名反而不被人所知。 除了她们之外,家里还有一个人,就是今年已经六十八岁的刘婆婆,她在子彬们家已经整整呆了五十年了,因为她是子彬奶奶的贴身丫头,十八岁就跟子彬奶奶陪嫁到子彬家,她是独身,不过据奶奶说,她到子彬家的第二天就被子彬爷爷上了,事实上,奶奶和她处得就像是亲姐妹似的,子彬的一个特别兴趣就是看着这两个年近七十的老淫妇在一起玩69式口交。她们已经这样玩了几十年了,经验丰富,功力深厚,她们能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屁眼儿里,绝对是深入,子彬亲眼看着她们把对方屁眼儿里的屎,用舌头舔出来。 妈妈努力地啜著子彬的鸡巴,温热的的手还在子彬的睾丸上轻轻地揉着,子彬不得不承认妈妈的口技非常的棒,她舔、啜、舐、吞、磨,样样都来得非常灵巧刺激。再加上奶奶在一旁冲著子彬叉开两腿不住地用手抠著自己的阴道,口中还不停地说著淫言浪语。 “大鸡巴孙子…………你妈妈舔你的鸡巴舒服不舒服?乖媳妇儿…………再深点裹裹大鸡巴孙子的大鸡巴…………怎么样…………吃你自己儿子的鸡巴是不是特别过瘾?啊啊…………奶奶的老臭屄好鸡巴痒呀……啊…………大鸡巴孙子…………快点抠抠奶奶的大骚屄…………啊啊!” 子彬把手伸过去摸了摸她的老屄,示意她把腿再张大一些,奶奶果然听话地把一条腿支在床上,自己用手扒开了两片黑色的小阴唇,她的老屄非常松,屄口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圆洞了,子彬毫不犹豫地把手整个儿就塞了进去,而且毫不费力,子彬注意到她的老脸涨得通红,但露出了很舒服的样子。子彬的指尖捏到了她的子宫口,奶奶终于大叫起来。 这时,妈妈已经停止啜子彬的鸡巴,而是翻身上床骑在子彬的身上,向上坐着把子彬的鸡巴倒戳进她的阴道里,上下套动起来。 就在这时,门一开,一个五十多岁的裸妇走了进来。这是一个很瘦小的老太太,乳房不大,浑身的皮肤已经布满了细小的皱纹,梳着一头短发,看上去很精神。她的阴毛很厚,不过已经有些花白了。她就是吴妈。 吴妈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由得笑了起来。对这种情形她是再熟悉不过了,只是这几天少爷没有操她,看到这种情形,不由得老屄搔痒,两只黑色的乳头也不觉竖了起来。 妈妈一边上下套动着儿子的鸡巴,一边冲吴妈道:“有什么事?吴妈?” 吴妈用手在自己的老屄上揉着,回道:“夫人,老婢来问一下,可以吃饭了吗?” “好,你先过来抠抠我的屁眼儿,等少爷操完我就去吃饭。” 吴妈高兴地过来,弯腰站在妈妈的身后,先在嘴里把手指头啜湿,然后一手扒开妈妈的屁股沟,一手食中二指并拢往妈妈的屁眼儿里插进去。 这时奶奶已经坐在了子彬的脸上,一张湿乎乎的老屄正对着子彬的嘴巴,子彬的脸上已经淌满了她的淫水,子彬伸出舌头舔着她的屄,下面的鸡巴被妈妈套得好舒服。 子彬大叫:“操你妈的,你们这些老屄,本少爷要操死你们!” 妈妈回应道:“操吧,大鸡巴儿子,操死妈妈吧,把你奶奶的老屄咬下来,来,操吧,妈妈的大臭屄永远是大鸡巴儿子的。” 奶奶也披散著一头白发,一个肥大的大屁股拚命地晃动着,咧著缺牙的瘪嘴不断地说著淫言浪语。 吴妈一丝不敢大意地抠弄著妈妈的屁眼儿,一只手也在自己的胯下掏著,时不时地摸索一下子彬的卵蛋,在这三个老淫妇的共同淫乱下,子彬终于到达了高潮,当子彬的精液喷泉似的向上喷射的时候,奶奶、妈妈和吴妈三个老淫屄的头都快要挤破了,争抢著吞吃着子彬的精液。那瞬间,子彬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公司来了电话,说有一个文件需要子彬签字,子彬吩咐王妈的丈夫开车过来接子彬。这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他自然知道子彬和他老婆的事,因为,早在子彬爸爸在的时候,他就把老婆无偿提供给子彬爸爸,除了子彬付给他的工资让他心甘情愿的原因外,他自己虽然老实,但却不是个窝囊废,事实上,他也是个沟女好手,算得上是性中好友吧。因为他也经常操子彬的妈妈和奶奶。他经常对他的老婆说少爷能够操你,是咱们的福气。每到子彬要操他老婆的时候,他总是主动担任性奴的角色。 子彬穿好衣服来到门前,妈妈光着屁股在子彬的后面跟着,子彬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道:“跟着我干什么?回去把你的骚屄洗干净,等我回来操你!” 妈妈垂头应道:“是!妈妈一定洗干净让大鸡巴儿子操!” 子彬看了她一眼,抬手就抽了她一记耳光,骂道:“贱货!” 妈妈的脸上现出了红红的指印,尤自面带笑容低声道:“是,妈妈是贱货! 是大鸡巴儿子的贱货!“ 这时,王妈走了过来,她也是一丝不挂,除了小肚子已经鼓起来外,她的身材在子彬家的这些老女人中算是最好的。她有一个十分突出的地方,就是她的乳晕非常大,差不多有一半的乳房大了,尤其是在她的乳房的上半部各纹著一个字,十分醒目,是红色的“贱屄”两个字。这是子彬前两天刚刚给她纹上去的,子彬准备这几天把其他老妇的身上也纹上字。子彬已经想好了,在妈妈的骚屄两侧的大腿根处纹上“欠操”两个字,在奶奶的大屁股纹上“老屄”,而在吴妈的肚皮上纹上“骚屄”两个字,至于68岁的刘婆婆,子彬要在她的小肚子上纹上“臭屄” 两个字。 王妈两手放在大腿两侧,躬身道:“少爷,我家王八已经把车停在门口了。” 子彬点了一下头,看着她,突然心念一动,道:“王妈,你跟着一道去吧!” 王妈的脸上现出惊喜的表情,立即道:“是!老婢立刻去穿衣服。” 子彬说:“不用了。” 子彬给她们规定在家里不许穿衣服,出门可以穿,但子彬突然有了一个念头,就让她这样去,反正不用她下车,而坐在车里,外面是看不到的。 王妈果然兴奋起来,想到可以和少爷一起出去,又不用穿衣服,一定是少爷又想操她了,她想到这儿,脸上竟然浮起了一片红云。 子彬钻进汽车内,坐在王八驾驶座的后面,王妈识趣地把屁股转到子彬这边,左腿搭在后座靠背上,右腿耸拉在座位下,整个身子躺在后座上,这样一来,子彬就可以很舒服地摸到她的屄。王八看见媳妇这个姿势就上来了,面色有些通红。 “少爷,她…………?” “怎么样?你不愿意你老婆跟我们一起去吗?” “当然愿意,少爷!俺老婆就是让少爷玩的,只不过…………” “王八,少爷让我去,我很高兴呢!你不也是喜欢让少爷操我吗?” “是喜欢,少爷操你,就是俺的荣幸,只不过…………” “你倒底想说什么?”子彬有些生气。 “啊,对不起,少爷,俺今天本来有一个礼物要送给少爷玩的。带她俺怕你没有时间。” “哈,还有礼物送给我?说说是什么?” “是这样,少爷,俺把老娘从老家接回来了,俺想………………” “啊,真的啊!太好了,我听你跟我说过你老娘,你想把你老娘送给我?” “是,少爷,俺前天把老娘接来的,暂时把她安置在我一个朋友那里,本来想…………” “想什么?今天就接回来,这里又不是没有她住的地方。你娘多大岁数了?” “少爷,俺娘今年七十六了,长年劳作,身体非常好,耳不聋眼不花,俺跟她说了少爷的事,她很高兴呢。只是担心少爷看不上她是一个乡下老太婆。” “不,没关系,我喜欢,王八,你干得好!记着提醒我给你加工钱。快开车,办完事,就去接你娘。” 王妈躺在那儿,也是兴奋得淫水四溢,一手揉着自己的阴蒂,一手搓著乳房,媚眼迷离地看着丈夫道:“王八老公,你怎么没跟我说娘的事?我已经十多年没有看见过她了。我还记得她跟村子后山那个庙里的老和尚操屄的情形。” “那老和尚早就死了,这两年她一直住在那个庙里,你还记得当年那两个小沙弥吗?娘一直和他俩在一起。” “啊,我想起来了,其中一个小沙弥长著一根弯曲的鸡巴,好玩极了!咦,王八,你怎么想起把娘接来让少爷操呢?” “少爷对俺这么好,不但管吃管住,还给俺这么高的工钱,还让俺在公司做事。俺没有什么能报答少爷的,难得少爷有这个嗜好,喜欢玩老女人,俺自然就要这么做了。其实早就这么想了,只是前几年一直说服不了老娘,她不愿意离开故土,上个月才做通的。俺就急忙把她接来了。” 到公司办完事,就一直驱车去王八的朋友家里,准备把她老娘接了过来。 到了地方,王妈留在车里,子彬和王八上了楼,在四楼的一个门前,王八按了按门铃,过了一会儿,里面有人答话,门一开,迎面见到的竟然是一个五十上下的妇人,只见这女人头发还散乱著,面色潮红,衣裳不整,好像刚刚做过什么激烈活动似。子彬注意到她的双乳很大,而且差不多有一半要掉在外面,体形已经有些雍肿,不过看得出她年轻时一定很漂亮。 看见王八,妇人笑了一笑,道:“哟,王八来了。这位是?” 王八连忙介绍道:“碧姐,这位就是我的老板,我家少爷。” “哟,真是年轻有为呀!今天真是贵客临门,老妇真是太激动了。快快,请进请进!在这方园几百里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么尊贵的的人能光监老婆子的寒舍,真是真是…………”她有些激动,不知说什么好了,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衣服,一边往客厅里让。 子彬点点头,道:“你好,碧姨!” “啊,这可不敢当!叫我碧姐好了。老头子,快点出来,看看谁到咱家来了!” 子彬和王八刚坐定,从里屋慌忙地跑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一看就是刚刚穿好衣服,气还喘不均呢。子彬和王八对看了一眼,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子彬心里有些不痛快,王八的老娘还没到子彬手里,就让他们给上了,妈的! 王八显然看出了子彬的心思,站起来,对碧姨两口子说照顾好子彬,就走近里屋去了。 子彬坐在那儿,看着在子彬面前站着的这老两口,一副紧张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碧姨的丈夫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子彬注意到他的裤子拉链还没有拉好。 “少…………少爷,您喝点什么?” “就倒杯白水给我吧。”子彬想他们家也不见得有什么好酒好茶。 “好好,少……少爷,我这就给您拿来。”碧姨说完,转身走开,临走前偷偷捏了一把老头子。 老头子虽然会意但因为紧张,一张脸涨得通红,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味的傻笑。子彬也不知跟他说什么,好在这时王八出来了,算是解了围。 在他身后,子彬看见了一位确有七十多岁的老太婆,一头白发在脑后盘了一个馒头大的发髻,一张圆脸上透著长年在田间劳作的痕迹,额头和眼角的皱纹很深,嘴巴瘪著,可能是没有了牙的缘故。身上穿着一件对襟的蓝色布衫,两只大奶子已经耷拉在肚皮上了,下身是一条深色长裤,裤角却是扎起来的,下面是一对三寸金莲,一看见这双脚,子彬就不由得兴奋起来。子彬家里虽然有奶奶,刘婆婆这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婆,她们小时候虽然也是生活在民国时期,但那时在县城里已经废除了裹脚的习惯,奶奶和刘婆婆只裹了几天就松开了,脚形根本没有变。而这位王八的娘,生活在农村,又比奶奶和刘婆婆的年纪大,至今还裹着脚,像子彬这个年纪,很少有机会看见真正的女人裹脚。一想到这个裹脚的老太婆即将成为子彬的胯下之物,子彬就兴奋起来。 在老太婆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妇人,长得丰满漂亮,性感迷人,却不知是那一位。经介绍才知是碧姨的女儿,原来子彬的担心是错的,在屋子里和碧姨的丈夫性交的不是王八的老娘,而是他们的女儿,这位玲姐。 “少爷,这就是俺娘,娘,这位是俺家少爷。” “少爷!” “唔!很好!王八,你娘果然长得很风骚,真看不出,七十多岁了,而且长年在乡下做农活,身材皮肤还不错。瞧她的脸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又黑又皱,尤其是那双小脚,真是让我高兴。” “谢谢少爷!” “少爷,俺娘的身子也很滑,皮肤虽然不像城里人那么白,但并不粗糙。娘,您脱了衣服让少爷看看。” 老太婆的脸“腾”的红了起来,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碧姨已经端了白水过来,听到这句话,就劝老太婆道:“大娘,大家都知道少爷今天来干什么,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就脱了吧。”碧姨这两天遵照王八的意思,已经给她洗了好几遍澡了,浑身上下弄了个干干净净,就等著子彬来了。 说著就上前帮着解她的衣扣。一直在一旁紧盯着子彬看的玲姐,此时悄悄地坐在子彬的身边,故意把硕大的奶子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一只小手悄悄地放在子彬的大腿上抚摸著。子彬回头看了看她,伸手在她的脸上刮了一下,玲姐兴奋得快要哭出来了。 这时,碧姨已经把王八娘的上衣解开脱下,并扯掉了里面的肚兜,老太婆的皮肤果然不是很粗糙,不白可也不是太黑,可能是长年劳动,她的皮肤并不十分松弛,看上去比奶奶和刘婆婆的皮肤还要紧。她的奶子就像两只大吊瓜,并不是巨大,但非常长,已经过了肚脐眼儿了。奶头也是粗长的酱紫色。等到裤子完全脱下来,只见她的突起的小肚子下面,屄毛茂盛,油黑发亮,这和她的一头白发相映成趣。 玲姐突然把手放在子彬的胯下,伏在他耳边道:“少爷,你的大鸡巴硬了!” 一边说,一边就解开了子彬的裤子,“扑楞”一下,子彬的大鸡巴就跳了出来。 玲姐两眼放光,不由得大叫了一声。吓了全屋里的人一跳。一齐回头看来。 “噢,天呀!好大的鸡巴!”碧姨也惊呼起来。 王八娘本来还有些迟疑,一看到这根大鸡巴,立刻浑然忘我,两条老腿都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啊,我本来认为我爸爸的鸡巴就够大了,比那些天天操我的男人包括我丈夫都大,没想到少爷的鸡巴这么大,真是我生平未见的。妈妈,快来,看看少爷的鸡巴。” “啊,我看见了,让这么样的大鸡巴操屄,就算被操死了也是心甘情愿。” “对呀!对呀!我爱死它了。” 子彬现在没心情跟她们母女玩,他招呼老太婆过来。王八把他娘拉过来,站在少爷面前。子彬伸手在老太婆的胯下摸了一下,居然是满手淫水。 “呵,没想到你这么大岁数了,骚水这么多。来,躺在地上,叉开腿。” “少…………少爷,俺常听俺儿说您的鸡巴大,操起娘们儿来又狠又硬,俺就在家里非常向往,今天一见,俺真是太高兴了!俺活了快八十岁了,让无数根大鸡巴操过,可从未见过像您这样大的,俺看过的有比您长的,但没有您的粗,比您粗的,又没有您的长,像您这样又粗又长的,真是宝贝呀!俺今天就是被您操死,老妇也是心甘情愿!” 王八娘一边说著,一边听话地躺在地上,叉开了腿。王八跨站在老娘的头上方,双手抓住老娘的两只小脚,向上拎了起来,这样老太婆的整个屁股就朝天举了起来,正对着子彬的脸。 茂盛的屄毛丛中,王八娘的老屄被抻得大大的,暴露在众人面前。只见这张老屄呈紫黑色,只在洞口处露出红红的肉色,下面的肛门也是黑色的,肠肉向外翻出,看得出来,也是经常肛交。子彬用手指在她的屄里插了插,唔,热乎乎的,已经没有什么弹性了。他突然用手啪啪地抽打着她的阴部,众人猝不及防,老太婆也不由得叫了起来。 “啊,少…………少爷,好痛呀!啊!” 他打得兴起,弯腰脱了脚上的皮鞋,连鞋底的灰土都不磕掉,彭彭地用鞋底儿抽着她的老屄。老太婆痛得鼻涕眼泪一起出来,想躲开,怎奈儿子抓着自己的脚,无法移动。 碧姨一家人,先由惊惧后变兴奋。碧姨已经开始脱衣服,而碧姨的丈夫早就把鸡巴从裤裆里掏出撸了起来。玲姐则第一个脱了个精光,跪在地上,带着崇拜的眼神看着子彬。 大概打了五六十下,老太婆居然由哭叫变成了快活的呻吟。而她的屄在鞋底的抽打下已经是又红又肿的,细嫩处已有鲜血流出。众人再看她的老屄,两片大阴唇和小阴唇肿得紧紧的粘在了一起,子彬站起来看了一眼旁边的碧姨,碧姨立时心领神会,走过来双手扒开老太婆又红又肿的阴唇,露出已经有些淤血的屄口,子彬握住鸡巴,对准她的阴道,先是轻轻地往里探了探,松紧正好,然后他开始往里插入,王八娘稀疏的眉毛痛得拧在了一起,再加上是大头冲下,一张老脸已是憋得通红。 子彬的鸡巴在最后一寸的时候,猛地向里一冲,随着老太婆的一声惨叫,整个儿一根大鸡巴就插进了她七十六岁的老淫屄里。稍作停留,便开始狠劲儿地抽插起来。 “啊…………啊…………少…………少爷…………操死老妇了…………啊…………少爷…………真有您的…………把老妇的老骚屄抽肿了再操…………真是太好了!啊啊…………大鸡巴少爷…………您使劲操吧…………把老屄操烂喽…………操透喽…………操…………操坏了吧!啊!” 王八听着看着亲娘被少爷操得淫言浪语的乱叫,一根大鸡巴也是差点胀断,他依旧双手把著娘的双脚,大屁股却蹲了下来,正好坐在娘的脸上,他娘立刻伸舌头舔起儿子的屁眼儿和鸡巴卵子。前面碧姨也是欲火高涨,趴在地上,一口叨住王八的鸡巴就啜了起来。 在子彬的后面,玲姐蹲在他的屁股后面,双手扒开子彬的屁股蛋子,露出子彬的大屁眼儿,一条灵巧的舌头盘旋啜吸。而碧姨的丈夫撸著一根老鸡巴,走到老婆的身后,从后面插进老婆的阴道里。 这一通大干,不知多长时间,大家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了。现在,老太婆是坐在子彬的身上,一张老屄上下套动着。王八操著碧姨,碧姨的丈夫操著自己的女儿玲姐。 子彬玩得非常高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呀,王八,你老婆还在车里呢!快却拿件衣服,让她上来。” 王八也才想起来,急忙从碧姨那儿随便拿了一件衣服,就跑了出去。 晚上,碧姨一家人留子彬吃饭,子彬答应了。全家非常高兴。 按照子彬的要求,大家都没有穿衣服。碧姨和王妈一边一个坐在他的旁边,轮流喂他吃饭。玲姐也不时地凑过来喂几口。王八的娘因为胯下被打肿了,不敢坐着,叉著两条腿站着,却因为一双小脚,长时间站立不稳,这顿饭吃得极其艰难。王八在家里就从不上桌和少爷一起吃饭,所以一直站在旁边伺候着。本来碧姨看到王八不上桌,也不想让丈夫上的,但子彬说,这是在你们家,男主人还是可以上桌的,这才在桌边搭了一个侧位。 席间,碧姨问子彬为什么喜欢操她们这样的老屄,而不去操那些少女呢? 子彬告诉她操老屄的妙处。 王八娘在一旁怯怯地道:“少…………少爷,俺…………俺……”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是!少爷,是这样,俺想您既然这么喜欢操老屄,俺想可以替您………… 嗯…………替您找几个。“ “噢,真的?太好了!你快点说!” “是这样少爷,俺有几个老姐妹,也是孤寡老婆子,她们和老妇一样也是很骚的。” “哈,你还知道你是骚货呀?好,她们也在你的乡下吗?” “是,不过,她们岁数大了,没有什么生活来源,如果来了,少爷虽然可以操到老屄,但也多了许多麻烦。” “没关系,少爷不缺她们的嘴,让她来吧,以后你们就住在一起,等回去我让她们给你们收拾出几间房子,你们就住下吧。” “谢谢少爷,老妇真是不知那辈子积了德,让少爷这样瞧得起。” “好了,别说了,快点告诉我,那几个老婆子什么样?” “是!少爷!一共是三个,其中一个是俺的表姐,今年刚好80岁了。” “啊!”众人叫了起来,子彬更加兴奋。 “都80岁了,还能操吗?”碧姨有些不信。 “或许城里人到了80岁,身体就不行了,可在俺们乡下,80岁的人上山打柴,下田插秧,是常有的事情。俺表姐耳不聋眼不花,什么病也没有,连感冒都很少得。她的性欲比俺还强。在俺们乡下重男轻女,承继香火的传统很强,但她因为年轻时纵欲过度,被操坏了屄,生不了娃儿,十里八村的男人都不娶她,却都跟她睡过,因此,她直到80岁了,还是孤身一人。几年前还有人操她,这些年操她的人越来越少了,她也越来越觉寂寞。因为俺在村后的庙里和两个和尚住,所以为了让她高兴,我就经常把她找到庙里来,让那两个和尚操操她,算是给她解解闷儿。跟你们说,我表姐还有一个绝活,你们猜是什么?” “是什么?”众人的情绪都被她挑了起来,异口同声地问道。 王八娘得意地说:“我表姐愿意和牲口操屄。” “和牲口操屄?”众人惊讶地叫了起来。 玲姐本来是伏在子彬的腿上,一边啜著子彬的鸡巴,一边竖起耳朵听着,这时忍不住开口道:“王奶奶你是说,她和狗呀、马呀什么的操屄?” “是呀!乡下的牲口很多的,什么猪呀,狗呀,牛马羊呀,她都被操过。” 碧姨不信道:“我不信,猪、狗的鸡巴我见过,不算太大,可是马的鸡巴我在电视里看到过,伸出来就像一个人的胳膊那么长,那么粗,怎么操进去呀?” “哎呀,妈妈,你忘了上个月我拿回来的光盘里就有这马操的镜头吗?” “对,我想起来了,当时我还说这能行吗?没想到那女人真的就把马鸡巴塞进去了。” 王妈在一旁对婆婆道:“婆婆,你快点说说你表姐是怎么样让牲口操的?” “说起来也没什么,俺第一次看见她和牲口操屄,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她才五十多岁,有一天俺去她家找她,因为俺刚刚认识一个从外地来的小伙子,非常棒,俺和他就在俺家的后院里整整操了两天两夜,俺就想让俺表姐也尝尝他大鸡巴的滋味,于是,俺就去了她家,俺一进门,就听见里屋里传出呻吟的声音,本来这种事情没有什么,俺经常会在她那里遇到的,可这次俺觉得有些不对劲,一进去俺就看见俺表姐,一丝不挂地在地上蹶著,一条大黄狗正趴在她的后背上,狗屁股快速地前后抽动着,俺清楚地看见狗的那条红红的鸡巴在俺表姐的屄里出出进进。” “哇塞!真鸡巴棒!”玲姐在一旁叹道。 “是呀,玲小姐。后来俺就多次看见表姐用嘴啜马鸡巴、驴鸡巴。” “那你让没让马操过呀?”碧姨问道。这是众人都想知道的答案。 王八的娘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一张老脸微微发红,低头道:“操过几次。不过,俺比较喜欢狗鸡巴,俺还用手掏过马屄和牛屄,整个胳膊都能伸进去,很过瘾。” “除了你表姐,还有两个呢?说说吧?”子彬打断她的话。 “是,对不起,少爷!另外两个,一个姓张,一个姓李,都跟俺同岁,七十六了。张婆婆有一个儿子,很早就离家出走了,李婆婆单身一人。” “很好,你先跟我回家,过几天让王八陪你回去把她们带来,好了,今天就到这儿,我要回去了。” 话一出口,就见碧姨和玲姐同时跪在地上,齐叫少爷。 大家一楞,碧姨的丈夫也是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子彬不解。 碧姨捅了女儿一下,玲姐开口道:“少爷,我和妈妈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们说吧!” “是这样,我们早就仰慕少爷的大名,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我和妈妈想跟少爷一起到你的府上,日夜伺候少爷万请少爷恩准!” “是这样!嗯…………”子彬看了一眼碧姨的丈夫。他急忙道:“少爷,我也是十分敬重少爷,她们娘俩能够伺候少爷,是她们的福气。” “好吧,既然你也这么说,那就这样吧!说实话,碧姨的老屄确实很好。” “少爷,人家的小屄就不好吗?”玲姐发起嗔来。 “好好!那我们先回去,过两天你们就过来吧。” 母女一齐叩首称谢。 过了几天,碧姨母女果真来了,连碧姨的丈夫也一起跟来,表示愿意在这里无偿打工,只要一口饭吃就行,并对子彬能够收留并操他的老婆和女儿表示感谢。 子彬非常高兴,叫来吴妈,吩咐她把家里人都叫了来,跟大家见见面。 大厅里,子彬坐在上首的正座上,厅下,左边是奶奶、妈妈和刘婆婆,右边则是王八和他的娘、老婆王妈,吴妈和她丈夫,碧姨一家人,所有人都是一丝不挂。 子彬介绍大家认识,并招呼王八、乌龟和碧姨的丈夫过来,碧姨的丈夫姓曹,子彬对他道:“到我这里来,你就要遵守我的规矩,你姓曹,以后就叫你……… …嗯…………你就叫操你妈吧!以后无论谁叫你操你妈,你就要答应,听到了吗?“ “听到了,谢谢少爷!” “好,你们先出去吧。乌龟,你告诉他该做些什么。” “是,少爷!来吧,操你妈!” 操你妈低头道:“是!” 三个人就退了出去。 一旁的玲姐看见父亲的样子,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子彬脸一沈,叫道:“你过来!” 玲姐吓了一跳,立即收了笑容,低头走了过来。 “过来近一点儿!” 玲姐站在子彬的面前。 “抬起头来!” 玲姐刚一扬脸,子彬突然狠狠抽了她一记耳光,骂道:“贱货,你刚才笑什么?” 玲姐猝不及防,刚要去捂脸,“啪”的一下,又一记耳光打在另一边脸上。 “妈的,谁让你捂脸的?” 玲姐张嘴要说什么,突然眼前一黑,耳边只听一阵辟辟啪啪的声音,她的脸立即变得又红又肿。 “听着,贱货,在这里你就是一个性工具,是性奴,没有我的命令,就要始终保持安静,让你笑你必须笑,让你哭就一定要哭,打你的时候,不能躲开,更加不能反抗,而且每次打你的时候,都要叫说谢谢少爷,听到没有?” “听到了!” 子彬啪地一下又狠狠地抽了她一记耳光,骂道:“操你妈的,你没有吃饭吗? 大点声!“ “是,听到了,少爷!”玲姐彻底屈服了。那一瞬间,仿佛少爷在她眼里就是神。 在一旁的碧姨开始浑身发抖,同时又有一种莫明的兴奋,胯下居然开始淌水了。看到子彬的眼光向她望来,她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淫妇也听到了,谢谢少爷教诲!” 子彬哼了一声,转头对吴妈道:“你过来。” 吴妈走上前来,站在子彬的面前,听侯分咐。 “你去安排一下,下午我要开个派对,算是对她们的迎接吧。” “是,少爷,老妇这就去办。” “王八呢?” “我在这儿,少爷!”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从后面转了过来。 “王八,你去公司安排一下,就像以往那样就行。” “是,少爷!”王八神色谦恭,低声但十分清晰地答道。 “好了,你们去吧,我要休息一下,安排完了,告诉我。碧姨,玲姐,你们俩个到我房间去等我。” “是,少爷!” 母女俩兴奋地来到他的卧室。 子彬的妈妈和刘婆婆早已把床铺收拾好了,宽大的床上在床尾还铺了一块白色的塑料布。 看见碧姨母女俩进来,子彬妈和刘婆婆迎了上来,示意两人在床头前的地上跪下,母女俩不知将要发生什么事,心里有一种既期待又有些恐惧的感觉。 子彬妈道:“小碧呀!”她其实比碧姨大不了几岁,但因为身份特殊,口气中自然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听我儿子说,是你们母女俩主动要求来我们家的?” “是的!”碧姨低头应道。 “哦,为什么呢?” “回夫人的话,我家老头子和王八是好朋友,对少爷早有耳闻,听了许多关于少爷的事,心中一直对少爷十分响往,这次能得偿所愿,实在是我们母女的幸运。” “呵呵,是这样啊!不过,凡是到我们家的人,初来都有规矩的,你能够遵守吗?” “能!” “能?”一个显得十分苍老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是刘婆婆说话了。 “女人进了这个家门,就不能把自己当做是人,而是一个性工具,是男人的玩物,甚至是男人的排泄器具,你知道吗?” 子彬妈声音柔和地问道:“知道什么是排泄器具吗?” 碧姨摇了摇头,一边的玲子接口道:“我知道。” “哦,你说说看。” “排泄器具就是把女人当作男人排泄的工具,让男人把屎尿拉在女人身上。” “哦,那然后呢?” “然后?”玲子摇摇头。 “然后,你们要把少爷的屎尿吃掉。”刘婆婆在一旁说道。 碧姨大吃一惊,这种事她是闻所未闻,不由得张大了嘴。玲子却浅浅的一笑,低声道:“我知道了,我看过这方面的影碟。” “你知道?”碧姨问女儿,“怎么回事?” “妈,就是让少爷在你的嘴里拉屎,撒尿,然后你一边接,一边要吃掉的。” “啊,会有这种事?多脏啊,那东西能吃吗?我会恶心死的。” “我也不知道,我看片子里的女人吃得很香的样子,还把大便全涂在身上,脸上,样子很舒服的。” “哦!”碧姨的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仿佛在想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 “看见床上的这块塑料布了吗?呆一会儿我儿子就会在这里拉屎给你们,你们就要把它吃下去。” “啊!?”碧姨吓了一跳,不由得又张大了嘴。 刘婆婆哈哈一笑,道:“你不用现在张嘴的,等一会儿才会有呢!放心,一会儿我先示范给你们看,跟着我做就行了。你们会习惯的,如果不习惯,我想你们会知道少爷怎么样处罚你们的,除非你们现在决定不做,离开这个家,现在还不晚。” “是的,你们可以考虑,再过一会儿,等我儿子来了,想后悔都来不及了。” 母女俩终于没有走,当子彬坐在床头的时候,母女俩已经全身一丝不挂地跪在了他的脚下